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3:泳池play来一波(一更)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订婚宴结束的次日,是四月一号。

    因为苏婵的关系,周徐纺暂时不跟江织去片场了,最近也没什么跑腿任务,江织不让她一个人出去摆摊,她只好‘勉为其难’的在家看小说了,顺便吃点棉花糖,外喝点牛奶。

    她正在看一个耽美小说,是个新人作家写的,里面那个小攻的形象特别像温白杨家的乔先生,小受很像江织,是长得特别好看的病秧子。

    周徐纺看得津津有味,茶几上,有三个空的牛奶罐。

    十点左右,方理想微信找她。

    “徐纺,要不要陪我去逛母婴店?”

    周徐纺把棉花糖的玻璃盒子往下,嘴里还嚼着糖,打字:“你不拍戏吗?”

    “江织没跟你说?拍摄取消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说。”

    有点奇怪,通常来说,江织去哪儿都会跟她报备。

    方理想猜:“应该是临时有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周徐纺拿了颗棉花糖,放进嘴里,问方理想,“母婴店还去吗?”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发了个表情包:【比心】

    周徐纺:“。”

    刚发完句号,周徐纺的手机响了,备注:小薛先生。

    周徐纺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在电话里急吼吼地说:“周徐纺,你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语气,像有大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毫无波澜,喝了一口奶:“有什么事吗,小薛先生?”

    薛宝怡大喘着气,拖长了调:“江织他、他……”他支支吾吾,‘他’了老半天,很难以启齿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徐纺被他说得也有一点急了:“江织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带姑娘上酒店游泳了。”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周徐纺捏瘪了手里的牛奶罐子。

    江织是无辜的,肯定是外面的小妖精在作怪!她要打爆小妖精的头!

    薛宝怡很够义气地说:“我先盯着他,你赶紧过来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发了张江织没穿上衣站在游泳池旁的照片,以及酒店的地址。

    周徐纺思考了一会儿,觉得不对劲,江织那么聪明,就算有小妖精作怪,他也不会上套。

    她给方理想发了微信。

    “理想,不能陪你去母婴店了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徐纺打字:“江织上假日酒店游泳去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打字:“小薛先生也在。”

    打字太慢了,周徐纺发语音:“他说江织带了姑娘。”

    带姑娘上假日酒店游泳,像薛宝怡干得出来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我家薛狗子很可疑啊。”方理想说,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好。”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长汀假日酒店。

    应该是薛宝怡安排好了,周徐纺和方理想一路过来都有人领路,她们刚到室内游泳池外面,就听到江织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“别松手。”

    这是江织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也是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江织犹犹豫豫:“那我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等不及:“别婆婆妈妈,快点。”

    过了几秒——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动了?”很不满。

    江织也跟不满:“别催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火气都给你搞出来了,你就不能快点?行不行啊你!”

    在门口听得一清二楚的方理想:“……”这对话,难道是她邪恶了?

    周徐纺也邪恶了,她想到了那本耽美小说,哦,书名叫《江先生和乔先生》,她现在怀疑是熟人写的。

    跟江织一起来假日酒店游泳的小妖精不是别人,是乔南楚。

    乔南楚很暴躁:“江织,你他妈抱我腿干嘛!”

    江织他妈的也暴躁:“老子怕!”

    别邪恶,学游泳呢,十几分钟过去了,江织死活不把头放进水里。

    岸上,薛宝怡在嘲笑,尽情地嘲笑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门突然被推开,笑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乔南楚站在下水的扶梯上,江织正抱着他一条腿,抬头,愣了一下:“周徐纺,”他撒手,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刚撒手,他就往上沉。

    水花四溅,他在扑腾。

    乔南楚赶紧把脚伸过去:“快抱住!”

    江织一把抱住他的腿,脑袋从水里冒出来:“咳咳咳咳咳……”他呛得眼睛都红了,“乔南楚,不是让你别松手吗!”

    妈的!

    乔南楚是个没耐心的,火气也大了:“你还吼,教你一上午了,憋气都没学会,有这时间,老子案子都破几桩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抓住扶梯,一把推开乔南楚的腿。

    这时,躺在躺椅上的薛宝怡一个打挺:“你怎么来了?”他问的是方理想。

    方理想抱手:“来看你跟姑娘游泳啊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秒怂,招了:“哪有姑娘,今天不是愚人节嘛,我骗周徐纺的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薛先生超无聊!

    “薛宝怡,”语调上扬,很危险,江织问,“你骨头痒了是吧?”

    薛宝怡哼唧了一声,往深水区里一跳:“来打我呀。”

    不会游泳并且还有恐水症的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只狗子,还真挺欠揍的,方理想过去,蹲池子旁边,勾勾手指: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求生欲很强的薛宝怡:“水里凉快,我再待会儿。”

    行。

    她脱鞋。

    薛宝怡划着水问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里面是恒温,有点热,方理想把外套脱了:“你不上来,我就只能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薛宝怡立马急了:“方理想!”他不皮了,紧张兮兮,“在那别动,还怀着孕呢。”他赶紧游过去。

    薛宝怡会游泳,但只会狗刨。

    他刨到岸边:“老婆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大丈夫能屈能伸,在自己看着老婆面前,面子就是个屁。

    方理想说他:“你怎么能骗徐纺——”

    突然,她啊了一声,皱着脸,表情痛苦。

    薛宝怡心脏咯噔了一下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抱着肚子,往地上蜷,额头的青筋都起来了:“薛宝怡,我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“方理想,”薛宝赶紧从水里爬起来,怡说话都哆嗦了,“你你你别吓我。”

    “薛、薛宝怡……”

    她痛得说不出话来,侧躺在地上,不一会儿,脸就涨红,头上有汗出来。

    这下,薛宝怡彻底慌了,大喊:“南楚,南楚!快帮我叫救护车!”

    乔南楚没动。

    他吼:“快啊!”手发抖,他蹲下去抱方理想,“别怕,我们宝宝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蜷在地上的方理想一个打挺:“当然没事了。”她爬起来,对周徐纺眨了下眼,“徐纺,给你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哆嗦着手打电话的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魂都吓没了的薛宝怡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忘了,方理想是演员,是实力派演员。

    “方理想,老子快要被你吓死了!”真被吓到了,手到现在还是抖的。

    方理想把头上热出来的汗擦掉:“以后还过愚人节吗?”

    这是昨天刚订婚的老婆,肚子里还有他的种,这是他祖宗,他是孙子:“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把毛巾扔给他:“跟我去母婴店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后面,乔南楚和江织都用看智障的眼神看薛宝怡,这智商,啧啧啧,还过什么愚人节。

    乔南楚也走人:“我局里还有事,你们慢慢游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道了声谢谢,等人都走了,她走到泳池的扶梯旁边:“还没学会憋气吗?”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他当然不承认,“他胡扯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很体贴,不戳穿他:“怎么不找我教你?”

    江织闷声闷气的,自个儿生自个儿的气:“不想让你看见我在水里瞎扑腾的样子。”太怂了,怕她会不喜欢。

    周徐纺笑:“你那么怕水,为什么要学游泳?”

    他手扒着扶梯,是真的怕水,手抓得很紧:“月亮湾四面环海,万一以后要过去那边住,我总不能给你拖后腿,至少得会游泳。”他家这个可是能在水里呼吸的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二更会很晚,早上看哈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