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4:谈婚论嫁皆大欢喜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老方一鞋底呼在薛宝怡脸上,他被呼傻了,两行鼻血流下来。

    方理想一看见血,急了,冲老方咆哮:“老方!看你打的!”她焦心不得了,赶紧叫,“医生,医生!”

    老方的白眼翻过去险些翻不回来:“你还护着这狗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要气死了,扬起鞋地板就要揍死那狗东西。狗东西还挺懂事,也不躲,就让岳父大人出气。

    方理想见势不妙,立马往床上一躺,双手抱住肚子:“哎呦喂,我的肚子。”

    老方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明知道她是演戏,可老方这鞋底板怎么也呼不下去了,把打死了这狗男人,她闺女会跟他拼命。

    好伤感啊。

    这感觉,就像他精心养护了一盆娇花,播种浇水施肥,好不容易等花儿开了,正是娇艳欲滴的时候,还没来得及拍照晒朋友圈,就被一个狗贼连盆带花全端走了。

    天杀的狗贼!

    硝烟暂停之后,老方跟狗贼面对面,用眼神弄他:“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薛狗贼规规矩矩站着:“我叫薛宝怡。”他脸上顶着个鞋印,嘴角还出了点血,一副任凭打骂忠厚老实的样子,“伯父您叫我小薛就行。”

    老方坐下:“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开了个小公司。”

    小公司?旗下艺人快上百的小公司,不仅做影视,还做数字专辑,网络节目……小薛很谦虚嘛。

    方理想跟在后面补充:“爸,他是我老板。”

    宝光的老总这么年轻?老方心想,这一定是个家里有点小钱的小开,这种小开最会挥霍了,估计开娱乐公司也是为了玩票。老方不怎么满意,老方希望他女婿是个踏实勤奋的老实人,而不是眼前这个头发挑染了一撮红毛、一看就不正经的家伙。

    老方不满地瞪了小方一眼:“让你说话了吗?”他问那不正经的小开,“和理想认识多久了?”

    薛宝怡双手垂放,贴着裤子,跟站军姿似的:“快五个月。”他脑袋冒汗,这辈子都没这么怂过。

    老方又问了:“你们谈了多久?”

    还没谈呢,先怀上了。

    薛宝怡答不上来了。

    方理想立马帮他回答:“两个月。”为了肚子里的狗崽子,她怎么也得弄两个月出来。

    老方一听,血气上涌:“交往才两个月,你就把我闺女——”

    他老脸一红,气得又要脱鞋了。

    方理想见状,赶忙改口:“不是不是,我记错了,是四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认识才五个月,就交往了四个月,跑火箭都没你俩快!”老方瞥了自家闺女一眼,“没出息的东西!”

    老方跟方理想她妈认识一个月就结婚了,两个月就怀上了。

    方理想不敢顶罪,这种时候,就得装孙子。

    “后面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方理想抢着回答:“我们先——”

    老方回头,一眼瞪过去:“你给我闭嘴。”表情很不苟言笑,“小薛,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小薛捏了一把冷汗:“如果您不反对,我想先跟理想领证。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!”

    就知道没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老方此时的神色像极了抓到学生早恋的班主任:“把你家长叫来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就打电话回家了,是他妈冯展龄接的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宝儿?”

    宝儿是薛宝怡的乳名,打从他会揍人开始,就不准被人这么叫,就他妈怎么也改不掉,都这把年纪了,还宝儿宝儿地叫。

    “我爸在家吗?”

    冯展龄声音细细的:“在啊,中午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领我爸来趟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你病了吗?哪儿不舒服?”

    薛宝怡摸了摸脸上的鞋印,乐了:“不是我,你儿媳妇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媳妇,”冯展龄悄咪咪似的,问了一句,“是男的还是女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薛宝怡跟江织走得近,而且还被网友强行捆绑了cp,江织那边又出柜了,冯展龄一直都很担心儿子的性取向。

    薛宝怡哼哼:“你儿媳妇怀孕了,你说是男的还是女的?”

    电话里安静了五秒钟,然后薛宝怡就听见了她妈的尖叫声:“宝儿他爸!”

    薛宝怡掏掏耳朵,挂了电话,把病房号发过去,然后回病房,他刚进去,就听见摔杯子的声音。就一个电话的时间,老方上网查了宝光老总,那花边新闻,闪瞎他狗眼了。

    老方又想脱鞋了。

    “网上都是空穴来风,”方理想帮着开脱,不想帮也得帮啊,在一条贼船上,“上回还有记者说我怀孕呢,不也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老方哼:“无风不起浪,苍蝇不叮无缝的蛋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:“……”

    薛宝怡汗流浃背,畏畏缩缩地挪过去,屁股刚沾到凳子——

    “让你坐了吗?”

    他立马站直,手心冒汗,头皮发麻,他丫的就没这么紧张过。

    这一站,就是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“叩叩叩!”

    有人敲门,薛宝怡估摸着是他家长来了,瞧了瞧老丈人的眼色,得了首肯,才敢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一开门——

    “呀,”冯展龄叫了一声,“你脸怎么了?”

    薛宝怡摸摸已经有点肿了的右边脸:“摔的。”

    鞋印还没擦干净呢。

    冯展龄捂嘴,躲在丈夫后面笑。

    薛仲庚哼了一声,推开薛宝怡,拎着几袋东西进了门,走到老方面前,客客气气地伸出手:“你好,我是薛宝怡的家长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相貌像薛仲庚多一点,都是剑眉星目,偏硬朗的长相。

    老方站起来:“我是方理想的家长。”

    双方握手。

    薛仲庚穿着一身正装,言行举止正气凛然,问候完老方,又看向病床上的小方:“这是理想吧。”

    这张脸,方理想在电视上看到过。

    天,父子俩差好多!

    薛宝怡在花边新闻里游走,他爸在两国建交的会议上发表讲话,要不是这两张脸像了七八成,估计会怀疑是抱错了。

    “伯父。”豪放派方理想秒变淑女派,掐着嗓子细声细气地叫人,“伯母。”她好紧张啊。

    冯展龄一见人,就两眼一亮:“呀,是素妃娘娘!”

    方理想:“……”

    素妃娘娘是方理想前阵子演的一个宫斗剧,正在热播当中。

    冯展龄快五十了,看上去特别年轻,穿着西瓜红的小斗篷,白靴子,个子小小的,站在高大的薛仲庚旁边像个‘小萝莉’,她是个特别爱笑的人,一笑眼睛就眯成了缝:“素妃娘娘,香颂小主的孩子是你弄掉的吗?”

    素妃娘娘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小可爱,真的是薛宝怡他妈吗?

    薛仲庚掩嘴: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哦,对了,老公说了,要保持端庄。冯展龄立马站好,把好奇心先放着,等待会儿谈完了正事,她再让未来儿媳妇给她剧透。

    薛仲庚向老方介绍:“这是我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薛太太。”

    冯展龄笑,眼睛又眯成一条细细的缝:“亲家公好~”

    薛家父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”薛宝怡拉了拉她的西瓜红斗篷外套,“你还是别开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了,安静地当贵太太。

    薛仲庚是一家之主,他来说:“你给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过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方理想父女在场,薛仲庚早动脚踹了: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没犹豫,跪下了。

    薛仲庚有些意外,他这个儿子,从小到大,就没这么听话过,骨头也硬,别说下跪了,低个头都不肯。

    “方老先生,”薛仲庚没坐下,站着鞠了个躬,“都是我教子无方,让您女儿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天,外交部一把手给他鞠躬了!

    老方撑住,不抖:“严重了。”

    薛仲庚态度很诚恳,姿态放得低:“我父亲不在帝都,等他老人家回来,一定带着这个兔崽子登门道歉。”

    世家就是世家,这个教养没的说。

    可怎么就养出了那么个小混球。

    “道歉就不必了,一个巴掌拍不响,也不光是他的错。”老方请人坐下,“这次冒昧把你们叫过来,就是想问问你们二老的意思,这孩子你们看是留还是不留?”

    只要他们说不留,他立马带他女儿回家养胎,以后这孩子就是他老方家的,跟姓薛的没有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薛仲庚当即表了态,非常郑重的口吻:“您这说的哪里话,当然留,若是您愿意,我想尽快让两个孩子把证领了。”

    老方端起保温杯喝了一口,他要的就是个态度,谈恋爱还好说,结婚生子就是两个家庭的事,不能只看两个小年轻的意思,得家长点头。

    这薛家的家风,相当正。

    老方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后面,就从结婚的事,谈到了保胎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