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7:谈婚论嫁了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苗华仁抬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:“跟我吃顿饭,怎么着,还委屈你了?”

    他拉着她坐下了。

    她立马把手抽走,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十九岁的小姑娘,果然,滑滑嫩嫩的,苗华仁看了一眼自己的手,摩挲了一下手指:“乔夫人没同你说,那我跟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他唤来服务员,把点好的菜单递过去,伸出去的手几乎要碰到身边女孩子的背,目光有意无意地掠过她白皙的后颈,说:“相亲是我这边的意思,上次见你就觉得你不错。”

    温白杨直接挪远了椅子。

    苗华仁也不觉尴尬,反而笑了笑,看向她的目光又热了几分,眼里有迫不及待,也有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一个聋哑人而已,天生被挑拣的命。

    苗华仁拿起面前的水杯,斯文地喝着:“如果谈得合适,苗家那边我会去说,我父亲虽然古板,但要是我坚持的话,应该也不会太介意你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很理所当然,也说的很明白。

    是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能说不能听,她残疾。

    所以,他觉得是她高攀,她当然只需要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苗华仁继续说,语气依旧,势在必得:“我要年长你一些,在一起的话,我可以多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温白杨手里拿着笔,稍稍握紧了些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苗华仁问:“你不会说话是不是因为听不到?”

    她一句都不想回答他。

    “如果装人工耳蜗的话,以后能不能开口?”苗华仁看着眼前年轻秀气的女孩子,颇为遗憾,“我虽然不介意,但如果能治的话——”

    温白杨把本子推过去。

    上面写了一句话:“我有男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她抗拒的表情,让他更有兴趣了,眼神轻挑,也轻蔑,嘴上笑着,问:“你男朋友跟你一样,也是聋哑人吗?”

    温白杨恼了,抿紧了唇,正要在纸上写字,身后的门被推开,风吹进来,拨动她的发梢。

    她回头,看见了他。

    他走过来,先看了她一眼,才瞧向苗华仁,语速很慢,让她能读得清唇型,他说:“她男朋友身体健康,能说能听,比你英俊、比你有钱、比你年轻,”停顿,补充,“还没丧妻。”

    苗华仁脸色登时难看了,顾及着对方的身份,忍着没翻脸,语气放轻松,他有意缓和:“你怎么来了,怕我欺负你妹妹啊?”

    妹妹啊。

    嗯,情妹妹也算妹妹。

    乔南楚不动怒,笑着反问回去:“我是她男朋友,你说我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这下苗华仁就是强颜欢笑也笑不出来了,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:“南楚,话可不能乱说,要是传出去了,可要损了你乔家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轻描淡写地接了一句:“你传一个试试。”

    你敢吗?

    他表达的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苗华仁握着水杯的手都发青了。

    乔南楚目光越过他,看向温白杨,手从兜里拿出来,朝她招了一下手:“白杨,过来。”

    温白杨起身,走到他身边去。

    他顺其自然地牵了她的手,把人带到身边,很明显的宣布主权:“苗二叔,你那点心思尽早收了,我这人脾气不是很好,你就甭跟我折腾了,怕你这把年纪折腾不起。”

    苗华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开口闭口都是年纪!

    小崽子!骂他呢!

    话撂完了,乔南楚牵着人出去,等出了听雨楼,他才松手,停在了路边的一杆灯下,地上人影斜长,重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那老东西欺负你了没有?”

    他一开口,温白杨就看出了怒气。

    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她摇头,用手语说没有。

    乔南楚哪里放心,冷着脸,又问:“有没有碰到你?”

    她迟疑了一下,如实地告诉了他:“抓我手了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一拧眉,怒气又重了几分:“哪里?”

    她把手腕抬起来。

    这几年她被他娇生惯养,皮肤白皙娇嫩了许多,手腕被人碰了,大概用了几分力,手表磕到皮肤,现在还有一圈不太明显的红印。

    乔南楚把她腕上的手表拨开一些,低头在那红印上面轻轻啄了一下。

    温白杨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高她太多,便弯着腰看她,路灯在他眼里迷离,光晕一圈一圈,他问她:“上次我跟你说的话,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她有点慢半拍,几秒之后才点头,目光不躲,让他瞧着。

    他又问:“知道我喜欢你?”

    语气依旧像是漫不经心,可也听得出他字字慎重,唇齿张合得很慢。

    他性子算是比较急的,做事也好,说话也好,都快,只是每次同她说话,他就会放缓速度,等她读清唇语,他那么雷厉风行的一个人,对她的耐心却总是格外的好。

    温白杨点头,回答了他的问题,又觉得不慎重,用手语重新回答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舔了一下牙,没忍住,问出口了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她神色茫然,思考了很久,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把他当恩人太久了,感情界限很模糊。

    不过她能确认一件事:“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。”包括献出她的命。

    是他把她从大麦山的笼子里救出来的,是他把她带来了帝都,是他送她去念书求学,是他把她从少年养到了成年。

    她就是他的,所属物也好,什么都好,她有的,只要他要,她都愿意给他,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成年了,可以教了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这么说了一句,然后俯身,唇就落在了她额头。

    成年了,可以教她情爱了。

    她乖乖站着,稍稍仰着头,睫毛轻轻抖动。

    他在笑:“没躲呢。”

    是啊,没躲。

    她就根本没想过躲,好像就应该这样,全部都理所应当,全部都自然而然。

    乔南楚抬手,拍了拍她的头:“至少,是不讨厌的。”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怎么会讨厌呢?他做任何事情,她都不会讨厌。

    她想这么说的,可太慌乱了,手都不知道怎么放。

    他很自然地牵着她的手,往停车的地方走,没看路,要看着她说话:“温女士那里,可以说吗?”

    她问: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我中意你,想让你当我的小乔太太。”

    大乔太太是温雅。

    她是小乔太太,前缀是他的,他的小乔太太。

    温白杨红着脸,点了头,什么也没有说,低着头看地上紧紧挨着的两个影子,耳朵悄悄也红了。

    不需要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人间的真话本来不多,一个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长话。

    乔南楚没有送她回家,而是回了城北的别墅区,是乔慎行和温雅的住处。

    他把车停在了门口,先解了她的安全带:“我去停车,等我一起进去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下了车,站在院子里等。

    “白杨?”

    她听不到,没给反应。

    温雅刚好出来,见人站在院子里,上前去拍了拍她肩膀:“站着干嘛,跟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温白杨看了一眼车库的方向,进了屋。

    房子装修得很典雅,处处都精致,温雅是个很会生活的女人,做了几年官太太,举止与言行都讲究了很多,即便是这个点,在家,她也穿得得体又贵气。

    她把人带到客厅,然后去厨房泡了一壶茶过来:“刚刚苗先生给我打电话,说他很满意你。”

    声音很温柔。

    乔慎行喜欢小家碧玉的女人,温雅说话从来不大声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跟你叔叔也商量过了,把你的户口迁到乔家来,将来要是嫁到了苗家,也不至于身份太低。”

    她温声细语的,像个慈母。

    只是,温白杨就算听不见,依旧觉得刺耳,她拿出纸笔,写道:“你怎么不问我满不满意?”

    温雅只会简单的手语,除了最基本的对话,大多时候,温白杨都需要手写,才能与她交流。

    温雅看完她写的话,看了一眼楼梯口,屋里没别人,她音色便冷硬了几分:“你还有不满意?”

    对这个女儿,温雅确实喜欢不起来,只要看到她,温雅就会想起年轻时的愚昧和荒诞。

    她生这个女儿的时候,二十岁不到,是女孩子最好的年纪。

    “我不可以不满意吗?”温白杨又写道。

    温雅把茶杯放下:“白杨,你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温白杨很少这样追根究底,她甚至很少跟温雅交流,为数不多的嘘寒问暖,也都是因为乔慎行在场。

    若不是乔南楚带她来了帝都,温雅大概不会记得她还有个女儿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听不能说,能嫁给正常人已经算走运了。”温雅的语气像在劝诫,“何况是苗先生那样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走运?

    她用了走运这个词。

    温白杨拿着笔的手,突然没了力气,写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有人替她接了话:“他快五十了,比你还年长,他丧妻,有一个儿子,他不思进取,年过百半了还要靠家族。”

    是乔南楚。

    温雅立马从沙发上站起来:“南楚来了,厨房里有——”

    乔南楚打断了,不像平时的漠然,他语气竟有些咄咄逼人:“继续说啊,他条件怎么了?”

    温雅笑不出来了,有些尴尬地说:“他身体健康,没有残缺,也不会嫌弃白杨,对白杨来说,这就是最好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残缺,嫌弃。

    语气再温和,这些用词也骗不了人。

    还好,是背对着,温白杨读不了唇语,她只看得到他。

    也好,只看他说就行,

    他问:“那温女士觉得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哒。

    温白杨手里的笔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温雅怔了一下,以为她听错了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乔南楚走过去,站到温白杨旁边,抬起手搭在了她肩上:“不用舍近求远,我配她刚刚好。”

    温雅洒了杯中的茶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南楚。”

    是乔南楚的父亲乔慎行,站在楼梯口,也不知道听到了多少,他朝温白杨看了一眼:“你跟我过来。”他叫的是乔南楚。

    估计都听到了,也好,一次解决。

    “去我房间等我。”

    温白杨点头。

    乔南楚这才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他的房间在二楼,温白杨刚迈开脚,温雅就拉住了她:“你跟南楚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不回答。

    温雅失态了,忘了维持她温善慈母的形象,平日里楚楚婉约的神色也不见了,语气尖锐了起来:“你跟他在一起了?”她有些失控,很激动,连着质问了几句,“你们怎么能在一起?他是你哥哥,你跟他在一起让我怎么见人?我在乔家本来就不受长辈待见,你要是还跟南楚揪扯不清,乔家人会怎么看我?”

    温白杨抽出手:“你不也跟你哥哥在一起了吗?还生了我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手语,温雅看懂了。

    她扬起手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手在发抖,巴掌终究没有落下去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伤疤,知道的人少之又少,她嫁到乔家之后,就没有人再提过了。

    温白杨的生父是温雅的表哥,血缘在四代以内,当时温雅还年少,为了爱情奋不顾身,尝了禁果坏了人伦,却得了个被人抛弃的结果。

    她当时身体不好,子宫壁薄,打不了胎,才生下了一个女孩,这是她的耻辱,是她恨不得全部擦干净的过往。

    温雅放下手,紧紧攥着:“他是乔家的四公子,老爷子最喜欢的孙子,就算他愿意要你,老爷子也不会让你进门,你乔叔叔更不会。”

    温白杨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温雅停顿了很久,看着她说:“白杨,你配不起他。”

    温白杨眼睛红了,手上比划的动作又快、又慌乱:“别人可以说我不配,别人可以嫌弃我残疾,你不可以,你没有资格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语太快,温雅只看懂了最后一句。

    书房。

    乔慎行坐着,方才一直在视频会议,身上还穿着正装,他把领带扯下来,扔在桌上,问了一句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乔慎行不到五十,成熟俊朗。

    乔南楚的样貌就是像了他,眉眼里自有一派风流之相,任谁看了,都觉得像不解风情的公子。

    乔慎行和乔南楚的母亲是政治联姻,没什么感情,乔慎行看着多情,实则无情,骨子里薄凉得很,父子俩本来就不怎么亲近,乔慎行娶了温雅之后,关系就更僵了,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次。

    乔南楚拉了把椅子,自己坐下了:“这是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乔慎行把眼镜拿下,少了几分书卷气,倒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风雅与从容:“你跟谁谈恋爱是你的事,但你跟谁结婚是乔家的事。”他问,“你要跟她结婚吗?”

    不止长相。

    乔南楚性子其实也有几分像他父亲,一样随性,一样独断。

    他回答:“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乔家的事,我就得管。”乔慎行换了个姿势,把衬衫上的袖扣取下来,扔在一旁,他说,“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没放心上似的,语气云淡风轻:“你同不同意我不管,她同意就成。”

    不服管。

    他这个儿子啊,从小就不服管。

    乔慎行懒得跟他长篇大论,直接言简意赅地表态:“我和你爷爷不点头,她进不了乔家的门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淡定地回:“如果你和爷爷不介意,我可以去入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慎行一本书扔过去:“混账东西!”入赘?他就他妈这一个儿子!

    乔南楚稳稳当当地接住了书,又放回桌子上,面不改色地回了一句:“跟你学的。”

    骂他老子混账呢。

    乔慎行娶温雅的时候,老爷子是不同意的,他谈都没去谈,直接先斩后奏,因为这事,乔老爷子到现在都不待见这个儿子。

    也不是乔慎行有多喜欢温雅,就是别人越不让他娶,他越要随着性子来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原话是:慎行这老崽子什么都好,就是看女人不行,家里的也好,外头的也好,跟玩似的,专挑那种听话好拿捏的,口味简直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是的,乔市的私生活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——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“你在报复我吗?因为我娶了温雅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笑了声:“乔市,你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人间的真话本来不多,一个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长话。

    摘自老舍先生的《骆驼祥子》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