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1:给纺宝擦药那点事儿~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“您看上去心情很好。”

    萧轶嘴角挂着笑,把沾着血的试纸融在试剂里,取一点放到显微镜下,说:“是有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事啊?”

    他说得文不对题:“如果dna的复制速度提高八十倍,”他问,“古博士,你觉得会是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dna复制速度提高八十倍,怎么可能,癌细胞也不可能这么快。

    古中美假设了一下:“如果复制真能这么快的话,各种蛋白都会供给不足,生命体会迅速衰弱。”

    萧轶又假设了:“如果衰弱的细胞组织可以接受特定指令,自动发生分解重组呢?”

    这个假设,有点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古中美觉得可能性不大:“会有这样的可能吗?”

    有。

    自愈和再生的速度会快得超乎常人。

    萧博士笑而不语,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,这时铃声响,他去了外面接听。

    “博士。”

    “东西弄到了吗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男人回答:“没有,医院的资料都被销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避避风头,别打草惊蛇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江织在电影节上突然离场一事,引起了全网热议。次日八点,【最佳影片】、【江织耍大牌】两个热门话题都爆了。

    他年少成名,家世又好,圈里圈外眼红他的人自然不少,平日里顾及着江家的势力,也没谁敢明着跟他作对,可昨儿个江小公子给自己招惹了这一波是非,这不,给人逮到机会酸他。

    碳烤鲨鱼:“别拍电影了,先学学怎么做人。”

    天天爱吃鸡:“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嘛,拍电影就是玩票,谁当一回事儿谁就输了。”

    来工地哥带你搬砖:“本来还挺喜欢他的电影,啧啧,人品不行,还是少装点逼,多做点慈善吧。”

    社会你野哥:“要不是江家有钱,谁认识他江织,被一群女粉捧了几年臭脚,还真当自己是大牌了。”

    今天我变单身狗了:“我就骂了一句,刚分手,没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花花公子唐九少:“就这人品,还一堆脑残粉。”

    喇叭花也是花回复@花花公子唐九少:“脑残粉怎么了?脑残粉吃你家大米了?随你们怎么黑,他的电影漏掉一张票都算我输。”

    野外来一波激情:“有跟我一样的吗?他的电影一部都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王小波家的女王@回复野外来一波激情:“哥们儿,智商低就别出来秀了!我就喜欢你这种恨透我本命偏偏又弄不死他的酸样。”

    云生家的第二房小妾:“姐妹们,别气,让他们酸,这不也是没办法的事儿,谁叫咱们江美人长得好,有才还有钱,唯一的缺点就是有女朋友了,但毕竟人无完人嘛。”

    元宝大人:“知情人士透露,江导是为了他那个女朋友才翘了颁奖。”

    江织的女朋友032:“楼上你别造谣好吗!我们江导分明是跟小二爷闹了别扭才负气离场的,女朋友只是意外,宝织cp才是真爱。”

    因为长得太美而承受了太多:“江导和小二爷的互动好甜啊,我把床搬过来了,请你们原!地!洞!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徐纺逛完微博,把手机往枕头上一摔。

    江织带了两个粥回病房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休养了一晚上,她精神头已经好很多了,腮帮子鼓鼓的,气呼呼地说:“好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生什么气?”他把打包的白粥拆了包装给她。

    周徐纺哪有心情吃早饭:“网上好多人骂你。”

    肯定是嫉妒她男朋友有钱有才,还长得好看,哼!

    江织好笑,拿勺子舀了一勺粥喂她:“让他们骂,我又不会少一块肉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还是很生气,一口咬下去,勺子都磕出了两个牙印。

    江织对网上的风言风语倒没所谓:“这个圈子就是这样,我们赚他们的钱,他们消费我们,形式无非就是两种,捧别人和踩别人,前者是在别人身上找满足感,后者是把不满足感发泄到别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他进这圈子也有几年了,看得透彻。

    “如果影响不大,让他们发泄好了,他们就是闲得慌、憋得闷,其实他们自己都未必当真。”粥有点烫,他吹了吹,喂给周徐纺,“我们也不要当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别的可以不当一回事,可有一件事周徐纺好不满:“他们还说我是意外,你跟小薛先生才是真爱。”

    她才是货真价实的女朋友,那些人乱讲,太气人了!

    江织被她吃醋的样子逗笑了:“那要不要辟谣?”

    她表情认真:“怎么辟谣?”

    他半真半假意图不明:“你可以发我的床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色鬼。

    周徐纺失血过多的小脸都被这个不知羞的小色鬼说红了:“我没有你的床照。”有她也不给别人看。

    江织把粥碗放下,眼神像个勾人的妖精:“要不要我现在躺下给你拍?”

    小流氓。

    周徐纺不理小流氓了。

    她把粥喝完,然后披上了她的微博小号,小号还是为了上微博领一个大大的福利才注册的,昵称都没改过,还是一串数字加字母。

    她先改个昵称,想了好一会儿,敲了六个字,系统说别人用了,她再改,又被别人用了,接着改……

    最后通过的昵称是江织的女朋友033。

    001,002,003……031,032全被人用了,周徐纺只能排033,她有点郁闷了。

    改完昵称后,她就一条一条去回复,她要还江织一个清白。

    江织的女朋友033回复@烧烤鲨鱼:“江织是好人,你别乱说!”

    江织的女朋友033回复@来工地哥带你搬砖:“把你工地的地址告诉我,我要买下来。”然后解雇你!

    江织的女朋友033回复@社会你野哥:“江织就是大牌,他超级超级厉害,拍的电影超级超级棒。”

    江织的女朋友033回复@花花公子唐九少:“江织是好人,你这个坏蛋!”

    江织的女朋友033回复@野外来一波激情:“我全部看得懂,是你笨。”并且举报这位网友,举报的理由是:昵称低俗。

    江织的女朋友033回复@江织的女朋友032:“我才是他女朋友,你不是,薛宝怡也不是——”

    她还没回完,手机就被江织收走了:“伤还没好,少玩点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回完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要去抢手机,江织抓住了她的手:“你别乱动了,我帮你回。”他扶着她往后靠一点,把被子拉高,“是不是该换药了?”

    她体内的青霉素代谢得差不多了,恢复了一些,换药时间需要提前。

    “我叫医生过来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拉住了他:“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让医生看见了不好。”不比体温、血压这些常规数据,愈合、再生的速度太异常了,正常人会更觉得匪夷所思,可能还会往怪力乱神方面想。

    “那换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周徐纺动动肩膀,不是很疼:“可以不换,已经快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让她别乱动:“我一会儿就回来,别玩手机。”

    他去了普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祁主任有病人,正在看诊:“问题不大,我开几副中药,你喝完了再来复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祁主任。”

    病人刚出去,敲门声就响了。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江织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祁主任从座位上站起来:“江少,您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女朋友要换药。”

    才过了一晚上就换药?祁主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也不敢问:“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不用,教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事事亲为啊。

    祁主任连忙应下了,心想,江家这小祖宗跟他老爹一样,要栽女人手里了。

    江织回病房的时候,周徐纺果然又在玩手机。

    “流了那么多血,也不好好养,就知道玩。”他走过去,把她的手机抽走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侧躺在病床上:“你去干嘛了?”

    “去找了你的主治医生。”

    她刚要问他找主治医生做什么,负责她病房的那个护士进来了:“江少,”她手里还端着医用托盘,“药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把药接过去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护士微笑:“您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最近江少道谢的频率很高,因为他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“那我出去了。”护士出了病房,并且体贴地把门带上。

    “护士怎么出去了,她不帮我换药吗?”伤在后面,她自己不好弄。

    江织去把门锁上:“我帮你换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表情呆掉:“你会吗?”

    “刚刚学了。”他先检查药,回忆了一下注意事项,才拿手套带上。

    “还是让医生来吧。”她怕江织会吃醋,就说,“可以叫女医生。”

    他不满:“你嫌弃我?”

    周徐纺立刻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不好意思,因为擦药要宽衣。

    江织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,知道她是害羞了:“不想让别人看你。”他耳根子有一点发热,别别扭扭地解释,“我看不要紧,我们以后会结婚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把头埋下,手指揪啊揪: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他去拉了窗帘,病房里一下子就暗了,便又开了灯,坐到病床上,把她身上的被子拿开。

    “我轻点,不弄疼你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解她衣服的扣子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