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5:江织的狗粮,薛宝怡的狗粮(二更)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江织把她手里的牛奶拿过去,开了再给她:“她去年刚在柏林拿了最佳女主角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咬一口苹果,喝一口奶:“比理想还厉害吗?”受伤住院太棒了,江织每天多给她喝一罐牛奶。

    “不出意外的话,方理想今年应该能拿奖。”他手头拍的这个片子,就是冲着奖项去的。

    江织的话刚说完,方理想就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她双手正扒着病房门上的玻璃,“江导,您真是我的再生父母。”

    再生父母的女朋友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三月的最后一天,是方理想和薛宝怡订婚的日子,是个大吉大利、万事皆宜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订婚前一天的晚上,方理想邀了周徐纺上她家里住,周徐纺答应了,下午就过去了,老方见周徐纺过来,很高兴,做了一桌子的菜,晚饭之后,老方就开始抹眼泪。

    方理想心都给他弄酸了:“我又不是明天就嫁,你哭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老方头一撇,傲娇地说:“我哪儿哭了,我就是眼睛里进了沙子。”

    还嘴硬呢。

    方理想好笑:“我给你吹吹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老方哼哼唧唧。

    方贵妃趴在脚下,唧唧哼哼。

    方理想装模作样地帮老方吹眼睛,结果越吹眼泪流得越多,后面干脆嚎啕出来:“闺女啊,你到了薛家,千万不要太懒,衣服要洗,被子也要叠,吃饭别等着人来叫。”

    这嫁闺女的氛围,立马起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也心酸酸。

    老方还在声泪俱下:“最重要的别忘了,要是薛宝怡那个臭小子敢欺负你,不要忍着。”

    最重要的,还是女儿重要。

    方理想吸吸鼻子:“知道了。”老她妈去的早,是老方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把她拉扯大的,老方也不容易啊,“老方,楼下的秦阿姨你要是喜欢,你就娶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老方打了个嗝,突然哭不下去,面红耳赤:“你乱讲什么,我跟人家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嫁女儿的氛围,瞬间破坏光了。

    方理想嘿嘿:“别不好意思嘛,我都看到了,你跟秦阿姨在楼道里拉小手了。”

    老方: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理想贼笑:“你们还打啵了。”

    老方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方,羞羞脸哦。”

    老脸一红,没地方搁了,老方钻到房间里自闭去了。

    晚上方理想跟周徐纺一起睡。

    方理想伸手就摸到了周徐纺的老年款秋裤,秋裤下面,跟快病一样:“徐纺,你身上好凉啊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挪远一点:“你别挨着我,你怀宝宝了,不能感冒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本来还想抱着她睡,摸摸肚子里的狗崽子,还是乖乖睡旁边:“江织他会抱着你睡吗?”

    羞涩的周徐纺: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虽然江织睡相很差,老是踹他,但她还是会给他抱着睡。

    “看来他这个‘病秧子’的身体还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他精力可好了。

    想到别的地方去的周徐纺立马把脸盖进被子里,红了个透。

    这时,放在旁边柜子上的手机响了,方理想爬起来看了一眼,把床头打开了:“徐纺,你先睡,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也是有男朋友的人,情商已经高了很多了:“是小薛先生来了吗?”

    方理想捂脸: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还是第一次见她害羞:“那你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等我,你先睡哈。”方理想拿了衣服出去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一个躺着,她有点认床,翻来覆去也睡不着,差不多十点,她手机也响了,是江织打来了。

    她爬起来,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接到电话的周徐纺很高兴,可打电话的江织不怎么高兴,闷闷不乐的:“为什么要在方理想家住?不能回来吗?”

    他想她了,想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很安静,周徐纺声音软软的:“我答应理想了,要陪她一晚。”

    江织心里特别不平,有种被抛弃的感觉,不爽:“我没人陪。”

    家里养了只狗狗,主人天天抱它疼爱它,突然有一天,主人带狗狗出去,见别人家的猫咪可爱,主人就摸了摸,哄了哄。

    狗狗回到家里,就挠主人了,把屁股对她,哼哼唧唧不吃饭。

    此时,江织就好比那只狗。

    周徐纺没养过狗,不知道怎么哄,就说:“要不你去跟小薛先生睡?”

    江织不乐意:“谁要跟他睡了,我就只跟你睡。”

    从他出生到现在,他还真只跟周徐纺同床过,他的床,乔南楚都不可以躺。

    周徐纺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:“江织,你跟我睡的时候不会冷吗?理想也说我身上很冰。”

    以前纯情害羞的江织现在什么都敢说了:“亲两下你就热了。”后面,还有一句更不知羞的话。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要跟他聊天了。

    “纺宝。”

    江织一叫‘纺宝’,周徐纺就没辙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两句好听,哄我睡觉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拿着手机,往被子里钻了:“你想听什么?”

    江织说:“越肉麻越好。”

    她说不出口肉麻的话。

    江织哄着她,像只大灰狼:“那我说一句你说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后面,她被他带着说了很多肉麻的情话,以及很多……没羞没臊的话,大概因为他是导演,懂得特别多,知道怎么用声音、怎么用一个手机来让她——发烧。

    江织是小流氓。

    周徐纺总这么骂他,不是开玩笑,只不过他就只她耍流氓,毫无底线地耍流氓。

    楼下,路灯昏沉。

    薛宝怡靠着他那辆骚包的车,在嚼戒烟糖,方理想现在是孕妇,他开始戒烟了,以前笑乔南楚戒烟,到头来,半斤八两,他也一样。

    方理想穿着件从头裹到脚的羽绒服出来了,脸上还围着围巾:“这么晚了,你还过来干嘛?”

    薛宝怡笑得不正经:“过来跟你私会啊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瞪他:“谁要跟你私会了。”

    他往前,抱住她:“我太兴奋了,睡不着觉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仰着头,就露双眼睛和脑门:“别兴奋得太早,上了我的贼船,可就下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下去了呗。”薛宝怡把她围巾拉下去,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下,“订婚过后,搬来跟我住,成不成?”

    她笑眯眯地问:“那你会做饭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公子哥儿,哪懂柴米油盐。

    “等你会了我们再同居。”方理想碰了碰他的唇,尝到了戒烟糖的味道,不错,她家狗子挺听话,让他戒就戒了。

    还要等会做饭才同居,薛宝怡心急,等不及:“为什么要等?”

    “不会做饭,你岳父大人肯定不让我大着肚子跟你住,他择婿标准的第一条就是厨艺。”

    说起老方同志的择婿标准,薛宝怡是一条都不符合,老方希望女儿能找个老实本分、家庭简单的人结婚生子,薛宝怡就牛了,花花公子富家少爷,怎么乱怎么搞。

    薛宝怡摸摸她肚子,还是平的,没显怀:“所以我是父凭子贵?”

    方理想拍他的手: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不然她不可能这么快就被他叼回窝里了。

    薛宝怡还得意上了:“还好我的种子够争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流氓话要被老方听见了,得挨鞋底板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做饭嘛,难不倒我。”他搂着自家女人小蛮腰,“等我学会了就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点头说行,催他:“你快回去吧,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抱着她不撒手,不想回去,就像跟她多待会儿:“回去了我也睡不着。”明天就订婚,他精神太亢奋了,没法睡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打两把游戏?我带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孕妇不能长时间对手机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说了句实在话:“你一局也活不过五分钟,不会很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倔犟菜逼的死亡凝视:“……”他也是要面子的,“我现在已经很厉害了,昨天我还进了决赛圈。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薛宝怡回了家,跟方理想约好了一起飞g港。

    他上游戏,跟她一起跳伞。

    一落地,他就很积极,摩拳擦掌想表现一下:“理想,你先在屋子里躲着,我去捡枪给你。”

    游戏里,扎两彩色辫子、戴护士帽的小人儿跑到空地上,乐颠颠地去捡装备。

    突然,枪声响,子弹乱散。

    耳机里,传来薛宝怡慌张无措的喊声:“队友!”

    “队友!”

    “我倒了,快来扶我!”

    “快!扶!我!”

    方理想:“……”

    离得比较近的一个队友过去了,把薛宝怡扶起来:“别去捡了,对面房子里有人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很坚持:“不行,我得给我老婆捡枪。”

    游戏的小人蹲下,滑行。

    队友: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理想被甜到了。

    “理想,我捡到了三级头。”

    游戏里小人屁颠屁颠跑到方理想躲的房子里:“给你戴。”

    队友:“这是爱情啊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——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”敌人闯进房子里,一阵扫射。

    反应速度不是一般的慢的薛宝怡,出局了,当然,方理想的意识很强,开了两枪,打中了一个敌人,成功突围。

    一对鸳鸯,就这么‘阴阳相隔’了。

    更可悲的是三级头还被敌方舔包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嘛,和平精英里没有爱情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没玩过这游戏,要是哪里描述不对,帮我指出来哈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