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0:狗粮之:卿卿我我甜甜蜜蜜(二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下人过来请骆青和,说老爷子唤她。

    骆青和便去了楼下的卧室: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骆怀雨还卧病在床,精神头很差,他喉咙里有痰,屋子里都是他粗重的呼吸声:“尸体找不到,也不能拖了,准备葬礼吧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遇难的事,骆家还对外瞒着。

    骆青和应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骆怀雨坐起来:“这件事,处理干净了吗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真是铁石心肠。

    骆家怎么就养出了这么个东西。

    骆怀雨咳出了一口痰,他吐在纸上,扔进垃圾桶:“那个原件我已经毁掉了,你以后给我安生点,什么都别做了。”

    再出岔子,不止她,骆家都要跟着遭殃。

    “您确认吗,是原件?”她话里有话,“我身边的沈越是个眼线,爷爷,是人就得防。”

    这个利欲熏心的世道,信任,是最奢侈的东西。说人不为己的,都是诱惑不够。

    何况那个职业跑腿人,像只泥鳅,狡猾得很,更信不得。

    这次,骆怀雨的态度很强硬:“这件事你别再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把我逼到现在这个地步,还让我怎么收手?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,不可能没有人推波助澜。”她心里极度的不甘,满腔都是报复欲,收不了手,也不可能收手,“跟我有深仇大恨,又对我了如指掌的人,只有两个。”

    唐想,还有江织。

    只有这两个人有动机,只有他们这样费尽心机地去挖那场大火的真相,是他们当中的谁呢?

    骆怀雨见她满眼愤恨,彻底冷了眼:“你非要把自己弄到监狱,那就去做吧。”只知进攻,不肯蓄锐,这个长孙女,不弃也得弃了。

    内贼,也得清了。

    下午,唐想与周清让同路,去疗养院看何女士。

    路上,唐想接到了大金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想姐,钻石原石已经转卖出去了。”这种稀缺的珍贵原石,拿到黑市,简直分分钟被抢购一空。

    “卖了九千五百万!”大金那叫一个兴奋啊,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,真是太开心了,“想姐,弟兄们怎么分啊?”

    九千多万,怎么着他也能分个一车吧。

    唐想没说怎么分,就问:“这种不干净的钱,你们也敢用?”

    敢啊!为什么不敢?!都给他用吧!

    唐想:“都捐了吧。”

    大金差点咬到舌头:“什么?!”除了卧槽,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唐总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九千多万在她嘴里就像萝卜青菜似的:“你们的辛苦费我另外给你们,那笔钱捐了吧。”

    骆家造了那么多孽,为该‘拿’点钱出来做做慈善了。

    大金只觉得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别啊!!几卡车的钱啊!!大金赶紧劝着:“想姐,您要不要再考虑考虑?”您不要兄弟们几个要啊!

    唐想考虑考虑了,问:“以谁的名义捐比较合适,你呢,还是我呢?”

    大金嘴一快:“我的我的!”

    唐想很爽快:“行,就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大金:“……”他跟几卡车钱,就这么擦肩而过了。

    唐想挂了电话,正好:“到了。”她把车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周清让拿了拐杖,下了车。

    两人刚走进疗养院,护工匆匆忙忙地跑过来,神色焦急:“唐小姐,您来得正好,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唐想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何女士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快傍晚了,外头天很昏沉。

    江织在跟一个电影后期的负责人视频电话,周徐纺轻手轻脚地挪去了厨房,挣扎了好一会儿,还是偷偷摸摸地打开了冰箱门,拿了一罐冰牛奶出来。

    咔。

    拉环刚被她拉下来。

    “周徐纺!”

    周徐纺手一抖,牛奶洒了:“在。”

    江织来了,气势汹汹地来了:“你又偷喝冰牛奶!”

    自从有了男朋友,她堆成一面墙的牛奶就消耗得很慢,江织自己也爱喝,不知道他的医生跟他说了什么,他开始控制摄入量了,并且,也控制了周徐纺的摄入量。

    可能怕老了得三高吧。

    周徐纺默默地把都开了罐的牛奶放回去:“我今天只喝了四罐。”这话说得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江织像个管东管西的长辈,板着个脸:“我都看到了六次。”一亲,就是一股牛奶味儿。

    周徐纺表情很无辜:“是吗?”

    她好像喝了八罐。

    不怪她贪嘴,是那个进口牛奶一罐的容量太少了,差评!

    江织别的事都由她,就是他老管她吃东西,管得还很严:“每天都不吃正餐,光吃零食,你再这样不听话,我就把家里的零食全扔了。”

    看看她!

    橱柜里一柜子棉花糖,他添满了没几天,就少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棉花糖就算了,不算太不健康,她最近还吃大量的膨化零食和冰激凌,什么都爱吃,就是不爱吃米饭。

    周徐纺被训得很老实,也不回嘴:“那我不喝牛奶了。”她伸出一根手指,打着商量,“我可以喝一瓶ad钙奶吗?”

    江织拽着她卫衣的帽子,拉她拽出了厨房: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烦啊,这个人!

    只能等他不在家的时候偷喝了。

    江织的视频电话还没有完,他让她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,他好一边工作一边盯着她。

    周徐纺可不开心了,拿出手机跟阿晚抱怨。

    “江织好过分啊,他连ad钙奶都不让我喝。”

    勇猛无敌的man·lin:“是吧。”

    勇猛无敌的man·lin:“我以前就说了,他就是个深井冰。”

    阿晚还发了个深井冰的表情包。

    周徐纺在书友群里看到过这个表情包,是骂人用的,她一下就生气了,非常生气,用力手机屏幕上戳输入法的键盘:“你怎么可以骂江织?”

    不是你先骂的吗?

    阿晚又发了个表情包:【一脸懵逼】gif

    周徐纺还是很生气:“林晚晚,你好过分。”

    阿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么过分了?

    周徐纺:“林大壮,以后我跟你不是朋友了。”骂江织的人,她都不要理!

    林大壮:“……”

    高风亮节、正直善良的周小姐,已经近墨者黑了,被江织带得越来越不高风亮节、正直善良了。

    勇猛无敌的man·lin:“你先骂的呀。”怎么还怪他了?!

    周徐纺就怪他,气还没消:“我可以骂我男朋友,你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勇猛无敌的man·lin:【请让我去世!】gif

    周徐纺:“。”

    生气了也依旧是强迫症,不想理林大壮,但是句号得发。

    林大壮也同样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,你也好过分,以后别找我吐槽你男朋友了!”

    林大壮编辑好了这句话,点击发送。

    屏幕上弹出来一句:纺宝小祖宗开启了朋友验证,你还不是他(她)朋友,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,对方验证通过后,才能聊天,发送朋友验证。

    林大壮:“……”这个世界就不能友爱一点吗?

    周徐纺把阿晚删掉后,跟江织告状:“江织,我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江织让那个后期制作等一下,挂了视频电话,问周徐纺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有一个人很过分,说了我不喜欢听的话。”虽然林晚晚很过分,但她还是没有告诉江织是谁,她更不敢告诉江织说有人骂他深井冰,她怕他会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江织坐她边儿上去:“谁?我给你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还是不想林大壮被江织教训的,所以她撒了小谎:“你不认识,我的一个书友。”

    这江织就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皱着脸,表情很忧愁:“我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这呆愣冷萌式的忧伤,很像一个表情包。

    江织想笑,忍住了,假意咳了一下:“要我怎么哄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那个表情包换了个表情,一本正经地耍滑头:“不用哄了,你给我喝一瓶ad钙奶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姑娘,不知道谁教的,会耍坏了。

    看在她心情不好的份上,江织去冰箱拿了一瓶ad钙奶过来,给她之前先跟她约法三章:“晚饭你要是敢只吃一点点,明天就一口都不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笑眯眯:“好~”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