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3:让徐纺血流不止的致命药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有六个人,围住了十七栋的出入口。

    周徐纺戴上口罩和帽子,套了件衣服出去。她没有走楼梯,而是去了楼顶,一跃而下,落地在十七栋的后面。

    她从地上捡了块石头,往高处一扔,打歪了小区的摄像头,那几个来路不明的人也闻声而来。

    不止六个,一共是八个,各个赤手空拳,看穿着和身形,应该都是专业的打手。

    周徐纺打量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对方同样也在打量她,为首的男人最矮,浓眉大眼,脸上戴了口罩:“你是周徐纺?”

    不是冲着职业跑腿人来的,是冲着周徐纺来的。

    周徐纺否认:“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一句闲话都不多说:“是不是,试试就知道了。”他抬起手,打了个响指,命令,“上!”

    除他之外的七个男人,围着周徐纺逼近,各个人高马大。

    左手边的一人从裤腰上取了根伸缩棍出来,一按开关,就朝周徐纺挥棍,她侧身闪开,横踢了一脚,把男人手里的伸缩棍踢在了地上,他痛叫一声,被踢中的那只手已经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迅速捡起了那根伸缩棍,这时,一左一右两个人同时朝她出招,她瞬间移动,绕到其中一人的后面,在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,用力一推,那人飞起来,砸着他的同伴一起滚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身手都还挺敏捷,只不过遇上了周徐纺,她只要五分钟就能全部放倒。

    第四个了,被她一拳打到了小区的防护网上。

    八人当中为首的那人一直没有上前,站在一旁观战,知道第五个人倒下,他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了一把枪,接着昏暗的路灯光瞄准。

    周徐纺正被两人缠着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不是枪声,射出的是一阵注射针头。

    周徐纺反应极快,侧身一躲,避开了要害,却让那针头扎到了手臂上,并不怎么痛,她当即就拔了针头。

    如果是麻醉药,就这个药量,对她根本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她把针头扔在地上,瞥了一眼那个偷袭的家伙,便朝他进攻。

    那男人是他们当中身手最好的,堪堪躲过了周徐纺的拳头,就在她出第二招时,伸出去的手突然发软,她趔趄了两步,几乎站不稳。

    不是麻醉剂,是青霉素……

    她脚步踉跄,眼睛开始发昏。

    开枪的男人就在这时候拔出了一把匕首,猛地朝她扑过来,她脚下不稳,摇摇晃晃,动作慢了,侧身一避,没能躲过,匕首垂直刺进了她后背。

    她当即一脚踹在了男人胸口,因为反作用力,她整个人也朝后退了几步,匕首刺得很深,血瞬间止住,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。

    青霉素一旦作用,会减缓她的恢复和自愈能力,降低到正常人的水平之下,而血液的流转速度,却会加速到常人的二十倍。

    那刚稍微恢复的伤口,又裂开,血渗出来,开始只是小股小股地流,不到几秒,血流加大,越流越多……

    她身子晃了两下,朝后栽倒。

    耳麦里,霜降用合成的声音喊她:“阿纺。”

    她倒在地上,不一会儿,后背那处就淌一小滩血。

    “阿纺。”

    “阿纺!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霜降把监控切出来,看了一眼,顿时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周徐纺说,江织晚上要去电影节,是直播,她不确定手机能不能带进场,试了一下,电话果然没人接。

    来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她坐下,手指落在键盘上,迅速敲击,屏幕上的代码飞快滚动着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半,乔南楚刚到家,就接到了队里值班人员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脱了外套扔在沙发上,接了电话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晓东向他汇报说:“那个海绵宝宝又来光顾我们情报科了。”

    海绵宝宝指的是黑客霜降,因为她每次入侵,都是先弹出一屏的海绵宝宝,情报科的同事都管她叫海绵宝宝。

    这个海绵宝宝啊,三天两头来刑事情报科‘玩’,不是弄点资料,就是留点信号,一回生两回熟,搞得情报科的一众人现在都习惯了她来‘玩’,可能几天不来,还有点‘惦念’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么多次交手,也看出来了,这海绵宝宝一会儿正一会儿邪,却不是个大奸大恶之徒。

    乔南楚问:“这次又要干嘛?”

    李晓东说:“就发了几张截图,像是有人遇害了。”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,类似举报之类的,“路宁还在核实。”

    “发过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晓东说ok,把截图发过去了。

    截图是户外,光线暗,摄像头也离得远,并不是很清楚,可乔南楚还是认出了躺在地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用核实了,地点是御泉湾。”他立马下令,“先别惊动刑侦队,你带几个人过去。”

    李晓东不解:“就我们过去?”为什么不联系刑侦队?如果截图是真的,这明显是刑事案件。

    乔南楚没有解释:“别问那么多,先带人过去,我二十分钟后到现场。”周徐纺职业特殊,的事不能公之于众。

    李晓东不再多问了,应道:“我这就行动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挂了个电话,拨了江织的号,响一声他就接了,乔南楚言简意赅:“江织,周徐纺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时间拨回一刻钟前,八点十五。

    江织刚入场。

    薛宝怡喊他过去坐。

    江织刚坐下。

    薛宝怡歪着头靠过去,同他低声私语:“织哥儿,真有你的,都迟到一刻钟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场合都迟到,也就只有江织了。

    不对,还有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晋织女郎。

    江织往另一侧偏:“说话就说话,别凑这么近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是个反骨头,就喜欢逗美人:“我就不。”

    如果角度找得好,就能拍到宝光的小二爷‘依偎’在江导肩上,两人亲密无间,似乎是小二爷惹恼江导了,正哄着呢,他凑过去,伸出手,试图‘爱抚’江导的脸。

    江导一把抓住了小二爷的手。

    唯二的迟到者方理想目睹了这一切,登时目瞪口呆了:“噢,天啊!”她是撞见了闺蜜男朋友出轨吗?

    薛宝怡瞧见人,立马甩开了江织的手,并且反咬了一口:“别碰老子!”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狗东西!

    江织懒得再搭理他了。

    方理想因为迟到了,怕被镜头抓拍到,就捂着脸畏畏缩缩地在找自己的位子。

    那个鸵鸟样儿!

    薛宝怡压着声儿喊她:“方理想,坐我边儿上来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看了一眼老板边儿上的位置,还有个女士手包放在上面,估计位子的主人上厕所去了,她当然不去鸠占鹊巢:“我的位子不在那。”她又不是没位子。

    薛宝怡跟个土匪似的,操着京片子蛮不讲理:“让你坐过来就坐过来。”

    行吧,她坐过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,‘土匪’露出了得逞的笑容。

    坐了一会儿,那个位子原本的主人上厕所回来了,是个当红女星,她看了看方理想,又看了看薛宝怡,然后露出了了然于胸与意味深长的表情,并且配合地去坐了方理想那个位子。

    方理想尴尬又不失礼貌地那位当红女星的手包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方理想目视前方,小声说话。

    薛宝怡听不大清,凑近一点:“嗯?”

    虽然老板的私事她作为员工不该乱说,但周徐纺是她闺蜜,她得说:“江导已经有女朋友了,而且他和他女朋友感情很好。”

    你就不要再介入了!

    薛宝怡挑了个眉,穿着一身花哨的西装,吊儿郎当,像个最骚气的土匪头子:“所以?”

    所以:“您别再纠缠他了。”

    做人要懂羞耻!

    薛宝怡:“……”纠缠这个词,薛宝怡听着就不满了,“你几只眼睛看到老子纠缠他了?”

    方理想正视前方:“两只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瞥过去,不像薛宝怡大爷似的坐姿,方理想就坐半个椅子,端端正正,他就看到她一后脑勺:“你瞎吗?兄弟情懂不懂?”

    方理想‘专心致志’地看着前面的颁奖台:“耽美都是从兄弟情开始的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卑微总裁日常求票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