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2:骆青和惨状,方理想怀孕曝光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她说,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:“我是周清檬之女,周徐纺。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雷声在耳边劈开,骆怀雨抖着手,指周徐纺:“骆、骆三……”

    她微微俯身,被雨水浸湿的眼睛折出寒光:“是我,我来讨账了。”

    骆怀雨眼一翻,往后栽了。

    当天,骆颖和就搬出了骆家,徐韫慈也随她一起搬了出去,骆家就这么散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火化了母亲的尸骨,舅舅说,想把骨灰葬到老家去,她说好,跟舅舅一起去了徐纺镇。

    她不在的这几天,帝都发生了几件大事。

    纵火案庭审后的第二天,骆家的丑闻就被爆出来了,骆氏股价大跌,这波还没平,骆氏又被查出逃税漏税,涉及到的相关高管多达数十位,与之有合作的公司相继解约。

    就是在这个风口上,骆怀雨受了刺激,卧床不起,骆家的二小姐骆颖和上任了,然后……更乱了。

    雨已经停了,骆氏的大楼上头那片乌云,怎么也不散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,”说话的是骆氏的一个高管,“viniter的市场经理打电话过来,说要解约。”

    骆颖和坐在老板椅上,左转一圈,右转一圈:“那就解啊。”

    高管为难:“我们会所、酒店,还有度假村的红酒一直是由viniter来供应,暂时还没有找到其他适合的合作方。”

    骆颖和看高管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高管表情凝重又慌张:“我也想问您怎、怎么办?”骆氏的名声彻底臭了,这个风口上,没有谁愿意跟骆氏合作啊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啊?”骆颖和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的员工,“我怎么知道,我要是知道,我雇你干嘛。”

    高管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这样的老总,公司会倒闭吧。

    骆颖和看到这个胖墩就烦,赶苍蝇似的挥手:“别杵我这儿,还不快去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胖墩高管:“是,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她不乐意了,白眼翻过去,官架子摆出来:“在公司别叫二小姐,叫骆董。”

    胖墩高管:“……好的,骆董。”

    把人打发走后,骆颖和趴在桌子上,开始……练字。

    她的签名太艺术了,现在她是老董,不是艺人,签名得有范儿,至少不能让人看出来她签的是什么字,这样才上档次。

    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她把练字的纸翻过去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是黄鼠狼来了。

    “还适应吗?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骆常芳坐下,把包放在一边:“我听说骆氏的情况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骆颖和今儿个穿的是职业装,她不习惯,换了姿势坐,忍着才没把腿跷起来:“谁说的,哪个大嘴巴在乱造谣?”

    骆常芳也没是谁说的,换了个话题:“颖和,你不打算复出了吗?”

    没事闲的?她复不复出管得着吗?

    骆颖和是个没耐心的,也不会打太极:“姑姑,你也知道我这人脑子是直的,兜不了圈子,你有什么事就跟我直说吧,不用这么山路十八弯。”

    都这么说了,骆常芳也不拐弯抹角了:“你手里的股份,卖给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骆颖和呵呵了一声:“我说姑姑你怎么来了,原来是惦记我董事长的位子啊。”

    当她蠢吗?

    她有这么蠢吗?

    “都是一家人,说什么惦记不惦记,不也都是为了骆氏好。”骆常芳嘴上挂着笑,口吻像个慈善的长辈,“你镇不住场子,你爷爷还在医院,我要是不管,咱们家这点老祖宗基业保不准就要化成泡沫了。”

    骆颖和从鼻腔里哼出一声。

    谁信她的鬼话!

    “你要是信不过姑姑,股份你就留着,我帮你管着,你去拍拍戏唱唱歌,做你自己想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骆颖和油盐不进:“我现在就想做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骆常芳脸上的笑容僵硬了,拿起包,站起来:“那姑姑我就看看,你这个董事长能做多久。”

    骆颖和用鼻孔看人:“好走不送。”

    总有刁民想觊觎她打下来的江山。

    人一走,她就忍不住了,踹了一脚办公桌:“哼,贱人。”

    门口,还没走远的骆常芳:“……”

    纵火案庭审后的第三天,骆青和就搬进了许泊之的公寓,她是监外执行的犯人,手上需要佩戴有定位功能的手环。

    那玩意儿是黑色的,碍眼得很。

    “这个手环,不能拆掉?”

    许泊之把她的行李放下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放了很多玫瑰花,味道有些浓,她摩挲着腕上的手环:“也就说,只要戴着它,我去哪里,警察都会知道?”

    许泊之从后面抱她: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会知道?”

    他没否认,伏在她肩上,嗅她的味道:“以后要去哪儿,先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拆掉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会让你回牢房待着。”他拨开她耳边的头发,唇凑过去,贴着她的耳朵说,“所以,得听话。”

    听话?

    骆青和笑了,把放在她腰上的手拿开:“这算囚禁吗?”

    许泊之没收手,扣得更紧,他贴着她的后背,闭着双眼,埋头在她颈间喘息:“怎么会,我那么爱你。”

    他张嘴,用牙齿咬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像千千万万的蛆虫在身上爬,胃里在翻滚,她用力掰开箍在腰上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?”

    许泊之松开手,捏住她的下巴:“骆青和,我们已经结婚了,我是你的丈夫。”

    为了把骆常德送进监狱,她已经把自己卖给他了,现在,她是俘虏:“孩子还小,你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许泊之端着她的下巴,让她抬起头来,他能看到她眼里的憎恶,还有不甘心。

    不甘心游泳吗?

    她是阶下囚,是他的阶下囚。

    他笑了,右眼珠往下,看着她的肚子,左眼珠动不了,正对着她:“孩子还小,你要乖一点,躺好。”他把手覆在她腹上,“要是伤到你肚子里的孩子,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孩子没了,她就得回监狱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很短时间,往后退了:不,她怎么能委身于这个独眼龙,她有她的骄傲,有她的尊严,她可是骆青和,是骆家的大小姐,这个卑贱的花匠怎么能配得上她。

    她推开他,往外跑。

    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,拽住了她头发,把她拖了回去……

    纵火案庭审后的第四天,方理想上头条了。

    当天她没通告,在家里窝着,抱着盒孕妇饼干在啃,经纪人打电话过来:“你昨天去妇产科了?”

    她把饼干咬得嘎嘣响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被拍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个鲤鱼打挺:“现在的狗仔真敬业,没日没夜没双休啊。”

    林商没心情跟她插科打诨:“孩子是谁的?”

    “孩子他爸没拍到?”靠,搞什么!

    昨个儿她肚子痛,怕宝宝有个什么,就和薛宝怡一块儿去了趟医院,因为时间赶,来不及安排特殊通道。

    狗仔偷拍就算了,只拍她不拍薛宝怡那就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是二爷的?”林商挺淡定,自从知道方理想是老板娘之后,她就佛系了,天塌下来都没有窒息感了。

    当然,方理想也没有窒息感,照常北京瘫,照常吃她的孕妇饼干:“不然还能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先看看老板那边的意思。”挂电话之前,林商交代,“这几天,你别上微博了。”

    微博上,一片戾气。

    因为方理想资源太好了,太顺风顺水,在圈子里的确得罪了一波人,她的料一出来,四面八方的黑子都来凑一脚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出来辟谣,这回是真怀孕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她爸谁啊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谁,金主大人呗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红得这么快,原来有人保驾护航。”

    “方理想的演技就摆在那里,某些黑子是瞎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理想太红,挡了太多人的道,拿了太多好资源,红眼病患者们眼红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我可以公开了吗?”

    “楼上要点脸行吗?孩子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网上正闹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这时候,薛宝怡在干嘛呢?在道歉。

    夏函松侧耳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薛宝怡坐对面,翘着个二郎腿:“故意的是吧?”要不是怕家里的女人跟他闹脾气,他才不来道歉。

    他薛二爷打从出生起,就不知道‘对不起’三个字怎么写。

    明明听清楚了,却装作没有听清楚的夏函松:“没有,真没听清楚。”

    妈的!

    薛宝怡磨了磨牙,吼了一句:“对不起,成了吧!”

    夏函松勉勉强强接受吧:“那天你为什么打我?”

    “夫妻矛盾,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问了,他刷手机,刷着刷着就恍然大悟了:“你老婆怀孕了?你以为孩子是我的?”

    薛宝怡开始明里暗里地炫耀了:“猜到了也别到处乱说,我老婆不准我公开。”

    夏函松把手机推过去:“你老婆现在应该会准你公开了。”

    微博上热搜第一名:方理想怀孕,第二名:方理想打胎。

    薛宝怡就扫了一眼标题,整个人都炸了,跳起来,边往外跑边给方理想打电话:“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那边挺平静:“在家啊。”哦,对了,“楼下全是记者,我的外卖到了,我不敢下去拿。”

    她在她自己的公寓那边,没在老方那。

    薛宝怡连电梯都没耐心等,直接走楼梯:“我现在过去,很快就到。”

    她隔着手机都听得到他跑动时的呼吸声:“也没有很饿,你慢点跑,不用赶。”

    他一点儿也没慢,火急火燎地往停车场跑:“要是记者问起来,我怎么回答?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回答?”

    “想如实回答。”他屏住呼吸,等她答案。

    方理想思考了一下:“好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在那边笑得像个傻子。

    所以,当记者问小二爷怎么来了的时候,小二爷对着镜头会心一笑:“给我老婆孩子送饭。”

    随后,不到半个小时,薛小二爷就发了一条微博。

    薛宝怡v:我孩子的妈@方理想

    微博她服务器,嗯,崩了。

    “小二爷,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江织吗?”

    “二爷,你要是被绑架了,你就眨一下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江导?为什么是方理想?我不接受!”

    “楼上,你滚吧,戏真多。”

    “祝福。”

    “好替我们理想担心,怕小二爷又跟姑娘去打麻将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能演江导的电影,这后台够硬。”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