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2:有一美人足智多谋,最会搞渣渣(二更)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“帮我安排一下,我要去见他一面。”

    五点,西部监狱。

    彭先知坐下,他六十出头,略显老态,隔着玻璃打量对面的人,片刻后,他拿起了电话:“你哪位?”

    江织坐得随意,把电话放到耳边,自报了家门:“江家老幺,江织。”

    帝都江家,江织。

    彭先知目光闪躲:“我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江织慢慢悠悠:“不打紧,我认识你就成。”他往前倾,透明的玻璃里有他模糊的倒影,轮廓分明,“八年前你负责打理骆家花棚,因为醉酒,一把火烧了花棚,造成了两死一伤,而你被判了无期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    彭先知并没有耐心听他复述往事,老态的脸上并无多少表情:“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醉酒?”江织笑了声,“醉的哪门子酒?”嘴角笑意缓缓收住,桃花眼里似清秋深井,寒光乍出,“又是谁让你醉的酒?”

    彭先知一听,扔下了电话,起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电话里,那不轻不重、轻描淡写的声音还在响着:“你有个儿子,叫彭中明对吧。”

    彭先知脚步定住了。

    江织抬抬下巴,示意:“坐。”

    他既然来了,自然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彭先知犹豫了片刻,还是坐了回来,眼前这人,攻击性与目的性都太强,让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他语调随意又慵懒,事不关己似的:“你不知道吧,你儿子染上了毒瘾。”

    彭先知大惊:“他怎么会染上毒瘾?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染上了毒瘾,”复述完,江织云淡风轻地问了一句,“要不要我去帮你问问骆家人?”

    “骆家人干的?”彭先知眼里先是震怒,随后又平静下来,目光紧紧盯着玻璃那头的人,“你故意挑拨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挑拨?

    他江织要搞谁,会这么肤浅?

    他拿起放在一旁的资料,慢条斯理地贴在隔音玻璃上,修长的手指按着:“就是这个人带你儿子吸毒的。”停顿个几秒,再换一张,漂亮的指关节曲着弧度,“这一份是转账记录,汇款人,骆常德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为了拿到彭中明手里的东西,三个月前就开始筹谋了。

    彭先知看完,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江织不急,慢慢跟他说:“不信我啊?”他往前靠,问,“那你信不信警察?”

    彭先知听不懂,到现在都没弄明白这人的来意。

    他不疾不徐,右手拿着电话,后靠椅子,眼里神色闲散,漫不经心似的,把调子拖得长长的,就等别人急:“上周,你儿子到了帝都,带了份东西要跟骆常德换钱,昨晚,他死了,犯罪嫌疑人有两个——”

    彭先知怔了一下,大惊失色,喊道:“你说谁死了?”

    他还不咸不淡,从容自若地继续没说完的话:“犯罪嫌疑人有两个,骆常德,还有他的女儿,骆青和。”

    彭先知眼珠都要凸出来,站起来,一拳捶在玻璃上,情绪失控,咆哮:“你说谁死了!”

    江织眼皮都没动一下,从旁边的资料里翻了张死者照片出来,从隔音玻璃的底部送进去:“你儿子彭中明已经死了,”他手指敲着玻璃,哒、哒、哒,三下之后,指尖停下,问,“你还要给骆家卖命吗?”

    彭先知拿着照片的手,在发抖,腿一软,虚瘫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十分钟,会面结束。

    江织从会面室出来,乔南楚等在外面,百无聊赖,踢着地上的石子,见人出来,抬头瞧他:“松口了?”

    江织摇头:“早晚会松口。”

    两人并排走着,一般高,乔南楚在左侧,转头,目光在右:“昨晚你也去洪江桥洞了?”

    江织目光在左,睫毛轻扇,对视了一眼,美人眸里映一张俊脸:“嗯。”

    地上,两道影子,并排。

    “你到那的时候,彭中明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舌尖抵着上颚,思忖了会儿:“你几点到的?”

    他说:“七点五十。”

    比骆家父女还早呢。

    就是说,在骆家父女到那之前,江织就到了,而且彭中明已经遇害了。

    时间拨到昨晚,七点半。

    骆常德定的是九点接头,时间还早,钱准备好了,还并未出发,他接到了个电话:“骆总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,不正是骆青和身边的沈越。

    沈越告知骆常德:“小骆总那边有动作了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坐不住,站起来:“她去见彭中明了?”千防万防,还是防不住他这个精明的女儿。

    沈越回答:“是以您的名义去的。”停顿片刻,说,“八点,洪江桥洞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嗤笑了声,眸色阴沉了:“好啊她,又摆我一道。”

    他约了彭中明九点会面,她八点就去截胡,还以他的名义,这萧氏,真给他生了个好女儿。

    拿了钱,他当即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七点五十,江织的车停在了桥洞外面,下车前,听了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江少,骆常德应该也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江织的手机收到了定位,他先看了看骆常德的位置,又瞧了瞧骆青和的,差不多呢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挂了电话,看了一眼手表,下车,往桥洞走。

    阿晚也跟着下车,走在后面,这一带太偏僻,又是冬天,冷得人打哆嗦,傍晚下过雨,冷风刮得呼呼响,不远处的路灯坏了,忽明忽暗,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,地上树影不时摇晃。

    跟拍鬼片似的。

    阿晚抱住双臂,往江织那边挪了挪:“老板,您冷吗?”

    江织没搭理,往桥洞里面走。

    越往里光线越暗,温度越低,阴风越嚣张,阿晚牙齿忍不住打哆嗦了,又往江织那边挪了挪:“您不觉得这里阴森森的吗?”

    别看他一米九的大块头,胆子小着呢,最怕鬼怪邪祟。

    江织又不睬他,太安静了,太阴森了,阿晚怵得慌,左看右看上看下看,就怕哪里突然冒个头出来,还是白森森的那种。

    阿晚慌里慌张,只觉得阴气直从脚底往上蹿:“您有没有闻到什么味儿啊?”他嗅了嗅,“犯罪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江织闲庭信步似的,不慌不忙地往桥洞深处走。

    阿晚好怕呀:“老板——”

    江织回头瞥了他一眼,漂亮的眉头拧着:“能闭嘴了?”

    阿晚抱住自己:“好吧。”他闭嘴,他镇定,他目不斜视,他定睛一看,五秒后,他尖声大叫,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江织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阿晚往后连跳了三步,吓白了脸:“老板,那里有个人!”而且,人不动,地上有血!

    看吧,他说准了,犯罪的味道!

    走近了,潮湿的空气里确实有血腥气,江织嫌弃,用手绢捂住口鼻,站着没动,命令阿晚:“去看看,还有没有气儿。”

    阿晚:“!”

    他最怕那种伸手的时候,地上血肉模糊的人突然睁开眼,然后一把抓住他的手……这种诈尸的感觉!

    阿晚灵异小说没少看,忍不住脑补,越脑补越瘆得慌,磨磨蹭蹭了好一阵,才挪着上前,颤颤巍巍地伸出他黝黑健壮且肌肉发达的手,一碰地上那人的脖子,然后猛地缩回来,牙齿抖动:“没没没气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人死了!

    尸体啊!

    阿晚立马拿出手机,哆哆嗦嗦地按110。

    江织捂住口鼻,走近,细看尸体,说:“先不要报警。”

    阿晚拨号键还没按出去:“啊?”他搞不懂了,“为什么不报警?”这可是杀人现场啊啊啊!

    江织没回答,环视了一周,走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走了?阿晚愣了几秒,赶紧跟上去,他觉得后背发凉,不行,他要走到老板前面去。

    “老板,您就这么走了?”阿晚顿了一下脚,回头看,还是觉得不妥,他是个良民,觉得遇上这种事,得做个良民该做的。

    江织步子懒散:“你要是不想走,可以留下。”

    阿晚秒扭头,猛跑:“等等我啊老板!”

    他们的车停在了较远的地方,出了桥洞,江织在路边等了一会儿,招了一辆出租车,他坐到后座。

    阿晚坐副驾驶去。

    车载电台开着,八点档,在放一首老歌,司机大哥四十多岁,笑得很热情:“去哪啊,先生?”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,后面客人染了个蓝毛,光线虽然不够亮,但完全不影响那张祸国殃民的脸给人的视觉冲突。

    真是太俊了,不是个妖精吧?

    他看窗外:“等人。”

    司机大哥觉得这处有点荒啊:“在这等?”

    副驾驶的大块头一直不说话,缩成一团,后面那清贵的妖艳美人说:“车费随意。”

    人生在世,有什么问题,不都是两个钱的问题,钱的问题解决了,就什么问题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司机大哥笑成了花:“那行。”心情好,就闲聊了一句,“这天要下雨了,你是没伞吧。”

    不然干嘛在他车上等。

    对方答非所问:“这车,”他没头没尾、懒洋洋地问了句,“有行车记录仪?”

    司机大哥说:“有啊,开着呢。”接着闲聊,“帅哥,等女朋友啊?”

    后面那个搁古代绝对要祸国殃民的家伙没理他。

    司机大哥也不气,长得好嘛,怎么可能没点脾气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十分钟,远处的桥洞先后有两人走进去。

    时间拨回命案发生的次日傍晚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

    回忆+倒叙。

    习惯就好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