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0:乔温恩爱,青和结局,实验室回忆录(一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五年前,tank实验室发生爆炸,八栋实验大楼,在十五秒之内,被炸毁了七栋,整个实验室外面的保镖全部惊动了,二十四个试验员四处逃窜。

    光头的少女背着与他一般高的男孩子,逃到了实验室后面的热带树林里。

    “017。”

    “017。”

    男孩眼睛已经睁不开了,爆炸发生之前,他刚被注射过药物。

    “你别晕。”少女的腿受伤了,裤腿上全是血,她背着男孩,一瘸一拐,“晕了就逃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男孩气若游丝:“别管我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可以不管,他们一起被电击的时候,约好了一起逃跑的。

    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还有断断续续的枪声。

    少女停下来,查看完四周,背着男孩跳下了一个坡,她把他放下,用枯枝盖住他:“你躲在这儿,不要出声。”

    她后背的衣服,已经被血浸透了。

    男孩躺在那里,动不了,对她说:“你快跑。”

    “嘘,躺好。”她用叶子把他的头盖住,“等逃出去了,我们在外面见。”

    男孩催她跑。

    她跛着受伤的脚,咬牙往前跑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又是连续几声枪响,就在后面不远处。

    她还听到了,那个小坏蛋的声音:“谁准你们开枪了。”他命令说,“给我抓活的。”

    她视力很好,她看见他们往017那个方向去了,怕017被发现,她就停下来,大骂了一句:“苏卿侯,你是只猪。”

    少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骑着一匹血统高贵的马,掉转了方向:“等老子抓到你,非弄死你不可!”

    他一踹马腹,一个人追过去了,一群手下都远远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少女腿受了伤,没多久,就被马追上了。

    马上的少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:“还跑不跑了?”

    她跑不动了,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,腿上还有玻璃扎在肉里,血一直在流。

    少年瞧了一眼她的腿,下了马:“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她回去背017的时候,被炸开的玻璃溅到了。

    “活该,让你逃。”少年蹲下去,恶狠狠地把她腿上那块玻璃拔出来。

    她当即就拽住他的手,拉过去,低头一口咬住。

    少年拍她脑门:“松开!”

    她不松,用力咬,尝到满嘴血腥。

    一支枪抵在了她脑袋上,他暴怒:“再不松,打死你!”

    她就不松,恶狠狠地咬了一口皮肉下来。

    少年也不叫,眉头都不皱一下,枪还是放下了,笑得阴森:“咬吧,你咬一块肉下来,我就咬你两块。”

    她松开嘴,用力一推,同时抓了一块石头,掷在了马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通体雪白的马嘶喊了一声,马蹄高高抬起,少年被猝不及防推了一把,刚好倒在马蹄下,他拿出枪,一枪就崩进了马肚子里,再回头,那个光头少女已经跑了十几米远了。

    他用手绢包住血流不止的手腕,枪口一转,对准了少女的后背。

    打死就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拔腿去追。

    少女腿上伤得太重,没跑多久,速度就慢下来了,后面的少年越追越近。

    “011。”

    是苏梨华。

    他站在林间小径里,目光像月色:“跑得动吗?”

    少女摇头,力气已经透支光了。

    他上前,蹲下: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这热带林里的路,苏梨华很熟,但少年不认路,七拐八拐后,少年就懵了,走进了一个四面都是灌木的死胡同……

    他的手下们问011是从左边还是右边逃了,左右不分的少年气得对着空气就连着开了几枪。

    苏婵凌晨三点才回医院复命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卿侯,任务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苏卿侯刚洗过澡,穿着浴袍,脖子上、脸上都有伤,他坐在铺了黑色被子的手术台上,往桌上扔了一支药膏:“过来给我擦药。”

    苏婵走过去,把柜子里备用的其他药都拿出来,倒了消毒水,用棉签蘸着给他消毒。

    他额头上,有道半指长的伤口。

    他睫毛原本安安静静地垂着,突然抬起来:“你怎么不问我痛不痛?”

    要像011问她那个靠山那样问。

    苏婵愣了一下,才问:“痛不痛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命令:“给我吹。”

    要像011那样吹。

    苏婵俯身,只吹了一下,就被他捏住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他身体里突然烧起一把怒火,表情变得阴沉了:“她做过的实验都给你做了,血也给你输了,为什么你还这么没用?”

    苏婵手里装消毒液的瓶子掉在了地上,她下颚通红,被迫仰着头:“卿、卿侯……”

    他手指收紧,微微湛蓝的瞳孔深了颜色,情绪极度暴怒,处在失控的边缘:“我让你来帝都这么久,都没找到她,现在她傍上靠山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居然傍上靠山了。

    他松手,用力一推。

    苏婵踉跄,脚下绊住,往后倒,额头磕在了桌子上,立马有血流出来。

    叩,叩,叩。

    萧轶在外面敲门:“小治爷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萧轶进去,并把门关上:“人关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卿侯抹了点药膏,胡乱涂在额头上,除了脸上,其他各处都不管:“那个姓许的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抓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眼里还有未消的火焰:“丢进去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人,只要动怒,就得有人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萧轶低着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萧轶,”他像突然兴起,语气玩味,“那可是你的亲外甥女,也不替她求求情?”

    萧轶不假思索:“她打011的主意,是她罪有应得。”

    小治爷的脾气不好,易怒、乖张,尤其见不得别人打011的主意,何况,今儿个他烧了一把无名火,得拿人撒撒火气。

    他话音骤然冷了:“你也打011的主意,是不是也罪有应得?”

    萧轶眼皮一跳,立马跪下了:“小治爷明鉴。”他手心开始冒汗,慌慌张张地解释,“我之所以没报,是还没来得及确认周徐纺就是011,绝没有二心。”

    骆青和的话里,听得出来他早就知道周徐纺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还要狡辩。”苏卿侯耐心已经没了,“是当我蠢吗?”

    萧轶张嘴结舌,冷汗从额头滚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一个办事不力,一个知情不报,”他慢悠悠地站起来,瞧了一眼地上的两人,“都要罚。”

    想见见血,在警局见到011的时候就想。

    他走到从手术台前,从枕头底下拿了把枪出来,五发子弹的那种老款式,他卸掉了四颗。

    “里面只有一发弹,谁先开始?”他喜欢玩这种游戏,可以选择身体的任何部位,不要人命,就玩玩儿。

    萧轶惶恐了,眼里全是惊惧:“小治爷,我就是有十个胆子,也不敢骗您。”

    还狡辩啊。

    苏卿侯把枪扔在了地上:“你先。”

    萧轶瞬间面如死灰,再也不敢解释,他把枪捡起来,手抖的厉害,枪口对着大腿——

    “嗒!”

    空的。

    萧轶重重呼了一口气,把枪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之后,轮到苏婵。

    她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,面不改色地拿起枪,选了手臂的位置,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——

    “嗒!”

    还是空的。

    第三发,萧轶的手抖得更厉害了,他大汗淋漓,手指扣下去——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,苏卿侯笑了。

    连着五天,萧轶都躺在病床上,腿受了伤,不在要害,但也伤筋动骨了。

    骆青和被关在了密闭的实验室里,给了她一把匕首,当天,许泊之被注射了药物,浑身无力,也被扔进去了,不到第四天,里面就飘出来了血腥味。

    许泊之是被抬出来的,整条手臂都血肉模糊,骆青和倒没受伤,她满嘴都是血,手里拿着刀,齿间还咬着一块肉。

    人得有格调,只有畜生饿极了,才什么都吃,那把刀是给她杀人的,不是剜肉,小治爷不是承诺了帮她杀了许泊之嘛。

    小治爷觉得没劲儿透顶了,还是011有意思,以前他把011和017关在一起的时候,都给了匕首,可都快五天了,也没见血。

    骆青和疯了,两天,消息就传遍了。

    傍晚,江维尔给江织打了个电话,说起了这个事儿:“骆青和疯了,没有回监狱,许泊之给她申请了保外就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疯的?”

    江维尔说:“不知道,她和许泊之一起消失了四天,许家找到人后,一个受了伤,一个疯了。”说起来,倒也意外,“不过许泊之对骆青和倒是真爱,许家的意思是让他离了,不过他没同意,非要带着骆青和过。”

    许泊之有些极端的癖好江维尔也是知道的,但他对骆青和也是真动了心了,也不知道是她有幸,还是不幸。

    许家别墅。

    许泊之急急忙忙从屋里跑出来。

    “青和。”

    “骆青和。”

    他一路喊着名字,到处找人。

    结果,她坐在了下人住的那个两层平房的楼顶上,晃悠着腿,在那唱儿歌。

    许泊之走过去,把她抱下来:“你怎么跑出来了?”

    她蹲着,噘着嘴嘘了一下:“我不是骆青和,”她咧着嘴笑得很傻,“呵呵,我是骆三。”

    许泊之神色复杂地看她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,拔腿就跑,边跑边回头喊:“你来追我呀,你快来追我。”

    她哼着歌跑下去了。

    许泊之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去追她。

    “青和,青和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她叫骆三,许泊之依旧喊她青和。

    周日,乔南楚带了温白杨回老宅吃饭,老人家平时自己住,这种日子,家里的老小才都过来了。

    温雅身上围着围裙,从厨房出来:“你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手里提了很多礼盒,是温白杨带过来的见面礼,温雅擦擦手,上前去帮忙提,乔南楚躲开了。

    她僵硬地收回手,脸上神色不变,温声细语地招待:“先坐会儿,马上就可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没搭理,牵着温白杨上楼:“我带你去见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温雅背过身去,脸就冷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在楼上书房,乔慎行和乔谨言夫妇也都在。

    乔南楚把女朋友领进去:“爷爷。”叫完人,他给温白杨介绍,“这是大伯父和大伯母。”

    乔谨言样貌像老爷子多一点,他的妻子叶照红有些微胖,个子很高。

    温白杨点点头,一一问好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白杨吧,”叶照红起身,笑着把她拉到旁边坐,又把桌子上的瓜子推过去一点,“长得真俊。”

    她语速放得很慢,很随和体贴。

    她的丈夫乔谨言点了个头,算问候了,他与乔慎行在下棋,兄弟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一个从商,一个从政,聊了生意又聊政事。

    谨言慎行,都是乔泓宙给取的名字,还有个老三,取名常思,嫁到国外了,鲜少回来。

    “南玥呢?”乔泓宙问。

    乔南玥是叶照红的长子,人在军队,妻子带着女儿随军,不常在家。

    叶照红回话:“已经在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对年轻夫妻进来了,女人手里还抱了个软软糯糯胖乎乎的小团子,她眼睛有点小,笑起来弯弯的:“这是小弟妹吧。”

    弟妹就弟妹,什么小弟妹。

    乔南楚同温白杨说:“我堂姐。”

    是叶照红的次女乔南秀,她身后的男人是他丈夫,乔南楚在来的路上同温白杨说过一些,这位堂姐夫是位小品演员。

    乔南秀只比乔南楚大了几个月,性格很活泼,开着玩笑说:“南楚,你老牛吃嫩草啊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不睬她挤眉弄眼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那一岁大的小团子跟他妈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眼睛小小的,流着口水特别爱笑,冲着温白杨就咯咯咯地笑,才刚会说话。

    小团子冲温白杨挥手蹬腿,喊:“小、姐、姐。”

    磕磕巴巴,叫得还算清楚。

    乔南秀捏捏儿子的小胖脸:“什么小姐姐,叫舅妈。”

    前面一个字不会念,小团子就‘麻麻麻’地喊,朝着温白杨直吐口水泡泡,欢腾得不得了:“抱,抱!”

    温白杨心都被萌化了。

    “看到漂亮小姐姐就要抱,”乔南秀给小团子擦了口水,“是不是你爸教的?”

    她丈夫立马说:“老婆,我冤枉啊。”还四指朝天发了个誓,是个很风趣的男人。

    乔南秀哼他,说他贫嘴,怀里的小团子不老实,小胖腿蹬得很欢,张着手往温白杨身上扑。

    “弟妹,要抱吗?”

    温白杨愣愣地点头,很僵硬地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乔南秀把孩子塞给他:“不用紧张,男孩子摔不坏。”

    她还是很紧张,生怕摔着孩子,抱了一小会儿就被亲了一脸口水,乔南楚立马把那肉团子拎走了。

    快开饭了,乔南玥夫妇才到,夫妻俩有个闺女,刚满三岁,是个乖巧小淑女。

    一家人围坐成一桌。

    “这一桌子菜都是二婶做的?”乔南秀随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温雅穿得很端庄大方,坐在乔慎行旁边:“是佟姨掌厨,我就打了打下手。”她盛了一碗汤,先给乔慎行,又盛一碗,给温白杨,“先喝点汤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把汤碗端到自己面前:“白杨对核桃过敏。”

    温雅顿时尴尬不已:“你看我这记性,怀孕之后,就一天不如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乔南秀帮着圆了一句:“一孕傻三年嘛。”

    一顿饭,因为有位小品演员在,不时扔几个有趣的话题,吃得很融洽。

    饭后,温雅收了碗筷,去厨房帮忙,她把温白杨也叫过去。

    刚刚在桌子,有些话她不好说,这会儿没别人了,她也就不顾及了:“刚刚你也看到了,南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我难堪。”

    温白杨手是湿的,比不了手语,便没回应。

    温雅把阿姨支出去了,说话声音很小:“你们以后少来这边,因为你的关系,南楚对我已经有很大的意见了,我不想关系闹得更僵。”

    她语速很快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虽然接受你了,可心里肯定还有疙瘩,同时看到我们两个,指不定怎么不痛快,你——”

    她的话被外面的声音打断了:“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乔南楚走过来。

    温雅换了副表情,笑了笑:“没说什么,与白杨随便聊聊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自然不信她的鬼话,把温白杨牵出来:“你茶泡得好,去楼上给爷爷泡杯茶。”

    温白杨点头,擦干净手后上了楼。

    他是怕她被欺负呢,只是她已经不在意温女士了,也不在意她说的任何话。

    乔南秀把跟在女朋友后面的乔南楚拉住:“你这个后妈啊,”她真无话可说了,“啧啧啧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看了一眼厨房,跟着去了楼上书房。

    他才刚进去,老爷子就打发走他:“你去厨房端点水果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可不放心把女朋友一个人留下,硬是不管乔泓宙的眼色,坐在女朋友身边:“让堂姐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治不了他了!

    温白杨推了推身边的人,用手语催他:“你快去。”

    好吧,女朋友的话得听。

    乔南楚起身:“别欺负她。”

    乔泓宙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洪水猛兽吗?

    “赶紧给我滚下去!”

    乔南楚一走,乔泓宙就去把门关上了,屋里没别人了,他去抽屉里摸了个盒子出来:“这是南楚的奶奶还在世的时候准备的,南玥他媳妇和南秀也都有。”

    盒子里是一套首饰,都是玉石打造的,精致又昂贵。

    “之前跟你说的那些话,别记在心上。”乔泓宙把盒子放到她手上,“要是忘不掉,怨我这个老头子没事,别怨南楚。”

    温白杨摇头,怎么会怨,她很感激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老人家古板,对不住了。”这把年纪了,道个歉怪不好意思的,乔泓宙撇开头,说了句,“南楚说你茶泡得好,给我泡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又想到这姑娘听不见,他又把头扭回来,语速以明显的变化慢下去:“南楚说你茶泡得好,给我泡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温白杨泡了一杯茶,红着眼敬给了老人。

    他尝了一口,很满意:“嗯,是泡得好。”

    一杯茶还没喝完呢,乔南楚就来敲门了,生怕他这个老头子把他的小媳妇怎么着似的。

    也不管乔泓宙的白眼,乔南楚把女朋友牵走了,顺便把装首饰的盒子也一并给她拿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她眼睛亮亮的,很开心:“说我茶泡得好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嘉奖地摸摸她的头:“老爷子不常夸人的。”

    她看那个首饰盒:“这个是爷爷给的,我不敢收,也不敢推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直接把里面的镯子戴她手上,大小刚刚合适,他在她手背啄了一下:“不用推,给你了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她眼睛潮潮的,感动得一塌糊涂:“你的家人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好得让她有负罪感。

    因为她不够好。

    乔南楚靠着墙,把她抱在怀里:“以后也都是你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心里暖暖的,微微的甜。

    “以后来这边,避着点儿她。”他指温女士,“我怕她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小治爷不是假变态,是真的。

    本来大纲里的剧情是江织后期黑化变病娇小变态,但现在很严格,主角不能太暴力,小治爷被迫营业了……

    关于骆青和的结局,怎么说,幸也不幸,她作孽太多了,以后能像个孩子一样过,也算解脱。

    小可爱们,要做好人哦,我写了太多坏人了。

    书名已经不符合,暂时不改哈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