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3:怀孕暴露,孩子要不要?(二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唐想哭了有十几分钟,妆也花了,眼睛也肿了,不过在江孝林面前,倒不觉得不好意思,她什么窘样他没见过,以前她在国外留学的时候,去酒吧卖过酒,被客户灌醉,吐得天昏地暗的样子他都见过。

    她坐在副驾驶,已经平静下来了:“介意我抽烟吗?”

    江孝林坐主驾驶:“我介意你就不抽?”

    她摇头:“我会下去抽。”

    今儿个他没怼她,把车窗摇下去,脾气格外得好:“在车上抽吧。”

    唐想从包里拿出烟和打火机,她喜欢用摩擦轮的,用着带劲儿,动作熟练地点了根烟,吸了一口:“西装多少钱?”

    江孝林恢复了平日里在她面前的调调,:“手工做的,买不到。”

    语气有点欠揍。

    在她这,他就这个样,一点江家大公子在外面的沉稳斯文都没有,

    唐想指尖夹着烟,单手支在车窗上,她瞧着他,眼睛红肿:“那我该怎么赔?”

    他嘴上带笑了:“来我公司,给我打工。”

    唐想哪里会听不出他的意思:“看我失业,要收留我啊?”

    他嗯了声:“就当扶贫。”

    她笑。

    他眉头松开,终于笑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开玩笑,来我公司吧。”他语气认真了几分,但也有调笑的成分,“全校第一给全校第二打工,我觉得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读书的时候,她年级第一,他年级第二,学校的红榜上,他永远被她死死压在下面,就考赢了她一次,还被她举报偷内衣,扣了五分的品德分,最后又成了老二。

    这女人,就是来克他的。

    唐想抽了一张纸,把烟灰抖下,拿在手里:“我可是叛徒,不怕我窃取你公司机密吗?”

    “你窃取得到,算我这个上司失职。”他说,“我认。”

    她抽她的烟,没说去也没说不去,细长的女士烟,她抽得狠,没一会儿就到了底,她抽了两张纸,把烟头抱起来,动作熟练地掐灭了,垃圾拿在手里,又从烟盒里抽出来一根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就行了。”他语气还算轻,“你一个女人烟瘾还这么重。”

    蹭的一声,她打亮了打火机,点了烟:“少管。”

    管?

    他哪管得了她,又刚又野。

    “刚刚,”他侧着身子靠着车门,看她,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她没说,拿了包,推开车门下去了,把垃圾也一起带下去了:“你的西装我会赔的。”就留了一句话,走了。

    他认识她的时候,她十八岁,穿着帆布鞋。现在她二十八岁了,穿高跟鞋。整整十年。

    农历的第一个月已经过完,江织的电影也要开拍了,开机仪式两天前弄了,除了苏婵在国外赶不来,其他所有演员都到了。

    今天,是方理想的第一场戏,需要群演,周徐纺接了这个活儿。这个电影是宫廷权谋题材,拍摄地点大部分都在影视城的皇宫里。

    江织的车停得离片场很远,是周徐纺要求的,她还要求:“你别跟我一起过去,被人看到不好。”

    江织不乐意:“怎么不好了,我们正常交往,又不是偷情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有理由的:“别人要是知道我男朋友是导演,会说我是靠关系进组的。”

    江织故意逗她:“你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气啊。

    周徐纺认真严肃地纠正:“我是靠演技。”她现在有信心,觉得她不止能把死人演活了,她也可以把活人演死了。

    江织笑出一个小虎牙,不逗她了:“行,你先进去。”

    女朋友要玩地下情,他能怎么办?给她玩儿呗。

    周徐纺把帽子带好,鸭舌帽外面再套卫衣帽子,戴口罩之前,乖乖趴过去,亲了江织一下,然后说:“去了片场,你就不可以亲我了,要装作跟我不熟。”

    江织:“我尽量。”不亲他是不可能的,最大让步就是找个没人的地方亲。

    周徐纺:“我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把她口罩摘了,吻了一顿才放她走。

    周徐纺走后,停在旁边的一辆车把车窗摇下去,露出一张方脸:“呵呵,”赵副导笑得很鸡贼,“您女朋友真可爱。”

    这货,也不知道停这儿多久了。

    新剧组演员是换新了,制片和投资也有变化,但执行导演的团队还是同一个,江织跟赵副导也合作了多次,比较熟。

    江织交代了他一句:“跟知情的人说一声,我女朋友不喜欢大张旗鼓。”

    意思是不该说的别说,不该传的别传,不该八卦的别八卦。

    赵副导挤眉弄眼:“我懂的。”角色扮演之地下偷情嘛,这情趣玩得贼溜。

    周徐纺进片场后,就去找她的好朋友方理想。

    方理想坐在一条长凳上,身上穿了一身宫中侍卫的衣裳,跟她搭戏的男一号是位很有实力的电影演员,方理想演他的侍卫。

    可能男一号名气太大,演技太硬,方理想脸上满是愁云。

    周徐纺走过去:“理想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不仅脸上有愁云,她脸色也不好,像条霜打的茄子。

    周徐纺坐在长板凳的另一边,因为来片场,所以她把自己包成了‘一块炭’:“你不开心吗?”

    方理想摇脑袋:“没有啊。”她无精打采的,,“最近便秘。”

    助理小六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女明星好接地气啊。

    上一个助理辞职了,小六刚来没多久,还没适应方理想丝毫没有女明星架子的女明星,小六提着一袋早餐过来:“我给你买了包子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问:“什么馅儿的?”

    小六把装包子的小袋子从大袋子里拿出来:“三鲜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闻着味儿了,胃里立马起了反应,她捏住鼻子:“快拿开拿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小六把包子拿远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肠胃不好,闻着肉味儿就难受。”她肚子里这只小狗崽子,也是真不老实,才多大点,就开始折腾她,她现在是吃不下,睡不着,闻不到一点儿有油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你吃茶叶蛋吧。”

    小六把三个茶叶蛋全给方理想了,她就吃了几口,吃不下,还是反胃。

    周徐纺从背包里拿了一罐牛奶出来,开好了给她。

    “徐纺,跟你说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认认真真地听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方理想往四周看看,也没人注意她这边,就悄咪咪地跟周徐纺说:“你男朋友家里是不是搞医院的?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是搞医院的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支支吾吾犹犹豫豫了一番:“那能不能给我开个后门?”

    周徐纺就问:“开什么后门?”

    她又支支吾吾犹犹豫豫:“我要做个小手术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听了很担心好朋友:“你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小病啦。”方理想说,“痔疮。”只能撒谎了,周徐纺男朋友跟薛宝怡那个狗东西是发小,她怕走漏风声。

    脸上表情就是一个囧字的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理想往她那边挪点儿:“我不是女明星嘛,让人家知道我要割痔疮,会掉粉的,懂不啦?”

    有点冷、有点懵、有点呆的周徐纺:“我懂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不是特别的懂,要是她粉的偶像也割痔疮……她想象不出来萧云生割痔疮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扯远了扯远了,方理想言归正传:“能开后门吗?神不知鬼不觉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说:“我找江织帮你忙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抱拳:“谢了,女侠。”

    周女侠说举手之劳何足挂齿。

    方理想喝了一口牛奶,刚吞下去,胃里就翻江倒海,她赶紧跑到一边,全给吐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陷入了深思。

    “理想。”她拿了一瓶矿泉水过去,拧开瓶盖,给方理想,“你是不是怀宝宝了?”不是看痔疮,应该是看妇产科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方理想一口水喷射出来,难以置信地看着周徐纺。

    周徐纺看着冷萌呆,其实聪明得很啊。

    “哎!”方理想重重叹了一口气,“看来江织已经带你开过火车了。”

    开过小火车的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撒一个谎得一百个谎去圆,瞒不住了,方理想坦白:“是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露出震惊的表情,她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想问是谁的?”

    周徐纺点头。

    方理想跟她两个人蹲在‘皇宫’墙角,远远看过去,嘀嘀咕咕鬼鬼祟祟,像在密谋:“你认识,不然我也不会瞒你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认识的男的就那么几个。

    大薛先生喜欢江织的五姑姑,乔先生有温白杨了,阿晚还在沉迷小说和泡菜剧,只剩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是小薛先生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理想拍拍自个儿的肚子,“我肚子里的小狗崽子就是他那只狗的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非常惊讶:“你们什么在一起了?”她一点儿都不知道,小薛先生前几天还跟一个女明星一起上了头条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