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4:你骂我男朋友我打爆你头哦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周徐纺蹲在地上,愣愣地回头,然后咧出一个大大的笑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“江织江织!”

    她可劲儿冲他挥手,肩膀都跟着在晃,笑得像个小傻子,笑了一会儿,撑着膝盖站起来,踉踉跄跄地朝江织跑过去。

    江织张开手接住她,让她抱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她醉醺醺的,站不稳,软趴趴地窝在他怀里,仰着头,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弯弯的缝,欢喜地问:“江织,你来驮我回家吗?”她醉眼朦胧,偏偏把江织的影子映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江织扶着她的腰:“嗯。”

    那她要跟江织走,扭头,跟方理想摆手:“理想,我回家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还坐在石墩上,脸上包得严严实实,她起身,也挥了一下手,跟江织打了个招呼:“那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周到礼貌。

    其实,江织并不是个好相与的人,相反,他出身世家,接触了太多虚假与奉承,待人也就有了距离感,贵族子弟,多少有些骄纵,除了薛宝怡他们几个,他也就对周徐纺、以及周徐纺的朋友,尚有耐心。

    大导演这般正经地亲自致谢,方理想倒有些不习惯了:“江导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挥一挥手,她走了。

    后头,周徐纺撒娇似的,一直在喊‘江织江织’,每一字里,都是欢心雀跃。

    这个姑娘,真的很喜欢江织呢。

    方理想没忍住,在路灯下回头看了一眼,笑了:“她遇到你真好,没遇到你之前,我从来没见她笑过。”

    江织没说什么,嘴角是上扬着的。

    方理想把鸭舌帽压了压,先走了。今晚夜色真好,周徐纺满心喜欢的人,也同样满心欢喜。

    风刚刚好,灯光也刚刚好,热闹喧嚣的城市里一栋栋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江织扶着周徐纺蹲下,他到她前面:“徐纺,爬到我背上去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拽着他的衣服,趴上去了,然后抱住他的脖子,两个腿放在两侧,晃晃,她把脸压在他肩上,说:“我爬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驮起了她。

    周徐纺老实趴着,不乱动,路过交通岗亭的时候,她指给江织看:“我想把那个交警小哥哥的衣服买给你穿,可是他不卖给我。”

    岗亭旁,交警小哥哥有点不好意思,假装不经意地瞄了江织一眼,天有点儿黑,借着灯光也看得不大清楚,不过那穿着与气质都是顶顶好的,就是染了个看上去不大正经的头发,不知道是不是个正经人,正想再多看一眼,目光刚好撞上了。

    就窥得一个轮廓,也知容色不俗。

    交警小哥哥心头一跳,赶紧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江织瞧完了那衣服,跟周徐纺说:“那个衣服我不能穿。”

    她歪着头,很困惑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江织耐心地解释:“那个衣服只有交警可以穿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她把手放到他头上,拍了三下,“你别伤心,我给你买别的漂亮衣服。”

    街上人不多,沿路栽了两排樟树,路灯穿插在中间,光从树缝里透过,坠了满世界的斑驳。

    风吹呀吹,树摇呀摇,灯下人影漫漫而行。

    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江织走得很慢,路灯被抛在了身后,影子在前,背上的姑娘在摇头晃脑,他看着地上她的影子:“你给别人唱歌了,没给我唱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立马就说:“那我也给你唱。”

    她欢欢喜喜地向他炫耀:“我会唱你电影里的歌。”她邀功似的,可骄傲了,撒开抱在他脖子上的双手,画了个大圈圈,“全部全部会。”

    江织低低笑了声。

    她就开始唱了:“风来了,雨来了,和尚背了鼓来了,哪里藏?庙里藏,一藏藏了个小儿郎……”

    一首换一首,全是他电影里的歌,唱着唱着,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江织叫了个代驾,去了他那边。

    周徐纺睡了一路,车开进公馆,停在了一边,她翻了个身,没有醒。

    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她枕着江织的腿,脑袋拱了拱,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: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江织把她脸上的头发拨到耳后去:“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她小睡了一会儿,醉意醒了一半,留了一半,正是困的时候,怎么也不肯睁眼,伸出两只手,抱紧江织的腰:“不走。”脑袋在乱蹭,“要你驮我上去。”

    江织好笑:“抱行不行?”

    她睁开眼睛,里头迷迷蒙蒙的,有点迟钝,半天才点头:“行。”

    江织先下车,再把她抱出来,她半睡半醒,不吵不闹。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江织停在路上:“嗯?”

    她胡乱地扯自己的衣服:“我好热。”

    她力气大,没轻没重的,用力一扯,把领口拉得大大的,江织怕把衣服撕坏,便哄着:“外面有人,”压低身高,在她耳边说,“回家了才能脱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虽然还没清醒,但她很听江织的话。

    江织的房子是独栋的,靠里,有几分钟路要走。

    中途,他突然停下,回了头。

    后面的男人也跟着停下了脚,愣了一下,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路过。

    “删掉。”

    男人闻言又停下,一只手插着兜,一只手拿着手机,二十多岁,染了头发戴了耳钉,像是喝了点小酒,脚步有点飘,他面不改色地否认:“我没拍。”

    江织重复:“删掉。”

    隔着几步路,他抱着人站在逆光里,月色朦胧,落在他眼里,挟着冬日的寒。

    这青山公馆里住的都是富贵人,没几个软柿子,都不好惹,男人抬着下巴,故意拿鼻孔看人:“装什么大牌,怕被人拍就自觉一点,少在公众场合——”

    江织怀里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,眼神还有点迷离:“你在说我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说谁谁知道。”

    好绕。

    周徐纺眨巴眨巴眼,哦,他就是在说江织。

    这她就不高兴了:“你再说他,我打你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显然认得江织,而且有恃无恐,他嗤之以鼻,打量了周徐纺几眼,目光轻挑:“真是个病秧子啊,还要女人出头。”

    他还骂江织是病秧子。

    周徐纺生气了!

    “我要下来。”

    江织放她下地,非但没生气,反而兴致勃勃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家的小姑娘替他出头。

    周徐纺醉意还没全醒,走起路来一摇一晃,脸上的表情是凶的,噘嘴瞪眼像只急眼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一副要扑上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男人抱着手:“怎么,想打人啊?”一个弱女子,一个病秧子,他才不怕嘞。

    周徐纺不走直线,歪歪扭扭地拐出了那条小路,到了草坪上,她蹲下,挑了块最大的石头,又歪歪扭扭地拐回小路上。

    那块石头比她脑袋还大。

    这下男人怵了,不由自主地往后退步,一只手挡在身前:“干、干什么,别别别过来,不然我报警了!”

    “bang!”

    那石头,被她脑袋还没石头大的小姑娘,徒手掰成了两块。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男人登时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这是块假石头吧……

    她来了,她来了,她带着石头来了,一手拿一块,高举过头顶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我还没打。”

    叫声戛然而止,男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周徐纺:“你好怂。”

    对方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女的,能徒手碎大石……

    他酒被吓醒了,人也被吓傻了,哪里还有刚才的嚣张,脖子一缩,像只乌龟:“我删掉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抖着手把刚才偷拍的视频删了,然后乖乖双手递上:“删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看了一眼:“好吧,那不打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还一手拿着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她说:“蹲下。”

    男人蹲下了。

    “抱住头。”

    他抱住头了。

    最后,她命令:“向我男朋友道歉。”

    他像个犯罪分子,抱头蹲着,弯腰压下九十度,诚恳得像个向世界反省的劳改犯:“对不起。”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