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4:怀了就生,陆声主动(二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是陆声,她找来了,身上湿漉漉的,应该淋了雨,头发还没干。

    周清让诧异了一会儿,拄着拐杖过去:“你在这儿等多久了?”

    她还蹲着,仰着头看他,眼睛里雾蒙蒙的:“很久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可怜巴巴的。

    像只被抛弃了的、还淋了雨的小动物。

    周清让没说别的,敛着眼沉默了半晌,才说:“我送你去酒店。”

    不要,她才不要去酒店。

    她不起来,抬着脑袋软趴趴地说:“我腿麻了,起不来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是钢铁直女,听不懂风月的小计策,听陆声说腿麻,她就去帮忙,刚迈出脚,被江织拉住了。

    江织摇头。

    周徐纺:“?”

    不是腿麻吗?她可以把陆声扛起来。

    没等周徐纺去扛人,周清让就走近了,伸出手,递给陆声。

    她突然站起来,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不是腿麻起不来吗?

    “陆声。”周清让手还僵着,就那样悬放在半空,许久,才拉住她的手,许久,又松开了。

    他任她抱着。

    耳边,女孩子鼻音很浓,哭过了:“你不要忍着,我这样抱着你,就不会有人看见你哭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令周清让红了眼。

    这个姑娘,怎么会这样懂他?在他冷的时候,她就来抱他了。

    雨没有下,天阴阴的。

    周徐纺站在后面,抬头看天,低头看地,偶尔装作不经意,看一看松树下相拥的男女。

    江织牵着她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再偷看了一眼,就跟着江织往屋里去了。

    老旧的巷子里,孩子们在戏耍,三五成群跳皮筋,童言童语地唱着:“小皮球,香蕉梨,马兰开花二十一,二五六,二五七,二八二九三十一……”

    小院隔壁的屋子里,在放一首老歌:“风儿吹,树影摇,摇啊摇到外婆桥……”中年女人从屋里探出头来,笑咪咪地叫,“囡囡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吴侬软语,带一点口音。

    半人高的小孩子拔腿就往家里跑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后面,同伴们还在唱:“六五六六五七,六八六九七十一,七五六七五七,七八七九八十一。”

    傍晚,巷子里的路灯亮了,晚归的路人脚步很急。

    处处都是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周徐纺看着屋外,听着隔壁院子里的老歌,嘴角有淡淡的笑:“江织,我很喜欢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也喜欢。

    因为他家小姑娘喜欢。

    “那以后我们来这定居好不好?”

    周徐纺窝到他怀里去,抱他:“好。”

    天黑得很快,才一会儿,天色就昏沉了。

    周清让还僵直地站着:“陆声。”

    她还想抱,没松手。

    周清让将她拉开一些,他眼角微红,看着别处:“我送你去酒店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去酒店,想守着他,就随便寻了个借口:“我淋雨了,很冷。”

    他没说话。

    她继续找借口:“我还没吃饭。”故意可怜兮兮地眨巴眼睛,又无辜又无助,“我很饿很饿。”

    周清让用手背碰了碰她身上的衣裳,还是潮的:“行李呢?”

    她摸摸鼻子,低头看他的脚尖:“我来得急,没带行李。”

    这么马马虎虎莽莽撞撞,都不像她了。

    “跟家里人说了吗?”

    她摇头。

    哪里来得及,她开会的时候,刷到了骆家的丑闻,打了个电话弄清了状况就跑来了,徐纺镇的交通不太好,她换了好几趟车,才找到他这里来,冷是真的,没吃饭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周清让没再说送她去酒店了:“你先给家里人报个平安。”

    陆声:“哦。”报完平安,他是不是就要赶她走?

    她握着手机,半天也没按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没有你能穿的衣服,你去问问徐纺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先进屋了。

    陆声愣了一下,笑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脚步欢快地跟上去,进了院子,还没开口向周徐纺借衣服,她妈就打电话过来了,她走到一边,小声接了:“妈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秘书说,你会开到一半就走了。”姚碧玺很担忧,“在哪儿呢现在?”

    也不能说在周徐纺这,陆声就说:“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是哪儿?”

    “徐纺镇。”

    姚碧玺问:“你去那干嘛?”

    陆声撒了谎:“出差。”

    出差?

    自个儿怀胎十月生下的闺女,肚子里有多少花花肠子,当妈的还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姚碧玺也没戳穿她,只说了一句:“在外面注意安全。”说完,她挂了电话,冲客厅喊了一句,“陆景松,你闺女对我撒谎了。”

    求生欲非常强的陆军长:“不是我教的。”

    姚碧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夜里下了雨,屋外,雨打青瓦,滴滴答答。

    周徐纺翻了个身,背着江织。

    他立马把她抱回去了: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都没睡着呢。

    小镇湿冷,夜里盖的被子很重,江织把她后面漏风的地方掖严实了:“怎么还不睡?”

    周徐纺声音有点绵:“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雨声不吵,只是她脑子里乱糟糟,好像什么都没想,又好像都在想。

    江织便想哄她睡觉:“那我给你唱歌好不好?”

    周徐纺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趴好:“好。”

    江织清了清嗓子:“lullaby,and good night,with pi,with lilies o'erspread,is my baby's sweet head……”

    是一首国外的摇篮曲。

    可能是摇篮曲吧,因为周徐纺已经听不出来原本的调了,江织唱歌有点像坐过山车,高高低低、忽上忽下、九曲十八弯……

    周徐纺听完了半首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江织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好一阵:“要不还是别唱了?”他越唱她越精神了。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嫌他唱歌难听是吧。

    “好,不唱,做点别的。”他把被子盖住头,钻到她那边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被子里就有声音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纺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很沙:“没套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怀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姑娘软软地说:“给你生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窗外,雨声绵绵。

    小镇的春雨下得温柔缠绵,像离别时恋人的泪。

    绿瓦青苔,院子里留了风,屋里有人还没睡,坐在门槛上,撑着下巴看外面,神色专注。

    周清让柱了拐杖过去:“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陆声惊慌地回头,还没想好回答,便脱口而出了:“看月亮。”

    外面在下雨,雨水顺着屋顶的瓦淌下来,在门前挂了一片雨帘,蒙蒙雨雾,模模糊糊的,远处的天乌云密布,没有一丝月色。

    “今晚没有月亮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撒了谎的女孩子有些窘,就说了实话:“在看墙,看瓦,”她伸出手,指着院子里的一颗桔子树,“看那棵树。”

    周清让倚门站着:“这些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有啊。

    她说:“因为想知道你小时候有没有翻墙掀瓦,有没有爬过那棵树。”

    有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,肆意奔跑、放纵大笑。

    忆起往事,他眼里爽化作了水,波光潋滟的,嘴角有淡淡的笑,不那么轻轻冷冷了,他说:“五月的时候,我会爬上树去摘桔子,六七月是雨季,有时候雨下得大了,会漏雨,我就跟着我父亲上屋顶盖瓦。”

    陆声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清让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:“嗯。”

    女孩子把所有心思都放进了眼睛里,温柔缱绻,羞涩大胆,满满都是小女儿情意:“你也喜欢我的,对吗?”

    他不太敢看她,目光避开:“陆声——”

    她手放到他腰上,踮起脚,贴着他唇,轻轻地吻了他一下:“等以后,我跟你一起住这儿,到了五月,我就爬上树,给你摘橘子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语气小心翼翼的,带了怯,揣着所有的勇气和期待,她问他好不好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,沉默了良久,握紧了拐杖,往后退了:“去睡吧,明早我送你去车站。”别的没说,他转身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他走得慢,咳得很厉害,捂着嘴的指尖发青,微微颤着。

    屋外,女孩子站在那里,红着眼看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越深爱,越克制,说的就是周清让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