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8:江织救妻,基因实验室的秘密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“云——”

    对方摇头:“嘘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没有再出声。

    萧云生拉着她,将她带到门口,手握住门把,正欲开门——

    周徐纺按住了他的手,外面有脚步声,越来越近……

    她抬起手,握拳,做好防御。

    咔——

    “小治爷。”

    门只开了一条缝,半道停住了,推门的那只手还放在门把上。

    萧轶走上前,毕恭毕敬地问道:“您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小治爷……

    门后,周徐纺的右眼皮跟着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卿侯收了手,倚着半敞的门口:“来看看你这些年长进了没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在实验室,她偷藏了食物给017,少年便下令,禁了她的食,隔了好些天,他去瞧她,手里还捏着个肉排汉堡,咬一口就扔了,就扔在她看得到拿不到的地方:来看看你这几天饿死了没……

    八年过去了,他这人好像还是很恶劣。

    萧轶弓下腰,低头:“研究成果都在楼下,我领您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声,慢悠悠地走了。

    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周徐纺深吸了一口气,等脚步声远了,才探出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萧云生带她出去了,他对这里显然很熟悉,左拐了三次,进了一间药房,里面有三个柜子,柜子上全是药剂。

    他挪动中间那个柜子,对面墙面自动左移,随后,电梯门出现,他输入指纹,门开后。

    电梯从负二层,升到了一层。

    上面,就是一家医学研究室,与普通的研究室并无两样。

    萧云生领她出了大门,一句话都没解释:“你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紧。”他回头看,神色紧张,催促,“不用管我,快走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还站着未动,看着少年的眼睛:“那次爆炸,你没有逃出来是不是?”他骗她了,这八年,他过得不好,从未得自由。

    他很紧张,拉着她往研究室的后面走:“我逃不逃出来没有关系,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我,我和014都是失败品,他炸了实验室,是为了抢你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心里有了猜测:“他?”

    “是小治爷,”少年总是死气沉沉的眼睛里,竟有一丝惶恐,“他来了,来抓你了。”

    小治爷苏卿侯,与他的父亲苏鼎致,是对头,周徐纺就是他们父子俩争夺的猎物。八年前,苏鼎致弄了个人体实验室出来,011、014、017,都是实验室的产物。

    五年前,苏卿侯用一吨炸药把实验室炸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就是在那次爆炸中逃出来的。

    萧云生说:“徐纺,你逃吧。”

    普尔曼的小治爷,无人不畏惧,他杀人都不眨眼,那么大个实验室,几百号人,几十亿的医疗设备,他一吨炸药就扔下去了。

    突然,有人路过。

    萧云生不再耽搁了,推了她一把:“快走!”

    他扭头就回了研究室。

    周徐纺站了一会儿,离开了。

    是萧轶出来了,正在门口,见萧云生,沉着脸说:“你跟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萧云生跟着他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医用的柜子挪开,父子俩上了电梯,下到负二楼,进了关押周徐纺的那间房间,萧轶关上门:“是你把她放走的?”

    萧云生没有狡辩:“是。”

    萧轶忍着怒气,把声音压低:“苏婵进江织的剧组,打的什么是主意,你比我更清楚,苏卿侯就在外面,他来帝都就是为了011,你现在把她放出去,你以为是在救她吗?若不我刚才来得及时,她已经落到苏卿侯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萧云生没说话,敛着眉眼,眼里古井无波,一点反应都没给,像精致却没有生命的人偶。

    萧轶震怒,瞳孔都红了:“没有哪个地方会比这个地下实验室更安全,你放她出去,反而是在害她。”

    他总算抬头,回了一句:“江织那更安全。”

    萧轶被噎了一下:“云生,你还是不信任我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少年默不作声,所有情绪全部藏在那双无波无澜的眼睛里,不透露出分毫。

    萧轶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:“云生,只有我能帮周徐纺,也只有周徐纺能救我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的再生能力,如果能用于医学,毫不夸张地说,只要研究成功,那整个人类的命运都会被改写。

    不然,苏卿侯怎么会愿意付出那么大的代价,就为了把周徐纺弄到手。

    萧轶重重叹了一口气:“要是她落到了苏卿侯的手里,我们就全完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还是那句:“江织那更安全。”

    萧轶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手机突然响了,萧轶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博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助理说:“第五医院的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想看看合作项目的进度。”

    萧轶看了少年一眼,开门出去了:“过来的是孙副院还是钱主任?”

    助理回答:他“都不是,是江家的小公子。”

    萧轶脚步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来得真快啊。

    门后,萧云生笑了,他没说错,江织那儿才更安全。

    萧轶是从自己办公室出来的,脸上是受宠若惊的表情:“江少,您怎么亲自过来了?”

    江织咳了两声,说话声儿小,有气无力:“来视察。”他眼角泛红,因为咳嗽,脖颈的青筋若隐若现,“我江家投了那么多设备和技术,总得来看看值不值。”他目光淡淡的,瞥着萧轶,“不欢迎啊?”

    萧轶笑道:“怎么会,我这就领您过去看看进度。”

    他把手里捏着的帕子放回口袋:“不用了,我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之后,他就一间一间地查看,所有能藏人的地方,所有像密室开关的地方,他全部不放过。

    最后,只剩一间了。

    萧轶在前面领路,解释说:“这里是我的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江织并没有停下:“不能进去?”

    萧轶笑得自然,撑了撑鼻梁上的无框眼镜:“当然能。”他儒雅地做了个‘请’的手势,同时开了门。

    办公桌前,做了个人,黑衣黑裤,一双修长的腿搭在了桌子上,手里捏着根烟,用眼角瞧着人:“是你啊。”那个蓝头发。

    江织接了他的后半句:“医院那个路痴。”

    苏卿侯嘴角慵懒的笑意收了。

    他啊,最讨厌他是路痴。

    萧轶诧异:“两位认识?”

    江织瞧着苏卿侯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他回视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萧轶便主动介绍:“这位是苏先生,我们医院的注资人。”介绍完苏卿侯,又介绍江织,“这是江少,江家的小公子。”他向苏卿侯解释,“我们正在研究的基因医学项目,江家也是合作方。”

    苏卿侯收回了腿,把烟掐了,走到江织面前,伸手:“苏卿侯。”

    他回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两手相握,三秒后,各自松开,两人脸上都不露声色,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这时江织的电话响,他把手机放到耳边。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可不就是他正在找的人。

    他把手机的听筒遮住:“抱歉,要先走了。”说完转身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苏卿侯往椅子上一坐,脚搭起来,方才还笑着,这会儿,眼里阴阴沉沉:“这个江织,”他说,“碍眼得很。”

    医院的人都留下了,就江织一个人从研究室出来了。

    阿晚带了几个人在外面守着,老板说,一只苍蝇放出去都要通知他,反正搞得紧张兮兮的。

    “老板,您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?副院长呢?”

    “车钥匙给我。”

    阿晚把车钥匙递过去:“哦。”

    江织上车。

    孙副院跟着追出来了:“江少。”

    江织没理会,打了方向盘,脚踩油门,车开得很快,他一只手握方向盘,一只手拿手机:“你在哪?”

    周徐纺说:“在长丰大道与高速交接口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江织神色还绷着,一点也没放松:“在那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