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1:徐纺找回生母,骆怀雨下跪(没分章)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骆常德犯罪是事实,只是差了点证据。

    这叫恶人自有恶人磨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法官敲了三下法槌:“肃静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大汗淋漓地坐下了,他慌了神,气喘吁吁,彻底六神无主了。

    之后,蒋春东为骆青和争取到了五分钟的自述时间,她站起来,双眼含泪:“是我雇人撞了我父亲。”

    她认罪了。

    她声泪俱下:“因为我知道是他杀害了我母亲,还试图把骆家大火的罪名推到我身上,我为了自保,也为了替母报仇,一时冲动犯下了大错。”声音哽咽,她停顿了很久,“车祸之后,我后悔了,找了人去章江打捞他,盼着他能相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她是派了人去打捞,只不过她是去打捞车里的行车记录仪。

    “可我没想到,他被救之后,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送进监狱,把所有杀人的罪名都推给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泣不成声,悲痛欲绝:“我被仇恨蒙蔽了眼睛,做错了事,我愿意接受法律的惩治。”她面向审判席,“法官大人,各位陪审员,我不想为我自己过错辩解,但恳请你们还我母亲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泪如雨下,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恶心谁啊这是?

    周徐纺脸色也不好看,死死皱着眉。

    骆青和自述之后,她的律师蒋春东最后在她辩护:“从立案到现在,我的当事人一直都饱受着良心的谴责,曾有过几次自残自杀的举动,如果不是怀了身孕,我的当事人根本不想活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蒋春东也悲痛得说不下去了,他向法庭递交了一份检查报告:“法官大人,各位陪审员,我的当事人已经怀孕八周了,恳请你们考虑一下她的身体状况与悔过态度,对她酌情量刑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被告席上,杜邵兴哂笑:不自残自杀,怎么申请外部就医,狡诈的女人!

    之后,公诉方的检察官做了最后陈词,控告骆常德故意杀人,同时,控告骆青和教唆杀人。

    杜邵兴后面什么也没说,没必要了,这成官司已经输了。

    三十分钟合议时间,最终判决如下:

    第一被告骆常德故意杀人罪成立,两次杀人,情节严重,被判处无期徒刑。被告骆青和教唆他人杀人,构成共同犯罪,但有悔改表现,并且怀有身孕,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,暂予监外执行。

    判决刚读完,骆常德就站起来抗议了:“凭什么是无期?”

    他大喊:“我不服!”

    杜邵兴拉了他一把,没拉住,就由他去了。

    骆常德像个从精神病人医院跑出来的疯子,一听到‘无期徒刑’四个字,就彻底精神失常了,在法庭上暴躁地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“她为什么可以监外执行?我也要申请监外执行。”他扭头就冲杜邵兴咆哮,“快给我申请监外执行!”

    杀了三个人,还想申请监外执行?

    杜邵兴语气不好地接了一句:“你去怀个孕,我立马给你申请。”倒了八辈子血霉了,接了这个案子,砸了招牌不说,还被死对头按在地上摩擦。

    骆常德被呛得火冒三丈,把桌上的文件全部推到地上,他破口大骂:“收了我那么多钱还打不赢官司,你他妈就是个没用的骗子,废物!”

    这种输了官司就发疯的,杜邵兴见得多了去了,眼皮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骆常德还在发疯:“我不服,我要上诉!”

    法官不予理会,敲了法槌,直接退庭。

    看管人员上前,要把骆常德带走,他却冲到证人席,一把拽住了骆颖和:“你!”

    骆颖和惊叫。

    看管人员上前,把骆常德拉回来,他挣扎,面目狰狞地瞪向骆青和:“还有你!”戴着手铐的手,指了指骆青和,又指骆颖和,“你们合起伙来害我,全是吃里扒外的东西!”

    看管人员把他拖走。

    他死死扒着桌子:“爸,爸,你帮帮我,我不想坐牢!”

    骆怀雨坐在观众席,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骆常德被拖走了,歇斯底里的声音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“骆颖和!”

    徐韫慈走到前面去,红着一双眼,气急败坏的样子。

    骆颖和不想跟她吵:“有什么话回家再——”

    她的话没说完,徐韫慈就狠狠扇了她一巴掌:“自己的血脉亲人你都不放过,我怎么生出你这样的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白眼狼……

    骆颖和把打在脸上的头发拨开,顶了顶被扇得火辣辣的腮帮子:“白眼狼怎么了?”她看着徐韫慈,目光轻蔑,“总比你这个婊·子强。”

    徐韫慈整个人都定住了,手僵在半空中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骆颖和还想顶嘴,看她脸色发白浑身颤抖的样子,硬是把那些恶毒的话全部咽了下去,只是也不服输,瞪着眼睛看徐韫慈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突然发笑:“果然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她手上改戴着手铐,身上穿着囚服,还和以前一样,趾高气扬。

    骆颖和最讨厌她这幅嘴脸:“你得意什么,等你肚子里那块肉生下来,还不要进去陪你爸吃牢饭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没接她的话,跟着蒋春东一道离了席,路过观众席的时候,停了脚。

    “借我骆家人的刀,杀我骆家的人,”她看向江织,“原来你打的是这个算盘。”不沾一滴血,让他们骆家自相残杀。

    后面,就该他渔翁得利了。

    江织还坐着,没起身:“法官还没走远,别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从一开始,就是他在引火,在扇风,让他们父女一步一步反目成仇,他手都不脏一下,就让骆家人相互撕咬。

    “江织,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吗?”

    他脸色果然变了,眼里像搁了刀子,锋利无比。

    骆青和笑:“我就喜欢你阴险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来,被周徐纺拉住了。

    骆青和笑得更欢快了,他这幅想撕了她的表情,很让人刺激:“哦对了,”目光落在了周徐纺身上,“当年的账,你觉得算完了吗?”

    话里有话,说三分,留七分。

    门口,骆怀雨由骆常芳搀扶着,拄着拐杖离开了。

    八年前……

    彭先知在花房见过骆青和之后,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说。”

    他进去,把门带上,迟疑不定了很久,还是开了口:“大小姐让我替她办件事。”

    骆怀雨在屋里作画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满室都是墨香。

    彭先知上前去,有些心慌,声音不自觉地压低了很多:“她让我烧了花房,顺便把骆三,”他边看老爷子的脸色,“把骆三处理掉。”

    骆怀雨手中的毛笔顿了一下,水墨在宣纸上化开了。

    久不闻他出声,彭先知请示:“董事长,您觉得我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他放下笔,把纸张揉成一团,扔进垃圾桶里,然后拿起放在旁边的拐杖,拄着往外走,到门口的时候,才留了一句话:“今天你没来找过我,我也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傍晚。

    骆怀雨去了一趟花房。

    光头的少女正坐在小板凳上浇花,她看到他,霍地站起来,凳子被她撞倒了。

    她很怕他,不自觉地往后缩。

    他拄着拐杖走过去:“怎么不叫人,不是会说话吗?”

    少女怯生生地喊:“爷、爷爷。”

    因为不常开口,嗓音很粗,发音奇怪。

    他坐下,把拐杖放在一边:“青和她们是不是经常欺负你?”

    少女摇头,不敢告状。

    “骆三,你不喜欢骆家对吧?”

    她不吭声。

    是不喜欢骆家,因为骆家也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她好像很犹豫,过了很久,小心翼翼地问:“我可不可以去江家?”

    “想去江家?”

    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很高兴,磕磕巴巴地说谢谢。

    “拿着。”

    骆怀雨递给少女一罐牛奶。

    她没有接。

    “喝吧,你不是喜欢吗?”

    伸向她的那只手干瘦如柴,手背上全是老年斑。

    她怯怯地接了,没打开。

    “你喝喝看。”骆怀雨笑得很慈祥,“还是我从江家那小子手里讨来的。”

    是江织给的啊。

    她便喝了,小口小口、慢慢地喝。

    喝完后,她突然犯困,窝在躺椅上迷迷糊糊,怎么也睁不开眼,手脚无力,抬也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哒、哒、哒、哒……

    拐杖拄地的声音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怎么偏偏是个女孩儿。”

    “女孩儿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女孩儿得死。”

    夕阳彻底落山,天黑了,星星出来了。

    花房里火光冲天,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!”

    佣人跑来书房,火急火燎地说:“着火了!着火了!”

    老人的声音震惊:“哪里着火了?”

    “花房,”佣人大喘气,“花房和后面的棚全烧起来。”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书房门开,骆怀雨拄着拐杖出来了,走到别墅门口,看了一眼远处的火光:“火太大,人别进去了,报警吧。”

    佣人慌慌张张地去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火势太大,烧得古怪,空气里还有汽油的味道。外面,有人在喧哗,正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看到我家那口子?”

    是何香秀,她在找她丈夫:“谁看到他了?”

    “光霁吗?”骆家当时的司机说了一句,“光霁他进去救人了。”

    何香秀听后,拔腿就往花房跑了。

    骆怀雨拄着拐杖回了屋里,在楼梯口看到骆常德在来回踱步,他提了一嘴:“光霁去救骆三了,你过去看着点,别让香秀也跟着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骆常德立马往外跑。

    老人拄着拐杖进了书房,笑了。

    骆家就这么点大,又有什么事能瞒得了他?哦对了,那孩子的性别瞒了他十四年。

    怎么能救,那个孩子得死……

    大雨还在下,滴滴答答,溅了一连串的水珠,司机撑着伞下了车,走去副驾驶,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先是拐杖落地,然后骆怀雨从车里走出来,抬头,看见了不速之客:“织哥儿,在这儿等我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江织肩上扛着把很大的黑伞,白色的鞋踩着一滩水,走在雨雾里。

    骆怀雨撑着拐杖站着:“你过来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儿,就是想教训你。”

    他上前,把手里的伞扔了,抬起脚,狠狠踹在了骆怀雨的胸口。骆怀雨整个人往后仰,倒在了一摊泥水里。

    司机见状,上前。

    江织抬头,雨水顺着额前的发往下滴:“滚开。”

    司机止步,不敢拦了。

    “私闯民宅、殴打老人,”骆怀雨趴在地上,胸口痛得爬不起来,他一口气快要上不来,仰着头,嘴唇都发紫了,死死盯着江织,“你也想吃牢饭是吧?”

    他伸手去摸拐杖。

    江织上前,一脚踩在他手上:“那你就去告我啊。”眼里浸了冰冷的雨水,泛着寒光,“你儿子孙女都完了,下一个,该你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在酒窖里。

    她不让江织跟着去,因为她会哭,不想给他看见,她舅舅跟她一起进去了。

    周清让从轮椅上站起来,假肢不灵活,他笨拙地弯下一条腿,跪在地上:“姐,我和徐纺来接你了。”

    满地白骨,他一块一块拾起来,放到木盒里。

    周徐纺也跪着,伸出去手抖得厉害:“舅舅,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周清让捡一块,叫一句姐。

    在徐纺镇,有这样一个说法,客死他乡的人,要家人去叫,才能把魂叫回来,不然亡魂会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“姐。”

    “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一声,越到后面越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周徐纺低着头,眼泪一颗一颗往下砸。

    外面有脚步声,杂乱匆忙,是徐韫慈母女冲进来了,骆颖和看见尸骨,没敢上前: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周徐纺说: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徐韫慈把骆颖和拉到身后,急忙解释了一句:“周清檬是难产死的,怪不得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咣!

    一瓶红酒,砸在了徐韫慈脚边,她立马拉着骆颖和出去了。

    一出去,骆颖和就质问:“你怎么知道那是周清檬的尸体?”

    徐韫慈让她别问,拽着她回屋。

    骆颖和甩开:“你到底还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萧氏。”

    “她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周清檬难产死的时候,萧氏刚好发病,就把尸体,”徐韫慈脸色发白,“把尸体剁碎了,泡在了酒里。”

    骆颖和听完忍不住颤栗。

    “疯子。”她往后退,“你们全是疯子,纵火、杀人,还有碎尸,”她腿一软,扶着门,“骆家好可怕。”

    徐韫慈上前:“颖和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!”她跌跌撞撞地往后摔,眼里全是惊恐,大喊,“都别过来!”

    徐韫慈眼泪直掉。

    骆颖和神色慌张爬起来,跑去楼上收拾行李,她要离开,她要立刻离开这个地方!

    外面,雷声轰隆,大雨倾盆。

    江织把骆怀雨扔到酒窖外面。

    周徐纺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徐纺,”她手在发抖,江织捡了一把伞,站到她身后,“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她双手抱着装尸骨的木盒,走到骆怀雨面前:“你起来。”

    骆怀雨浑身都是泥水,背脊佝偻地站起来。

    周徐纺说: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她,浑浊的双眼充血。

    周徐纺一脚踢在他膝盖上:“我让你跪下!”

    她眼睛红了,像血一样的颜色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咳咳……”骆怀雨双膝发麻,跪在地上,肺都要咳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骆怀雨,你听好了,”周徐纺捧着尸骨,俯视着跪在地上残喘的老人,雨声喧嚣里,她的话字字铿锵,她说,郑重像在起誓,“我会让你众叛亲离,让你骆家臭名昭著,让骆氏更名换主,让你一无所有,让你居无定所,让你老无所依死不瞑目。”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这么恶毒过,也从来没有生出过这样强烈的报复心。

    想毁了骆家,想让他们血债血偿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骆怀雨抬头,雨水砸在他皱纹遍布的脸上,瞳孔浑浊炙热,有惊慌,也有恐惧,“你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她说,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:“我是周清檬之女,周徐纺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当年的事全部水落石出了,铺垫铺得有点……复杂,前前后后的,也不知道你们都看明白没有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