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2:青霉素外,又一弱点出现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祭拜完,天也快黑了。

    江织一开房门,就看见了周徐纺,坐在他床上,捧着个玻璃盒子在吃棉花糖,两只马丁靴被她蹬远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他把门关上,

    周徐纺穿着袜子就跳下了床:“爬窗户来的。”

    江织瞧了一眼窗户,中间的那两根铝合金有点歪了。

    他好笑:“我这防盗窗三天两头坏掉,按窗户的还以为我这屋子里有鬼怪。”寻常人哪能徒手掰窗户。

    周徐纺嘴里嚼着糖,笑得很甜:“我就是那只鬼怪呀。”

    江织把他的小鬼怪抱起来,放到床上:“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吃了薯片和糖。”

    果然,他不盯着,她就不好好吃饭。

    江织把她的糖盒子拿走,不让她吃了:“我让阿晚送饭过来。”

    江家已经在准备晚饭了,不过他很少让她沾江家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江织,”她坐在床上,蹬着腿,“快六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六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六月很热。”

    要夏天了,帝都的严冬很冷,盛夏也很热。

    江织弯着腰跟她说话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然后她把自己的棒球外套脱掉,里面只穿着短袖,一把抱住他,两条嫩生生的胳膊绕在他脖子上:“凉不凉快?”

    她身上很凉,跟块冰似的。

    这么抱着他,她的短袖往上缩,一截白嫩的小蛮腰露在外面,江织伸手环住,触到一手的凉:“人工空调吗?”

    她点头跟捣蒜似的:“对呀,我是你的小棉袄,还是你的小空调。”

    他笑出了虎牙,在她唇上啄了一下:“今天嘴怎么这么甜?”

    今天是江维宣的祭日,她怕他心情不好,小空调也好,小棉袄也好,就是想为他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她揣口袋里的手机响了,是陌生来电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她又‘喂’了两声,对方还是不回应:“请问哪位?”

    “是我,云生。”

    她和萧云生没有交换过联系方式,这是他第一次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好,云生。”

    问候的时候,熟悉,又陌生。

    他们算朋友吧,周徐纺觉得应该是算的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普尔曼了,苏婵也要去。”萧云生在电话里说。

    “可以不去吗?”

    苏鼎致父子也都在普尔曼,他这一去,恐怕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他回答得平静,似乎已经理所当然地接受了。

    八年没见,如今他已经是萧轶的养子了,说实话,周徐纺并不是清楚他和萧轶、和苏鼎致父子是怎样的一个关系,是否像苏婵那样已经归顺,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对自己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“他们还会拿你们做实验吗?”周徐纺试着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,我和苏婵已经是失败品了。”

    本就只是年纪不大的少年,说起话来淡薄又深沉,老气横秋的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历尽沧桑了吧。

    周徐纺怎么也放心不下他:“那为什么还要你们去普尔曼?”

    他语气事不关己似的:“就算是失败品,应该也还有点作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徐纺。”他打断了她,“别来找我,离苏家那对父子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不知何为,她总觉得他像在交代后事。

    周徐纺很不安:“那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紧,我跟苏婵一样,算是他们的人,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。”电话那头传来机场的广播声,少年催促着,“我快上飞机了,不跟你说了,你把手机给江织,我还有些话要同他说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把手机给了江织。

    “江织,能走远一点吗?”他不想让她听见。

    江织把周徐纺留在房间里,走到楼下的院子外面:“你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萧云生没时间耽搁了,语速很快:“周徐纺不可以大量输别人的血,如果她大出血的话,你一定要找苏梨华。”

    江织侧脸绷着,只要提到周徐纺,他就丝毫不敢大意:“你说清楚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苏婵都是因为得了徐纺的部分基因,才有了异于常人的能力,苏婵的速度和力量是徐纺三分之二,我的恢复和再生能力也是她的三分之二,只不过我们被改良过了,没有青霉素这个弱点。”

    他们三个都是六号染色体异常,被分在了一个组里,一开始,所有的实验用药都是一样的,周徐纺效果最显著,基因组很快就被诱发了变异,苏婵的抗药性很强,早期就被隔离了。

    后来用电击和辐射,萧云生扛不住,有一次抽血量过多了,身体机能迅速衰竭,负责周徐纺的那个博士就给萧云生输了周徐纺的血,结果出乎意料,他不仅很快回复了,在外因诱导下,部分的基因在靠近周徐纺发生突变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萧云生这个例子,实验组又开始拿苏婵做实验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们异于常人的能力,都来自周徐纺,用萧轶的话来说,只要实验次数够多,绝对可以完全地复制出周徐纺所有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萧轶还在研究基因突变,也是最近才发现的,一旦我身体里注入太多外来血液,就会发生排斥反应。”萧云生简明扼要地解释,“我身上有徐纺的基因,我会有排斥反应,她应该也会有,在萧轶研究出对策之前,要千万小心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除了青霉素之外,周徐纺又多了一个弱点。

    江织一路都魂不守舍的,周徐纺没有去偷听,在房间里等他。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他眉头皱着,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“云生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思索很久,同她说了:“你不能输太多别人的血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绝对不能受重伤。

    至于萧云生为什么会跟萧轶去普尔曼,江织大概也能猜得到,不是不逃,是一开始就甘愿留下,因为周徐纺身上的基因还有很多未知的变数,像颗不定时的炸弹。

    “以后任何危险性的跑腿任务都不要接了。”他现在有很重的危机感,让他一时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周徐纺没有多问:“好。”

    机场。

    “这次又要去多久?”萧云生去普尔曼是私人行程,只有杨晰知道。

    他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杨晰很无奈:“我真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做艺人?”不是第一次了,萧云生经常这样,总是陡然消失,有时候是一个月,有时候是三个月,甚至半年、一年。

    每次都悄无声息地失去联系,再回来,人就是病恹恹的,脸上的血色就没恢复过,杨晰只偶然见过一次,见到他身上全是针孔,大的小的都有。

    和以前一样,他也不解释:“杨哥,如果周徐纺有什么事情,一定要想办法联系到我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他第一次走得顾虑重重。

    杨晰应下了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云生,”萧轶在前面叫他,“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萧云生对杨晰挥了挥手,转身,朝着登机口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分明是才十九岁,还是年少轻狂的年纪,这么背影这么像老人家呢,沧桑得过分了,杨晰失笑。

    什么行李都没有,萧云生两手空空,低着头,目光空洞。

    萧轶走在前面:“小治爷还没玩够,不会动你们,老致爷不一样,他要是觉得你们没有价值了,就不会再留着。”他劝解,也是警告,“也别想着逃跑,如果你还想活的话。”

    前面的少年没有回头,总是挺直的后背弯了:“我不会逃,你不是想救你的妻子吗,那就好好利用我这个替代品。”

    他会留下,代她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萧云生的工作室就发了官方声明,说会休息很长一段时间,暂时不会有任何活动安排。

    巧的是,苏婵的工作室也发同样的声明。

    凌晨一点,乔南楚的手机响了,没起来,伸手去摸手机,闭着眼睛接的。

    “南楚。”

    是江织。

    乔南楚看了一下时间,被吵醒了瞌睡,脾气不怎么好:“你知道现在几点吗?”

    周徐纺还在睡。

    江织人在楼下,身上穿着睡衣,走廊的灯在头顶,他踩着地上自己的影子,说了一句:“药监局的项目,我看上了。”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