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:虐狗一波,虐渣一波(看题外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乔南楚笑了声:“乔市,你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乔慎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谁的种,这么欠揍。

    乔南楚起身:“还有什么要说的?没有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乔慎行让他慢着,说:“过几天我会把白杨的户口迁到我们家。”

    这是温雅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没意见。”乔南楚淡定得很,抱着手瞧他老子,一副天王老子都管不了他的表情,“你把她迁进来,我就把我迁出去。”

    乔慎行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他走到门口,又停下,火上添油了一句:“哦,还有,跟你老婆说一声,别再搞相亲了,先上车后补票这种事,我不是很想干,别逼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脚走人。

    乔慎行解了一颗衬衫的纽扣,笑骂了一句:“狗崽子。”

    乔·狗崽子·南楚去了二楼。

    没敲门,他站在门口发了一条短信,等了一会儿,温白杨来开门了。

    她神色很焦急,手语比得很快,问他:“你父亲有没有打你?”

    乔南楚笑着摇头,拉着她进了屋,关上门,说:“乔市不喜欢动粗。”

    没打就好。

    她又比划着问:“那他骂你了?”

    乔南楚心情似乎很好,眼里一直融着笑:“担心我啊?”

    温白杨点头,她很担心他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他语气轻松随意,说,“他们文人不打人也不骂人,干不过我这种粗人。

    温白杨纠正:“你不是粗人。”

    他又笑。

    她笑不出来,很愧疚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道什么歉?”

    “我连累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刚用手语说完,他就抓住了她的手,没松开,捏着她的手指把玩:“也不是白做的。”

    温白杨没懂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有目的。”他眼里全是灯光,全是她,他说,“不是在追求你吗?”

    十九岁的小姑娘脸皮薄,未经情事,一两句掏心窝的话便让她红了脸,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夜里十一点了。

    屋外寒气重,玻璃窗上的水雾凝了薄薄一层冰子。屋里很静,在放着录音,杂音很重。

    “那天在门外的是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?是不是都看到了?”

    这是骆常德的声音。

    咚的一声响,后面就没有声音了。

    骆青和把录音倒回去,又听了一遍:嗯,还有一个人,是骆三。到底是看到了什么呢?用得着骆常德这样做贼心虚。

    骆青和关了录音,这时,楼下有声音。

    她起身,出了房门,寻着脚步声走出去,在楼梯口看见了刚上楼的骆常德。

    “爸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抬头,惊慌了一瞬。

    她问,像寻常人家的女儿:“你去哪了,这么晚回来?”

    骆常德随口道:“去喝了几杯。”试探他呢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你是去谈什么要紧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要紧事。”骆常德直接越过她,往楼上的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避而不谈,做贼心虚。

    骆青和小站了一会儿,回了房间,秘书沈越电话刚好打过来:“小骆总,”他说,“骆总找了监狱的人,让尽快安排他与彭先知见面。”

    另一份录音果然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还防着她呢。

    怕是只要有个风吹草动,他就会把她推出来。

    她指甲敲着桌子,思索了半晌,才吩咐电话里的沈越:“去查一下,当年从火里逃生出来的那个花匠现在人在哪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的房间里正门窗紧锁。

    他走到卫生间里,拨了个电话,问:“彭先知那边怎么说?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,是西部监狱的人。

    他说:“彭先知拒绝了会面,谁都不见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立马问:“不能强制?”他要尽快见彭先知一面。

    手机里的男人说有困难,解释:“应该是乔家的四公子跟上面打过招呼了,都得按规矩来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在刑事情报科干了几年,他说话在警局那边很管用。

    骆常德一时也没对策,便说:“你再想想办法。”他挂了电话,又拨了一个,“沈越。”

    “骆总。”

    沈越不是骆青和的秘书?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个世道,绝对的忠诚已经少之又少了,大多数人效忠都是——利益。

    骆常德问他:“青和今晚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去见了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沈越道:“职业跑腿人z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了然,果然,她也拿到了。

    楼下,书房的灯也还亮着。

    陈立把文件袋放到桌子上:“已经找人核实过了,是原件。”

    骆怀雨看了一眼文件袋里的东西,随即拨了个电话:“把尾款汇过去。”只说了这一句就挂了,再抬头,吩咐,“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陈立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他走到门口,关上门,朝四周看了看,没人,然后站在原地,稍稍倾身,耳朵靠近门缝。

    书房里头,骆怀雨在通话。

    “人留不得。”他说,“想办法除了。”

    后面便没有声音了。

    陈立又站了一会儿,才离开骆宅,出了别墅的门,他上车,拨了一个电话,号码存的是——大鬼。

    陈立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哦,是黑无常大人的小鬼啊。

    黑无常大人问他了:“东西交给骆怀雨了?”

    “给了。”

    黑无常大人又问:“没怀疑吧?”

    陈立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原件?

    这辈子都不可能给原件,都是另外复制刻录的,反正坑两个人也是坑,坑三个人也是坑,多一笔是一笔。

    而且,骆怀雨的底细和算盘还不知道,周徐纺干脆将计就计,把录音内容给他,再等他露出狐狸尾巴。

    想远了。

    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,周徐纺认真地问:“尾款汇了没?”

    骆怀雨是大佬。

    所以周徐纺开价就更高了一点。

    陈立说:“已经汇了。”他语气焦急,问,“我都按照你说的做了,你什么时候把东西给我?”

    他说的东西,是那块砸彭中明的石头,他过失杀人的证据。

    周徐纺当然不给他,掐着嗓子‘装神弄鬼’:“等黑无常大人不需要小鬼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目前,她还要他继续当内鬼。

    陈立被她拿着把柄,也反抗不了,只能配合:“骆怀雨刚刚找了人,像是要除掉谁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其他的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周·黑无常大人·徐纺很满意:“不错,继续好好干,只要干得好,黑无常大人一定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黑无常大人心情很好,因为今晚坑了三个坏人,并且打麻将赢了不少,兜里钱变多了,就好开心。

    陈·黑无常大人的小鬼·立:“……”这种上了贼船下不去的感觉!

    那边,黑无常大人挂掉小鬼的电话,跑去跟江织说:“骆怀雨好像又要使坏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刚洗完头出来,把毛巾扔给周徐纺,要她擦头发,眼里还有浴室沾染的潮湿:“应该是要杀人灭口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踮着脚给他擦:“灭谁的口啊?”

    江织猜:“可能是彭先知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帮骆青和灭口吗?”

    江织看她踮着脚,怕她累,弯下腰,自己把脑袋凑过去,两只手不老实,放在她腰上,闹得她很痒。

    他说:“不一定。”他托着她的腰,把她抱高一点,让他踩着自己的脚背,“或许他也干了什么亏心事。”

    午夜时分,云遮蔽了月,是外头最黑的时辰。

    床上的人睡得不安稳,眉头紧蹙,手攥成了拳头,放在被子外面,指尖蜷缩,轻微挣扎着。

    是噩梦,她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梦里,有个苍老浑厚的声音在喊。

    “骆三。”

    “骆三。”

    咣的一声,阁楼的门被推开了,外头的光线全部扎进去,缩在木床上那瘦小的一团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哒,哒,哒,哒……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近,她抬起眼睛,最先看见的是拐杖,再往上,是一双布满了老年斑的手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他在招手。

    她害怕极了,往床角缩。

    他拄着拐杖越走越靠近:“不是会说话吗,怎么不叫人?”

    她不敢再抬头了,抱着膝盖,声音发抖:“爷、爷。”

    老人俯身看她,眼睛浑浊,朝她伸了手,他说:“别躲。”

    她往后缩:“不、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声音又粗又哑,说话时磕磕绊绊。

    “听话,骆三。”

    那双布满了老年斑的手伸向她……

    周徐纺猛然睁开眼,大喊:“江织!”

    江织惊醒,立马起身,到床边:“我在这我在这,怎么了?”他开了灯,才看见她满头的汗,拽着被子的手还在抖,他俯身抱住她,“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靠在他肩上,大口大口地呼吸着,后背汗湿了衣服,冰凉冰凉的。

    他抱紧她,吻落在她眉心、眼睛、脸上,一下一下,安抚着:“梦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她摇头,像哭过,眼眶通红,两只手紧紧攥着他的衣服:“不知道,一睁开眼睛就忘了。”

    她脸色苍白,还没缓过来。

    江织用睡衣的袖子擦她额头的汗:“那就不想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再想了,却依旧心有余悸,心跳像擂鼓,震得她耳鸣,她惶惶不安,抱紧江织的腰,把整个人都藏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江织摸她的头: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别打地铺了,抱着我睡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睡相实在太差,老是踢人,她便让他去客房睡,他怎么也不肯分房,就说等她睡熟了,他再去地上睡。

    他才第一天打地铺,她就做噩梦了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躺下:“好,抱着睡。”

    她往他身上靠,紧紧挨着他。

    “纺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又喊:“纺宝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:“嗯。”床头昏黄的灯光落在她潮湿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“纺宝。”

    她问:“干嘛一直叫我?”

    江织轻抚着她散在他肩上的发:“多叫几句,你就能梦到我了。”他低头,亲她的眼睛,“等我到你梦里去了,你就不用怕了。”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,耳边只剩江织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“纺宝。”

    “纺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真呢,梦里有江织。

    梦里的他,还是清瘦俊朗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少年脾气不好,在她门外大喊:“骆三!”

    “骆三!”

    骆三开了门。

    那时的骆三不好看,又瘦又黑,还没有留头发,是个丑丑的小光头。

    少年生她气了,大声跟她说话:“你又去偷红烧肉了?!”他一来骆家便听下人说了,骆三又挨打了。

    他们说,骆三手脚不干净,总去厨房偷东西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眼力见,都不知道他有多生气,还傻乎乎地去翻箱倒柜,翻出一个纸包来,一层一层纸包着,里面有块红烧肉。

    她双手捧着,给他。

    少年本来就身体不好,被她气得直喘,恶声恶气地说:“我不喜欢吃肉!”

    也就她觉得红烧肉是最好的东西,在她过去的十四年里,最大的问题是温饱,她没见过更好的,以为红烧肉就是最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原来他不喜欢啊。

    她便问:“你喜欢什么?”

    声音比很多变声期的男孩子还粗。

    少年还在生她的气,头甩到了一边,老半天了才别别扭扭地说:“狗尾巴草,我喜欢狗尾巴草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喜欢狗尾巴草了,可骆家这么大个别墅,就只有那些草,她动了不会挨打。

    他语气认真了,郑重地跟她说:“下次我来,你就采狗尾巴草给我,别去偷肉了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他真喜欢狗尾巴草,立马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要采一大束狗尾巴草送给他。

    少年骂她:“傻子。”

    她还咧嘴笑,笑得特别傻,把他也逗笑了,他弯着眼角,跟她说:“只有我能骂你傻子,别人不能骂,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她点头。

    她知道的,他骂她傻子,是对她好,他只是嘴巴不说好听的话。

    他是这世上,对她最好最好的人。

    “要是别人骂了你傻子,你就在栅栏上面插几株狗尾巴草,我看到了就会来找你,然后你告诉我谁骂了你傻子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黑白分明的眼睛里,全是他,又傻又愣的样子。

    少年戳戳她的脑袋:“听懂了没有?”

    她脸黑,一笑,牙齿特别白:“嗯,懂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一点也不好听,没人在的时候,她也会粗着嗓子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少年问她:“你会说话,为什么还装小哑巴?”

    “秀姨说不可以说话。”

    少年又凶她:“那你还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她傻笑:“因为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少年嘴上哼哼,眼角却弯了:“我要回家了。”扭头要走,又扭回来,“肉不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她把肉包好,“给。”

    那纸上油滋滋的,也不知道是什么纸,干不干净,少年有些洁癖,十分嫌弃,皱着眉拎着纸团的一个角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走了。

    她跑着跟出去,他走她就走,他停她也停,赶都赶不走,一直跟到了大门口。

    少年回头,挥手赶她:“别送了,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还跟着。

    他骂她:“傻子。”

    那傻子还扒着铁栅栏,使劲跟他挥手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