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9:江织:女朋友太爱我了怎么办(二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她看了好多好多好色的图片。

    结束聊天后,她又把方理想发的图一张一张删掉,不能让江织看到,删除完,她给江织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问他:“我给你的身体乳用了吗?”

    打电话过来就问这个?

    还以为她是想他了!

    江织:“用了”

    “好不好用?”

    好不好用他不知道,他一个大老爷们,哪知道那些,就说:“太香,别人闻得到。”有一点点抱怨的意思,不能太多,怕周徐纺不高兴。

    周徐纺不生气,直女式思维:“那让他们闻好了。”

    可一个男的,身上香喷喷的像什么话。

    江织不想惹女朋友不高兴,旁敲侧击:“女孩子才用,男的都不擦那玩意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不这么觉得:“你不能跟他们比。”她说的是认真的,“你娇气。”

    娇气的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身体乳还是得用。

    还有,周徐纺开了免提,把手机先放下,用电脑给江织的微信发链接:“我还给你选了两个防晒,你挑一个。”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能一个都不选吗?

    周徐纺在微信上给他发了个亲亲的表情包,问他:“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她都发亲亲了。

    他就应该要有听话的自觉,所以,他不管了,听吧,周徐纺说什么是什么:“没有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江织点开链接,看是看了,不懂:“哪个没有味道?”

    周徐纺说:“紫色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就那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徐纺把防晒霜加到购物车里,加了两件,她一瓶,江织一瓶,她打算先自己试用,好用的话再给江织擦。

    嗯,是的,周徐纺最近爱上了网购。

    网购的app还是江织帮她装的,她买了一次之后,然后一发不可收拾,江织这两天天天有快递,全是周徐纺给他买的,牙刷杯子枕头衣服鞋子四件套……什么都有,甚至,还有面膜。

    “周徐纺,你别给我买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面膜身体乳防晒霜之后,他猜不到周徐纺还会给他买什么。

    周徐纺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不能打击她的积极性,江织就想了个听上去还不错的理由:“我们得存奶粉钱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没接话了,在微信上给他回了个句号。

    纺宝男朋友:【再发句号亲哭你】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她没忍住好奇,就小声悄悄问了江织一句:“你不孕不育治好了吗?”

    江织笑:“你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纺宝小祖宗:“。”

    江织也好色啊……

    次日,小雪,帝都又是冰天雪地,处处严寒。

    距离薛宝怡被方理想删除好友已经过了十八个小时了,他重新发送好友验证也发了有二十几个,到现在,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在意?他才不在意!

    薛宝怡扛着枪,在游戏里一顿扫射!

    秘书小庄也发现了,这位主子今天心情很烂:“二爷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没理,拿着手机一顿乱戳。

    小庄是个皮肤超好的胖墩,凑近了那张喜庆的福娃脸,更显圆润:“三点了,二爷。”身体更显富态,“二爷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不耐烦了:“没看见我在打游戏?”

    小庄表情很严肃,但不影响他长得喜庆,不笑都略显喜庆:“看见了,我叫你之前你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从两点上班到现在,一个小时,他开了十几把游戏吧,不知道有没有一把活过十分钟的。

    就这技术,不知道谁给了他勇气和底气去玩竞技游戏,还好意思取笑一个玩奇迹暖暖玩到了技能满级的玩家。

    薛宝怡还嘴硬:“没死,老子是在打药。”

    打个屁药,小庄都看见人家过来舔他包了,懒得揭穿他:“你得去开会了。”

    三点有公司周会,已经到时间了。

    叩——叩——叩!

    有人来敲门,薛宝怡看了一眼微信,又开了一局:“门没锁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

    这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态度,还能是谁?

    薛宝怡立马从手机屏幕上抬头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方理想小碎步上前来,从兜里掏出一瓶身体乳,放在了办公桌上,脸上挂着职业假笑:“送给您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瞧了一眼那大红色的瓶子,收回了搭在桌子上的腿,眉毛一挑,像个吊儿郎当的小流氓:“方理想,你不是看上我了吧?”

    方理想回得毫不犹豫:“没有!”回得斩钉截铁,“绝对没有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游戏界面上,彩色辫子的玩家刚好落在了高坡上,直接摔死——落地成盒!

    薛宝怡有点炸毛了,手机一扔,抓了一把他做了没多久的渣男卷:“那你送我这玩意干嘛!”

    方理想在想怎么才能不得罪老板地作出解释。

    旁边的小庄看不下去了,站出来帮方理想解围:“二爷,理想是这个产品的代言人,商家给了她好几箱,她用不完,公司很多同事她都送了,我也有。”少自作多情了。

    方理想狂点头,朝小庄投去了感激的眼神。

    薛宝怡听完解释更窝火了,像个蛮不讲理的糙老爷儿们:“爷问你话了吗?”

    小庄选择沉默,今天的二爷吃了炸药,不能再点火。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是方理想的手机,响了一声,是微信的提示音,她目不斜视,没管。

    薛宝怡往老板椅上一靠,腿搭在办公桌上,他今天的毛衣没选好,是原谅绿:“你不看手机?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——你还没同意老子的好友申请!

    这世上最难猜测的就是老板的心思,方理想想了想,回答:“我工作时间不怎么看手机的。”她要树立沉迷工作茶饭不思的人设,毕竟,哪个老板不喜欢勤快踏实的员工呢,“老板您这么器重我,我一定会珍惜上班的每一秒钟,拼死工作来回报您。”

    “别搞得我压榨你似的。”他跟个社会上的大佬似的,拿眼角瞧人,“手机可以看。”快看!快给老子通过!

    方理想觉得老板好像火气有点旺,这时候,员工就要自觉了:“工作要紧,工作第一!”

    这个戏精!榆木脑袋!

    “万一人家找你有事呢?”快给老子通过!

    方理想职业假笑:“有事应该会打我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已经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爱工作的方理想:“那我去工作了?”

    对方不理你,并且朝你投去了一个眼神——滚。

    方理想滚了,刚滚到门口,又把脑袋扭回去:“老板,”她支支吾吾犹犹豫豫,“咱们公司有没有那种特殊的规定?”

    大老板翘着二郎腿,一副‘老子贼几把不爽’的表情:“比如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不准上升期的艺人谈恋爱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靠!薛宝怡坐正了:“你想谈恋爱?!”跟哪个兔崽子!

    方理想感觉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杀气,她赶紧摆手否认:“没有没有,我就随便问问。”然后,脚底抹油溜之大吉,“那我工作去了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哼了声。

    怪不得删他好友了,原来在外面有狗了!

    “开会内容加一条。”

    小庄拿出小本本,做笔记:“加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上升期的艺人,不准偷偷谈恋爱。”薛宝怡笑得浪里浪荡,“除非老子批准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宝光的周会结束,林商出了会议室就给手底下正在上升期的艺人打电话。

    第一个就是方理想。

    “大老板发话了,以后炒cp可以,谈恋爱得向公司报备。”老板特别强调了——上升期的女艺人!

    整个宝光,知名度上升最快的就是方理想。

    方理想哼唧了一声: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,自己带姑娘去游泳搓麻将怎么不说了?腹诽完,她拿出手机,沉思了老半天,同意了‘一个帅字贯穿一生’的好友申请。

    刚同意,那边就发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:“为什么删了我?!”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手滑。”手滑这个理由,艺人最喜欢用了,点赞不该点赞的东西,统统推给‘手滑同志’。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:“你还那么久没同意我的好友申请。”

    这怨气和怒气,都快要从屏幕里冲出来了。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儿砸,”她突然语重心长了,“以后咱们就做一对情深义重的父子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:“父子个屁!”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走,玩一把游戏,爸爸带你飞。”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:“我想试试四排。”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你确定?可不是谁都能忍受你的菜。”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:“我哪里菜了?我已经不菜了!”

    有些菜逼总觉得自己能发育,哎!行吧,让他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险恶。

    方理想上游戏,组队,飞g港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