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5:把渣渣彻底搞死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“那批器械检测不合格,质检部出了报告,说是配件不合,要重新研发。”

    骆常芳一听,脸色就不对了。

    骆颖和没当回事儿:“重新研发不就行了,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。”

    秘书把项目报告书递过去,并解释:“重新研发的话,资金比较紧张,而且交货期也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骆家父女双双入狱之后,骆氏一落千丈,内部的资金链早就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骆颖和听得一知半解,完全没头绪,扭头问骆常芳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骆常芳狠狠剜了她一眼,神色焦急:“资金我会想办法,你赶紧让人联系jc,看能不能延迟交货。”

    估计是大问题。

    骆颖和哦了一声,催促胡定国:“还不快去联系。”

    胡定国赶紧去联系jc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“要是jc不肯延期,”骆常芳又急又恼,来回踱着步子,“你就等着割地赔款吧。”

    jc医疗的本部不在国内,帝都只有一栋分部大楼。

    胡定国亲自去了一趟,说了延期一事。

    “延期?”jc的庞总摸了摸发际线感人的大脑门,“这可不成啊。”

    胡定国一听就这态度,就知道事情不妙了:“庞总,您再给我们点时间,不用很久,半个月就够了,半个月后,我们骆氏一定准时交货。”

    庞总大名——庞树风。

    庞树风略作思考:“半个月是吧。”他放下茶杯,拨了个电话,“让财务部的老朱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让财务部来干嘛?

    胡定国不知道这货的啤酒肚里装了什么花花肠子了:“庞总,您这是?”

    庞树风笑得可亲可敬:“不是要延期吗,不得算算损失。”

    意思很明白了,延期一天,就赔一天,延期一个月,成,先算算多少钱。

    胡定国尴尬不已:“庞总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胡总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胡定国说得委婉:“能不能宽限几天?”

    庞树风很惊讶啊:“无偿?”

    胡定国不好意思地嘿嘿。

    庞树风收起了职业假笑:“不行,一天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这个老秃驴!

    “庞总——”

    庞树风没听完就面露难色了:“你在这跟我说也没用,白纸黑字走了合同,我就一打工的,没那么大权利。”

    谁还不是打工的?!

    打工仔胡定国无功而返,把和庞树风商谈的内容如实汇报给了老板。

    骆颖和骂他蠢货:“那你就不会把他们老板叫出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以为jc是小饭馆吗?

    到底谁才是蠢货!

    骆常芳铁青着脸说了一句:“去预约。”

    胡定国又跑了一趟jc,转达了上司的需求。

    庞树风笑眯眯地说没问题,打了个电话,帮着预约:“小李,乔董今天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那明天呢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?”

    “后天呢?”

    又问了大大后天有没有空?下周有没有空?

    最后的结论是:“哦,乔董半个月都没时间啊。”

    胡定国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庞树风把电话一挂,表情为难:“胡总,你看这可怎么好?”

    胡定国也一筹莫展,回了骆氏,问他老板,这可怎么好?

    骆颖和一脚踹在办公桌上:“搁我这摆谱,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蠢货!骆常芳瞥了她一眼:“jc这是摆明了态度要公事公办,根本不打算通融。”

    骆颖和哪管那么多,被整得不耐烦了:“那就赔咯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赔?”骆常芳被她蠢到了,“别说现在的骆氏,就是鼎盛的时候,也不够他们jc看,你签的又是对赌合同,拿什么赔?”

    对赌合同是什么,骆颖和完全不懂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骆常芳吩咐胡定国:“让庞树风带一句话给jc的董事,只要他们肯延期,我们骆氏可以让出所有的利润点。”

    这句骆颖和听懂了:“那我们不是白干了?”

    还好意思问,骆常芳想把她脑袋撬开,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屎:“这都是谁干的蠢事?”

    骆颖和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怎么能怪她,她不也是想给公司赚大钱嘛,谁会想到jc那种大公司这么坑爹。

    胡定国第三趟跑jc医疗了。

    “胡总,”总经室的秘书这次没有直接领他进去,“您还是找庞总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女秘书遗憾地说:“庞总休假了。”

    休假?好好的休哪门子的假?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前他不是还在吗?”

    秘书解释:“是这样的,医院刚刚打来电话,说庞总的爱人要生了,需要家属签名,庞总就请了陪产假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胡定国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见着旁树风,他先会骆氏了,把陪产假的事跟老板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骆颖和手机一摔:“他们是在耍我们吗?”

    没蠢透,还知道被耍了。

    jc太古怪了,一直在耍着他们玩。

    “姑姑,”这会儿知道叫姑姑了,“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重新研发最快要多久?”骆常芳问胡定国。

    他回答:“半个月左右。”

    太慢,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让其他部门先停下手头的案子——”

    骆常芳话说到一半,司机推着骆怀雨进来了:“急什么。”

    骆家酒窖一事之后,骆怀雨就倒下了,心梗留下了后遗症,手脚会震颤,大部分时间都要坐轮椅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出院了?”

    再不出院,骆氏就连骨头渣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骆怀雨吩咐道:“把财务和法务都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止财务部和法务部,董事会的人也都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项目,除了骆颖和,还有几个她的‘爪牙’也都知情,因为jc开的利润抬诱人,急着签了合同,谁也没想到jc会不顾自己的利益,坚持不肯延期。

    开了四个小时的会,结束后,骆怀雨只说了一句话:“去查查研发部,还有jc的老总。”

    这个项目,蹊跷得很。

    周徐纺抢着在洗碗,江织在阳台,接了乔南楚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最多还有一周,骆氏就玩完了。”乔南楚问,“不过烂船也有三斤钉,你打算怎么处理?转手还是并购?”

    江织说:“改姓,独立经营。”

    “改姓什么?”

    他往厨房看了一眼:“周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二更很晚,建议早上看哈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