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1:江织吃醋现场,陆声护夫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她挠挠头,腼腆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参加葬礼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他颔首,道是。

    清风霁月,雅人深致,脱了俗,不入世,用来形容周清让刚刚好。

    虽然还不熟络,但周徐纺对他印象很好,她主动介绍说:“我叫周徐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姓周。”他拄着拐杖,右脚微微有点跛,走得很慢,他也回了姓名,说,“我叫周清让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之前因为任务,周徐纺让霜降查过他,她找了个理由:“我看过你播的新闻。”

    两人已经走到灵堂门口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停下来:“我还要等人,不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周清让说好,便一人进去了。

    骆青和见了他,脸色就变了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看着灵柩上面的照片:“来看看你骆家的报应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头上戴孝,穿着一身黑色,眉眼间笼了一层乌压压的阴翳:“这儿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他置若罔闻,拄着拐杖走向棺木。

    “周徐纺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怕骆青和为难周清让,正想跟进去就被叫住了,那边,周清让的‘女朋友’也到了。

    “骆小姐。”

    是四大世家的陆家来人了。

    骆青和出来迎接:“陆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陆声示意身边的秘书出去等,她一个进去了,走到骆青和跟前:“知道我跟周清让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骆青和心里有火,压着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之前因为天星娱乐的丑闻被周清让报道出来,她动用了人脉,把周清让调去了夜间电台,是陆声插了一手,坏了她的事儿。

    还以为她陆二小姐只是尝尝鲜玩玩而已,没想到还动了真格。

    陆声也不跟她拐弯抹角了,表了个态:“既然知道,就给我陆声几分面子,多敬周清让几分。”

    这话,就她们能听到,有警告的意思。

    骆青和玩笑似的,问了一句:“二小姐有了这么个心上人,陆家老夫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陆家高门大户,周清让他一个瘸子,能迈得过陆家的门槛吗?

    她的话,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陆声回了她一个敷衍的笑:“这你可以去问问她老人家。”她视线掠过骆青和,看着周清让,“提醒你一句,我奶奶可比我还护短。”

    撂完话,陆声喊了声:“周清让。”

    周清让回头,看见了她。

    再说周徐纺那边,江织就去趟卫生间,出来就没看见她,找了半圈,发现她跟着周清让走了。

    说好等他的。

    女人的嘴,骗人的鬼。

    走廊里人来人往,江织把她拉到楼梯口:“你为什么不等我?”不等周徐纺回答,又质问一句,“你为什么跟着别的男人?”

    这口气,说得像是她红杏出墙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周清让,陆声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江织自然认得周清让:“别人的男朋友你跟着干嘛?”语气,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周徐纺就同他解释:“他好像跟骆家有恩怨,我怕骆青和为难他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解释,江织更不满:“你就不怕骆青和为难我?”

    周徐纺挠头。

    他语气一点都不温柔乖顺,像抱怨,也像训斥:“就算骆青和为难周清让,他有他女朋友护着,你赶着去干嘛,你没男朋友是吧?”

    语气好酸好酸。

    周徐纺表情半懵半懂:“你是吃醋了吗?”

    江织哼了声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是呢,吃醋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没等他,去跟周清让说话了,他就生气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埋头,偷偷地笑,笑了一会儿,她抬头,江织抬手按住了她脑袋,没让她抬起来。

    他把她挡住,问前面的人:“你在拍我们?”

    是个女孩,穿着殡仪馆的工作服,年纪不大,被抓包后很是窘迫,因为紧张,说话结结巴巴的:“我、我……我是你的粉丝。”

    江织是导演,平时低调,出镜率并不是很高,但因为生了副好皮囊,虏获了不少女粉。

    “拍我可以,我女朋友是圈外人,请把她的照片删了。”周徐纺不喜欢出镜,江织也不想曝光她的长相。

    那女孩愣愣地点头,把手机的照片删了,然后用饱含期待的目光看着江织:“江导,可以给我签个名吗?”

    江织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女孩激动得面红耳赤,赶忙把纸笔递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周徐纺头一回见江织给人签名,突然就有了这样一种觉悟——哦,我男朋友也是个公众人物啊。

    江织签完了,把周徐纺带到没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口罩呢?”

    周徐纺从口袋里掏出来个口罩,江织给她戴上。

    “江织,你好多女粉。”周徐纺有时候会逛江织的微博,他基本不发东西,也不怎么用私人号宣传电影,每天还在活跃留言的基本都是他的女颜粉,在求照片之类的。

    男粉都是电影粉,不活跃,但很死忠。

    周徐纺有点小骄傲:“你是粉丝最多的导演了!”他要是出道的话,肯定会有特别特别多的女粉丝。

    她也给他当粉丝,当老婆粉。

    “你不吃醋?”

    她说得很正经:“不啊,我也有很喜欢的明星。”

    很喜欢?

    江织:“谁?”

    说起喜欢的明星,曾经表情都没几个的周徐纺开始眉飞色舞了:“我最近超喜欢萧云生,他唱歌超好听,他还超有才华,他的歌都是自己原创的。”

    她连续用了三个‘超’,表达她对萧云生的喜爱之情。

    还有:“我还加入了他的粉丝后援会。”

    还有:“哦,今天忘了给他打榜投票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的求生欲已经离家出走,完全忽视了她头顶那双一点儿一点儿由晴转阴的桃花眼,甚至在注目之下拿出了手机,给萧云生投票。

    江织顶了一下上颚:“你有没有加入我的粉丝后援会?”

    周徐纺投完票,抬头:“你有粉丝后援会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织:“我有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顺嘴说了一句:“那我去加一下。”她就登了微博,但还没关注江织的后援会,她先想起了件其他的事,“对了,萧云生的超话我还没有签到。”

    她赶紧去超话签到。

    江织连名带姓地喊:“周徐纺。”

    她没抬头:“嗯?”

    窝了一肚子火、咽了几桶子醋的江织:“我也有超话。”

    沉迷爱豆不可自拔的周徐纺:“哦。”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