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:把骆家父女搞去监狱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晚上九点,风停雨歇。

    值班的张文正在打盹,桌上的分机响了,他甩甩头,醒了一下神,接起电话:“你好,**分局,刑侦大队。”

    报警人慌慌张张:“这、这儿有人死了。”

    张文瞌睡全醒了,立马问:“哪里?”

    对方说:“洪江桥洞。”

    张文叮嘱了一些事项后,挂了电话,去敲了旁边小办公室的门:“副队,有命案。”

    邢副队随即连线了法医和痕检部门。

    九点半,刑侦队的程队赶到了凶案现场,

    “程队。”

    “死者身份确认了吗?”

    邢副队递了一副手套过去:“死者姓彭,外国籍,二十三岁,背包里有学生证,应该还是学生。”

    程队戴上手套,进了桥洞:“有没有联系到家属?”

    “目前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程队走到尸体前面,蹲下查看,尸体正仰躺着,地上血迹不多,也没有打斗的痕迹:“死亡时间呢?”

    “大概一个半小时之前。”邢副队指了指尸体的头部,“死亡原因还要等法医报告出来,初步估计是外伤性颅内出血,凶器还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程队在尸体周围查看了一遍:“附近有没有监控?”

    邢副队摇头:“这一带荒废很久了,就十米外有个摄像头,还是死角。”

    这个桥洞在荒废之前,是高速与城市道路的交界口,后来重修了高速路,这边就不通路了,桥洞的一头用砖头堵上了,深度有五六米,外面就算有摄像头,也拍不到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尸体所在位置,是视觉死角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场太干净了,程队正头疼,刑事情报科的电话打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,打我电话干嘛?”

    对方先问候,声音混着点儿懒意:“你们刑侦队又有案子了?”

    这家伙!程队蹲在尸体旁边跟他唠:“你又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案发现场在洪江桥洞?”

    这都知道!

    程队觉得这家伙有‘眼线’呐,笑着说:“乔队,你消息很灵通啊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不置可否,闲聊似的,提了一嘴:“那里应该没有监控,目击证人的话,”他停下,抽了一口烟,“找找应该有吧。”

    话里有话呢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程队把队里的张文叫过来:“去弄个目击证人的悬赏横幅来。”

    这横幅还挺管用,第二天早上十点,就有目击证人找来了警局。

    目击证人四十多岁,是名出租车司机。

    司机大哥也不知兴奋什么,总之很兴奋,他左看看右看看,然后竖起两根手指:“凶手有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张文停下手上的笔,问目击证人:“你看到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司机大哥立马强调了,“但我车上的行车记录仪拍到了,凶手肯定是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说的好像他亲眼目睹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大概几点?”

    “八点左右。”怕警察同志不相信,他仔仔细细、一五一十地说,“我有听电台的习惯,当时刚好在听八点档。”

    张文跟着就问了:“那个点,你在洪江桥洞做什么?”笔在桌子上敲了敲,“那条路荒得很,平常可没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同志,你不是怀疑我吧。”司机大哥觉得这个同志不行啊,居然连他这样积极向上的良民都不相信,他得赶紧解释,“我送客人到那附近,在桥洞下面刚好又接到两个客人。”

    张文继续提问:“接到了客人不走?在那等着拍凶手?”

    现在的警察同志疑心都这么重?!

    “是客人在那等人,可能天要下雨了,他们打了我的车,在我车上等。”司机大哥看了对面的同志一眼,怕他还怀疑,他声音放大了好几个度,继续说,“大概等了一刻钟,行车记录仪一直开着,就拍到了两个人进出桥洞。”

    “行车记录仪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交给你们的同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个客人还有印象吗?”

    司机大哥想了想:“染了个蓝毛。”一拍大腿,“长得跟个妖精似的,还有个是个大块头,畏畏缩缩的。”

    下午三点。

    刑事鉴定科的电话过来,给了回复,说视频没有做过人为处理。

    张文挂断电话:“程队,行车记录仪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程队的电脑里正放着记录仪拍下来的那段视频,他敲了一下空白键,画面定格,屏幕上有一男一女,两人。

    “去把两位嫌疑人请来。”

    三点半,骆家。

    没敲门,骆常德直接推开了骆青和的房门,他眼睛浮肿,神色惶急:“尸体已经被警方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坐在梳妆镜前,正在戴耳环,抬头从镜子里望了一眼:“慌什么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是慌,也怒:“为什么不让我处理掉尸体?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反问:“为什么要处理掉?”

    骆常德整宿没睡,眼眶通红,他颧骨太高,眼珠看上去有些外凸:“你不怕警方怀疑到我们头上?”

    骆青和从梳妆镜前的椅子上站起来,转过身去:“我没有杀人,我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杀人。”

    她笑:“是吗?”

    骆常德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她还在笑,薄唇单眼,很寡情的长相,不像骆常德,她模样肖似她母亲萧氏。

    “我昨儿个一直在想,如果只是为了拿我的把柄,你至于这么费尽心机吗?”她眼皮抬起,看向骆常德,不紧不慢的语气,胸有成竹的口吻,“是不是还有这样一种可能?彭先知手里的东西,不一定是针对我的,或许里面也有对你不利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一听,神色慌张:“东西在你手里?”

    这个反应……

    她猜对了呢。

    “爸,”她似笑非笑,“你搁我这儿还装什么傻呢,东西在哪你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骆常德冷哼:“少跟我倒打一耙。”

    对话到这,门外下人来敲门:“先生、小姐,警方的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脸色骤然变了。

    不等房内的父女两开口,刑侦队的程队就推开了门,进来一瞧,笑了:“正好,两位都在啊,也省得我们一个个找了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神色从容:“有事?”

    当然,他们刑侦队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。程队把证明先亮出来:“昨天晚上八点左右,两位都去过洪江桥洞吧。”

    两位的脸色,这下都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程队就开门见山了,手铐拿出来:“你们涉嫌一起故意杀人案,现在要紧急逮捕你们,有话要说吗?有的话我们的同事会帮你们记录。”

    父女俩对视了一眼,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程队直接让底下弟兄把人带走,并且,现场搜查。

    刑侦队的人走后,下人才去了书房:“董事长。”里面没有声音,下人不敢进去,便在门口说,“先生和大小姐都被警方的人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屋里,骆怀雨拉开抽屉最下面一层,拿出文件袋,他打开,看了一眼,然后狠狠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警局。

    邢副队和张文一同从审讯室出来。

    程队问:“审完了?”

    张文说:“审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邢副队去倒了杯水,张文挑了把桌子就桌坐下:“都不认,父女俩跟商量好了似的,口供一模一样,说到那儿的时候,人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法医那边的报告还没出来,口供的真实性目前还不好说。

    程队又问:“有没有说,他们为什么去那?”

    张文耸耸肩:“都不说。”他接了副队递过来的水,喝了一口润喉,“这俩都是见过场面的,一点也不怵,还说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张文学着骆青和的口气,一字不漏地复述:“应该是你们警方去找证据证明我有罪,而不是让我去找证据证明我无罪。”

    邢副队接了一句嘴:“这个女的,又嚣张又聪明,一般人还真治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桌上的座机响了。

    程队接了,嗯了一声,听那边说完,他回了句‘谢了’,然后挂了:“法医说,现场除了彭中明之外,没有第二个人的血迹。”

    就是说,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骆家父女杀了人。

    张文长叹了一声:“这就麻烦了,要是现场没有采到证据,光凭行车记录仪,很难证明他们有罪。”他寻思假设了一番,“这俩人差不多同进同出,到底谁杀的?我看骆青和更镇定,会不会是骆常德杀的?”

    张文摸摸下巴:“也有可能是她故意装的,会不会是父女合谋?”

    程队冲他虚踹了一脚:“少在这瞎猜,快去找证据。”

    张文放下杯子,敬了个礼:“yes,sir!”

    刑侦队对面马路上,停了辆越野,车牌尾数四个三。

    不正是乔家四公子的车。

    他靠着椅背,头歪着,看副驾驶:“凶手是谁?”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,不缓不慢地敲着,“骆常德还是骆青和?”

    江织似乎昨晚没睡好,精神头一般:“重要吗?”

    乔南楚笑着反问:“不重要吗?”

    江织米色大衣里,是粉色的毛衣,一看便知是谁搭的,这样骚气的搭配,他还穿出了一身矜贵的公子气,头发前几天刚染,哑光的蓝还有些重,搁那一坐,妖得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他语气懒懒的:“凶手是谁暂时不重要,只要狱中的彭先知知道有这两个嫌疑人就行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忍俊不禁:“江织,你这是算计谁呢?”

    他眼睛瞧着车内的后视镜,抓了抓额前的头发:“你说要是彭先知知道自个儿的儿子被骆家人杀了,他还会守口如瓶吗?”

    乔南楚笑骂他是狐狸精。

    披着美人的皮囊,骨子里狡诈透了。

    那狐狸精很是满意他的发色,唇角掺着点儿笑:“帮我安排一下,我要去见他一面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先倒叙,怎么回事且听我慢慢说~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