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0:社会我织爷,帅爆了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方理想摇头,没眼看没眼看,头一甩开,就看到两个可疑的人,她定睛,再看。

    对面那两人也在看她!

    方理想立马把围巾拉高,下巴轮廓都给遮住:“徐纺,那俩人是不是认出咱们了,一直盯着我们看。”

    那俩人已经走过来了,一男一女,一搂一抱,应该是情侣,两人的尺寸……不太搭啊,女孩是个萝莉,小小个儿,男人很肥硕,一身‘五花肉’走起路来一甩一甩,这些不是重点,重点是他那一身名牌、他脖子上的链子、手上的表,浑身上下就写着四个字——我是大款!

    那大款的开口了:“你们的头箍在哪儿买的?”

    京腔味儿很浓,语气并不是很和善。

    方理想不太想搭理,出于礼貌还是回了一句:“是我们自己定做的。”

    小萝莉不死心:“没有地方卖吗?”

    这个萝莉音……

    咋这么装呢。

    方理想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小萝莉嫩生嫩气、娇滴滴地问:“你们的可不可以卖给我们吗?”

    说话很撒娇似的。

    方理想有点起鸡皮疙瘩,露在外面的两个眼珠子依旧散发着友好的光芒:“不好意思,我们不卖。”

    大款脾气挺大,恶声恶气地:“不卖算了。”

    他身边的小萝莉不依了,软软地撒着娇:“可人家想要嘛。”她哼唧唧了一声,指着周徐纺的头箍说,“我想要她头上那个。”

    人家想要,就得给人家?

    方理想:呵呵。

    架不住人家的大款男朋友钱多啊,就说了:“我可以多付点钱,能不能转卖给我们?”

    周徐纺摇头,不卖。

    男人瞥了周徐纺头顶的玩意儿一眼,一掷千金:“我付十倍给你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戴着口罩,眼睛里没什么情绪,唯有几分生人勿近的清冷:“我不卖。”

    男人嗤笑了声,因为个头不高,抬着下巴问:“那你想要多少?”

    说得好像她讹诈似的,周徐纺有点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江织上前,把她拉到身后,即便头上顶着一根有几分诙谐的绿色棒子,依旧不损他一分气度:“我女朋友说了不卖,听不懂?”

    男人大概也是个有钱有地位的,语气很狂,也很暴躁:“不就是个破头箍,显摆什么呀,还搁我这儿显摆!”

    这么欠揍的语气,那得揍。

    江织刚往前了一步,被周徐纺拉住了,她摇摇头,小声地说:“这里人很多,会被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怎么也算半个公众人物,而且方理想也在。

    江织舔了舔后槽牙,忍了。

    只是那男的还没收敛,哄着他生气的小女朋友说:“宝贝儿别气了,就一破烂货,咱不稀罕。”说话的同时,往后回头,挑衅地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江织不是个好脾气的,素来都不是。

    他从周徐纺手上取了个手环,掂了掂,轻轻一抛,就在手环下落到膝盖的高度时,伸脚一踢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正中男人的小腿肚,他痛叫一声:“妈的,哪个孙子?”扭头,瞪着江织就破口大骂,“你他妈找死是吧!”

    江织把另一只手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来,看了他家姑娘一眼:“周徐纺,我要打人了,你拦不拦?”

    周徐纺说:“不拦。”

    那个男的刚刚骂江织了。

    不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的周徐纺也觉得那个人得揍。

    江织松开一颗大衣的扣子,瞧着那人:“别在那儿打嘴炮,过来。”调子慢慢悠悠的。

    男人撸了袖子就冲过去:“我艹你妈*!”

    江织走上前,一句废话没有,一脚踹在了男人胸口。

    男人踉跄了两步,一屁股摔下去,丢了脸,他气急败坏:“你妈——”刚要爬起来,一只脚踩在了他肩上。

    江织今儿个穿的是短筒的帆布鞋,黑色的,很街头,适合打架。

    他脸上没动怒似的,语调懒洋洋的:“再骂一句。”

    男人挣扎了两下,可右肩被踩着摁在了地上,根本动不了,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他颜面尽失,气得涨红了脸,恼羞成怒地撂了句狠话:“你知道我谁吗?”

    江织稍稍俯身:“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脚下再用了一分力,男人立马扯开嗓子叫唤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叫声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他那个萝莉小女朋友早被吓坏了,花容失色,躲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“痛吧?”

    男人痛得面红耳赤,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。

    江织抱着手瞧他的窘态:“痛了才会长教训。”语调懒懒散散,却透着一股子狠辣的野劲儿,却也还有三四分矜贵的优雅,他说,“以后记住了,出门在外眼睛别搁头顶,架子放低点儿,在这帝都脚下,谁还不是个爷。”

    而且这帝都脚下的爷,还能分个三六九等出来。

    被踩着躺在地上的男人还搁那挣扎着,眼珠子瞪得像铜铃,忿忿不平。

    “不服啊?”他吹了一下额头的碎发,“青山公馆江家小爷,不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江家小爷?

    哪个江家?

    男人突然静止,给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方理想第一次瞧见江织打人,外头都传江家这小公子弱不禁风,那是三步一喘五步一咳,是个活不过二十五的病秧子。

    先前她还担心过,怕江织早逝,不过现在她放心了,觉得周徐纺应该不会太早守寡,江织这货,病病恹恹起来,能美得你心都酥掉,打起架来嘛,又能野得你腿都合不拢,还真是攻受皆宜、上下能搞……

    咳咳咳,想岔了,正事要紧,正事要紧,方理想赶紧提醒周徐纺:“徐纺,有人在拍。”

    满眼都只有男朋友的周徐纺这才发现,好多路人都拿手机在拍,她立马跑过去,挡在江织前面,凶冷凶冷地说:“不要拍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松开脚,把脖子上的围巾拿下来,给周徐纺围上,牵着她走出人群:“可以入场了?”

    方理想把她的大号帆布包背上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三人直接进场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仍有些担心:“刚刚有人拍了视频了。”要是传到网上,肯定会有人断章取义,然后说江织的不是。

    江织把她背包取过去,帮她拿着:“不要紧,天这么黑,我还戴了口罩,也拍不清什么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回想了一下,刚刚外面的灯光好像是很暗,这才放心了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