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3:维尔麟书冰雪最终归属(三更)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四月的樟镇,微风不燥,刚刚好。

    肖麟书搬了一箱书,从店面的后门进来,额头有细细薄汗。

    店里咖啡师是个年轻的帅小伙,叫广平“肖哥,外面有位客人等你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肖麟书把箱子放下,拿出里头的一本书,拆了包装,在手里翻着。

    “她说她姓江。”

    手里的书滑了几页出去,他微微愣神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肖哥?”

    他眼里有笑,淡淡的:“你帮我请她到楼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江维尔下午三点就到了,在店里等了一个小时,店里像她这样的客人很多,都是点了一杯咖啡,从壁柜上找一本喜欢的书,一坐就是很久。

    她被人领到二楼,上面一个客人也没有,只在窗边摆了一张桌子,两把藤木编的椅子。

    坐了一会儿,她听见风铃声,回了头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麟书。”

    她是俗人,开场白老土又平常。

    肖麟书走上前,头发剪得很短,黑了一些:“好久不见,维尔。”

    然后,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久别重逢,都以为会有千言万语,可真见面了,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很久,期间广平来送了一杯咖啡。

    他先开口:“最近好吗?”

    江维尔点头,目光平静:“嗯,你呢?”

    她的咖啡已经冷掉了,他把他面前的那杯推到她那边:“我很好,开了这家店,生意还不错,忙的时候,就帮着煮煮咖啡,不忙的话,占着这个风景最好的位置看书练字,很悠闲自在。”

    座位靠窗,往外看,是满院子的香樟树。

    咖啡有些微苦,是江维尔喜欢的口味:“我回跆拳道馆了,和以前一样,还是做教练,最近在带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等过一阵子,我想再开个花店。”肖麟书说,“我妹妹以前很喜欢花。”

    他提起他妹妹的时候,没有以前那样悲凉了,眼里带着很淡的笑。

    江维尔嗯了一声:“下个月,我要带我的学生去国外比赛,如果他们表现好的话,有可能被挑选进国家队。”

    他们各说各话的,平平静静,淡淡然然。

    就是她眼眶微红,他也是。

    “香樟树快开花了,再过不久就是樟镇的旅游旺季,到时应该会有很多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很美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往下说,她也没有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外面起了风,树上的飞絮飘飘荡荡,落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江维尔伸手拂掉:“林双过几天就要出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他瘦了一些,比以前爱笑了,“我有时会给她写信。”

    她手里握着汤匙,无意识地搅着杯子里的咖啡,沉默了许久:“她都跟我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来找我,我就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神色并没有很大的起伏,目光温和,安静地看她。

    他目光里的女孩,眼睛越来越湿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麟书。”

    肖麟书摇摇头:“不用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声音微微哽咽,她忍着,没有落泪。

    他伸手,覆在她手背,轻轻拍着:“维尔,我现在很好,真的。”

    她在他店里坐了很久,也没说什么,她说她最近看了什么什么电影,他说他最近见了什么什么人,她说她去萧山,他说他也会挑个时间去。

    曾经他们约好,要去萧山的,这样也算去过了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天就黑了,店里已经没有客人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火车?”

    江维尔说:“晚上十点。”

    他看看时间: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一会儿后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不留,他也不挽留。

    千言万语都没说,也都懂了,物是人非了。

    咖啡厅外面有院子,栽了几棵树,树上的小串灯全部亮了,肖麟书送她到了院子门口,她停下了:“外面有人,会认出来,就送到这儿吧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再送:“一路顺风,维尔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门口,回头看他,笑了笑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他们呐,再也回不到过去了,心里里沟壑,填不平,会留下一辈子的疤痕,不挂嘴边,只记心里。

    等他们老了,再想起,不会哭,只会笑。

    他眼睛微红:“去吧,别晚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站在树下,对她挥挥手。

    她走出院子,蹲下,掩面而泣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人没有出来,他说:“维尔,祝你幸福。”

    咖啡店的对面,是个水果店。樟镇的店面都是有院子的,家家户户都爱种树,每逢三四月,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院子外面的电线杆下,蹲了个人。

    七八岁的女孩抱着个橘子跑过去:“叔叔,你蹲在这儿干嘛?”

    杆下的人抬头:“叔叔在等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今天分成了三更哈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