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0:搞个人头虐个狗(一更)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方理想上游戏,组队,飞g港。

    除了方理想和薛宝怡,匹配到的另外两个队友都是小哥哥,id名分别叫‘狗子给大姨拜年’、‘实力不许我成盒’。

    他们运气还不错,刚落地就捡到了枪和急救包,这一局,飞g港的人不是一般得多,方理想有点兴奋,上来就拿了两个人头。

    这实力真不是盖的,薛宝怡才意识到,这个家伙可能真是个被劝退的职业选手。

    四个人,两前两后。

    实力不许我成盒:“前面房子里有人。”

    声音听起来,是个年轻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游戏里,扎俩彩色辫子的女人走在队伍的最后面,穿着个防弹衣,背着个包,紧紧跟在迷彩小背心的男人后面。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:“我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实力不许我成盒:“他好像没枪,打他。”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:“行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瞄了几眼,然后就是一顿狂扫,其实距离隔得也不是很远,结果呢——

    实力不许我成盒:“卧槽,一枪都没中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见怪不怪了,一枪没中算什么,这菜逼只要不误杀,就是超常发挥了好吧。

    实力不许我成盒:“你新手?”这一句,语气里有非常明显的嫌弃。

    薛宝怡懒得搭理,扛起枪就要再战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这一枪是方理想开的,一枪弄死,非常干脆利索。

    狗子给大姨拜年:“三杀了,不错啊,队友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哥哥戾气就没那么重。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一般一般,全服第三。”那股得意劲儿,全服第一。

    狗子给大姨拜年:“是小姐姐啊。”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是呀~”

    妈的!

    他们一起双排了两个月,她跟他讲话就从来没用过这种少女音,就会凶他骂他!

    薛宝怡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:“别骚聊,干正事。”

    屏幕上,扎俩彩色辫子的男人一跃上了集装箱,随后就是薛宝怡一声‘卧槽!’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:“我捡到了一把m24!”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运气不错啊,儿砸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赶紧跳下来,东张西望畏畏缩缩,手里有m24,他就感觉全服都在觊觎他的枪。

    好怕啊,第一次捡这个枪。

    怂样!方理想问了句:“三级头要不要?”

    离她最近的那个队友——实力不许我成盒立马回答:“要。”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不是给你。”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菜逼,给你三级头。”

    彩色小辫子的女人立马屁颠屁颠跑过去,心安理得并且习以为常地接受了队友的饲养。

    有三级头和m24在手,他感觉整个战场都是他的了。

    薛宝怡兴奋得手心开始冒汗了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实力不许我成盒,“真是菜逼啊。”

    是赤条条的嘲笑。

    来自没有三级头也没有m24的队友。

    火药味一下子就浓了。

    方理想声音都忘了装,就回怼了句:“菜逼是昵称,只有我能叫。”

    对方哼了一声,很不屑。

    狗子给大姨拜年:“你俩是男女朋友?”

    这个队友是技术派,闷不吭声只杀人,方理想对他印象不错,回了话。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我俩是父子。”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有脚步声。”

    他们四个人都在草坪上,除了石头,没有遮挡物。

    实力不许我成盒:“先趴下。”

    实力不许我成盒:“你把m24给我。”

    这人,说得真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当他薛小二爷是什么人?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:“我为什么要给你?”

    实力不许我成盒:“你拿着也打不中,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骂他菜呢。

    躺在老板椅上、翘着二郎腿的薛小二爷顶了顶腮帮子。

    多说无益,用实力证明。

    游戏里,趴在石头后面的彩色辫子女人突然站起来,拿出她的m24,对准敌方,直接打。

    然后——

    对方开着车朝这边过来了。

    趴在石头后面的四个人一边蠕动,一边回击。

    ‘实力不许我成盒’扔了个手榴弹,没扔准,连着麦在骂人:“你开什么枪?又没打中,还把自己暴露了,有病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:“你说谁有病?”丫的,他最讨厌这种自己打不赢就骂队友的狗子!

    实力不许我成盒:“你啊,菜得没救了!小学生都比你强吧,大菜逼!”

    薛宝怡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行,他得想想,怎么骂才能发挥出他全部的实力,游戏可以打不赢,对骂绝对不能输——

    已经被人抢先了。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他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菜就不能玩游戏?”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你匹配到很菜的队友是你倒霉,怪谁?!”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再说了,你好意思说他?刚刚要不是我一枪爆了你后面那个人的狗头,你早成盒子了,我骂你菜了吗?大菜逼。”

    大菜逼:“……”

    薛宝怡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完了,心梗了!

    “砰!砰!”

    一个帅字贯穿一生被击中,倒地身亡。

    实力不许我成盒:“死了好,省得连累全队。”

    这游戏啥都好,就一点不好,林子太大,什么鸟都有,偏偏她乌拉拉氏理想脾气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你他妈再骂一句试试?”她平时是没少骂,但她能骂,别人能吗?当她这个爸爸死了吗?

    实力不许我成盒:“菜还不让人说。”对方太彪,他底气有点弱下去了。

    狗子给大姨拜年:“行了,多杀几个,少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深吸了一口气,找好藏身的角度,舔包。

    这时候,对面那队人的车已经开过来了,车上四个人跳下来就一顿乱扫。

    ‘实力不许我成盒’被击中倒地,立马呼救:“我倒了,快扶我。”

    ‘狗子给大姨拜年’离得比较远。

    他只能求助方理想:“你快扶我啊!”

    扶他?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方理想扛着枪,戴着三级头,冷漠地看了一眼:“你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实力不许我成盒:“我艹你妈**”

    这位‘实力不许我成盒’的玩家,已经身亡变成盒子了。

    之后,耳机里全是骂骂咧咧的声音,方理想拔了一只耳机,换了把枪,打中了对方的脖子,然后迅速躲到石头后面,给自己打药,顺便:“不好意思队友,刚刚那个家伙太吵了。”

    狗子给大姨拜年:“我也觉得。”

    老衲法号你祖宗:“放心,咱们两个也能杀进决赛圈。”

    说完,方理想从石头后面出来,扛着枪就打,三十秒钟内,拿下了两个人头。

    最后,七杀吃鸡。

    观战的薛宝怡只觉得热血沸腾:这个家伙,简直不要太帅!

    次日,晚八点。

    邹家添了重孙,包下了整个听雨楼,邀请帝都各家吃酒,一楼到三楼,共设宴三十六桌。

    八点十分,宴席开始,江川脚步匆匆地从楼上下来,候在听雨楼的门口,频频往外瞧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不见其人,先闻咳声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屋外下着蒙蒙细雨,江织撑着把黑色的雨伞,从厚重朦胧的雨雾里走来,待走近了,伞往后倾,他露出脸来,唇红齿白面若芙蓉,三分病态,七分清贵,一笔不多,恰好十分颜色,处处精致。

    这般撑伞而立,像是一卷江南水乡的画。

    江川上前去迎:“小少爷。”伸手接过雨伞,“老夫人差我来给您领路。”

    江织拢了拢身上的大衣,扶着门歇了会儿脚,轻喘着往里走。

    今儿个江老夫人也来了,她与已逝的邹家老夫人年轻时是手帕之交,自然要亲自来贺喜,她辈分高,被安排在了听雨楼三楼的贵宾桌上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