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1:原谅她放荡不羁爱染发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“你怕我发烧烧死,还舍不得我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他满含期待地看她。

    江维尔把目光错开,手抽走,看着别处:“冰雪,我需要时间缓缓。”

    她也知道,错不全在薛冰雪和她母亲,肖麟书太自卑了,她当局者迷,又太蠢了,是是非非,没有一清二楚的界定。

    薛冰雪一听她说需要时间,就很紧张,立马表态:“我不分手,绝对不分。”

    江维尔摸到桌上那个药罐子,砸他。

    塑料的药瓶子能砸多重,她手抬得高,落下时,还是没忍心。

    薛冰雪也不躲,让药瓶子砸中了手臂,滚到地上,他去捡起来,又塞给江维尔:“我不躲,给你打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手,把瓶子一扔,越过他头顶,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去樟镇。”

    她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,这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薛冰雪愣了一下,快步跟上去,因为发烧,他声音哑了,语调软软的,最会招人心疼:“维尔,你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肖麟书就在樟镇。

    他怕她去了,就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江维尔沉默了很短时间:“要去。”

    一定要去,不然,这个坎过不去的,疙瘩也消不掉。

    薛冰雪跟在她后面,小心翼翼地追问着:“那你还回来吗?”

    她没回答,进了浴室,把门关上,站了一会儿,她开了水龙头,站到花洒下面,冷水兜头浇下来。

    比起薛冰雪和她母亲,她最怨的,是她自己……

    早上八点,江织醒来就没看见周徐纺,一摸枕边,都凉了。没见到人,他有起床气了。

    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他下床:“周徐纺。”

    “周徐纺!”

    她不在家。

    她居然把他落下了!

    他立马打电话:“周徐纺,你去哪儿了!”

    周徐纺说:“我出来打工了。”

    他很不满:“你为什么不叫醒我?”

    “叫了,你没醒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怪他睡得死咯?

    江织去了浴室,把手机开免提放在盥洗台上,接了杯水,拧牙膏:“你去哪儿打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在理想表哥的店里。”

    那个叫仙女下凡的店,江织的头发就是那里染的。

    “你又去当发型模特了?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嗯,理想表哥昨天晚上找我说的,让我帮忙。”

    昨天晚上?他怎么不知道?问:“几点?”

    “十二点。”

    十二点的话,他在浴室,刚把她折腾完。

    江织把睡衣往下拉了点,对着镜子看肩上的痕迹,是昨天晚上周徐纺抓的,心情顿时好了:“什么时候结束?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待会儿有拍摄,我弄好了去片场找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发型师来了,就挂电话了。

    来的不是首席,是首席的徒弟,叫小毕:“程哥突然有事儿,来不了店里,他让我给你烫。”

    小毕跟周徐纺一样大,已经做了两年美容美发了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店里也没其他人,因为做完发型还要拍照,为了不耽误做生意,周徐纺跟程锌约得很早。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过得很快,因为周徐纺找到了一本很好看的小说,她看得非常入迷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把小说关了,抬起头来:“……”她懵了三秒,“为什么跟图片上的不一样?”

    小毕目光闪躲:“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。”周徐纺把昨晚程锌发给她的图片给他看。

    图片上的发型很漂亮,也很少女。

    小毕解释:“可能图片美颜了吧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刚好,程锌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头发做完——”

    做完了。

    程锌惊呆了,惊完呆完之后:“周小姐,我们谈谈赔偿的事吧,这小子一个月五千,你看赔一个月工资怎么样?”

    五千块啊。

    周徐纺爽快地答应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照片就不拍了,模特费用我照给你。”程锌有点自责,这头发,估计美颜也救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心情不错地去了片场。

    老远,方理想就认出了她身上那件拉链能拉到头的连帽卫衣,正喝着水呢,一口水就喷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周徐纺?”方理想怀疑她看错了。

    她助理: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头发……

    旁边的特约女演员欲言又止:“江导她女朋友年纪很小吧?”

    另外一位特约女演员:“看着是挺小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叛逆期到了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黑无常大人在人群当中有点扎眼啊。

    “徐纺,你这头发,”方理想找不到形容词了,“挺不羁的呀。”

    这头发,要搁非主流时代,绝对是殿堂级别的。

    头发上面是死亡芭比粉,渐进变色,到发尾是棕黄,小毕那小子上面颜色用多了,下面用少了,上面卷,下面直,像爆炸头又不是爆炸头。

    方理想忍不住问了:“谁给你烫的?”

    周徐纺被人看得怪不好意思的,把口罩戴上:“你表哥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方理想发誓,绝不让那小子给自己烫头。

    “你这烫的是一次性的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还好还好,是一次性的。

    “江织呢?”

    方理想指给她看:“喏,在那边训人呢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去那边找江织。

    剧组的男三号才刚拍完一个镜头,就说要走,说三个小时后才能回来继续,问导演能不能挪一下拍摄顺序,让剧组先拍方理想的戏份。

    挪顺序?

    江织把罐子里的牛奶喝完:“副导演没跟你说过不准轧戏?”

    男三号很忙,一边回微信一边回答:“说过了,就口头说了一句,也没签合同。”

    咣!

    男三号的手机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江织一脚下去,把喝空了的牛奶罐子踩瘪了:“没签合同就不把我的规矩当规矩了?”

    男三号这下怵了:“我不是那意思,我以为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让剧组等你?”江织把剧本重重摔在桌子上,“你是有多大牌,让老子带着一帮人在这等!”

    老子都蹦出来了,是真火了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现在就给我——”

    赵副导非常及时地插话了:“周小姐。”

    一听周徐纺来了,江织到嘴的粗口爆不去了,回头,桃花眼都瞪大了:“周徐纺,谁给你整的这头发?!”跟个不良少女似的。

    周徐纺眉毛皱了皱:“很丑吗?”

    江织停顿了三秒:“不丑。”违心地夸,“很美。”

    身后众人:“……”好狗腿。

    周徐纺摸摸头发:“那我去烫个永久的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十分钟去协商,协商不好就自己走人。”留下一句话,江织把周徐纺牵走,“别烫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太美了我怕别人抢走。”江织顺手把她的帽子给她戴上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抿嘴笑,突然很喜欢她的新发型。

    身后众人:“……”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