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7:去产检咯,陆声护夫(二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陆声怀疑这不是她认识的那个江织。

    周徐纺说:“我去办住院手续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这才注意到陆声:“她怎么来了?”语气,并不是很欢迎人。

    陆声与江织是结过梁子,都是生意场上的事。

    “她来探病。”周徐纺说。

    江织肤色白,看着倒是有两分病态:“消息挺灵通啊,陆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这口气,像是不好相与的世家小公子。

    不是像,江织就是不好相与。

    陆声同样也是世家出身,镇定自若:“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她心想,这就尴尬了,陆家和江家是仇家,万一以后要结了亲……

    仇家算什么,只要能追到周清让,她可以不姓陆,她姓周就好了。而且江织是外甥女婿,这辈份,她怎么也不会亏。

    周清让没什么很大的问题,只是他身体底子差,需要在医院观察静养几天,这会儿,昏睡着。

    周徐纺和陆声都在病房外面守,江织挨着女朋友坐。

    已经十点多了。

    “去楼下病房睡。”江织小声跟周徐纺说话。

    周徐纺摇头,不去睡:“你去睡。”

    江织坐着不动,手放在周徐纺肩上:“不抱着你,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陆声还在旁边。

    陆声当没听到。

    真没看出来,江织在女朋友面前是这个样。

    等周徐纺睡着了,江织把她抱起来,动作很轻:“你想追周清让?”他说话声音很小。

    陆声没否认:“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四大世家的人都知道,陆家人最为护短,不像其他名门富贵家,血亲之间争权夺利硝烟四起,陆家是个例外,陆家人都是护犊子的,矛头只对外不对内。

    江织觉得周清让跟陆家扯上关系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我和我女朋友在楼下,有情况叫我们。”

    陆声:“行。”

    哦,江织抱着人,回头,声音轻,怕吵着怀里的人,又提了一句:“周清让肩上的伤,是骆怀雨弄的。”

    陆家,最护短了。

    陆声从作为上起身,走到楼梯间,拨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来,陆总很生气:“以后,只要是骆家的生意,都给我抢。”

    秘书:“……”他仿佛看到了战火。

    骆怀雨当天晚上也送来了第五医院,头上被人砸开了花,老人家破个头都是大事,夜里就高烧了,虽然没有生命危险,但到第二天早上了,还没有恢复意识。

    骆颖和是早上落来的,在病房坐了会儿,坐不住了:“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徐韫慈叫住她:“你爷爷还没醒,等他醒了你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骆颖和很不耐烦:“要等你等,我可没那个功夫在这耗。”

    她扭头就走,刚出病房没几步,就被人撞到了肩,脸上的墨镜都撞掉了,她很恼火:“你没长眼睛啊!”

    撞她的慢悠悠地抬起头,短发乱糟糟的,穿得随意,只是一开口,气势凌人:“说谁呢?”

    陆家的二小姐,陆声。

    帝都城里,最不能惹的皇太女。

    骆家比之陆家,差了不是一星半点,骆颖和哪里敢明目张胆地得罪她,声音自动降调啊:“是你先撞我的。”

    小鱼吃虾米,大鱼吃小鱼。

    这就就是规则。

    陆声昨儿个出门急,穿得像个人畜无害的学生,当然,她可不是善茬:“你哪只眼睛瞧到我撞你了,说说,说出来我好给你挖了。”

    骆颖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姓陆的,就可以狂了?

    她忍着火气,没吭声。

    不吭声不要紧,陆声不紧不慢地说:“既然两只眼睛都没看到我撞你,是不是得道歉啊。”

    骆颖和是个娇纵的,忍无可忍了,顾不得陆家的背景了,恼怒地说:“陆声,你故意找我麻烦是吧?”

    陆声两手揣在运动裤的兜里:“现在才看出来?”她瞥了骆颖和一眼,“你挺蠢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是哪里得罪这位小姑奶奶了?胡搅蛮缠!

    她气得不轻,摘了口罩骂人:“你是有病吧,我哪儿得罪你了?搁我这没事儿找事儿!”

    陆声刚要开口,被人抢先了:“骂谁有病呢?”

    陆声回头一瞧:“奶奶。”

    陆老夫人走过来,后面还跟着一个秘书。

    老太太穿得朴素,身上是一件挺旧的袄子,妆发打理得很利索,人看着精神,头发白了一半,显得威严了几分。

    陆声问她家老太太:“您怎么在这儿呀?”

    陆老夫人一向惜字如金:“体检。”她看向骆颖和,只记得是谁家的姑娘,不记得叫什么,“骆家的,问你呢,骂谁有病。”

    陆家人,哪个都护短,老太太更是最护犊子。

    骂陆家人有病,嫌脑袋长得太牢了。

    骆颖和没见过这位老夫人几次,自然是怕的,立马换了态度,战战兢兢:“陆、陆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语气也不算太严厉,可就是压得让人喘不上气:“我不知道你跟我们家声声起了什么争执,但骂人总归是不对的。”知道也装不知道。

    整个帝都城里,能跟这位老太太平分秋色的,也就只有江家的老夫人了。

    骆颖和就是再不甘心,也得规规矩矩的:“是我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道歉吧。”

    她咬咬牙,低声道歉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说话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老不死的!

    骆颖和在心里撒了一顿火,面上恭恭敬敬地告辞。

    陆声拦了她的路,上前去,在她耳边留了句话:“给你爷爷传个话,周清让是我陆家的人,乱动不得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因为那个瘸子。骆颖和攥着手气呼呼地走了。

    陆声解气了,笑嘻嘻地喊:“奶奶。”

    陆老夫人嗔道:“少跟我嬉皮笑脸。”她往病房里瞧了一眼,问道,“里头是周清让?”

    活了七八十年,什么没见过,还能不知道她家小妮子闹哪样?

    陆声点头。

    陆老夫人没过问周清让和骆家的恩恩怨怨,就问:“身体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陆声看着病房里,一脸心疼的样子:“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周清让身体很差,不光是腿,心脏也有问题,还有创伤后遗症,总之,哪儿都有问题,十四年前能捡回来一条命,也是奇迹。

    陆老夫人也担心,自家孙女喜欢谁不好,偏偏看上这个:“以后你要是跟他在一起了,跑医院就是常有的事,自己要做好心理准备,没那耐心就趁早跟人划清楚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满脸认真:“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就不啰嗦她了:“今天别去公司了,有什么事让你秘书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她立马喜笑颜开:“谢奶奶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醒来的时候,江织已经不在医院了,他留了字条,去警局做笔录了,昨夜大火,骆家报了案,江织莫名其妙地出现在骆家,警察自然要找他问话。

    她去买了早餐回来,到病房的时候,陆声已经在里面了,周清让也醒了,两人好像在说话,她在外面等,没进去打扰。

    方理想的电话打过来:“徐纺。”她在电话里说,“我现在出发,半个小时后到。”

    她们约了周末,就是今天,来‘走后门’看妇产科。

    周徐纺嘱咐她:“你把车开到三号停车场,我去那里接你。”那个停车场只有内部人员使用,不会有狗仔,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理想。”她忍不住把好消息跟朋友分享,“我找到舅舅了。”

    舅舅?

    周徐纺不是孤儿吗?

    方理想很吃惊:“你亲舅舅?谁啊?”

    周徐纺念得字正腔圆,有一点自豪了:“他叫周清让。”

    天,大新闻!

    “新闻联播的那个周清让?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来周徐纺很开心,方理想也特替她开心,一直觉得周徐纺孤零零的,都没个相亲相爱的亲人,这下好了,周徐纺也有娘家人了。

    “真棒!要不要庆祝?我知道一家很棒的火锅店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你现在是孕妇,不可以多吃火锅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继续求月票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