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3:徐纺美人计,江织从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等门关上了,周徐纺才说话:“她再生和自愈的速度,应该跟我不一样。”苏婵的自愈速度远不如她。

    江织认同:“那伙人费尽心思地找你,说明你的价值远大于她跟萧云生。”他打了个比方,“他们俩可能是半成品,或者残次品。”

    有一部分异于常人的能力,也或者没有。

    聪明的周徐纺立马听明白了,举一反三:“我是合格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真当自己是产品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实验室的时候,跟那个路痴接触多不多?”他查到的资料太表面,只证实了一件事——那是个只手遮天的路痴。

    周徐纺说:“不多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‘产品’都被关在各自的房间里,被限制了出行,就连跟她同组的云生,她也见得不多,同组的还有014,但014进实验室没多久,就被药物的副作用弄得卧床不起了,周徐纺甚至都没见过她,输血的时候会碰见,但有时候会被蒙上眼睛,有时候干脆被套上头套。

    苏卿侯是实验室的小主子,只有他能随意走动,但周徐纺每一次跟他见面,都不怎么愉快。

    他喜欢折磨她,比如,饿她。

    江织问:“他是个怎样的人?”

    周徐纺毫不犹豫地说:“恶劣的坏人。”那个坏人饿她也就算了,还用电电云生,“可混蛋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倒是难得听她骂人,他家这姑娘心善,眼里好人多坏人少,她都说是坏人,那就真的坏得丧尽天良了。

    当然,不止是坏。

    苏鼎致花了十年时间来建造人体基因实验室,苏卿侯却只用了一天就毁了实验室,一口吞掉了他父亲所有的心血,从那之后,老致爷下台,小治爷成了普尔曼的土皇帝。

    这手笔,光坏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“萧轶有意瞒着,苏卿侯应该还不知道我的下落。”周徐纺很苦恼,“江织,我要不要逃跑?”

    苏卿侯明显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江织问她:“逃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月亮湾。”

    她先前想买月亮湾,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为了避难。

    “你带上我就行,”江织完全没有自己的立场,“其他的,你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月亮湾虽冷清,但他一想到那里就只有他们两个,倒生出了几分期待。

    周徐纺认真思考着:“理想就要订婚了,舅舅身体不好,你的电影也没拍完,还有云生,他不跟我联络,肯定是处境不好。”她以前孑然一身,现在有太多抛不下的人和事,“我现在还不想逃。”

    不到走投无路,她不想江织跟着她背井离乡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逃,我没原则,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。”他轻抚着她皱起的眉,“不要慌,这里不是普尔曼,苏卿侯只手还盖不住江家的天。”

    不要慌。

    周徐纺,你有江织了,不是孤军奋战。

    道具室。

    “道具都确认过了吗?”统筹在外面问。

    场务小钏一一检查完后,回答:“确认过了,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统筹接了一通电话,去道具室里叫人:“现场需要重新布景,你们几个都过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道具室里人就走空了,外面的日头落在门口,在地上投了一道人影,那人逆着光,身穿玄色暗花褶缎裙,配白玉带,脚下是一双浅青色的绣花鞋。

    她走到木架前,拿起了放在上面的一把佩剑。

    周徐纺和江织又吵架了。

    姑且叫吵架吧,阿晚觉得更像幼儿园的老师在哄大班的熊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江织有时候,挺蛮不讲理的。

    周徐纺说她的理由:“只有这样才能打消她的怀疑。”

    没的谈,他不由分说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阿晚听得不全,断断续续的,也不知道周徐纺是要做什么,当然,也没法知道老板为什么反对。

    周徐纺还是很坚持:“我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一向宠女朋友的江织也不让步:“周徐纺,昨天你在是怎么答应——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断了。

    是某人被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阿晚不由自主地往前一步,并把耳朵贴到了门上,想听听在后面的发展,然后呢,周徐纺的声音就钻进了他的耳朵里:

    “林先生,请你回避。”

    阿晚:“!”她是有千里眼还是顺风耳?

    哒。

    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江织冷脸:“滚。”

    阿晚摸摸鼻子:“哦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门摔上了。

    阿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听的。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在哄人。

    江织不听:“周徐纺,别给我动歪心思。”

    苏婵有动作了,她想将计就计,试探试探苏婵,只是方法伤敌一千自损八百,他自然不同意。

    周徐纺便不说话了,踮脚去解他衬衫的纽扣。

    江织逮住她的手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色诱。”

    哪儿学的这是!

    “周徐——”

    最终,江织让步了:“一定要用这个法子?”

    周徐纺脑袋还烧着,眼里两点氤氲,她点头:“这是最立竿见影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他拿她没法子了,被她弄软了心肝,只能从。挨不住她软磨硬泡,再不对的事,在他们家,最后做主的也还是周徐纺。

    她满意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答应完,江织就后悔了,坠着颗心,一直不安,周徐纺向他再三保证,,保证她会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下午第一场戏,是方理想的戏。

    赵副导看出来了,江导似乎很焦躁、很忧虑,一直皱着个眉,眼睛黏在他女朋友身上,魂不守舍的。

    估计是小俩口闹别扭了。

    赵副导看出了点端倪,而且,看出了点蛛丝马迹:“江导,您脖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以为江导会说蚊子咬的。

    不,江织语气还挺骄傲:“我女朋友弄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赵副导竖起大拇指,由衷地佩服:“您女朋友挺厉害。”

    女朋友被夸了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的江织:“那是自然。”他摸了摸脖子,把衬衫领子扣到了最上面,脸一冷,训人,“摄像机都开了,你们还磨蹭什么。”

    一众工作人员and演员:“……”你敢对你女朋友凶吗?

    方理想有三场戏,全部一条过,拍得很顺利。第四场,是她和苏婵的对手戏,后半部分有打斗的戏份,换替身出境。

    武术指导在做最后的动作确认:“先用剑挡,翻身,”他亲自示范了一下动作,“然后苏小姐你拔剑出鞘,刺周小姐的肩部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和苏婵都认真听着。

    “ok了吗?”

    两人都点头。

    “最后再走一遍动作。”武术指导喊了场务一声,“把道具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这场戏,方理想饰演的女主被苏婵饰演女二刺伤了肩膀。

    道具组在剑上做过处理,悄悄用力,剑就会往回缩一寸,只会捅破血包,不会伤到人。

    苏婵拿剑,周徐纺拿匕首。

    “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苏婵抱手说了这么一句,开始对招。

    她手握剑柄,攻周徐纺脚下,动作算不上快,但也不慢。

    周徐纺后退,纵身起跳,出脚回击。苏婵用剑身横挡,翻身挪开,剑朝上一扔,她拔剑,横向刺入周徐纺的肩部。

    一套动作下来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武术指导大赞:“漂亮!”他朝拍摄组那边打了个手势,“就这么打,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苏婵这才收了剑,跟着,周徐纺踉跄了一步,往后倒了。

    场务小钏是第一个发现的:“血、血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带血包,却有嫣红的血迹从周徐纺的肩上漫开来。

    “徐纺!”

    这一声是方理想喊的。

    咣——

    剑掉在了地上,剑尖沾了红,苏婵顿时面露慌色。

    江织拨开人群,把周徐纺抱在怀里,大发雷霆:“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武术指导把苏婵那把剑捡起来,查看了一番:“道具好像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剑尖不是钝的,而且,回缩不了。

    江织急红了眼,喊道:“快叫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赵副导赶紧打120。

    苏婵站在原地,看着周徐纺肩上,血还在往外渗,她一身白衣,肩下迅速漫开了一朵血色的花。

    哪里错了?她不是011吗?为什么会流血不止?为什么伤口不会自愈?

    噹的一声。

    苏婵被匆忙赶来的场务撞到了肩,裙摆勾到了摄像机的架子,玄色暗花的褶缎裙被刮出了一道口子,白玉带晃了两下,脚下的浅青绣花鞋蹭了土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苏小姐。”

    她慌了神似的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