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4:宝怡表白,理想摊牌(3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“我今天晚上打了个人,可能被人拍了,你帮我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的舅舅搞媒体的,是这一块的大佬。

    他说没问题,最后挂电话之前,还嘱咐了一句:“早点睡,得养肾。”

    江织:狗东西!

    次日,微博热搜被萧云生霸屏了,全让杨晰料准了,什么演唱会上车祸现场,什么忽视嘉宾目中无人,负面新闻一堆。

    好在萧云生的粉丝忠诚度很高,脱粉不可能,这辈子都不可能脱粉。

    哦,值得一提的是,热搜前面除了萧云生,还有个名字从夹缝中杀出来了。

    方理想正闷头大睡,手机响了,她翻了个身,不想管,也不知道是哪个讨人嫌的家伙,一直打。

    她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,摸到手机,又缩回被子里,瞌睡还没醒: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在睡?”

    是她经纪人。

    方理想打着哈欠,从被窝里爬起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跟夏函松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扒拉扒拉头发,睡昏了头,还有点晕晕乎乎:“夏函松?谁啊?”

    林商无语了好一阵:“你都跟人家一起去看演唱会了,还问我是谁?”

    演唱会?

    哦,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肖子墨啊。”

    原谅她脸盲,那个偶像男团里十几个男孩子,有七八个她看着都长得差不多,眼睛鼻子嘴巴都很标致端正,各个是花美男,她短时间内还分不清谁是谁。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。”林商口吻严肃了,“我问你,你怎么跟夏函松去看演唱会了?”

    冤枉啊!

    方理想立刻撇清:“没一起去,路上碰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被狗仔拍了。”林商让她自己去看微博,“堕胎的风波刚消停,你又出了个绯闻男友了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很不能理解啊:“我都包成那样了,怎么还被拍?难道我已经红到了这种程度?”

    林商残忍地戳穿她:“人家狗仔不是去拍你的,是去蹲夏函松的。”

    夏函松是最近大势的流量小鲜肉,正当红。

    所以,她是躺枪了?方理想挠头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赶快来公司,夏函松的经纪人过来了,正在跟老板谈。”

    夏函松的经纪人叫孙耀光,在圈子里,是根出了名的老油条,才到不惑之年,头发就掉得差不多了,他干脆就理了个光头,人送外号——孙滑头。

    孙耀光捧红了不少艺人,最擅长炒作。

    “他们年纪相当,又一起上过两次节目,粉丝还挺磕他俩的,这次的绯闻传出来,网上也没什么不好的声音,不如就趁这个势头炒一把。”孙耀光都打算好了,“倒也不用真谈,偶尔互动就行,能真在一起更好,要是没在一起,就得把握好度,炒过头了容易糊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了。

    对面沙发上,薛宝怡一条腿大剌剌地伸着,一条腿搭在茶几上,还没表态。

    孙耀光喝了口茶:“小二爷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懒洋洋地接了一句:“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孙耀光笑眯眯地:“小二爷觉得哪儿不合适?”

    “哪儿都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小二爷那语气是哪哪都不爽,哪哪都不满。

    孙耀光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“方理想是演技派,她的定位很高,走大荧幕,想跟她炒cp也行。”薛宝怡眉毛一挑,“让你家艺人去拿个影帝再说,代表作都没一个,还想跟电影咖捆绑。”

    你家艺人配得上我家艺人吗?

    言外之意是这个。

    夏函松怎么说也是个顶级流量啊,咋到了小二爷嘴里,就这么一无是处呢,孙耀光估摸着是自家的艺人不小心得罪这位爷了。

    他腆着老脸劝着:“小二爷,你要不再考虑考虑?华娱现在是薛三爷在管着,咱都是一家人,这么做也是双赢——”

    薛宝怡:“双赢个屁。”

    孙耀光:“……”他就是再滑头,到了这个土匪这里,也滑头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薛土匪那嫌弃的语气:“谁跟你一家人,你姓薛吗?”哼了哼,“还是夏函松姓薛?”

    这土霸王!

    孙耀光陪笑:“三爷姓薛啊。”

    当初靳松靳磊两兄弟内斗,薛家三爷插了手,控股了靳氏,后来靳家的生意就都是薛三爷在管着,华娱只是旗下的一家经纪公司,薛三爷贵人事忙,自然不会管得那么细,可这土霸王跟薛三爷不是叔侄嘛,孙耀光这才把薛三爷这尊大佛搬了出来,哪知道这土霸王根本不吃这一套。

    他油盐不进,直接放话:“那让薛冰雪来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不敢,三爷根本不管这档子事儿。

    薛宝怡不耐烦了,挥赶苍蝇似的:“出去出去,看到你就烦。”

    孙耀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除了办公室,孙耀光把小庄叫到一边:“陈特助,小二爷最近是有什么不顺吗?怎么火气这么大?”

    就说这炒cp的事吧,分明是双赢,一个缺流量,一个缺资源,两人不是一拍即合吗,不同意就算了,还发什么脾气。

    小庄自个儿也是苦不堪言呐:“估计是,这两天特暴躁。”

    孙耀光纳闷了:“这帝都也没几个敢得罪他的,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啊。”

    小庄肥嘟嘟的大脸红润有光亮:“不知道是谁,我敬他是条汉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啊,”孙耀光打探,“这个方理想什么来头?不就是炒个cp,还用得着小二爷亲自过问?”

    宝光的女艺人没有上百,也有几十了吧,小二爷是闲得蛋疼了吗,不去忙电影投资跑来管个小艺人。

    小庄是这么想的:“毕竟是织女郎嘛,小二爷跟江导关系好,当然要照顾照顾。”

    孙耀光摸了摸光头:“别到时照顾到床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们后面的方理想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谁说照顾到床上去了?!

    分明是照顾到浴缸里去了!

    这话林商也听到了,宽慰了她一句:“别放心上,老孙这人就是嘴欠,人不坏。”

    两人回了林商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方理想这几天重感冒,她也没去医院,自己扛着,有些精神不振:“谈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孙耀光和薛宝怡在里面谈的时候,林商就在外面,情况知道的一清二楚,只是她这个经纪人没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“老板不同意炒cp,两边都会辟谣。”

    这个结果方理想很满意:“那没我事儿了,我回去了?”她最近感冒,老犯困。

    林商问她:“什么时候开工?”

    她精神恹恹:“快过年了,先休年假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林商看她状态不对,人也瘦了点儿:“病好点儿了吗?医生怎么说?”

    薛宝怡没敲门,直接冲进来了:“你哪儿不舒服?”

    方理想窝在沙发上,瞥了他一眼,没接他话。

    林商眼力见儿好,装模作样地接了个电话:“我还有点事儿,先去忙了。”她先出去了,顺带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屋里就剩两人了,方理想不太自在。

    薛宝怡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,他明显感觉到这个‘员工’这几天脾气很大,他还莫名其妙有点怵她,也不知道心虚个什么,可他就是很心虚,这感觉就像吃鸡的时候不小心炸了她,然后他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,跟个孙子似的。

    行吧,跟她一女人较什么劲儿,他问:“狗咬的地方还没好?”

    方理想嗯了一声,回答很敷衍。

    薛宝怡看在她是病患的份上,不同她计较,还很关怀他的员工:“咬哪了,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才刚往前了一步。

    方理想立马往后缩:“老板,男女授受不亲。”

    搞得他好像登徒浪子似的,薛宝怡不爽:“我还能吃了你不成?”不给看就不看,谁稀罕看!

    “那个夏函松,你真跟他去听演唱会了?”

    这句话,是质问的口气,跟问罪似的。

    方理想赌气:“不行吗?”

    薛宝怡立马说:“不行。”说完就找了个理由,口气义正言辞了,“公司有规定,上升期的女艺人不准谈恋爱。”

    拿规定说事儿是吧。

    宝光他开的,还是他说什么是什么。

    方理想本来就生着闷气,被他这么一胡搅蛮缠,更窝火了,非跟他对着干:“你的原话是不准偷偷谈恋爱,需要向你报备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眼神危险了:“你现在是在向我报备?”

    她不否认:“您批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批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没了?

    不批准,然后呢,不会偷偷摸摸交往吧?薛宝怡一想到这种可能,就浑身不爽利:“你不是真喜欢那小白脸吧?”

    小白脸也比你这个滚完就忘的混蛋强!

    她不想跟混蛋说话了:“这是我的私事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觉得她在袒护小白脸,很不舒坦,有种‘自己种的白菜还没吃上一口就被别人家的猪拱了’的感觉。

    夏函松那头猪!

    薛宝怡不吐不快:“那小白脸有什么好的,娘儿们唧唧的,唱歌不行,跳舞也一般,演技就更不用说了,简直是狗屎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:“……”

    狗屎不至于吧,虽然是很尬。

    “人家脸长得好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哼哼:“我家织哥儿的脸甩他几万条街!”

    方理想觉得他在无理取闹:“您要是没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就走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咣的一声,门还被她摔上了。

    这是要造反啊?!

    薛宝怡觉得这个员工最近胆子大了,就跟她在游戏里拿了三级头跟三级甲一样一样,敢在整个绝地横着走。

    他打开微信群聊。

    帝都第一帅:“问你们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:“说。”

    要是说他被个女人搞得束手无策岂不太没面子了,薛宝怡换了个说法。

    帝都第一帅:“我们家养了只猫,以前很乖巧听话,最近总对我龇牙咧嘴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乔南楚:“嫌弃你呗。”

    帝都第一帅:“才不是!”他这么英俊潇洒!

    帝都第一帅:“我们以前关系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薛冰雪也冒泡了。

    我是一朵小冰雪:“你妈不是猫毛过敏吗?什么时候养猫了?”

    哦,他编故事的时候忘了这茬了。

    帝都第一帅:“亲戚家的。”

    就怕他叔问他是哪个亲戚,他赶紧糊弄过去。

    帝都第一帅:“别扯远了,先教我,怎么才能把那只猫调教得又乖又听话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:“没养过猫,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江织冒泡了。

    我女朋友纺宝小祖宗:“打一顿。”

    真粗暴!

    帝都第一帅:“我亲戚很爱惜那只猫,不能打。”姑娘家家的,再不听管教,也打不得骂不得。

    我是一朵小冰雪:“那就哄。”

    帝都第一帅:“她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我是一朵小冰雪:“她?”

    帝都第一帅:“打错字了。”

    帝都第一帅:“它不理我。”差点露馅。

    我女朋友纺宝小祖宗:“背着你亲戚,打一顿。”

    我女朋友纺宝小祖宗:“一顿不够,再打一顿。”

    你看这人!

    长了个美人脸,怎么就这么蛇蝎心肠呢。

    帝都第一帅:“别开口闭口就是打打杀杀,咱都是文明人。”

    江织发了一只狗子的图片。

    帝都第一帅:“我就打个比方说吧,要是不听话的是你女朋友,你们怎么管?”类比成猫不太合适,还是类比成女朋友比较贴切,至少都是个人。

    我女朋友纺宝小祖宗:“我们家的很乖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:“我们家的也乖。”

    我是一朵小冰雪:【我是一只柠檬精】gif。

    啥有用的都没问到,还被塞了两嘴狗粮,薛宝怡很不舒坦,坐在沙发上思索着,她不是真喜欢上那个小白脸了吧?

    跟他没关,不管。

    妈的!

    他烦躁了踢了一脚桌子,起身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方理想的车刚从停车位开出来,前面车道突然冲过来一个人,她立马踩刹车,吓得她心肝儿一颤。

    薛宝怡跑得急,扶着车在喘气:“差点被你撞死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火大了:“那你还往上撞!”平时混点儿也就算了,还不要命!

    薛宝怡还有理了:“不撞你会停吗?”

    当然不会!

    他走到车窗前,跑着来的,额头还有汗:“给我个准话,真喜欢那个姓夏的小白脸?”语气不再吊儿郎当,他正经了。

    方理想把车窗玻璃放下去,正好,她也想要个准话:“薛宝怡,你是不是想潜我?”

    薛宝怡一只手撑在她车顶上,反驳得很快很干脆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想干嘛?”

    他突然俯身,从车窗里看她,脱口而出了:“想追你。”话说出来,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完了,他真鬼迷了心窍了,都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的。

    方理想被他目光撞了个猝不及防,怔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还弯着腰,跟她视线齐平,语气不像平时那么匪里匪气:“游戏也不上,微信也拉黑了,还不愿意搭理我,你是不是知道了?”

    不然解释不通她为什么突然转变了态度。

    她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他游戏里也没露馅啊,语音都掐着声呢。

    方理想不想弯弯绕绕,直接了当地明说了:“你被白梨算计的那个晚上,我看到了你的备忘录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明白了。

    就是从那个晚上开始,她跟长出爪子似的,开始挠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方理想反问他,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    薛宝怡有点没底气了:“一开始就知道。”他看她脸色,居然犯怂,声儿都小了,“在片场看到过你的游戏界面。”

    跟她装了三个月。

    一想到她还旁敲侧击地问他有没有女朋友,甚至动了跟他网恋的念头,她就觉得自己像个傻子:“耍我好玩儿吗?看我在游戏和现实里精分很好玩是吗?”

    薛宝怡没见过她这样疾言厉色的时候,有点慌神了,立马解释:“不是有意骗你,刚开始是觉得告诉你了,你一准不会带我上游戏,后来熟了就不好开口了,怕开口了你会跟我生气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不气!

    她要气死了!

    她不想跟他说话了。

    看她这个样子,薛宝怡硬气不起来,声音软趴趴的,有点窝窝囊囊:“这几天生我气是因为这事儿?”

    她想了几秒:“不是。”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