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3:江织这个缠人的小妖精~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车开去了长龄医院。

    萧轶已经在门口等了,车停稳后,他走上前,开了后座的门。

    穿着西装裤的腿很长,黑色皮鞋刚踩到地上,萧轶低头:“小治爷。”

    苏卿侯下了车,走在前面,步子慵懒:“我睡的地方在哪?”

    萧轶毕恭毕敬地道:“我领您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大点儿的地儿,他还能迷路不成。

    萧轶回:“在三栋七楼,左边第一间。”

    苏卿侯直接往三栋走。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。

    萧轶就接到了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过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“您在哪?”

    他戾气很重,刚刚还是慵懒迷人的猫,现在就是要吃人的虎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萧轶知道他喜怒无常,不敢多问:“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命令:“快点!”

    小治爷是个路痴,是个左右不分的路痴。

    他跟011第一次见面,就不怎么愉快。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,小治爷十八岁,在迷宫一样的实验室里迷了路,从一间病房出来后,就分不清左右了,他暴戾地踹了一道门。

    门后面,一个脑袋冒出来。

    是个光头,很瘦,男不男女不女。

    小治爷问那光头:“哪边是左?”

    小光头呆愣愣地看他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听不懂英文,就用中文再问了一遍:“哪边是左?”

    她的手被铁链拴着,从门里门窗里伸出来,指了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——她指了右边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个,后来,她差点被他弄死。

    在普尔曼的华人街有这样一句传闻,得罪了老致爷,求生不得,得罪了小治爷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这父子俩,是一个比一个狠辣无常。

    翌日,大风。

    早饭是江织做的,白米粥、小菜、还有培根和火腿。江织的厨艺,依旧停留在只能煮熟的阶段,偏偏,他很享受给周徐纺洗手作羹汤的过程。

    周徐纺嘴里嚼着有点老的培根,半天没吞,眼睛盯着手机,看得入神。

    江织叫她: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没抬头,眼睛舍不得从手机上挪开。

    她追的一本耽美小说突然爆更了十万,她要废寝忘食了,给大大点赞,送花。

    江织说:“吃饭不要玩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她嘴上答应着,手上没舍得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江织把她手机抽走:“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正看到小攻跟小受误会解除,后面很有可能就是感情的深入交流,她超想看:“我吃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吃了几口。”江织把勺子放她手上,不管她迫切的眼神,将手机没收进了口袋,“不可以剩,要把碗里的吃完。”

    她不爱吃主食的毛病一直改不掉,正餐吃得少,牛奶棉花糖就不停嘴。

    他管得也严。

    周徐纺只能乖乖喝粥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不去片场吗?”

    江织把自己的碗收了:“先送你去医院,九点再过去。”

    这样来回好折腾,周徐纺说:“我不用送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送。”

    直女纺想到什么说什么:“江织,你好黏人。”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想理这个没良心的。

    他没跟她说话了,坐她旁边,看着她吃完,

    周徐纺一粒米都没剩:“我吃好了。”她起身,要把碗拿去洗。

    “给我。”不想理她的江织把她的碗接过去,“你去换衣服。”他去洗碗。

    周徐纺身上还穿着家居的运动套装,粉红色。

    她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,江织已经洗完碗了,在沙发上等她。

    “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穿了粉色卫衣,搭九分的黑色铅笔裤,外套是那种从头裹到脚的黑色羽绒服,一个直筒下来,挺像块木炭。

    江织看了一眼她露在外面的脚踝:“去换条长一点的裤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看。”而且方便,上蹿下跳都很利索,她的裤子都是这种的,有十分长的,也有九分长的,她最近看了很多剧,审美已经突飞猛进了,觉得十分长的铅笔裤没有九分的fashion。

    “这么冷的天,不能露脚踝。”江织盯着她的脚踝不放,“老了会得关节炎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觉得她不会得关节炎,她的体质像牛,牛不会得关节炎,她不想换,她想做一个fashion的人,因为江织也很fashion:“别的女孩子都这么穿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女孩子又不是我女朋友,她们得关节炎我不管,我只管你。”江织摸摸她的头,“去换裤子。”

    不给fashion的周徐纺:“……哦。”她耷拉着脑袋,去换裤子。

    江织还说:“把秋裤也穿上。”

    不给吃糖,说会得三高;不准穿九分裤,说会得关节炎;不准看福利,说大大没羞没臊教坏人……

    周徐纺没忍住,就嘀咕了一句:“江织是老古板。”

    听得一清二楚的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说他黏人,现在又说他老古板。

    等周徐纺换完裤子出来,就看见江织闷闷不乐地坐着,也不跟她说话,拿了车钥匙就出门。

    直女纺当然不知道他是生气了,也不哄,跟在后面走,都不知道去牵牵他的手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!

    江织把门甩上了,周徐纺刚出发,被他拉住了。

    她不解地看他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七栋都是周徐纺的,也没有别人,只有周徐纺养的那只小灰猫在懒洋洋地喵喵喵,还有江织怏怏不乐的声音:“周徐纺,你是不是开始嫌弃我了?”

    他没安全感,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没有,现在在一起这么久了,甚至连以后小孩在哪上学都想好了,他依旧没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他就怕周徐纺那天腻了他,不爱他了,毕竟,他就算长得再好看,也有年老色衰的一天……

    周徐纺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江织还是觉得自己不受宠,是质问的语气,也有点幽怨:“你很少主动吻我,也很少主动示爱,周徐纺,你是不是得到我了,就不珍惜了?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话,她在小说里看到过类似的,女主被渣男渣了,丢了身子后就这么质问过。

    她才不是渣女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没有。”她非常认真严肃,“我珍惜。”手举起来,正儿八经的样子有点呆冷,“我可以发誓。”

    怕他不信,她还主动亲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江织被她哄好一点了,哼了一声,撇开头笑。

    周徐纺过去拉他的手,很羞涩地说:“我只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不像江织,什么肉麻的都说,什么尺度的都做……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我是你男朋友,在家可以随便你怎么弄。”他就耳根子有点红,嘴上一点儿都没有不好意思,“外面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用了弄这个字,他欢爱的时候就很喜欢用这个字,直白、迫切,毫不忸怩。

    她脸皮薄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小灰猫在软绵绵地叫着,外面的太阳从楼道的窗口里漏进来,铺在地上,映出两个相拥的影子。

    她后背贴在墙上,被他抬着下巴亲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的润唇膏吃掉了。”

    女孩子的声音细细小小的,羞羞涩涩。

    江织声音不太稳:“待会儿我帮你涂。”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他心不在焉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会迟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咔哒——

    门开了,他把她又拉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小灰猫又开始叫了,一声比一声缠人。

    九点半,江织才把周徐纺送到医院。

    她坐在副驾驶里,不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江织把车停在旁边,解开她的安全带:“生我气了?”

    她不理他。

    江织凑过去亲她脸,像只黏人的猫,用脸直蹭她脖子,软趴趴地喊:“纺宝。”

    她不理,头甩开,就不看他。

    江织把声音都吐在她耳旁,气息热热的: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干嘛突然说这个。

    周徐纺脸红了,像只鸵鸟一样,把脸埋起来。

    江织烦人得很,偏偏一直说: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爱——”

    她捂住他的嘴:“你别说了。”他脸也很烫,跟她一样。

    江织抓着她的手,挨个亲她手指,眼里全是笑:“你不是不爱说嘛,咱俩总得一个人说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*

    江织也喜欢叫,在我的福利里……

    今天好卡文,二更要加夜班写,别等哈,明天早上起来看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