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8:燃爆了爽爆了甜爆了(二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陆声就不管那么多了,就在路边、在人群里吻他。

    电视台门口,杵了五个人。

    负责天气预报的秦主播:“我没看错吧,那是周老师?”

    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周老师不可能撒狗粮,肯定是幻肢……啊呸,是幻觉!

    负责社会访谈的杨主播:“你没看错。”

    秦主播擦擦眼屎……啊呸,擦擦眼睛,难以置信:“我去!周老师居然会在路边跟女孩子亲热,我还以为他只会在家里参禅呢。”

    周清让是电视台出了名的不食烟火,谈恋爱这个凡人做的事情,他怎么会做?

    啊,今天的太阳从西边出来吧。

    秦主播又擦了擦眼屎,瞪大了眼睛瞧:“那姑娘谁啊?是不是台里的?”

    杨主播摇头,没见过。

    旁边负责美食节目的陶主播插了一句嘴:“她你都不认识?陆家的二小姐啊。”

    杨主播就问了:“哪个陆家?”

    陶主播说:“还能有哪个,帝都最厉害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秦主播and杨主播:天!

    三位男主播大人只顾着吃瓜,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女同事的脸色越来越差。

    “唐老师。”

    唐颖在发愣。

    她的助理又喊了一句:“唐老师。”

    她猛然回神: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脸色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她垂下眼:“我有点不舒服,下午茶你们去吧,我回去了。”她把卡给了助理,说她请,随后转身回去。

    那边,周清让已经过来了,还牵了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秦主播眼睛乱瞟,好奇心快炸了:“周老师,不介绍一下吗?”

    周清让笑了笑,大大方方地介绍:“我女朋友,陆声。”

    天!

    大家都是第一次看见周主播笑。

    陆声上前问好:“你们好。”

    唐颖脚步稍稍顿了一下,随后就加快了。

    继陆家之后,骆怀雨又跑了几家公司,可没有一家的老总愿意见他,他甚至听到了风声,陆声和江织都在外面放了话,与骆家为伍,就是与他们为敌。

    谁还敢给骆家援手,即便骆怀雨开出再诱人的条件。

    还有两天,就是交货期,骆氏拿不出东西,就得按合同赔。

    骆颖和急得老板椅都坐不住了:“怎么办?”她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,嘴里念叨着,“怎么办怎么办?”

    骆常芳听得烦躁不已:“你能不能安静点?”

    骆颖和瞪她:“你当然不急了,骆氏又不是你的!”

    骆常芳忍无可忍,站起来骂道:“现在知道急了,签合同的时候怎么不知道长脑子?”

    她面红耳赤地回嘴:“这能怪我吗?爷爷也说了,分明是是jc耍诈,故意摆我们一道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地吵个不停。

    骆怀雨呵斥了一声,喉咙被堵了一口气,咳了起来:“咳咳咳咳咳……”他用手绢捂住嘴,剧烈咳嗽了很久,一拿开手绢,就看到了上面血印子。

    “爸,”骆常芳过去给他顺气,“爸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骆怀雨把满嘴血腥咽下去,痰没有咳出来,呼吸很重:“你再去银行问问,用股份抵押能不能贷款?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骆常芳刚走到门口,胡定国就跑来说:“董事长,董事会的一些小股东已经在抛售手里的股份了。”

    骆氏气数已尽了,那些人见风使舵、另谋高就也属正常,不正常的是,骆氏已经这么一塌糊涂了,还有人愿意接盘。

    骆怀雨问:“是谁在收购?”

    胡定国说:“江家小公子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他。

    骆常芳折回来,劝了一句:“爸,不如把股份卖——”

    骆怀雨情绪很激动,听都没听完,就大声驳斥:“不行!就算是都变成废纸,也不能卖给江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他佝偻着背,咳得脸色发青。

    胡定国真怕他一口气上不来就这么去了:“董事长,我送您去医——”话没说完,电话刚好响了。

    是jc的庞树风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庞总。”胡定国听着。

    庞树风说完,他才接了话:“好的,我会转告。”挂了电话,他面露喜色地说,“jc那边的人说,可以用股份抵债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骆氏,不可能安然无恙了,有人肯接手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骆怀雨喘着气吩咐:“把程律师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卖给jc,也比落到江织手里好。

    次日,法院的传票下来,骆氏集团旗下所有资产全部被查封,骆氏宣布破产。

    三日后,jc医疗以低价收购了骆氏,当天,骆氏就更名为周氏。

    骆怀雨听说后,直接从医院去了jc大楼,疯了似的在那里闹:“为什么是周氏?”他身上穿着病号服,头发全白了,“为什么是周氏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周氏!”

    癫狂得像个疯子。

    庞树风让人拉着他,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:“因为我们老板姓周啊。”其实是老板的老婆姓周。

    骆怀雨嘴唇抖动着,喃喃自语:“周、周……”

    偏偏是周,偏偏要姓周。

    “我要见你们老板。”骆怀雨撑着一口气,脸上青紫,五官都扭曲了,他面目狰狞地大喊大叫,“让我见见他!我要见他!”

    他有预感,有很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有声音传出来,是懒洋洋的语调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……

    骆怀雨拄着拐杖,推开了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老板椅坐这个女孩子,她身边还站了个人,一双桃花眼,淡淡睨着人。

    骆怀雨心头哽住,伸出手,发抖地指着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是周徐纺和江织。

    怪不得jc要和骆氏合作,怪不得骆氏的研发出了问题,怪不得jc宁肯亏本也不肯延期,怪不得骆氏被收购后更名为周氏……

    江织笑问:“惊喜吗?”

    全是计策,是陷阱。

    骆怀雨眼白翻出来,脖子上青筋暴起:“你、你——”他喉咙一噎,气没上来,整个人往后栽了。

    骆氏更名换姓,只是第一步。

    骆怀雨倒下了,当天骆常德与弟媳的的丑闻就被爆出来了,不止如此,骆家这些年做过的腌臜事,一件一件,全部被一个叫‘老天开眼了’的微博大v曝光了,被骆常德残害的女孩家属一个个带着证据站出来,指证骆常德禽兽不如、骆家助纣为虐,还有骆青和、骆怀雨,他们做过的事一桩桩都被曝光了,偷税、漏税、买凶杀人、栽赃嫁祸……

    骆家臭名昭著了,骆家的私宅与名下所有不动产全部被查封。

    刚更名为周氏的骆氏集团自然也跟着被波折了,股价暴跌,旗下所有产业全部受到了影响,央视点名、网友抵制,就是这个时候,jc医疗发布了一条声明:日后周氏独立运营,公司所有的盈利全部捐赠给慈善机构,一分一厘也不为个人所用。

    声明一出来,就引来一片叫好,不仅周氏的危机解除,连同jc医疗也跟着水涨船高,赚足了名声。

    jc这手笔,真是又豪气,又解气。

    这会儿,骆怀雨卧病在床,骆家闹哄哄的,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骆颖和在冲她母亲大发雷霆:“是谁都好,为什么偏偏是骆常德!”她宁愿自己是贩夫走卒的女儿,都比是那个畜生好,

    徐韫慈声泪俱下:“颖和,你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她嫁来骆家没多久就守了寡,娘家见她没用了,便抛弃了她这颗联姻的棋子,外人都说,新妇嫁过去就克死了丈夫,是不祥之刃,她性格软弱,膝下又无儿无女,在骆家没个依靠,半推半就地跟了骆常德。

    骆常德是混蛋,但她又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骆颖和不想听,把梳妆台的瓶瓶罐罐全部砸到地上:“还有什么好说的,你就是贱,骆家人全部都贱,我也是,我身上也流着最恶心的血,我讨厌你们,我讨厌你们所有人!”

    徐韫慈泪流不止:“颖和——”

    骆颖和甩开她的手:“别碰我,我嫌脏。”她扭头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徐韫慈在后面追:“颖和!颖和!”

    刚到楼下,司机慌慌张张地从外面跑进来,气喘吁吁地说:“夫人,法院的人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徐韫慈把眼泪擦掉,强打着精神:“他们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来收房子。”

    这个房子,拿出去抵债了,骆家现在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楼上突然有动静,徐韫慈看过去,愣了一下:“你们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佣人们拿花瓶的拿花瓶,拿字画的拿字画,各个抱着一堆东西,厨房的刘大妈边往外面张望,便哼哧哼哧地往楼下跑:“这些东西,反正都要被收走,还不如便宜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就是刘大妈带的头,怂恿着大家拿东西跑人,反正骆家用的都是好打发的外地人,查也查不到。

    徐韫慈慌了神,大喊:“你们别动那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佣人,拿了就跑,从侧门跑,没一会儿就没影了。

    随后,法院的人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徐韫慈绝望,给骆常芳打了个电话:“房子被查封了,快来接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,你这说的是什么话。”骆常芳和风细雨地在打太极,“我是出嫁之女,你是儿媳,你不管你的公公,塞给我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果然,骆怀雨教出来的东西,没一个好的。

    “你爱来不来。”徐韫慈挂了电话,也上楼去收拾东西了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,骆家人去楼空,骆怀雨从房间出来,坐在轮椅上大笑:“哈哈哈哈……咳咳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口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法院的人递给他一张擦血的卫生纸,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:“这里三天之后要被拆掉,请在这之前搬出去。”

    拆掉?

    骆怀雨咽一口血腥,嘴唇青紫:“这个房子,是谁买下了?”

    “房主姓周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仰头狂笑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房主姓周。

    他撑着虚软的身子,从轮椅上站起来,踉踉跄跄地往外走,果然,周徐纺和周清让都在外面,隔着一条马路,在观望。

    拖鞋掉了,骆怀雨赤着脚跌跌撞撞地走过去,眼睛里通红一片:“你们是来看笑话的?”

    周徐纺站在对面,面无表情,说:“来看报应。”

    让骆氏更名换姓,让骆家臭名昭著,让他骆怀雨众叛亲离一无所有,她做到了。

    骆家的天,彻底塌掉了,

    “舅舅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周清让点头。

    她推动轮椅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骆怀雨站在马路上,弓着背,疯癫又狂躁地嘶吼:“你以为你们赢了吗?你以为拆了这里就能把过往都抹掉?周徐纺,你别忘了,你身上还流着我们骆家的血!”

    他狞笑,五官狰狞:“我们都一样——”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辆大货车突然加速撞过来,从他腿上压了过去,地上,血色缓缓蔓延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扣阅那边的章评暂时看不到了,可能是因为十一,如有错别字,小可爱可在群里私戳我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