168:三种口味的狗粮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乔南楚扫了一眼,更窝火了:“这裙子谁给你穿的?”这是十九岁的姑娘该穿的?他凶着脸,“把扣子给我扣上!”

    他这疾言厉色的样子,像极了逮到自家小孩出格乱来的古板长辈。

    温白杨茫然地怔愣了会儿,才把西装外套的扣子全部扣上。他个子高,外套能盖过她的裙摆,上面是遮住了,下面一双细直的腿还露着,风一吹,她就冷得打颤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怕冻着她。

    “先跟我进来。”

    哦。

    她又跟着进去了,屋里面有暖气,她一进去脸就被蒸得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乔南楚挑了个安静的地儿,眼里酝的那点儿怒气还没消,质问她:“谁带你过来的?”

    温白杨用手语回答:“她叫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‘她’是指温雅,很生疏见外的称呼。

    温白杨出生没多久,便被温雅扔在了大麦山,十四年来不闻不问,若不是五年前乔南楚将她带来了帝都,她和温雅应该不会有任何交集。

    温雅没有养过她,没有教过她。只不过,为了在乔慎行面前扮演温柔慈善的母亲,给过她一些经济物质上的‘母爱’、一些口头上的‘关怀’,却也仅仅如此。

    在乔南楚看来,温雅算不上什么母亲,温白杨也不需要听从顺服。

    这姑娘是他养大的,只用听他的。

    “她叫你来你就来?”

    温白杨被凶了也不生气,脾气很好,温顺得像只还没长出爪子来的小动物。

    她回答他的话:“她说你在这儿。”比划完,她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他,“你那儿的门卫换了,不帮我寄放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是来给他送东西的。

    因为要比手语,她把袋子挂在了腕上,挂太久了,手腕那儿已经红了一圈,她也不抱怨,只是担心:“再不给你,就要放坏了。”

    就不会联系他?

    乔南楚把袋子接过去,没管里面是什么,抓着她的手,瞧她腕上那圈红印。

    她缩缩手:“是香菇鸡汤。”还说,“鸡是我外婆送过来的,是她自己养的土鸡,很营养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把他当恩人,隔三差五给他送菜。

    他就算还有火,也对她发不出来了:“不是给你钥匙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小区大门的没给。”

    因为之前的门卫认识她,才没有给。

    乔南楚把大门的磁卡钥匙取下来,走近她。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躲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绕到她后背,虚揽着她的腰,不让她退,稍稍俯身,把她身上那件西装的口袋巾拿出来,再把卡装进去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退开。

    她这才用力呼吸了一口,睫毛还在抖。

    他拎着那袋香菇鸡汤,笑了。

    那几秒,像极了爱情……薛宝怡隔着老远,瞧了个一清二楚:“这要是兄妹情,我把眼睛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江织没接话。

    那头,乔南楚已经带着他的‘童养媳’离开了。

    薛宝怡探头探脑地又看了两眼:“那姑娘还没二十吧,南楚老牛吃嫩草啊。”哦,对了,“你怎么这么香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江织一点儿都不想探讨。

    薛宝怡觉得稀奇,凑过去可劲儿闻,像条哈巴狗:“织哥儿,你长这样就够了,还倒腾自己,勾引谁呢!”

    江织被他说烦了:“周徐纺送的。”

    “香水?”

    真他妈不想解释,还得解释:“身体乳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先是笑了一顿,然后摸着下巴,挑了个不羁的眼神,浪荡地来了一句:“你这个男人,真是该死的甜美。”

    江织:“滚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滚了。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是他小号来了微信,他那小号,就一个好友。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儿砸,地址给我。”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:“干嘛?”回完这一句,薛宝怡就后悔了,立马补救,“别乱叫,谁是你儿子!”

    对方不管,反正她叫完了。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给你寄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:“先说是什么。”不会给他寄一把菜吧?昨天她还在游戏里骂他菜,说他是菜中之王。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身体乳。”

    又是身体乳?

    最近流行这个?薛宝怡回味了一下江织身上的香味儿……内心是抗拒的。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:“我一个大老爷们,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可以你给妈妈用啊,女朋友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以女性的思维模式来看,下面的回答应该是——女朋友!女朋友啊!重点:女!朋!友!

    可惜,薛宝怡是个钢铁直男。

    他就想着江织那身体乳是女朋友送的,现在这家伙也要给他送,他飘了。

    他立马把地址发过去了。

    甚至,手一快,他还编辑了一句:“收件人:薛宝怡。”

    一兴奋,就发送出去了,然后——

    屏幕上弹出来一句:老衲法号你祖宗开启了朋友验证,你还不是他(她)朋友,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,对方验证通过后,才能聊天,发送朋友验证。

    薛宝怡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日哦!

    那边,刚亲身实践完真香定律的方理想,情绪陷入了低谷,说好了不问的,为什么手贱?为!什!么!手!贱!

    她突然觉得天气有点冷,心里拔凉,需要安慰需要爱。

    乌拉拉氏理想: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今晚可能一直坐在电脑前,或者手捧手机,回得很快。

    仙女纺:“嗯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看着窗外,突然想学林黛玉去葬花,还是算了吧,外面怪冷的。

    乌拉拉氏理想:“他有女朋友了。”她让他把身体乳给女朋友用,他没否认有女朋友。

    仙女纺:“那你别跟他耍朋友了,不能当小三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是个三观正的姑娘,每次看到小说里的小三,都好讨厌,还会留言给大大,让小三早点领盒饭。

    所以,她肯定不支持方理想跟网上的小哥哥耍朋友。

    当然了,方理想也是个三观很正的姑娘,既然对方已经家里有狗了,她就要端正态度了,不能再有邪念。

    把这罪恶的种子扼杀在摇篮里,还好只是发了点芽,还没长成参天大树。

    乌拉拉氏理想:“就当他爸爸吧。”

    乌拉拉氏理想:“跟他打游戏还蛮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这肯定会是一段感天动地的父子关系。

    容她忧伤一会儿。

    一会儿过去……乌拉拉氏理想:“我给你邮的身体乳用了吗?好不好用?”

    那个身体乳是她的第一个代言,还是个高端品牌,品牌商很大方,广告拍完送了她好几箱。

    仙女纺:“嗯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打字太慢了,她开始发语音。

    仙女纺:“很好用。”

    仙女纺:“滑滑的,很香。”

    仙女纺:“我给江织也买了。”

    连续发了四条,看来周徐纺对这款产品很满意,不然,她也不会给江织买,给江织用的东西,她都会精挑细选的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乌拉拉氏理想:“……这是女士专用。”

    而且,产品的研发人员想把这款护肤产品打造成香水替代品,所以,香味相对于一般的身体乳,会持久很多,产品受众基本全是女性。

    周徐纺说她知道。

    仙女纺:“江织的皮肤跟女孩子一样娇嫩。”

    刚发完这一条,周徐纺又发了一条过来,以起到纠正作用。

    仙女纺:“江织的皮肤比女孩子的还娇嫩。”

    所以,要精心呵护。

    乌拉拉氏理想:“很娇嫩?”

    仙女纺:“嗯!”

    乌拉拉氏理想:“你摸过?”后面跟了个贼笑的表情包。

    怎么突然不正经了,周徐纺好久才回复。

    仙女纺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仙女纺:“理想,你好色。”

    好色的乌拉拉氏理想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仙女纺:“。”

    色是吧。

    方理想连续发了十几张图过去。

    周徐纺不想看那些图,可是,她强迫症晚期,必须最后结束聊天,所以,方理想发一个图,她就回一个句号,以至于,她看了好多好多好色的图片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