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5:许九如吐血,江织导一出好戏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“维尔,你给我当女朋友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手心出汗了,热热的,还拉着她,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江维尔也没把手抽走:“冰雪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三爷!”

    话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三爷!”

    “三爷。”

    桂氏急急忙忙三跑来。

    江维尔这才不自在地挣开了江维尔的手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她呕血了。”桂氏心急如焚,恳请薛冰雪,“三爷,烦请您过去给老夫人看看。”

    薛冰雪突然明白了,为什么江织会把他叫来。

    江维尔一听,立马往外跑,薛冰雪追在她后面。

    院子里,一桌子人全部离席了,都围着许九如,她躺在地上,已经昏过去了,嘴角还有血渍。

    桂氏说:“三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维开立马把下人都驱散,把薛冰雪叫到跟前:“冰雪,你快给我母亲瞧瞧,这是怎么回事,方才还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薛冰雪先看了许九如的脸色,有些发青。

    “先让伯母平躺下。”

    江维开照做了。

    薛冰雪蹲下,把了脉:“伯母刚刚吃了什么?”

    江扶汐回答:“用了一些饭菜。”她细想了一下,“还喝了药。”

    薛冰雪有数了:“维尔,我的车停在外面,你去后备箱把我的针灸包拿过来。”交代完,又对江维开说,“把伯母抬进去。”

    江维尔去拿针灸包了,刚进屋,江织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五姑姑。”他提醒,“去厨房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立马明白了,让人把针灸包送进去,自个儿往厨房跑。

    方才院子里太混乱,没人注意到少了个人。

    “江川,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江川才刚把药渣倒进袋子里,被突然出现在厨房门口的江维尔惊吓住了:“五小姐,我、我——”

    江维尔他一把抓住他的手: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薛冰雪施针催吐之后,许九如吐出了一口颜色乌黑的药汁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桂氏赶紧拿了痰盂上前侍奉,许九如抱着痰盂又吐了几口出来。

    薛冰雪再给她把了一次脉,这才把针收起来。

    江维开立马问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暂时无碍。”他简单解释,“我只做了紧急处理,要尽快去医院做详细检查。”

    江维开问长子:“救护车叫了吗?”

    江孝林颔首:“已经在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许九如还在吐,把胃里都吐空了,她面色如白纸,气若游丝。

    江维礼在垂帘外面,焦急地往里探头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薛冰雪将他的猜测如实告知:“应该是伯母喝的那个药有些问题,致使了肺部轻微出血。”

    药有问题?

    江维开立刻抓住了重点:“林哥儿,你快去厨房把药拿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江孝林才刚出房门,江川被绑着推进来了,后面跟着江维尔,她用力踹了一脚,江川小腿一麻,坐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动作真快。

    江孝林不动声色地朝江织瞥了一眼,又折回屋里了。

    江维开见江川被绑着,问江维尔:“怎么回事,小五?”

    “他去厨房处理药渣,被我抓包了。”

    刚说药有问题,贼就被抓住了

    骆常芳脸色骤然变了,张嘴正要说什么,被江扶离用眼神制止了,她示意: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垂帘后面,许九如已经醒了,吐得差不多了,人还很虚弱,她撑着身子坐起来: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母亲,您躺着歇息,我来处理就好。”

    许九如有气无力:“谁?”

    江维开不再劝了,回答:“是江川。”

    “江川,”她手抓着两边的褥子,手背上青筋明显,“你上前来。”

    江川走上前,跪下,瞬间老泪纵横:“老夫人,江川就是有十个胆子,也不敢谋害您啊。”

    许九如质问:“那你去厨房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丝毫没有犹豫,解释说:“我想到药可能有问题,便过去看看,这才被五小姐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江维尔嗤了一声:“少狡辩,你分明就是去毁尸灭迹。”

    江川高声说不是:“老夫人明鉴,这次您的药我没有经手过,从抓药到煎药,都是阿桂一个人在操办。”

    江家的药房是会上锁,只有桂氏和江川有钥匙,这次比较特殊,药房同时要煎两贴药,分别是老太太的和小少爷的,桂氏和江川便分了工,一人看一贴。

    许九如问桂氏:“阿桂,你说说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桂氏慌忙摇头:“我不知道,老夫人,不是我,我没动过手脚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不承认,各有说辞。

    江孝林看向江织。

    一屋子人全站着,就他和他女朋友坐着,喝着茶,从从容容地听

    “阿胶、瓜蒌、白及、甘草、知母……”薛冰雪把那包药渣翻了一遍,“这不是治风寒的药,是健脾润肺的药,主治肺阴亏损和脏腑衰竭。”

    嗯,到江织了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,轻咳了一声:“是我的药。”

    就是说,真正有问题的是他的药,弄巧成拙才被许九如喝下了。

    桂氏立马便说:“小少爷的药,是江管家熬的。”

    这下,江川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骆常芳走到垂帘前,冷脸看了江川一眼:“连家主都敢谋害,这种人咱们江家可留不得。”她上前,“母亲,我知道您还念旧情,江川在江家也待了几十年了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您要是不忍心,就不报警,把他遣送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江维尔接了话:“事情都没弄明白,就急着把人送走,怎么,二嫂你心虚啊。”

    骆常芳是有些急了,两侧额头下面已经有冷汗了:“小五,你这可就冤枉我了,江川是你奶奶身边的人,哪是我能支使得动的?”

    破绽终于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二伯母,”江织顺着问了一句,“你的意思,是说奶奶想害我?”

    骆常芳神色一慌,急忙解释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——”

    江织不紧不慢:“不是你说的,只有奶奶支使得动江管家?”

    这下,不查也得查了。

    “江川,”许九如目光如炬,透过垂帘看着江川,“你来说,是谁指使你在织哥儿的药里下药的?”

    江川沉默了半晌,低下头:“没有谁指使。”

    “若没人指使你为何要害他?”

    他回头,战战兢兢地看了江织一眼,立马把视线收回去,结巴了一下:“我、我看不惯他,身娇肉贵难伺候便也罢了,脾气还不好,好几回因为没有侍奉好他,我都老夫人责罚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身娇肉贵难伺候?

    这理由,呵呵,竟叫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他耸耸肩:“所以,都怪我咯。”他拉了椅子,坐下,动静闹得很响,气恼似的,大灌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脾气不好,那倒是。

    许九如安抚:“织哥儿,你别往心里去,奶奶会给你做主,绝不饶了这以下犯上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,是要处置江川。

    江织把杯子放下,茶盖合上:“不急,先弄清楚,我的药是怎么送到奶奶您那儿去了,害我不打紧,反正我也没几日好活,可别是害奶奶您的。”

    江维开觉得说得在理,连连点头,

    一直没有作声的江扶离也开口了:“奶奶和织哥儿的药是同时端上来的,可能只是放错了。”

    想把事情揭过去啊。

    江织后靠着椅背,捏着女朋友的手指玩:“药是阿桂端上来的,你是说她放错了?”

    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这事,糊弄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阿桂,你来江家也不是一年两年了。”许九如问罪,“怎么还这样大意。”

    桂氏惶恐:“是我疏忽了,当时忙着上菜,我叫了个小丫头来帮把手,这才出了岔子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,就有一个小丫头跪下来了,哆嗦着求情:“老夫人恕罪,别报警抓我,我我我不是故意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新来的丫头,叫王小斐,江家是大户人家,光下人就有十几个。

    这丫头,桂氏说她很机灵。

    她眼泪已经掉下来了,怕得直缩脖子:“老夫人,您绕我一回,我、我件事告诉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来,年纪不大,十九岁,脸上还一脸稚嫩:“我说了您会放过我这一次吗?我无父无母,上有老,下还有刚满一周岁的弟弟妹妹,我不能去坐牢啊。”

    许九如也不知这丫头想干什么:“先说说是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她支支吾吾了半天:“今天傍晚的时候,我看到江管家他去了二房的楼里,说、说,”她看看江管家,又瞄瞄骆常芳,怕得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许九如追问: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王小斐一咬牙:“说药已经搁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勾勾唇,嗯,是挺机灵的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