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5:有一种姨妈痛叫男朋友觉得痛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他眼里掺着笑:“纺宝,我教你借刀杀人好不好?”

    周徐纺乖乖躺着:“借谁的刀?”

    “手。”

    她手张开,让江织给她脱外套。

    江织说:“两个人的刀都借,让他们互砍。”把她的外套扔在一旁,他跟着躺下,“顺便,再给你弄点儿零花钱。”

    一箭三雕吗?

    周徐纺翻了个身,滚到江织怀里去:“江织,你好厉害啊!”

    “谁男朋友啊,这么厉害。”他侧躺着,一只手支着下巴,脸抬着,骄傲又得意,眼里写着一行大字——快点,夸爷!

    周徐纺抱住他的脖子,兴高采烈地说:“我男朋友啊,最厉害!”

    次日下午三点半。

    法医部尸检结果正式出来,暂时排除了骆家父女杀人的可能,即便他们仍有嫌疑,可拘留满了四十八小时,还没有新的证据出来,刑侦队只能先放人。

    父女俩一前一后,由律师领着办了手续。

    骆常德从头到尾都摆着臭脸,指桑骂槐地说了句‘晦气’才走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,是骆青和说的。

    她走到门口,脚步停下,回了头,看着大办公室里的一众刑警,笑着说:“奉劝一句,以后办案上点心,别再冤枉了好人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……

    真他妈嚣张!

    程队也笑着回了她一句:“我也奉劝一句,以后做事小心点,天网恢恢,我们刑侦队的门,好进不好出。”

    天网恢恢,容你蹦跶会儿,等着,疏而不漏。

    沈越的车就停在警局门口。

    骆青和从里面出来,直接上了车,她身上还穿着前天的衣服,一身疲倦,她坐在后座一言不发,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沈越没有立刻开车,他把平板拿出来:“小骆总,有您的邮件。”

    她闭目,在养神:“先回骆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公司邮件。”沈越看了一眼后视镜,等她睁开了眼,才继续说,“是职业跑腿人z发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内容。”

    她对这个z,很感兴趣,会让她产生强烈的胜负欲。

    沈越回道:“她说她手里有您想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想要的东西啊。

    这邮件来得真及时,及时得像预谋。

    骆青和问:“开了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三千万。”

    简单粗暴,直接要钱,而且胆大包天,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骆青和把搭在左腿上的右腿放下,倾身朝前,伸出手。

    沈越把平板递过去。

    她接过平板,切换了私人账号,亲自回了邮件。

    “先验货。”

    青山公馆。

    电脑屏幕上,霜降发过来一句话:“她要验货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抱着江织的棉花糖盒子,坐在沙发上吃:“截取一小段发给她。”

    厨房那边,江织在捣鼓什么东西,乒乒乓乓地响,周徐纺探头看了一眼,起身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你摔碎碗了吗?”

    厨房里,江织淡定地把碎瓷片扔进垃圾桶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车已经开上了高架。

    沈越抬头,看了一眼后视镜。

    骆青和戴着耳机,眉间笼了重重一层阴翳,眼里乌压压的,泛着冷光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求您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帮你?可以啊。那彭师傅要不要也帮我做一件事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您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生前最喜欢来这个花棚了,你帮我烧给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只是烧花棚吗?”

    “顺便把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也一并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指的是?”

    “骆家不干净的东西,还有别的吗?”

    录音就到这里,前后不到两分钟。

    骆青和把耳机拿下来,和平板一起,重重摔在了车座上,她沉着脸,默不作声了很久,才捡起平板。

    “怎么交货?”

    邮件回复得很快:“先付定金,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问:“东西什么时候给我?”

    那边回:“晚上八点,江津花园。”

    十秒钟后,职业跑腿人z的邮箱又发来一封邮件,就一句话,用了红色加粗字体:“不想吃牢饭的话,就得要老实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霜降给周徐纺发了消息:“钱已经汇进来了。”补充,“定金,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转头就跟江织报喜:“江织,我们赚了好多钱。”她很开心,就抱住了江织的脖子,“你要什么,我都给你买!”

    电脑还开着。

    周徐纺这边的视频镜头同样开着。

    霜降那边的收音程序也启动着,且能转换文字。

    然后,机械合成的声音毫无感情地念着:“我还在,我还在,我还在。”并伴随着,“嘀——嘀——嘀——”

    江织起身把电脑关了,一只手扶着周徐纺的腰:“我五姑姑回来了,明天晚上我得回江宅,老太太让我带上你。”他问她的意思,“想去吗?”

    周徐纺撒手,歪着头:“能去吗?”

    “江家人都知道我交了个女朋友,一直藏着你也不妥,你就去露个面。”江织停顿一下,“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周徐纺坐好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得演演戏。”他把放在茶几上晾了好一会儿的碗端过来,舀了一勺,试了试温度,不烫了才给她。

    是红枣枸杞姜糖水。

    周徐纺来月事了,她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,不痛不痒,可江织就觉得她肯定很难受,一早就找了宋女士,问东问西,问得她都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一下午,他因为烫手摔了一个碗,用掉了两袋糖,反复了几次,才弄出来一碗红糖水。

    活蹦乱跳、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的周徐纺一口干了红糖水:“演什么戏?”

    太甜。

    啊,甜的牙疼。

    江织把她手里的碗接过去,搁在茶几上,然后把人捞到怀里,给她揉小肚子:“不能让他们看出来,你是我的小命。”

    她是他的弱点,这个,不能暴露。

    周徐纺懂了,笑吟吟地应了:“我知道了。”他揉得她好痒好痒呀。

    江织看她:“会演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周徐纺是很有信心的,“我看了很多电视剧,演技已经突飞猛进了。”

    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用了个很大胆的词。

    “那我考考你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有一点小兴奋: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江织琢磨了一会儿,说了一个成语:“垂涎欲滴。”他嘴角混着笑,“看着我,演一个。”

    垂涎欲滴啊……

    周徐纺思考了一下,然后开始了她的表演。

    她先往前凑,追着他眼巴巴地看,眼角撑开,瞳孔发亮,然后越凑越近,再舔一下唇,咽一口口水,最后没忍住,啵唧,在他脸上啃了一口。

    循序渐进,还挺有层次。

    江织拍拍她的头: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大导演的夸奖,周徐纺觉得自己就很棒了:“是理想教我的。”理想是这样教的,“她演哭戏哭不出来的时候,就会想起她以前艰难困苦的时光,然后就能哭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是个挺有灵气的演员。

    江织就问周徐纺了:“那你刚刚想了什么?”垂涎欲滴,怎么也得想的是他,比如他刚完洗澡的时候,比如他起床的时候,比如他躺在她枕边的时候,比如——

    周徐纺说:“我在想草莓味的冰激凌,上面还码了一层棉花糖。”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骆常德也收到了职业跑腿人z的邮件,附件里有剪辑过的录音,就一小段。

    他反复听了两遍。

    “这么怕我?”

    “你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在门外的是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?是不是都看到了?”

    是他的声音,八年前,在骆家花房里。

    就这四句话,外人可能听不出端倪,可保留这个录音的人、把这个录音送到他手里的人,一定察觉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桌上的杯子被打翻了。

    骆常德没管流得到处都是的茶水,快速回了一封邮件:“你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晚上八点,江津花园。

    天儿不好,眼瞧着要下雨了,花园里没有人,鹅卵石铺的小道上,三两路灯,不见人影,只有树影。

    哒、哒、哒……

    高跟鞋踩地的声音,由远,到近。

    树影下,有人影走进来:“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四周很静,隐约有回声。

    随后,树影晃动,她出来了,从高处跳下来。

    骆青和回头,看见了她:“东西呢?”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黑色,鸭舌帽外还套着外套的帽子,眼镜、口罩、手套一应俱全,能包裹的地方全部包住了。

    除了身形,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她走近,从背包里掏出文件袋,声音故意压得很低,原本的音色让人听不出来,她说:“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看了一眼她的帽子,上面绣了字母z。

    神出鬼没,无所不能,这是跑腿人圈内对z的评价。

    骆青和拨了一通电话,只说了两个字:“汇款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随即,周徐纺的耳麦里,传过来三个字:“已到账。”

    三千万,到手了。

    口罩下,嘴角忍不住往上跑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把文件袋扔过去。

    骆青和接住,没打开,摇晃了两下:“里面的东西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周徐纺认真严肃且冷漠镇静地说:“业内第一跑腿人的信用度,不用质疑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仍旧没拆开,也不怕她,站在两米外,目光一直锁着她:“能问个问题?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,是周徐纺见过最胆大的,她都见过她眼睛血红的样子,竟还不畏惧。

    不见棺材不落泪。

    “能。”周徐纺说,“得加钱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是那么老实的,遇到这种钱多人坏的肥羊,她也会宰。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:“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对方很爽快,又拨了个电话,说了汇款数目,然后再问:“这东西,你从哪里弄来的?谁雇的你?”

    周徐纺一本正经:“这是两个问题。”她伸出两根手指,不能商量,很严肃,“要两百万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:“……”

    趁火打劫。

    贼就是贼啊。

    她再拨沈越的电话:“再汇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一百万到手了!

    周徐纺忍住小兴奋,掐着嗓子回答:“彭中明雇了我,东西就是从他那里得来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不能说真话。

    她很少撒谎的,但对坏蛋,她可以不诚实。

    骆青和果然怒了:“你糊弄我啊?”

    周徐纺戴着眼镜看她,头一歪:“你问我吗?”哦,她说,“那要加钱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居然不问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有点遗憾,她还想多赚点:“还问吗?不问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,故意走得很慢。

    对方居然不叫住她。

    好吧,像极了‘她买东西还价,但还不下来,就假意要走’的样子,罢了,她停下来,回头:“既然你手头这么紧,我就免费送你一个情报吧。”她强调了免费,“你这个是复刻的,原件已经被我卖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免费情报彻底激怒了骆青和:“你他妈耍我呢!”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周徐纺当然不承认她是在捞钱,没有一个捞钱的生意人会承认自己捞钱的,不然以后就没办法继续捞,所以,要假装很有职业操守的样子:“我有说过我卖的是原件?我有说过我只卖给你了吗?”她摇头,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被抓着把柄,打掉了牙齿她也要混着血吞:“你还复刻了多少份?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啊?”周徐纺再一次明码标价,“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骆青和眼里的红血丝都爬出来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她的死对头,专门给她不痛快,可又能怎么办,现在她在弱势,只能忍,即便真假难辨,她也要尽可能多的拿到信息。

    她咬咬牙,拨了电话,一字一顿:“汇、款。”

    然后周徐纺就等着,等到账。

    十秒后。

    “收到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开心地抚摸了耳麦,回答了价值一百万的问题:“一份。”

    如果骆青和再问她这是不是真话。

    她一定会告诉她,这是假话,并且,再索要一百万,然后告诉她真话。

    不过,骆青和追问的是:“原件你卖给谁了?”

    这样问也行,一样的。

    她竖起一根手指:“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:“……”她咬牙切齿,“再汇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噢耶!

    周徐纺眯眯眼睛,手在后面比了个v。

    汇款之后,骆青和问:“卖给谁了?”

    周徐纺回答:“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骆青和眼里的火压都压不住了,紧紧攥着的手,快要把掌心掐破。

    还没说完,周徐纺免费补充了一句,是免费补充哦:“业内第一跑腿人的可靠度和保密性,不用质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眼神能杀人,骆青和此刻一定已经把她大卸八块了。

    可靠并且嘴严的业内第一跑腿人还在极力推销业务:“你要售后保密服务吗?”并且她郑重地说明了这项业务的重要性,“如果不要的话,别人问我复刻的卖给谁了,我会说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怒目圆睁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撕碎她!

    业内第一的跑腿人继续推销,没有耸人听闻,她说得头头是道:“不用怀疑我,虽然我们有仇,我也很讨厌你,但我的职业素养是业内第一,你可以去打听打听,我口碑很好,只要你买了售后服务,我就一定会替你保密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盯着她,眼里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几次交手,她都败得血本无归,这次她甚至一点筹码都没有,完全受制于人,只能一退再退、任她宰割。

    她拨通电话:“再汇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趁她还没有挂电话,周徐纺立马说了:“一百万是问问题的价,售后服务要三百万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:“……”

    鬼话连篇!

    可能怎么着,她被人拿住软肋了。

    她只能忍气吞声:“汇三百万。”

    噢耶!

    周徐纺眯了眯眼,偷偷笑成了小狐狸。

    交易结束,周徐纺三步并作两步走,撤了,她挑了一条没有监控的路,直接跳到高楼上,嗨够了才下来。

    她跟江织约好了在公园不远的八一大桥下面见面,她蹦蹦跳跳地去了,老远就看见了江织的车。

    “江织江织。”

    她喊了两声,挥挥手,跑过去,喜滋滋地说:“江织,我坑到了好多钱。”

    江织打开车门,把她拉进去:“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她重重点头:“嗯!”

    能坑坏人的钱,她就很开心。

    她把眼镜拿掉,问江织:“你那边顺利吗?”

    “顺利。”

    她跟江织约好了,一个去跟骆青和交易,一个去跟骆常德交易,一次坑俩。

    她很兴奋,很期待,眼睛亮晶晶:“然后呢,做什么?”

    江织把她的安全带系上:“那对父女应该很快就会狗咬狗,我们先看戏。”适当的时候,再煽点儿风,添点儿火。

    周徐纺:“好。”

    骆家父女都得了复刻的录音,也定会觉得原件在对方手里。

    如果江织的猜测没有错的话,那场大火里,骆常德也犯了事儿,他要自保,就一定会把骆青和推出来。

    正好,骆青和也需要替罪羊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狗咬狗咯,看谁咬得更狠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