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4:痛怼‘情敌’,冰雪再告白(三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七点整,老太太吩咐摆桌。

    人都到齐了,只有五小姐还没上桌,桂氏去楼上喊她。

    “五小姐,晚饭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维尔没脱外套,正趴在床上,盯着手机屏幕:“让他们先吃,我待会儿再下去。”

    桂氏犹豫:“五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下去。”

    桂氏也不敢催,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江维尔吹了吹额前的刘海,就在刚刚,那个想泡薛冰雪的妹子通过了她的好友验证。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来信息了。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“你是?”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江维尔吃过,难吃爆了。

    江维尔回复:“江家老五。”

    她的微信名就叫江家老五。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发了个问号过来,显然不认得江家老五是何许人也。

    江维尔决定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江家老五:“贵姓?”

    对方没有立刻回答,江维尔先去翻了一下她的朋友圈,只能看三条,全是自拍照,九宫格的那种,脸嘛……

    好看是好看,就是美颜p图得实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,对方回复了。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“我姓陈。”

    陈汤圆小姐啊。

    江家老五:“陈小姐很喜欢跟人说土味情话吗?”

    这么单刀直入,对方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“我好像不认识你吧?”

    江维尔从床头柜的盘子里拿了颗枇杷,叼在嘴里。

    江家老五:“那你认不认识中医诊所的薛医生?”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【微笑】【微笑】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“你是薛医生的朋友?”

    微笑?

    这态度转变的,果然想泡薛冰雪。

    江维尔是个急脾气,不跟她弯弯绕绕。

    江家老五:“你想追薛冰雪?”

    对话框顶上的正在输入显示了很久。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“跟你没关吧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对方进入了戒备并且对战状态,女人嘛,第六感精准得很恐怖。

    江维尔不知道怎么搞的,突然跟燥,很想踢几个回旋踢泄泄愤,情绪来得莫名其妙,她一口咬下去,枇杷汁溅手机屏幕上了。

    江家老五:“关于你跟他说土味情话这件事,让他很困扰。”

    陈汤圆小姐火了。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“关你什么事!”

    江维尔觉得自个儿也有点多管闲事蛮不讲理了,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呢?她本来只打算帮薛冰雪摆平烂桃花的,可这一句一句发过去,怎么瞅着像来逮小三的……

    既然歪了,那就歪到底吧。

    江家老五:“我是他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“骗谁呢,薛医生单身。”

    这烂桃花不好砍啊,江维尔把枇杷核碰进垃圾桶,抽了两张纸擦手,这功夫,陈汤圆小姐又发了两条微信过来。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“想追他就去追,背后搞这种小动作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“薛医生知道你这么厚脸皮吗?”

    人身攻击?

    江维尔舔了舔嘴上的枇杷汁,真酸。

    江家老五:“你微信就是他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江家老五:“以后没病别挂他的号了,耽误别人看病。”

    陈汤圆小姐非常生气。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“你这人有病吧。”

    江维尔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脾气也给激出来了。

    江家老五:“你自个儿去问问薛冰雪,问他江老五是不是他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对方没有回了,并且,三分钟后,对方的朋友圈更新了。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碰到一个小婊砸,心情像踩到了狗屎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江维尔的心情也像踩到了狗屎,她直接把人拉黑,一脚将枕头踹下了床。

    圆桌摆在了院子里,人都齐了,菜也上桌了,就缺了江维尔没到。

    许九如板着脸,很不满:“维尔怎么还不下来,再去催催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,骆常芳接了句嘴:“这不,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维尔说了声抱歉,在许九如旁边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磨磨蹭蹭了半天,一桌子人,就等你一个。”许九如冷着眼,训斥,“把规矩都搁哪了?”

    刚刚微信的事儿江维尔还烦着,敷衍地解释:“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许九如冷哼了声:“你能有什么事儿,也没个像样的工作,成天往跆拳道馆跑,又不是男孩子,打打闹闹的像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江维尔从小练跆拳道,还当过职业运动员,许九如并不支持,因为这事儿吵了不知道多少回,母女俩一拌嘴,就拿这个说事儿。

    江维尔脾气也不硬,一句都不让:“什么叫打打闹闹,跆拳道是正规的体育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女孩子——”

    许九如一口气堵住,别开头直咳嗽。

    江扶汐立马站起来,去给她顺气,倒了杯茶安抚:“奶奶,别跟小姨置气了,她难得回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江扶汐是外孙女,可自小养在许九如膝下,也跟着江家的孙子孙女一样,喊她作奶奶。

    “她要是有你一半省心,我就要烧高香了。”许九如用帕子遮着嘴咳嗽。

    江扶汐给她拍着后背:“怎咳得这样厉害?”她吩咐桂氏,“阿桂,去把奶奶的药端来。”

    桂氏称是。

    骆常芳叫住她:“织哥儿的药应该也快好了,一起端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二夫人。”

    桂氏叫了丫头,跟她一起去厨房端药。

    院子里,福来又叫唤了。

    是有客来了,江川瞧了一眼门口:“老夫人,薛家三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薛冰雪走过来,身后是一片灯笼的光:“江伯母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许九如见了他才露出几分欢喜:“这么客气做什么,吃过晚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吃过了。”他看了江维尔一眼,“那我去屋里等维尔。”

    他一走,江维尔就放下筷子:“你们先吃。”她也跟着进屋了。

    骆常芳瞧着一前一后的两人,笑着打趣:“他们俩,这是快成了吧?”

    江维开接了一句:“维尔年纪不小了,也该成家了。”

    屋里,薛冰雪刚坐下,江维尔就冲进来了。

    她神色有些急躁:“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?”

    薛冰雪也不好说是江织叫他来的:“不用管我,你先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江维尔哪还有心情吃饭:“那个陈汤圆还真去找你了?”

    陈汤圆?

    “???”薛冰雪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江维尔窘了,老脸都发热了:“我本来只是想帮你打发她,没真想冒充你女朋友。”她手不是手脚不是脚了,浑身别扭,“就、就是一时冲动。”

    薛冰雪双目迷茫:“陈汤圆是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维尔低头,想找个地缝钻进去:“那个想泡你的女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叫陈汤圆,她叫陈莓。”

    江维尔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不叫汤圆,叫草莓。

    正尴尬着,薛冰雪的微信响了,陈草莓……啊呸,陈莓小姐发微信过来了。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“薛医生。”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“你认得一个叫江家老五的人吗?”

    她把截图发过来,就截了一句话——你自个儿去问问薛冰雪,问他江老五是不是他女朋友。

    草莓味的汤圆:“这是个骗子吧?”

    江维尔恨不得脖子长长两米,瞄不清啊。

    薛冰雪明白怎么回事了,嘴角弯了一下,打电话给陈草莓小姐了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陈小姐,你以后别跟我说土味情话了。”他羞涩地看了江维尔一眼,“我有女朋友,就是那个江家老五。”

    陈草莓小姐: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维尔:“……”为什么事情的发展会变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薛冰雪说完了,就把电话挂掉,脸颊通红通红的,他眼睛不敢看江维尔,左看看右看看,只敢偷偷瞄她。

    走到她跟前,他拉住她的手,不躲了,抬起头眼睛亮亮地看她:“维尔,你给我当女朋友好不好?”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