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5:徐纺恢复记忆,所有真相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花房里没开灯,黑影潜进来,躲到了门口那个花架后面。

    这黑影,还能是谁,黑无常大人。

    骆常德用铁锹铲了几下,便蹲下去,改用手刨,周徐纺站的那个角度,只能看到他的后背,还有他刨土的动作,慌慌张张,也急急忙忙。

    毫无预兆,她眼前突然火光一闪,四周烧起了熊熊大火。

    花房的外面,有人闯进来,咣的一声,他踢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唐管家。”

    八年前的骆常德还没有那么瘦,身形健朗。

    唐光霁见是他,很诧异:“大少爷,这么大火,您怎么也进来了?”

    他说,眼里有冲天的火光:“把人给我。”

    背上的人已经没什么意识了,唐光霁背着她小心地避开正烧着的木花架:“我来背就好,您快出去吧,火越烧越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把人给我。”里面到处都是烟,骆常德的嗓音也被熏哑了,他扔了捂着口鼻的毛巾,从地上捡起了一根钢筋。

    钢筋拖在地上,发出刺耳的声响。

    唐光霁立马警戒了:“你不是来救人的。”他背着人,往后退,目光防备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耐心全无,暴躁、阴沉:“我让你把人给我。”

    不是来救人的,是来害人的……

    唐光霁把骆三放下来,用力摇醒将近昏迷的她:“骆三!骆三!”

    她吃力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唐光霁捏着她的肩,试图让她清醒:“去花架后面藏着,快去。”

    她昏昏沉沉,点了头,踉踉跄跄地往后走。

    咣!

    骆常德把花房的木门关上,百来平的半玻璃氏花房里,浓烟四起。

    呲——

    呲——

    呲——

    刚进拖地的声音,越来越近,越来越扎耳。

    唐光霁看了身后的女孩儿一眼,转身就朝骆常德扑过去,只是他也在火里待了很久,脚步虚浮,被骆常德甩到一边。

    花架就在眼前,骆三趔趄了,摔倒在地上,她没了力气,撑着身体几次都站不起来,只能缓慢地往前爬,就快爬到花架的时候,后面伸过来一只手,一把拽住了她的脚踝。

    是骆常德。

    他蹲在地上,抓着她的脚,把她拖回去了,她害怕极了,双腿乱蹬,呜呜地叫着。

    骆常德说:别叫了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里的钢筋,这时,地上的唐光霁爬起来,拿了把椅子,从后面重重砸下去。

    骆常德被砸重了后背,往前栽了。

    唐光霁立马把骆三拉起来,把她推到门口:“快跑。”

    她摇头,张张嘴,没有发出声音,她在说:一起走。

    唐光霁吼她:“快跑!”

    她站不稳,扶着已经被火烤得滚烫的花房玻璃,指着唐光霁后面:“唐、叔,走、开。”四个字,像从喉咙里撕扯出来的,又干又哑。

    唐光霁回头,看见骆常德站在他后面,手里拿截半生绣的钢筋已经举起来了,他目光被火光烫得通红:“你还会说话?”

    那更得死了。

    唐光霁一把抱住了他的腰,推着他往后冲,两人一起撞在了后面的花架上,唐光霁死死抱着他,回头冲骆三喊: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走啊!”

    她不走,跌跌撞撞地跑过去,在骆常德手里的钢筋落下的同时,抱住了他的手:“不要打唐叔。”

    唐光霁红着眼,还在咆哮,在吼她走。

    骆常德用力一甩,她摔在了地上,他扬起手里的钢筋就砸在了唐光霁的后背,人倒在地上,爬不起来了,还在喊:“骆三,快跑……”

    钢筋被高温烤得烫手,骆常德拿了旁边花架上的手套戴上,拖着半米长的钢筋走过去,他说了声‘都是你自找的’,红着眼,用力砸唐光霁的头部。

    骆常德有暴躁症,骆颖和就是像了他。

    在第二下的时候,他的腿被人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十四岁的少女,个子很小,又矮又瘦,她用了全身的力气去拽他的腿,“别打他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很粗,在哭:“你别打他,你别打他……”

    骆常德蹲下去,一双已经通红了的眼睛彻底没了理智,他捏着她的肩:“这都是你害的。”

    她拼命摇头:“我不说,我不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还以为你是哑巴,结果你还会说话,不说出去?”他怎么可能信,“只有死人才不会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他拽住她的衣服,手从女孩子单薄的肩移到脖子。

    地上躺着的唐光霁拼着命爬起来,后颈全是血,他用力推开了骆三,抓住了骆常德手里的钢筋。

    “骆常德,”唐光霁骂道,“畜、生!”

    虎毒不食子,何况是人。

    骆常德一脚踹开他,他撞到花架,上面的瓦盆全部掉下来,砸在了唐光霁头上、身上,花架摇摇欲坠了两下,整个朝他砸下去。

    “唐叔!”

    实木的花架,一面墙那么高,能把人骨头都砸碎了。

    唐光霁趴在地上,脸上全是血。

    骆三爬着过去,也不怕烫,光着手去拖花架,可是太重了,她拖不动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?”

    “救他,救救他……”

    手被烫得起泡了,她不知道痛,麻木机械地一遍一遍推那个已经烧着了的花架,她哭着喊唐叔,可唐光霁再也没有应他一声。

    骆常德拽住她的后颈,把她拖过去。

    她踢他打他,挣扎着要爬起来,他用滚烫的钢筋按着她的肩,把她摁下去。

    她很怕他,瑟瑟发抖地在喊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“江——”

    骆常德用膝盖压着她乱蹬的腿:“别叫。”

    她还在叫江织,一直喊他。

    江织说:要是别人欺负你,你就叫我,我来帮你。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“江织……”

    骆常德被她叫得更狂躁了,在地上摸到一把锤子:“我让你不要叫!”他拿起锤子,把钢筋重重钉下去。

    就一下,血就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腿不动了,重重吸了一口气,卡在了喉咙,她伸出去:“救,救,”指着花架,“唐、唐……”

    骆常德眼里什么倒映都没有,只有血光,只有血色。

    他头上全是汗,血在暴起的青筋飞快地流窜:“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快你就解脱了。”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下一下,锤子打在钢筋上。

    慢慢地,地上的女孩不挣扎了,手垂下去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火光越烧越旺,花房的玻璃上倒映出一个人影,捂紧了口鼻,藏在花架后面,是阿斌……

    无数片段,再大脑里横冲直撞,那些被深埋在记忆里的东西,全部卷土重来,周徐纺头痛欲裂,没站稳,身体晃了一下,撞到了后面的花盆。

    咣——

    骆常德猛地回头:“谁!”

    他手里,正拿着那截曾经钉到她手里的钢筋,上面布满了铁锈。他

    周徐纺在微光里看见了那双眼睛,里面有惊慌、阴鸷、狂躁,还有在一瞬里,起的杀念。

    这样的眼神,她见过,那次在骆常德的卧室外面。

    门被关严实,漏着一条缝。

    房间里,骆常德把他的妻子萧氏按在了沙发,他情绪狂躁,暴怒无常:“你说啊,怎么不说了?”

    原本按在萧氏肩上的手挪到了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去告诉别人,是我奸污了周清檬。”他掐着萧氏的脖子,咆哮着,“去啊!你去啊!”

    萧氏在挣扎,呜呜地叫着。

    骆常德用一只手掰着她的嘴,一只手摸到茶几上的安眠药罐子,用牙齿咬开,整罐往她嘴里塞:“我让你说,我让你说!”

    豆子大小的安眠药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萧氏咳了几声,就不挣扎了。

    骆常德这才恢复理智,门外突然咣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回头:“谁!”

    就是这个眼神,惊慌、阴鸷、狂躁,还有在一瞬里,起的杀念。

    他推门出去,没有看到人,地上只有一堆的狗尾巴草。

    “谁在那里?”骆常德举起手里的手机,照着门口的花架。

    花架后面又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他握着那截生锈的钢筋,走上前。

    突然,一团黑影从昏黑里走出来,她扶着花架,脚步有些踉跄。

    花房里没开灯,暗得瞧不清人,骆常德防备地盯着她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周徐纺抬头,暗色里,一双眼睛血红,她说:“我是骆三。”被你用钢筋钉在这里的骆三。

    死人怎么会复生,骆常德自然不信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周徐纺走出来,一步一步逼近:“是被你害死的冤鬼。”

    他猛地举起那截生锈的钢筋。

    咣!

    花房的门被踹开,江织进来,一脚把骆常德踹倒在地上,他脸上戴着口罩,把周徐纺拉过去,藏到花架后面。

    “让你不要来,非不听。”江织压着声音,又气又急,“一点儿都不乖。”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她叫了他一声,腿突然软了,往地上瘫。

    江织立马扶住她:“怎么了?”怕她是受伤了,他急了,“你怎么了纺宝。”

    外面,警笛响了。

    骆常德想爬起来,江织过去,对着他的用力踹了一脚,骆常德痛叫了一声,抱着肚子,痛得起不来。

    江织把这才去把周徐纺抱起来,出了骆家花房,抄了院子后面的小路,带她上了她以前住的阁楼。

    阁楼门没锁,灯也坏了,木床上全是灰,江织把周徐纺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她失魂落魄的,眼神很滞。

    江织握着她的肩:“告诉我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叫了两句‘纺宝’,她才回神,眼里血色褪了一般,微微殷红:“江织我都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江织蹲在她面前,摘了她的口罩,仰着头碰她的脸:“想起什么了?”

    月光照进来,她脸色发白,唇微微颤抖:“他杀了人,我看见了。”她抓着江织的手,“他杀了他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月底了,月票别忘了投掉,不然要清空了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