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2:男二出场,实验室异能人员聚齐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周徐纺没有伸手,她体温低,从来不跟人握手:“不好意思,我手上脏。”

    苏婵说没关系,之后没有再搭话,待人不亲不疏。

    片场外,杨晰把车停好之后,见萧云生还杵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云生。”

    他在走神。

    杨晰走过去,从背后拍他肩膀:“云生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把目光收回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”杨晰也往里头看了一眼,“周徐纺也在啊。”他明白了,“我说你怎么非要亲自过来。”

    送个样带而已,哪用得着他推掉通告。

    萧云生走在前面,头低着,鸭舌帽的帽檐在他戴了口罩的半张脸上遮了一片阴:“有外人在,不要跟她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杨晰打招呼的手都伸出去了,硬是拐了个弯,绕到脑后,挠头:“什么意思?要装不认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低着头,往片场里走,瘦瘦高高的后背挺得很直。

    这个后背……

    方理想颠儿颠儿地跑过去:“萧云生?”

    萧云生抬了头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很干净,黑白分明,像星子,亮亮的,凉凉的,能折出光来。

    真爱粉连偶像的头发丝都能认出来,方理想怎么会认不出来,她原地蹦起来,激荡的心、颤抖的手、闪闪发光的眼:“萧云生!!”

    这一声叫出来,整个剧组都知道萧云生来了,正在和苏婵对招的周徐纺也走了一下神。

    “能休息一会儿吗?”

    周徐纺点头。

    苏婵把木剑收起来,放好,走到萧云生面前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语气听起来很熟稔。

    萧云生话少,只回了她两个字:“有事。”

    他绕过她,直接去了江织那边。

    真爱粉方理想时刻都在关注偶像的一举一动,当苏婵走向偶像的那一刹那,不知道为什么,她心态有点崩:“他俩居然认识!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周徐纺竖起耳朵在听,萧云生正跟江织说话,说的是电影主题曲样带的事情。

    方理想按捺不住躁动的心:“云生弟弟跟苏婵不会是那种关系吧?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!”

    “徐纺,”方理想扭头问她,“你跟云生不是旧识吗?”

    她脑袋点点:“是旧识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觉得好奇怪:“他怎么不跟你打招呼?装得跟不认识一样。”明明上次还私下见面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也很不解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寻思着:“咱们弟弟也不是耍大牌的人,肯定是有什么苦衷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是个体贴的粉丝:“咱要谅解,不给偶像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也是个体贴的粉丝:“对。”

    萧云生在片场待了不到五分钟就走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五分钟,一个群演的小女孩跑进来,喊了一声: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回头,周徐纺也回头,两人穿的一模一样,都是‘黑衣人’。

    方理想问:“你叫我吗?”

    小女孩跑到周徐纺跟前,塞给她一张便签纸:“有一个哥哥让我把这个给你。”

    东西送到了,小女孩又跑走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打开来,纸上写了四个字,笔迹略微有些潦草,像匆忙间留下的。

    “小心苏婵。”

    是萧云生写的。

    休息室很简陋,是临时搭建的集装箱,线路还没拉好,热水都没有。

    苏婵倒了两片白色的药丸在手上,就着冷水吞下去。

    郑多容看了一眼她手里的药瓶:“这什么药?怎么连个药名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把瓶盖扭紧,放进包里:“护肝片,朋友从过国外寄来的。”包里的手机刚好响了,“我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,走到旁边去接:“你好,我是苏婵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是男人的声音:“过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她稍稍错愕了片刻:“你在哪?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低沉、慵懒,带着明显的怒意:“帝都。”又道,“刚下飞机。”

    这两天帝都的风特别大,电话里全是风声。

    隔着手机,都能感觉到那边阴阴沉沉的气氛:“那群蠢货,接个人都不会接。”显然,男人不是个有耐心的人,“快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婵问他:“你是在机场吗?”

    不像她平时那样妖艳冰冷,这会儿她说话轻声了不少,眉眼也温顺了,三分小意温柔,七分恭敬顺从,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男人语气乖张,戾气很重,“快点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苏婵仍不知道他的具体位置:“周边有没有什么标志建筑?”

    “我开定位,自己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边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苏婵看了一下号码,眼角微微弯了弯,她去拿了自己的衣服,往帘子后走:“我临时有事,得先走了,你帮我向江导请个假。”

    郑多容为难:“江导的剧组不可以请假,除非有不可抗力因素。”

    她把戏服换下来,边走边拆头发:“是不可抗力因素,我要不去,你明天就见不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郑多容以为她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这里你帮我处理一下。”她把头上的钗子取下来,拿了包就走了。

    已经四点多了,还有两场戏就收工。

    “江导,”赵副导过来说,“苏婵请假走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坐在风口,头发被吹得乱糟糟,精神不太好,脸上没什么血色:“请假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没说。”

    苏婵胆子也够大,直接撂了导演的挑子,连解释都没给一个。

    江织没说什么,捏了捏眉心:“误工费用让财务算一下,从苏婵的片酬里扣。”他起身,“收工。”

    赵副导明白,让摄影组撤机器。

    “周徐纺。”江织手揣在牛角扣大衣的兜里,叫她,“过来,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哦。”

    好多人都往她那瞅。

    她不习惯被人注意,把帽子戴上:“理想再见。”埋着个头往江织那里去。

    帝都机场外三百米的广场上站着个人,一身西装,外头套了件黑色大衣,他低头,手里夹着根烟。

    两个同样穿着正装的男人走过去,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:“小治爷。”

    那人抬头。

    很是妖气的一张脸,混血,轮廓深邃,眼睛不是纯正的黑色,里头透着一点点深邃的蓝。

    五官像东方人多一点,很精致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请您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把烟摁灭了,扔进垃圾桶:“带路。”

    苏婵的车就停在不远的地方,见人过来了,她开了车门下去:“卿侯。”

    在普尔曼的华人街,谁都要称他一声小治爷。

    为什么是小治爷?

    他原名苏治,父亲叫苏鼎致,父子二人名字同了音,华人街便有了一个致爷,一个小治爷。

    他不满,更名为苏卿侯。

    可大家还是叫惯了小治爷,不打紧,等老致爷死了,就只有小治爷了。

    苏卿侯上了车。

    苏婵跟着上去了,把口罩与帽子都摘了。

    他从大衣的口袋里摸出一个盒子,扔给她:“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笑,即便是笑,即便像朵美得迷人魂魄的罂粟,也不损他半分乖张暴戾的攻击性,他说:“礼物。”

    苏婵拆开来。

    里面是一条项链,铂金的,坠了一颗纯黑色的钻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他把大衣脱了,随手扔在了作为上,松开领带。

    苏婵点头,眼里有很淡的欢喜,却不露声色,面上恭敬: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捏着细细的链子,给她戴上,手绕过她的脖子,把长发拨到一边,露出她修长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我等了你四十多分钟。”

    苏婵坐得端正,一动不动,手放在双膝上,紧握着:“来的路上堵车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笑:“我不是让你解释。”他的手从她后颈移到她脖子上,手指收紧,声音很轻,慵懒随意着,“我就是告诉你,我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苏婵手心出了汗:“对不起,卿侯。”

    苏卿侯摸摸她的头,轻声细语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她握紧的手松开了。

    他往后躺,靠在座椅上,闭上眼:“喷香水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味道太浓了。”他说,“下去。”

    苏卿侯是个什么样的人?可以用八个字概括,喜怒无常乖张怪戾。

    他笑的时候,不一定在生气,他生气时候,也许会笑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今天只更一章哈,过节没空码字。

    另外,围脖上我发了个中秋小剧场,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,围脖搜顾南西就行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