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9:不会有小崽子了吧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方理想一句都听不进去了,态度冷漠:“我困了,挂了。”

    那边,薛宝怡从老板椅上跳起来:“等等!”他打了个喷嚏,吸了吸鼻子,“你是不是病了,声音怎么不对?”

    还好意思问?谁搞的?!

    方理想直接挂了他的电话,然后卸掉游戏,拉黑微信!

    还是不解气,她一脚踹了被子,扯开嗓子嚎了一句:“妈的!啊啊啊啊啊!!!!”

    这叫声,能把整个小区的声控灯都震亮了。

    老方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儿,手里的大葱都没搁下,急急忙忙地跑过去问: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理想抬头,眼睛通红,泪光闪烁:“老方。”

    这阵势,把老方下了一跳,赶紧把大葱扔了:“咋了闺女?”

    不问还好,一问她就忍不住,眼泪啪嗒就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小方方理想打小就不爱哭,以前家里穷、身体也不好,什么苦头没吃过,也没见她红过眼,这一哭,可把老方急坏了:“你哭什么啊?”

    她哭更凶了,抽抽搭搭地说:“我被狗啃了,一只很讨厌的狗,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老方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胆死狗!居然敢咬他闺女!

    他这暴脾气:“哪里的狗,你跟老爸说,老爸去教训它!”

    方理想哭唧唧,好委屈,好难过,好失望:“是外面的野狗,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还是野狗?这不得了了!

    老方心急如焚:“你打针了吗?”

    方理想打了个嗝,一愣:“打什么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被狗啃了吗?打狂犬疫苗啊。”老方看看闺女的小细腿,也没找到伤口啊,“啃哪了,快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的表情犹如天塌了:“完了,我还没打针。”肚子里不会有了小狗崽吧……

    “走走走。”老方火急火燎地拽她,“我现在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她不肯起来,扒着床头:“我要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要是被老方知道了,估计会打死那个负心汉。

    让他被打死算了!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可是个屁!

    老方还在拽她:“老爸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她甩开手,往里一滚,溜到床的另外一边了:“你别跟着我,不然我就……”她瘪瘪嘴,哭得更伤心了。

    老方老婆去得早,就这一个宝贝闺女,搁在心里都怕化了:“好好好,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抹了一把泪,收拾收拾,把自己裹成了‘木乃伊’,偷偷摸摸地去了离家三公里远的药店。

    她鬼鬼祟祟地站在避光的货架后面,东张西望了一番,没找到,硬着头皮、掐着嗓子去问店员。

    “避孕药在哪?”

    店员是个大爷,看着年纪也不是很大,可是他耳背:“什么药?”嗓门真叫一个洪亮。

    方理想用围巾包着脸,还戴了墨镜,边张望四周,边掩嘴回答:“避孕药。”

    大爷撑了撑鼻梁上的眼镜:“必什么药?”

    方理想捏着嗓子:“避孕。”

    大爷耳朵凑过来:“避什么?”

    方理想急脾气上来,一嗓子过去:“避——孕!”

    大爷被吼得一震,白了她一眼,掏掏耳朵:“避孕药啊,早说嘛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:“……”

    难道她一早没说?!

    买了药和水,她找了个卫生间,吃了一颗,不放心,又吃了一颗,然后把剩下的药扔了,这才回家。

    老远,她就看见有个人在她家楼栋门口,她二话不说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还能是谁?

    那只咬她的野狗!

    “方理想!”那只野狗在后面追,仗着腿长,没两步就追上来了,一把拽住她的帽子,“你跑什么?”

    对啊,她跑什么?她又没做亏心事!

    其实严格来算,做了一点点,就一点点,他后脑勺那个包,是她给摁浴缸上的……

    她戴着墨镜,睁眼说瞎话:“没看到吗?我在跑步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才不信她的鬼话:“大中午的,跑什么步。”

    她脸上包着围巾,面不改色地瞎扯淡:“没看到我把我自己包成这样吗?我病了,得出汗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确实不对,鼻音也重。

    “哪不舒服,严不严重?”薛宝怡去揭她脸上的围巾,想看看她脸色怎么样。

    方理想立马往后跳,围巾都不给摸,一副‘你别碰我你再碰我我就咬你’的表情,她瞪着他,恶狠狠地说:“被狗咬了。”

    他问:“哪儿的狗?”非得去打一顿不可。

    方理想恶声恶气:“野狗!”

    薛宝怡想问她为什么不上游戏,为什么把他拉黑了,又怕掉马甲,心里憋闷得紧:“都被狗咬了,还出来跑步,不想好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理他,头甩到一边。

    薛宝怡觉得她今天有点奇怪,除了游戏里,平时她在他面前别提多乖了,今儿个像个小辣椒,又辣又冲。

    他走到她正前方:“你怎么不吭声?”

    她又甩开头:“不想跟渣男说话。”

    渣男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扒拉了一把头发,后脑勺到现在都疼:“我怎么就渣男了?”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心里没点逼数吗?”

    没逼数的渣男:“……”他做什么了?

    他还是没想起来!

    方理想:“渣男!”

    行吧。

    薛宝怡也不跟她急:“看在你生病的份上,让你骂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呵呵:“谢谢您全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吃火药了她?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她气什么,以前也没正儿八经地交过女朋友,不会哄人,头疼得很,他摁了摁太阳穴:“别呛我了,我也病了。”他把脑袋凑过去,声音有鼻音,听着软趴趴的,“你摸摸,我发烧了,脑袋都能煮鸡蛋了。”

    她才不摸:“那你还跑来我家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嘴硬:“谁说我是特地来你家的?”随口扯了个谎,“我路过。”

    “薛宝怡,”她气呼呼了,她口气突然认真了,“昨晚的事你真一点儿都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薛宝怡发着烧,头昏脑涨:“昨晚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莫不是他们打架了?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她怎么开口?她再厚脸皮也是女孩子,而且她介意他不记得,非常介意,她会忍不住想,是不是不管昨晚是谁,对他来说都一样。

    太不公平了,她不是这样的,不是谁都一样,她还没有不省人事,她推得开他,只是因为是他,她才没有推开。

    他还问: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你怎么了?

    你骗我!

    骗我网恋!

    骗我滚浴缸!

    她吸吸鼻子,眼睛热了:“你打我了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标题就是剧透,嗯哼~

    求个月票~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