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1:渣渣们狗咬狗,当年另一真相(10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方理想大喊了一句:“妈蛋!”

    就这俩字儿,大爷听得清清楚楚,对她翻了个白眼:“你这小姑娘怎么骂人啊,年纪轻轻这么粗鲁。”

    年纪轻轻这么粗鲁的方理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仅骂人,她还要报警呢!

    她冲出了药店,蹲路边少边儿上,拨了报警电话。

    是个小哥接的:“这里是刑侦大队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努力镇定:“我要报警。”

    小哥问:“什么案子?”

    她语气凝重、悲痛、愤怒,还有一丝丝委屈:“命案!”

    一听是命案,小哥立马严肃了:“可以说具体一点吗?”

    方理想就具体详细地描述了一下‘命案’的全过程,用义愤填膺的口气:“朝阳路与明理路的交叉口,有家叫百福乐的药店,店里违法售卖过期避孕药,这一行为导致数名无辜女性惨遭‘命案’。”而她,就是无辜受害者之一。

    小哥:“……”

    空气安静了十几秒。

    方理想以为掉线了:“警察同志?警察同志?”

    警察小哥似乎在憋笑,憋得声音有点飘了:“小姑娘,报案不是闹着玩的。”这妙语连珠的,跟说段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闹着玩,我很严肃。”她真的很严肃,非常严肃,就差指天发誓了,她说,“皇天在上,厚土在下,我刚刚所说,句句属实,绝无虚言!”

    小哥憋住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妹子,可以去相声馆c为出道了。

    空气又安静了十几秒。

    小哥仍在努力憋笑,努力严肃:“你再说一遍,是什么问题?”虽然真的是‘人命案子’,但真的好好笑。

    方理想直截了当地总结:“药店卖过期的避孕药,还雇佣了一个耳背的药剂师,这对来买药的患者来说,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她再一次把药店的地址告诉了警察同志,并且说自己有照片为证,并且恳切地表达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与紧迫性,希望这种无良店家立马得到制裁!

    警察小哥明白了:“我给你转药监局,你可以向那边举报。”

    对哦,这事儿是药监局管,她气糊涂了,都搞晕了。

    她掐着嗓子:“可以匿名举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警察小哥正是刑侦队的张文,他把案子转交到药监局后,挂了电话,噗嗤一声,乐了:“这妹子可真逗。”

    小钟问了一嘴:“咋了?”

    现在回想,刚刚那妹子的声音挺耳熟的,张文闲聊了两句:“估计是买到了过期的避孕药,吃完后怀孕了,妹子来报案说发生了命案。”

    小钟啧了一声:“这姑娘是个人才啊。”

    邢副队这时候回了局里,行色匆匆的:“程队,”他刚从长龄医院回来,说,“骆青和又申请保外就医了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被逮捕之前,身上有伤,借这个理由保外就医了好几次,那个女人也是够狠的,若是伤势不够重监狱医生不批的话,她对自己都下得去手,反正总有办法把自己搞到医院去。

    程队问:“这次又是什么理由?”

    邢副队说:“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张文和小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文发出了思考:“难倒也是吃了过期的避孕药?”

    晚上,江织也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周徐纺坐在餐桌上喝粥:“骆青和为什么一定要怀孩子?”

    桌上一碟青菜,一碟西红柿炒鸡,一碟土豆丝,确切地说,是土豆条,江织刀功不行,切得很厚。

    她胃炎刚好没多久,江织这几天只给她吃清淡的。

    江织给她夹了一筷子她不怎么吃的青菜,解了她的惑:“孕妇不能适用死刑,如果被判处拘役、三年以下有期徒刑,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时候,还可以缓刑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把青菜拨到一边:“她想钻法律空子?”好奸诈的女人,好坏!

    江织又给她夹就一大坨青菜:“她这么想出来,就让她出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应该早料到了,对此半点讶异都没有。

    周徐纺看碗里,小半碗青菜了,她端起碗,不跟江织坐一块儿了,她坐对面去,继续谈话:“要让她逍遥法外吗?”

    法律可不是唯一能惩凶除恶的途径,他家的小姑娘还是太纯良了,江织搬着椅子,非要挨着她坐:“有时候,在外面还不如在牢里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想到了许泊之,大概能猜到江织的打算了。

    她抱着碗,继续挪。

    “周徐纺,你再挪,我就让你坐我腿上吃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觉得这个话,好不正经。

    吃青菜吧,不挪了。

    骆青和在长龄医院就医,看守所那边派了两个人过来看着,骆怀雨使了点手段,进了特别管制的病房。

    八年前那个案子立了案,开庭的日子也定了,从骆青和被捕到现在,已经过了一个月,她整个人消瘦了一圈,只有脸是浮肿的。

    骆怀雨不能久留,长话短说:“人已经找到了,你也认识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,素颜,很憔悴:“谁?”

    “许泊之。”

    彭先知那盘磁带里录到了骆常德同骆三说的话,时间就在那场大火的前不久,骆常德费尽心思遮掩,定是做贼心虚,那场人祸他肯定也脱不了干系,当年三个受害者,只有一个花匠活了下来,事故之后,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,骆青和已经找他有一阵子。

    居然是许泊之。

    太巧合了,她觉得古怪:“您没搞错吧?”

    骆怀雨把原委详细说来:“他是他父亲的私生子,七年前,他父亲丧子,他才被接回了许家,在那之前,他一直跟她母亲住,还在我们骆家当过花匠。那场大火,他伤眼睛和脸,做了义眼和脸部矫正手术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她没认出来,也怪不得怎么找都找不到人,原来摇身一变,变成了帝都许家的许老五。

    骆怀雨拿起拐杖,从沙发上站起来:“我已经安排好了,晚上你就跟他见一面,有什么问题你直接问他,之后的事,看你自己的本事,我不会再插手,更不会让骆家搅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走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骆青和喊住他。

    他回头,问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我有件事想不明白,”她想不明白,所以很怀疑,看着门口白发苍苍老人家,问,“为什么在我父亲和我之间,您选了我?”

    至少目前看来,她是处在弱势的,可老爷子却依旧在暗中帮着她,她可不信祖孙情深那一套,骆常德还是他儿子呢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对骆家的作用更大,现在还多了个理由。”骆怀雨面无波动,说,“你最好能生个男孩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很满意这个答案,别谈亲情,就讲利益。

    她把手放在腹上,轻轻抚着,惨白浮肿的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来:“我也希望是男孩。”最好啊,像江织。

    “孩子的父亲是谁?”骆怀雨临走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似笑非笑:“这您就不用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许泊之是深夜来的,穿得很正式,西装领结都穿戴得一丝不苟,他还带了一束玫瑰花来,花束很新鲜,花上还有水滴。

    骆青和看着他把花插到花瓶里:“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会有今天?”

    他手法很专业,把花摆放好,拿了桌上一把医用剪刀,修剪掉没有去干净的叶子,说:“没料到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自然不信,冷眼瞧着他:“你接近我,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他倒坦诚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把剪刀放下,抽了张纸巾擦手,走到病床前:“我不是告诉过你吗?我喜欢你,想娶你。”他笑,脸部的肌肉有些僵硬,被嘴角的弧度拉着隐隐抽动,“你当我开玩笑啊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对他满是戒备:“那你当蠢吗?”她双手叠放在肚子上,看着许泊之,目光如炬,“那把火谁放的,你应该很清楚吧,现在你跑来跟我说你喜欢我、你想娶我,你觉得我会信?”

    他既然是蓄意出现,就肯定查到了什么,八年前的大火是她授意,也就是说,他受伤是她一手造成,是她害他瞎了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隔着这个仇,他怎么可能会安好心。

    许泊之也不辩解,像是胸有成竹:“信不信没有关系,你已经没得选,现在只有我能帮你。”

    是,她现在是阶下囚,没得选,如果没有新的切入口,两条人命,她要判缓刑很难。

    骆青和思忖了很久,只能如此:“你怎么帮我?”

    他俯身,靠近她,那只假眼正一动不动地对着她:“人不是你杀的,是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被惊到了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病房的灯光很暗,他隔得近,那张做过面部调整的脸很僵硬,光一照,让人毛骨悚然,他说:“我就是目击证人,唐光霁和那个孩子都不是被火烧死的。”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桌上的杯子被碰倒了,水洒出来。

    周徐纺听到了声音,立马睁开了眼,她夜里浅眠,是以前养成的习惯,睡着了也会很警觉,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惊醒她,后来有江织陪着才好了一些,睡得多了,也睡得沉了很多。

    她伸手摸摸被子里,凉的,江织不在身边。

    她从被窝里爬起来,穿着睡衣下床,一边开灯一边喊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江织的屋子大,她喊了一句没有人应她,她揉了揉眼睛,瞌睡醒了,推开卧室的门,在客厅的餐桌旁看到了江织:“你怎么起来了?”

    江织突然回头,竟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客厅没开灯,桌上放着电脑,只有屏幕上有光亮,周徐纺看了一眼,放的像是视频,视频里两个人都侧着身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视频里的男人在说话:“他们是骆常德杀死的。”

    是许泊之的声音。

    江织立马去关电脑,手却被周徐纺抓住了。

    他惊慌: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没有作声,看着屏幕上的人。

    那边是病房,灯开得暗,并不是很清晰,许泊之的嗓音很粗,慢慢悠悠在说:“我亲眼看到的,骆常德用钢筋砸唐光霁的头,地上那个孩子抱着他的腿,求他住手,他就把那截钢筋钉进了那个孩子的身体里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用钢筋砸唐光霁的头……

    周徐纺脑中突然有一闪而过的画面,男人手握钢筋,已经红了眼,有个孩子抱着他的腿,在哭喊:别打他,别打他。

    他拿摸到一把锤子,在砸钢筋,他说:别叫,很快你就解脱了。

    地上全是血……

    周徐纺身子晃了一下,往后栽,江织抱住她,她在发抖。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失神,不知道在看哪里。

    “嗯,我在。”江织把她抱起来,放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她抓着他的衣服,用力地抓着,眼眶微微红了,没有泪,干干的,目光在发烫,她问他:“会不会是dna的结果搞错了?”

    她觉得冷,往江织怀里靠,嘴里呢喃:“我不是他的孩子吗?他怎么能把钢筋钉进去。”

    她那时候不会痛,可她会死啊。

    江织没有说话,用力地抱紧她。

    电脑还开着,视频里的两个人还在对话,四目相对,各怀鬼胎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。”骆青和很快就把震惊的情绪收拾好,眼里隐隐有一抹跃跃欲试的光,“证据呢,你有吗?”

    许泊之抱手站着:“杀人的凶器,我知道在哪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她立马问。

    许泊之笑了,没有继续那个话题,他慢条斯理地说:“该说说我的条件了。”

    他在抛出诱饵,把人一步一步引到他挖好的陷阱里。

    骆青和知道他所有图,但形式如此,陷阱她也得踩:“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他俯身,一只手撑在病床上:“要你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呵了一声:“我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他视线落到她肚子上,目光灼热:“没关系,我可以养便宜孩子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护着肚子往后腿,冷笑着看他:“许泊之,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。”

    他不怒,反笑:“你不也是,”他倾身靠近,一只眼睛滚烫,一只死气沉沉一团眼白瘆得人发慌,他伸出手,摸她的脸,“配你正好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推开他的手:“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吗?”她笑,眼里尽是不屑与厌恶,“阿斌,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,这么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许泊之脸上的笑突然僵住了,嘴角肌肉抽动,他捏住了她的下巴:“我的骆大小姐,要么睡在牢房里,要么睡在我床上,你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是啊,他以前痴心妄想,他一个浑身脏臭的花匠,却整日整夜地惦记着那个高高在上、穿着昂贵裙子的千金小姐。

    他窝囊、没用,卑贱如蝼蚁,甚至见到她连话都说不利索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”他畏畏缩缩却满含期待地上前,把捧在手里万分珍视的东西送给她,“给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尊贵的大小姐看都没看一眼: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自己把包装纸拆开:“我自己做、做的书签。”上面的干花,他用了她最喜欢的玫瑰花,木头上的纹路与字,都是他一笔一笔刻上去的。

    她接过去瞧了一眼,目露不屑:“我要这破烂玩意有什么用。”她随手扔在了地上,起身问外面的彭师傅,“骆三在哪儿?去把他给我叫来。”

    木头做的书签摔到地上,上面的干花全部散了,零零落落地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蹲下去捡。

    少女不耐烦:“你怎么还杵着不走?”

    他把书签攥在手里,掌心冒汗,不敢看她:“大小姐,我有、有话跟你说,我、我、”他结结巴巴了半天,鼓着勇气说,“我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少女笑出了声,身上穿着一条深青色的裙子,高抬着下巴,讥讽着回了一句:“别痴心妄想了,你也配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今天一共更了10更,五万字左右。

    肾已掏空,纺织的群福利等我缓过来再说,准备好正版订阅,最近估计会开群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