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9:徐纺怀孕?理想怀孕?(8更)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江织把她的手放回被子里,又把被角压严实了:“还早,再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她还困着,眼睛睁不开:“几点了?”

    江织说:“六点半。”

    六点半的话,外面还不太亮。

    周徐纺侧趴着看他,眼睛眨着,有点惺忪,刚睡醒,声音奶奶的:“你怎么起这么早?”

    江织穿着黑色的睡衣,头发翘着几绺,眼里没睡意,全是淡淡的欢喜:“老太太要去祠堂祭拜,我得回江家,你再睡会儿,等你睡醒我也差不多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蚊子叫似的嗯了一声,眼睛快闭上了。

    “给你订了闹钟,早餐我帮你叫,要起来吃,”江织碰碰她的脸,“嗯?”

    周徐纺蹭了蹭枕头,快睡着了: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江织亲了亲她的脸,轻手轻脚地去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七点,江老夫人就起身了,儿孙更早一些,都在堂屋里等着,江家的祠堂离得比较远,开车也要近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就江织还没到。

    老夫人问了管家:“织哥儿怎么还没来?”

    江川也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还是常在江织跟前照看伺候的小天回了一句:“小少爷人不太舒服,说十分钟后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江老夫人一听是江织不舒服,立马吩咐:“江川,去把孙副院请来。”

    小天又说:“不用请医生,小少爷说只是老毛病,喝点热的汤药就好了。”电话里说的,他也没见着人。

    “阿桂,”老夫人吩咐身边的婆子,“你去让厨房温点汤药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桂氏回道:“是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坐下:“再等等织哥儿。”

    江维开平日一向严己律人,对小侄子这种不守时的行为很不满:“大年初一都要人请,一点规矩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江维礼笑眯眯,开着玩笑似的:“可不是,跟个姑娘一样,出门得让人左等右盼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”江老夫人发话了,“织哥儿身子不好,都担待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江织才到。

    他脸色苍白,脚步缓慢,两靥都是病态:“对不起奶奶,我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起身,上前关心:“不要紧,身体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他没什么力气,扶着椅子:“好些了,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出门前,他淋了点冷水,发了点汗,来时走得快,是以脸唇发白,额头发汗,说话带喘。

    “你这脸色实在不好,”江老夫人问道,“昨夜没睡好?”昨晚怕吵着他睡觉,爆竹都没怎么放。

    江织回:“没怎么睡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实话,他跟周徐纺闹到太晚,之后他没有睡意,搂着她瞧了半个晚上,睁着眼到了天亮。

    他眼睛里泛了点红血丝:“昨夜天凉,受了点寒,夜里没睡好。”

    江老夫人道:“回头让医生再给你瞧瞧。”

    江织应了,又捂着嘴咳嗽:“咳咳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他咳得着实厉害,脖子都红了一片。

    老夫人看着担心不已:“怎么不多穿点儿。”叫来身边的三姑娘,“汐姐儿,去给织哥儿拿件衣服来。”

    江扶汐望了江织一眼,去了屋里拿衣裳。

    十点十分,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伸出一只手去摸手机,闭着眼睛放到耳朵边上:“喂。”

    江织在外面打电话,也没撑伞,站在白茫茫的一片雪里,四周都是冰天雪地,唯有他眼里是春暖花开:“在睡?”

    周徐纺翻了个身: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没睡饱的小姑娘,奶萌奶萌的,跟只猫似的,爪子挠得人心痒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给你点餐了,半个小时后到,”他哄他家的‘猫’,“吃完了再睡好不好?”

    周徐纺从被子里爬起来,揉揉眼睛:“我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困?”

    “有点儿。”她问江织,“你不困吗?”声音很小很小,“你昨天都没怎么睡。”

    江织在那边笑。

    周徐纺爬下床,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去浴室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江织故意逗她:“不害羞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吭声了,做缩头乌龟。

    浴室的镜子里,女孩子面如桃花、眼含春水,像一朵刚刚盛开的莲。

    江织在电话里嘱咐她:“多喝点水,你昨天高烧了很久。”

    她昨晚上一直发烧,从十二点新年的钟声,到凌晨,后半夜半睡半醒的时候,一直吵着渴,江织起来喂了她几次水。

    周徐纺抠着洗手池的瓷砖,看了一眼旁边的垃圾桶里扔的东西,又有点高烧的征兆了: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在叫我,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大年初二,江家在老宅宴请亲朋与好友,小公子江织身体不适,去‘医院’了。

    大年初三,江家旁支前来给老太太拜年,小公子江织身体不适,还在‘医院’。

    大年初四,老太太去医院看江织,孙副院面色凝重地把检查结果递上来,语重心长地说小少爷气虚血虚,肝脏肾脏都有轻微衰竭之症,得卧床温养,老太太急得食不下咽。

    大年初五到初九,江小公子继续住院。

    当然,实际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大年初二,江织与周徐纺在家窝了一天,没出门。

    大年初三,继续窝,注意,被窝里的窝。

    大年初四,江织在医院躺了一上午,期间老太太来了一趟,嘘寒问暖了一番,他也配合得咳了几声,呕了几滴血,下午回了周徐纺那儿。

    大年初五,江织出门,去了趟超市,买了些食材,以及……几盒计生用品。

    大年初六到初九,没出门。

    大年初十,许家拜帖,宴请江老太太和江家的一众小辈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,几辆代步车停在了许家别墅的大门口,许家一大家子都出来迎接了。江老夫人姐弟总共五人,嫁到江家的老夫人是长姐,下面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,老三早些年意外去了,老四嫁去了漳州,加上儿子孙子辈,有十几人。

    “织哥儿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开口的是许家的二爷,许雅君。

    江老夫人笑着接了话:“可不,今天才刚出院。”

    江家这小公子身体不好,是众所周知的事,每年年底最冷那几天,都是在医院过的,听说今年好些了,最后还是在医院里过了年。

    美人福薄啊。

    许雅君招呼着:“那别受了风,赶紧进屋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伴着一阵咳嗽,江织进了屋,他‘病’了几天,脸上没什么血色,说话还喘着气:“客房在哪?我去歇会儿。”

    许雅君把妻子叫过来,让她带江织去歇着。

    许泊之上前,让大伯母招待客人,道:“我领织哥儿去吧。”

    许雅君的妻子陶氏说行。

    许泊之在前面带路,把江织领上了三楼,待听不到楼下热闹声了,他边走着,开了口:“骆怀雨昨儿个来找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停下了脚,病病歪歪地靠着墙:“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许泊之一直眼睛转动,另一只假眼呆滞无神:“让我出庭。”

    江织思忖了须臾,懒懒无力地说:“出庭可以,得提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提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他幽幽吐了两个字:“股份。”

    许泊之似笑非笑,一只眼睛看着他,有几分探究的意味:“你要骆家的股份做什么?江家那杯羹还不够你分啊。”

    他眸中凝了冷意,笼着一层薄薄的寒光:“我的事别过问,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许泊之意味深长地打量:“合作了这么久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究竟想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江织轻咳了两声,往楼上走:“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就行。”

    许泊之站在原地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是江织找上他的,说能助他得偿所愿,只要听从就行。

    他一开始自然也不信江织,可骆家那群人一步一步全部走进了江织预设好的轨道里,那时候他就知道了,江织下了好大一盘棋,他自己也是其中的一颗。

    元宵过后,江织开始忙了,他的新电影筹备了小半年,终于要开拍了,开机日定在了农历二月的第一天。

    开拍之前,女主演的老爸——老方同志,在家宴请导演和导演夫人,以聊表江导夫妇会她闺女格外照顾的谢意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理由了,就是过年周徐纺也没来吃个饭,老方想补一顿。

    江织和周徐纺在客厅坐着,方理想陪坐,老方在厨房忙活,他一个鳏夫,一个人拉扯女儿长大,手艺自然没的说,可惜,养出了五谷不分四体不勤闺女。

    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方理想在客厅催促:“老方,好了没?”

    老方关了火:“最后一个菜了。”他把菜装盘,端上桌,报菜名,“小鸡炖蘑菇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老方的拿手好菜。

    方理想拱着鼻子嗅了嗅,一股味冲上来,钻进胃里一搅和,她立马捂住嘴,忍着翻江倒海的反胃感,往厕所冲了,打开马桶盖,吐了个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老方跟着过去:“怎么了,这是?”

    周徐纺和江织也过去了,老方摆手,让他俩去坐着。

    方理想酸水都吐出来了,嘴巴涩得要命,苦着脸抱怨老方:“你菜做得太油腻了,我感冒还没好。”

    她这感冒,断断续续了一个月,就是不见好,成天没精神,犯困,胃口还不好。

    老方一边心疼地拍着闺女的背,一边数落她:“那你还不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让她老爸离远点,说闻到鸡肉的味儿了,想吐:“老方,你女儿可是有点名气的女明星,能随随便便上医院吗?我上次就去探了个病,狗崽就说我去打胎,我哪还敢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老方起身去倒了杯水,又拿了条毛巾,给她:“谁让你非要当女明星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漱漱口,耸耸肩:“怪我咯,演技太棒。”

    父女俩还在卫生间里侃大山。

    周徐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皱着眉头,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江织碰碰她的杯子,水已经凉了,他把她的杯子拿走,将自己的那杯温水给她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徐纺小口喝着水:“我也想吐。”她支支吾吾了一会儿,摸摸自己的肚子,小声跟江织说,“会不会怀宝宝了?”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下子傻掉了,呆呆愣愣地忘了动。

    周徐纺扯扯他的袖子。

    他才跟梦醒了似的,眼里起了狂风骤雨,盯着周徐纺的肚子,先是铺天盖地的惊,后面又是翻天覆地的喜,最后是劈头盖脸的忧,总之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他要当爹了?!

    不对,冷静,还没确定呢。

    江织深呼吸了一下,舔了舔唇,镇定下来:“要是这么快就怀上了,那我就厉害了。”看谁还敢说他不育。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她不好意思,怕方理想父女听到,小声偷偷地跟江织说,“买验孕棒。”

    江织还在盯着她那个平坦的肚子看,实在没忍住,伸手去摸了摸,轻轻地摸:“那个我怕不准,明天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他的举动,像个傻子。

    周徐纺是很高兴的,也忍不住摸摸肚子:“好。”

    江织扶着她腰的动作都小心翼翼了:“先吃饭。”一想到周徐纺那么瘦的小腰里要孕育他的孩子,他心就咯噔咯噔地跳。

    喜忧参半,心情很复杂,他是想让他心爱的小姑娘给他生个有两人骨血的子嗣,但没想过要这么早。

    一说到吃饭,周徐纺就觉得胃里不舒服:“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吃不下也得吃。”江织看了眼一桌子的大鱼大肉,跟周徐纺打着商量,“纺宝,喝点粥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午饭周徐纺和方理想都没怎么吃,老方见两个姑娘都没胃口,就再炒了两盘素菜,周徐纺喝了一碗粥,吃了一点绿叶菜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周徐纺特别沉默。

    江织把车开得很慢:“是不是不高兴?”

    周徐纺摇头,她怎么会不高兴:“我怕生出不健康的宝宝。”毕竟她不是正常人。

    江织把车停在一边,抓着她的手,轻轻地戳她手心,然后带着她的手放在了她小腹上:“别胡思乱想,你就是生颗蛋,我也喜欢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耷拉着脑袋,垂头丧气:“如果只是像我,还不要紧,可要是——”

    江织打断了:“周徐纺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她看他。

    他把漂亮的脸凑到她眼前去,朝她勾了个小媚眼:“你男朋友厉不厉害?”

    周徐纺毫不犹豫,并且竖起大拇指:“厉害。”

    江织笑着拍拍她的头:“那你可以放心了,你男朋友的基因也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被他逗笑了。

    是呀。

    她的江织是特别特别厉害的人。

    江织语气正经了,同她说:“没什么好担心的,顶多像你多一点,是个小超人。”

    也有可能原有的基因再发生突变,周徐纺想。

    江织看她一眼,便知道她在担心什么,这个问题,在他打定主意要把她变成江太太的时候,就深思熟虑过了。

    “退一万步讲,就算真有别的什么问题,也不用怕,你想生就生,不想生就不生,我护得了,也舍得掉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你的任何决定我全部同意,但如果你没有主意,就可以交给我。”他语气郑重其事,还强调了一点,“不过有一点你要知道,我来决定的话,我优先考虑的是你,然后才是孩子。”

    他的态度很明确,在这件事上,他给她绝对的决策权,只有一点原则,谁都不比她重要,包括他的子嗣。

    江织捧着她的小脸:“听懂我的意思了吗?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问:“还怕不怕?”

    她摇头。

    她是怕的,只是她的江织所向披靡,她可以藏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哦,还有一个问题:“江织,我会不会真的生一颗蛋出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姑娘,看什么乱七八糟的小说了吧,

    江织果断地说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假设了:“万一生了蛋呢?”毕竟,她和鱼一样,能在水里呼吸,跟猴一样,能一蹿十米高,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。

    万一生了颗蛋,也不能丢啊。

    他的种。

    江织认命:“我来孵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先更8更,晚上再补两更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