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6:睡相太差被媳妇儿嫌弃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猝不及防的抓心挠肺……

    他耳尖红了:“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她‘嗯’了一声,脑袋栽在了他肩上,蹭蹭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把她抱起来,往卧室走,就几步路,她打了几个哈欠,困得泪眼汪汪的,还生孩子呢,眼睛都睁不开了。江织好笑,把她放在床上,掀了被子盖住。

    “不要踹被子。”

    掖好了被角,他起身。

    周徐纺拉住他: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我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她撒手了,把手放回被子里:“哦。”

    江织把床头灯调暗一些,才出了卧室,等他再回来,周徐纺已经睡着了,他轻手轻脚地掀了被子躺上去。

    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她中规中矩地躺着,灯下,脸颊还是红彤彤的,睡得很沉,呼吸比平时重。

    醉后折腾了一晚上,看来是真累了。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江织亲了亲她的脸,关了床头灯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周徐纺早上六点就醒了,那时候外面还蒙蒙亮,她懵懵地看了看天花板,再懵懵地看了看枕边那张漂亮的脸,然后无声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为什么醒这么早?

    因为江织。

    她躺着没动,等天光破云彻底亮了,她才动了动抵在墙边的那半边身子,顺便推了推抱着她左边胳膊的人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被子里那一坨动了动,就一个头顶在外面。

    周徐纺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那个头顶拱了拱,从被子里露出来,一头雾霾蓝的短发东倒西歪横七竖八……宛如鸡窝,他没睡够,眼睛不睁开,就抖了抖睫毛,娇里娇气地咕哝: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江织刚睡醒的时候,最像娇气包,还有严重的起床气。

    周徐纺尽量哄着他,所以她伸手,像撸猫一样摸他的头,表情也很慈祥:“乖江织,你动一下。”

    可惜,没睡饱的江织才不乖!

    他胡乱地在她手上啄了两下,脑袋又钻进被子里了:“我再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又无声地叹了一口气,然后把他的被子掀开了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他桃花眼睁开一丝丝:“嗯。”

    声音很奶,明显没睡够。

    周徐纺侧躺着,背靠墙,前面是江织,她被夹在中间,像汉堡里的那块肉,并且,江织的胳膊横着搭在她心口,两条大长腿死死压着她的膝盖。

    她大概占了整张床的……十分之一吧:“你压到我脚了。”

    睡意朦胧的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已经醒了一个小时的周徐纺:“你把我脚压麻了。”

    睡意消散了一半的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内一下都没动的周徐纺:“你还把我挤到边边上了。”

    她睁眼躺着的这一个小时里,江织翻身了八次,踢了她十二脚,下巴磕了她多少次数不清了。

    再说昨天晚上,她大概中途醒了四五次吧,有时候是被踹醒的,有时候是被压醒的。

    江织这下瞌睡全醒了,扒拉了两下头发,撒开手脚,良心发现地往后挪,把被他占了一个晚上的大床分出一半给周徐纺。

    周徐纺翻了个身,活动活动手脚,还是好麻,她坐起来,捶捶腿,捶捶肩:“你睡相真的好差。”

    江织也坐起来,顶着两绺呆毛,右边脸上还有被周徐纺的肩压出来的一道印子,睡相太差,睡衣被他睡得乱七八糟,裤腿一只在上一只在下,领口也歪歪斜斜地挂在脖子上,露出左边的锁骨。

    他终于听明白了,她女朋友在抱怨!

    他有点生气:“你在嫌弃我吗?”

    刚起床的江织最暴躁了,要是没哄好,会闹一整天的脾气,周徐纺立马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她要是敢嫌弃他,他就天天赖在她床上。

    江织把睡衣拉好,挪到她那边去,刚想抱着她睡回笼觉,她突然问:“你家只有一张床吗?”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江织家里房间不少,但就一张床,他才不好客,怎么会准备客房,就算薛宝怡和乔南楚过来了,也都不准进卧室,因为他有洁癖,除了周徐纺,别人都不可以沾他的床。

    看他,多宠爱她!

    受宠爱的周徐纺:“江织,你要不要再买一张啊?”她以后不想跟江织睡了,他总踹她、压她。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起床气,被她气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把把被子全部拽过去,一点都不留给周徐纺,冷着张睡出了印子的脸,气得眼眶都红了:“周徐纺,你下去!”伸出腿,踢她小腿,“你以后别睡我的床!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哦。”她穿着紧身老年款的深紫色秋衣秋裤,像只笨鹅一样从江织腿上爬过去,“那我去刷牙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都生气了,她居然不来哄,还去刷牙!

    江织哼了一声,阴阳怪气地说:“我昨天晚上给你刷牙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一只脚已经着地,另一只脚刚迈出来,停住了。

    江织靠着床头,抱着手:“给你洗脸了。”

    她把一只脚收回去了。

    江织:“还给你洗脚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只脚也收回去,她笔直坐好,双手叠放在肚皮上,加上这一身紧身老年款秋衣裤,整个老干部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江织:“你居然还嫌弃我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像受了天大的委屈,怨念得不得了,眼睛也跟长了冰锥子似的,往周徐纺身上扎。

    宛如,她是忘恩负义、抛妻弃子的负心汉。

    周·负心汉·徐纺脑袋一耷拉,诚心悔过:“我错了。”她撑着床,往江织那边挪,“江织,我不买床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一脚踹开了被子,绕过她,下了床:“别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他不理她了,直接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果然,早上的江织最难哄了。

    她爬下床,去客厅找衣服穿上,翻出包包里的手机,登上扣扣,进入‘小娇妻正版群’,提问——

    “男朋友生气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书友甲:“打一顿就好了,一顿不行就两顿。”

    江织娇贵,细皮嫩肉的不能打。

    周徐纺舍不得。

    书友乙:“小两口的,没什么别扭不能在被窝里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书友好色。

    周徐纺记住她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书友丙:“让他气,不能惯着,不然不得膨胀得飞上天。”

    不行,她还是想惯着江织的。

    书友丁:“别说话,吻他!”

    这个……

    周徐纺去浴室了,接了水刷牙,站在江织旁边,他还不理她,但刷完了牙也没走,杵那里,对着镜子装模作样地在弄头发。

    周徐纺刷完牙了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他不答应。

    周徐纺面向他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他还不理,镜子里,那张漂亮的脸甩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周徐纺:“我可以亲你吗?”

    他坚持了五秒,把脸扭过来:“……可以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去把浴室的门锁上。

    江织一整天的心情都非常好。

    不过,薛宝怡觉得他笑得太荡漾了,晃眼睛,他把手提推过去:“你电影的选角,过目一下。”

    江织从沙发上坐起来,翻了几页,按键的手指停下来:“这个,”他把屏幕转过去,“是你公司的?”

    薛宝怡扫了一眼,摇头:“靳松被捕之后,华娱就在走下坡,苏婵解约之后自己成立了工作室。”他坐在老板椅上,晃着腿,“对她不满意?”

    江织没表态。

    薛宝怡继续说:“容恒是电影咖,这几年作品太少,理想又还是新人,他们两个话题度和流量都不够。”再说电脑屏幕上的那个,“苏婵之前是华娱最年轻的影后,演技和人气都一流,人物形象跟你电影里的角色也切合,而且她是武打替身出身,打戏很出彩,目前,没有比她更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苏婵是因为一段高难度的打戏而出名的,当时她还只是个替身,五层楼的高度,她拽着一根绳子直接跳下去了,然后就一跳成名,又是少数民族出身,样貌很有异域风情,出道不到两年就跻身一线了。

    她与江织从未合作过,却是有渊源。

    最开始,江织这部电影的女主预定了她,因为靳松的关系,合作破裂,才换成了方理想。

    照理说,以苏婵的咖位,完全没有必要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“你去谈的,还是她自己找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她那边的意向,说想尝试一下反派角色。”

    江织思忖了片刻:“先安排试镜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表示吃惊:“还要试镜?”他这个当哥们儿的都觉得这家伙很难搞啊,“人家可是影后。”而且一开始还是女主的第一人选。

    江织往沙发后靠:“我的规矩,不行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求月票~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