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4:DNA结果出,徐纺身份明(二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唐想就接了:“那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大金:“?!”

    他怎么听不懂啊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大金挠挠头,转身就踹了骆常德一脚。

    骆常德被五花大绑地扔在地上,嘴巴上贴了胶布,他说不了话,呜呜直叫。

    大金蹲下去,戴了口罩,眼里阴森森,拍拍骆常德的脸:“想问为什么踹你?”

    骆常德拼命往后挪。

    大金拽住他一条腿,拖过去:“老子看你们姓骆的不顺眼,一群畜生。”他盒饭都不想吃了,踹一顿再说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。

    江织接了一通电话,是医院的血液鉴定科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江少,鉴定结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:“说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从厨房偷吃冰激凌出来,就看见江织在阳台发呆。

    她叫了一句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江织没反应。

    她把嘴上的冰激凌擦干净,再去阳台,从后面拍拍他的肩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江织转过身去:“嗯?”

    他神不守舍的。

    周徐纺踮着脚看他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天黑了,外面在刮风,江织把阳台的窗户关上,牵着周徐纺去吊篮椅上坐着,他蹲在她面前:“dna的鉴定结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猜到一些了:“结果是不是不好?”

    江织点头。

    她很轻微地蹙了一下眉头:“是骆常德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猜对了。

    江织抓着她的手,握着:“你、骆青和,还有骆颖和,都是同一个生父。”

    骆颖和居然也是……

    周徐纺拽着衣角,低下了头:“我做了心理准备的,”她心情很低落,“还是会失望。”

    她讨厌骆家。

    她也不喜欢身体里有一半骆家的血。

    江织摸摸她的脸,低声哄着:“可以对别人失望,只要别怨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还是很失落。

    江织端着她的下巴,让她抬起头来:“周徐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江织经常会连名带姓地叫她,要么是气恼的时候,要么是正经认真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,语气郑重其事:“你要记着,你以后是要冠夫姓的,要进我江家的户口和族谱,跟骆家一点关系没有,你得跟我姓江。”

    本来很不开心的,他这样一说,她就忘了不开心,嘴角有小小的弯度,眼里阴云散开,只有江织了:“是江周氏吗?”

    江织点头:“嗯,是江织家的江周氏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。

    生在骆家,是她不幸,她不怨,不生在骆家,她遇不到江织。

    她抱住江织的脖子,在他唇上亲了一下,刚要退后,江织逮住了她:“你又偷吃了冰激凌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第五人民医院,血液鉴定科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血液,毛囊、粘膜、指甲的鉴定也可以做,有设备,只是不对外开放。

    刘医师盯着手里的鉴定报告看了很久,起身:“主任,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人的dna很奇怪?”

    鉴定科的于主任四十多岁,秃头了。

    刘医师把鉴定报告给于主任过目,提出了他的疑问:“她的六号染色体排列是异常的,而且挨着的两个基因座都发生了突变,按道理说,这种概率应该很低。”

    基因突变的几率本来就低,两个相连的基因座都突变,差不多是百万之一的概率。

    刘医师觉得太奇怪了:“我还特地多检测了一些基因位点,发现突变概率高得出奇。”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基因突变的情况都很微少,除非是感染了基因疾病,或者是医疗刺激,比如药物刺激、辐射刺激、电波刺激等等。

    这个二十二岁的女性,突变的基因位点多得超乎正常了。

    于主任把那份鉴定书锁进抽屉里,没有解释刘医师的疑问,而是严肃地告诫他:“快打住你的好奇心。”

    刘医师一懵:“啊?”

    于主任郑重提醒:“上面下了命令,立马销毁所有样本,这个人的基因资料绝对不能往外泄露。”

    这么神秘?

    刘医师实在忍不住好奇,问于主任:“这是谁下的命令?”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江小公子!

    刘医师下意识就闭了嘴,没敢往下问了。

    于主任再一次提醒:“记住,把你的嘴闭紧点。”

    刘医师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血液鉴定科的办公室外面,站了个人。

    科室的护士长在走廊就看见了人,叫了句:“萧博士。”

    是长龄医院的萧轶博士。

    萧博士五十出头,戴着眼镜,看上去很年轻,他面相和善儒雅,冲护士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护士长走过去,问:“您是来找我们主任吗?怎么不进去?”

    萧博士主攻生物医学,他的团队和第五医院有个基因医学项目,两边来往很多,前阵子萧博士还在国外参加研讨,刚回国不久。

    “所里突然有点急事,我就不进去了。”他把手里的血样递给护士长,“帮我把这个样本给你们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萧博士道谢后,便先行离开,待走出了血液鉴定科室,他拨了个电话:“云生,晚上来一趟研究所。”

    萧博士未婚,有一养子,名云生。

    医院走廊的灯全亮了,依旧阴森,已经晚上八点。

    赎人的时间改了,骆青和八点一刻才收到‘绑匪’的通知,就一句话——九点,白露港。

    白露港是待开发区,由一条马路隔开,一边是正在建设的工地,一边是横跨了半个帝都的章江。

    这个点,这一带都没什么人。

    监控……

    当然要黑掉!

    两辆面包车停在江边,车牌都被包住了,一黑一白,车窗都紧闭。

    骆常德被捆成了粽子扔在后座,嘴巴被封了,他唔唔啊啊、动来动去。

    大金直接一脚踹过去:“老实点!”

    问他为什么这么粗暴?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你去坐四年冤狱试试,看你对嫁祸你的仇家粗暴不粗暴。

    要是打坏人不犯法,他绝对要把骆常德打死!

    大金开了一丝车窗,问外面望风的小弟:“人来了没?”

    小弟说: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还没来啊。

    大金看了看时间:“还有五分钟。”他拍拍骆常德的脑门,脸上戴上口罩,眼睛里放了点杀气,“五分钟后,你女儿要是还没出现,我就把你扔进章江里喂鱼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脸肿成了猪头,他满头大汗、面目狰狞,又气又怕,蹬着腿唔唔唔。

    大金又在他脸上啪了一巴掌,把人揍安静了,才交代:“做了鬼也别怪我,怪就怪你生了个好女儿。”

    怪你女儿!

    拿笔记住,这是重点!

    骆常德头上青筋暴起:“唔唔唔!”

    大金一嘴巴子抽过去,直接给他呼出了五个手印:“大哥说话呢,谁准你哼哼了。”手打得不过瘾,他用脚再踹上一脚。

    他揍得正带劲呢,耳朵上戴的耳麦里有声音了:“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更得少还要月票的顾·狗·总裁:月票,汪!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