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6:徐纺燃炸天!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云市。

    柏荣大酒店。

    叩叩叩,敲了三下门,男人推门进来:“小治爷,”他恭恭敬敬地低着头,“人已经入境了。”

    小治爷心情不佳。

    因为小治爷昨晚没睡手术台,睡了总统套房,他有个毛病,不睡手术台就会失眠。

    没睡好,他整个人都阴阴沉沉的:“东西带来了?”

    “带了。”

    他摸到烟,抽了一根出来:“晚上跟我去拿货?”

    苏婵上前,给他点上:“嗯。”

    桌上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苏卿侯瞧了一眼,任它响了几声才接起来:“干嘛?”

    语气不甚耐烦。

    是他的冤家。

    苏梨华说:“你父亲离开普尔曼了。”

    苏卿侯慢条斯理地吞云吐雾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对方总是一副冷漠的口气:“不是来抓你,就是来抓011。”

    “这老东西,”苏卿侯笑,眉间压着厚厚一层阴翳,啧了一声,“怎么就是不服老呢?”

    这对父子俩,斗了十几年了,一个不肯放权,一个偏想篡位。

    “北部实验室研究出了一种新菌种,还在测试阶段就被内部人员偷走了。”苏梨华语气很平淡,“你干的?”

    苏卿侯不承认也不否认,话里添了两分警告:“教你的书,少管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你父亲怎么斗我不管,别把不相干的人牵扯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相干的人,”他停顿了会儿,拖长了语调,“你说011啊?”

    苏梨华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他懒懒洋洋,漫不经心的点儿,跟说着玩儿似的:“苏梨华,你可别惦记她,不然我就大义灭亲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又挂我电话。”他目光阴下去,森森冷冷,“烦人。”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苏婵一言不发,不敢接话。

    他把手机扔一边,抽了半根烟,又拿起来,拨了个电话:“011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家里,没出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把监控发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,去把电脑开了,监控已经发过来了,八个摄像头,无死角地围着周徐纺的住处,连楼上的通道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他心情这才舒坦了一下:“好好给我盯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

    011当然不在家。监控?温白杨可以做十个不同版本的,春夏秋冬都能给你凑齐了。

    问周徐纺在哪?

    巧了,就在苏卿侯楼下。

    房间里开了四台电脑,周徐纺坐在其中一台的前面:“地址还没发过来吗?”

    温白杨回复: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雇主mr贾还没有联系她。

    周徐纺看了看时间,只剩两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江织坐在后面,双腿伸长,手肘搁在椅背上:“对方知不知道你的位置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缠着她的头发把玩,给乔南楚拨了个电话:“位置范围应该在距离酒店两小时的车程以内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:“ok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也来云市了,现在人在边防武警支队。

    周徐纺去换装。

    江织跟在她后面,把她手里的衣服拿掉:“我去接人,嗯?”

    她摇头:““渔船不一定会靠岸,偷渡客们也有可能会游上来,你水性不好,我去更有利。”

    江织跟着她学了两次游泳,目前还处在克服恐惧症的阶段。

    他反驳不了,只能听她指挥:“抓不到蛇头没关系,安全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不放心,让她带了好几个定位器,是真后悔了,不该让她来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。

    周徐纺收到了雇主发来的任务地点:“江织,在特拉渔港,九点上岸。”

    江织立马联系边防支队的人:“九点,特拉渔港。”

    晚上九点,特拉渔港。

    海上风平浪静,明月倒映在水里,四面星辰环绕。

    渔船距离岸边还有数千米,大仓内挤了两百多号人,站的站,蹲的蹲、白种人黄种人都有,跟塞酸菜一样,密密麻麻塞了满满一仓。

    戴着二角帽的男人跳上了货箱,脸上带着个已经发黄了的口罩,瞳孔是黑色,他英文说得不是很纯正:“十分钟后船靠岸,一靠岸你们就跑,都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仓内的偷渡客们都点头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叫什么,只知他姓齐,行内的人都管他叫齐哥,这一带都归他管,不止组织偷渡,也会运送一些走私物品。

    “齐哥。”他的小弟过来,说的是中文。

    齐哥跳下箱子,往货仓外走:“岸上有没有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一切正常。”

    齐哥用望远镜查看了一圈,又回了大货仓。

    他的小弟小甲,还留在外面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突然有响声。

    小甲立刻警戒了:“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又响了两声,声音是从船外面的水里传过来的。

    小甲叫了个水手过来:“你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因为是偷渡,船上不敢亮灯,那水手拿着手电筒走到船头,探头下去看。

    突然——

    一把匕首扎在甲板上,然后一只手伸上来了!

    水手吓了一跳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模模糊糊的,就看见一团黑,贴在仓舷侧板上,是个人!

    “小甲!”

    水手扭头喊了一句,半边身子还在水里的人就在这时一跃而起,朝水手扑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他脖子一麻,晕了。

    小甲听见声音,立马掏出匕首,刚迈出去脚,人影就已经移到他面前了,像个鬼魂一样,他顿时后背一凉。

    那个‘鬼魂’浑身黑漆漆的、湿漉漉的,头上、脸上都包着,只有眼珠子在外面,眼珠是……红色的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‘鬼魂’示意他不要出声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周‘鬼魂’一掌下去,把人打晕了。

    船里岸边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“小甲呢,”齐哥问甲班上的一个水手,“他去哪了?”

    船上一共有四个水手,这会儿只看到了三个,其中一个回答说:“刚刚还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齐哥没管,拿望远镜看岸边。

    “齐哥,靠岸吗?”

    “靠岸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尾随那个齐哥进了货仓。

    脸都不露,是个谨慎的。

    “都拿好东西,准备下船。”

    英文说完,齐哥又用中文说了一遍,扭头时,肩膀被人撞了一下,对方用英文说了一声抱歉。

    齐哥没说什么,快步出了货仓。

    那人瞄了一眼他的后背,找个角落蹲下了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周徐纺,她身上披了个麻袋,海上夜里冷,货仓里的偷渡客们很多都披着麻袋取暖,她也就不显得可疑了,蹲在边边上,一双已经恢复黑色的眼珠子四处瞧。

    黑帽子、黑口罩、金边眼镜……

    找到了,她的雇主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船靠岸了,仓门一开,两三百号人一哄而上,四处逃窜。

    周徐纺逆着人潮往里挤,一把抓住个人,拽过去:“mr贾?”

    对方一愣,说了句蹩脚的中文:“苏小姐?”

    苏小姐?

    周徐纺也有点愣了:“我是职业跑腿人z。”

    对方更愣了。

    她这下可以确定了,糟糕,找错人了!她踮起脚,在人群里张望,黑帽子、黑口罩、金边眼镜……

    船后面还有艘船!

    周徐纺拽着那个人就跳上了那艘船。

    岸上,突然大灯亮了。

    跑在前面的偷渡客大喊了一声:“有警察!”

    “警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跑!”

    边防支队的大队长路招虎拿着扩音喇叭下令:“一队二队,抓人!”

    别的好说,先抓头目。

    二队的副队一眼望过去:“这么多人,哪一个是蛇头?”

    “蛇头的背后有定位器,红色,会闪光。”

    是江小公子开的口,

    路招虎回头:“行啊,江少。”把通讯器放嘴边,传达下去,“有红色定位器,三队,先抓蛇头。”

    “yes sir!”

    那个开了就会闪光的定位器,是周徐纺刚刚贴上去的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