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5:纺织再进展,宝怡的正宫驾到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江织:“老子不育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轻笑一声:“这个理由可真没诚意。”

    既如此,多说无益。

    她拿手机拨了个号:“程队,我这儿——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手里的手机被江织截了,随手一抛,稳当地丢进了酒杯里:“之后呢?”

    之后啊……

    她回头,冲他嫣然一笑:“生个男孩,继承骆家。”

    浮生居,梅苑,地字四号房。

    薛宝怡正冷着个脸,袖子还被人抓着。

    白梨眼眶红了一圈,泪花坠而不掉,哭起来的样子着实惹人生怜:“二爷,只要再给我一次机会,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薛小二爷平时也是个怜香惜玉的,这会儿,很不耐烦了:“少跟爷拉拉扯扯的,把手松开。”

    她手是松了,放到腰一侧,把裙子的拉链拉下去了。

    薛宝怡挑了个眉,笑得浪荡:“你是不是觉得小爷的床很好爬?”

    她手指勾缠着,似是无措,似是害羞,低着头,偶尔怯怯地看他:“二爷,我的身子是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小女儿娇羞的神色全在眼里,又不乏妩媚。

    薛家的小二公子,可是高枝,名门望族天之骄子,若攀上了,就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,即便入不了薛家的富贵门,也至少能在娱乐圈得一庇护。

    白梨踮起脚,双手攀在薛宝怡肩上,倾身凑近,大胆地挑逗:“方理想可以伺候好你,我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手往下。

    薛宝怡后退了一步,抓住了她的手,表情嫌恶地扔开,嘴上是笑着,话里都是冷刀子,他不似正经一般,说:“女人还是得懂点儿羞耻。”

    骂她不知羞耻咯。

    他掸了掸西装,就跟沾上了什么脏东西似的:“哦对了,我跟方理想没睡过,她看不上我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走人,刚迈出脚,身子晃了一下,甩了甩头,突然觉得眩晕。

    这熏香太浓,嗅着让人觉着发燥。

    他再抬脚,趔趄了一下,扶着墙,再甩了甩头,眼前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“二爷,”身后,女人的手缠过来,抱住了他的腰,“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站不稳,屋里的灯光昏昏沉沉,令人眼花缭乱,他单手扶着墙,推开腰上那只手:“给我松开!”

    女人的手柔若无骨似的,缠着他转了个身。

    “我们试试好不好?”她似有若无地撩拨,手从他腰上拂到他胸口,整个身子贴上去,“人家会好好伺候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身体晃了一下,抓住了胸口那只手。

    “方理想……”

    他头发昏,嘴里最后念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浮生居门口,周徐纺和方理想刚到,两人一人戴着口罩,东张西望鬼鬼祟祟。

    周徐纺走在前面,方理想跟在后面:“你知道在哪一间吗?”

    周徐纺闷着头往前走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整?”浮生居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前后四栋,梅兰竹菊苑各一栋,有百来间房。

    周徐纺说:“一间一间地找。”

    也没别的办法了,方理想分红:“那我去梅兰苑,你去竹菊梅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真一间一间找的,从一楼找到了三楼。

    最靠里是天字号房,门锁着,她正要用蛮力推开,门却自己开了,她手来不及收回,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锤……

    江织咳红了脸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周徐纺赶紧给他揉揉:“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这时,骆青和从里面走出来,在门口停顿了一下,看着江织说:“我在长龄医院等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她目光似有若无地从周徐纺身上掠听过,随后离开。

    好讨厌啊,这个人!周徐纺很不喜欢骆青和,特别想冲上去教训他,她忍住了,先问江织:“她开了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江织没有说。

    周徐纺猜:“是不是提了很过分的要求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织在她耳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周徐纺一听,丹凤眼都瞪圆了:“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他又嗯了一声,受了委屈似的,巴巴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周徐纺非常生气,觉得骆青和就是个牲口,她忍不了了,手好痒,要打人:“我现在就去把她打死。”

    觊觎别人男朋友的精……

    气死她了!

    江织拉住就要冲上前的她,笑着哄:“不气不气,我骗她的。”他把她拽到怀里搂着,“怎么可能给她,我的子子孙孙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了还耍小流氓,周徐纺脑袋一甩,不想理他了。

    江织笑出了个小虎牙,把她拉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门被他关上了,他把小姑娘抵在门上,摘了她的口罩,俯身啄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周徐纺被他闹得痒,躲着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,心不在焉地应:“嗯?”

    她便不动了,手放到他肩上,稍稍踮起脚,把脸凑过去给他,睫毛抖着,问他:“骆青和是不是看上你的美色了?”

    江织抬头,舔了一下唇:“她是有病吧,老子那么讨厌她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表情正经:“你不要说粗话。”

    行吧。

    江织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她喜欢你,”周徐纺有些生气,“她还想给你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若骆青和只是想要个继承人,找哪个男人都行,随便她挑,可她偏偏要找身体不好的江织。

    周徐纺又不傻,看得出来骆青和存了私心,江织在她心里,总归是和别人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江织不想提那个女人,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:“我想你给我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瞪他:“不要岔开话题。”

    他俯身,呼吸落在她耳边:“是真想。”

    他抓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她眼睫毛一颤,闭上眼了:“……小流氓。”

    江织笑:“嗯,我是小流氓。”

    大流氓!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他的,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周徐纺声音细细软软的:“你不育治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梅苑,地字四号房。

    方理想敲了敲门,说:“贵宾服务。”

    里面女人的声音略微耳熟: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继续敲,声音更大:“贵宾服务。”不开门,就敲到你开为止。

    还好,里面的人识趣,来开门了。

    方理想一瞧,居然真是熟人:“白梨?”对方脸上也戴着口罩,但那双狐狸眼,方理想一眼就能瞧出来,就是白梨。

    白梨见被认出来了,反手就关门。

    方理想伸出脚,抵住门:“干嘛呢,这么心虚?”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