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3:江织正式开战江家,陆声求欢(二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“药监局的项目,我看上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言外之意是:必须拿下。

    凌晨一点,突然说这个,肯定是有什么缘由,乔南楚睡意被他彻底弄醒了:“给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他给的理由很言简意赅:“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突然想做医疗界的老大了。”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野心。

    乔南楚跟江织这厮认识有二十几年,穿着一条裤子长大,挺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遇到周徐纺之前,他纯粹就是玩儿,玩钱玩人玩心跳,真没把人和命放在眼里,别说野心了,他连自个儿的小命,都没上过心。

    遇到周徐纺之后,乔南楚有点摸不准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可没这宏图大志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一样。”他声音懒洋洋的,说得很随意,“我得养家了,得养周徐纺。”他怎么能坐以待毙,苏鼎致父子能做的,他一样能。

    周徐纺的命运,可不由天,得由他。

    “果然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扔了这么两个字,就挂了。

    果然啊,周徐纺是江织的克星。

    次日,晴空万里,初夏的天开始燥热了,连带着风里都有几分炙烤皮肤的热度。

    叩,叩,叩。

    周清让说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是他的助理。

    “周老师,外面有个举报者说要见您。”

    周清让的口碑很好,刚来电视台的时候,做的就是社会民生类的节目,经常会有举报者来电台,总是会找他。

    “请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助理把举报者带过来了。

    是位男士,像个学者,穿着西装打了领结,看上去大概四十出头,脸色很憔悴。

    周清让站起来,伸出手:“你好,我是周清让。”

    男人上前,握住周清让的手,瞬间热泪盈眶了,激动地哽咽着:“周主播,请您替我弟弟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男人叫吴越鸿。

    他的弟弟叫吴越鹄。

    “清让。”

    “清让。”

    陆声叫了两句了,都没得到回应。

    她走到他跟前:“周清让!”

    他回神:“嗯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他坐沙发上发了半天的呆。

    陆声头往前探,在他脸上用力啵了一下:“你都不理我。”她被冷落了,语气相当不满。

    周清让拉她坐下:“在想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事情?”她一下班就过来了,晚饭是周清让做的,碗也是他洗的,而她在院子里种了一棵桔树。

    她坐不住,拉着他去看院子外面新种的树。

    周清让有些心不在焉:“江家最近是不是推出了一种治疗肝病的新药?”

    “嗯,上个月刚开始试卖,口碑还不错,应该是为了药监局的那个项目,故意挑在这个时候上市。”陆声说完,问他,“你怎么突然问起江家?”

    周清让拿了根绳子,绑在新种的桔子树上,另一头系在院子的围墙上,固定好了,树才不会倒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见了一个举报者,他弟弟是第五人民医院的患者,用完江家的药之后突发疾病,在今早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陆声一听就觉得有猫腻:“时机未免太巧了。”

    江家正在争药监局的项目,这丑闻一曝出来,绝对会受影响。

    “你要曝光吗?”陆声当然希望曝光了,江家越不顺,对陆家越有好处。

    周清让就事论事:“不是我曝不曝光的问题,那个受害人家属能找到我,也能找别人。”

    受害人家属第一时间不是去找医院索要赔偿,而是曝光,也能说明,受害人那方要的并不是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这件事,势必会闹大。

    “就是说,江家这一劫遭定了。”陆声笑得幸灾乐祸,两家是竞争对手,她自然很乐意看到江家鸡犬不宁。

    越想越开心,她拉着周清让的手晃荡:“真是老天开眼啊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能没那么简单。”周清让想得比较多,“声声,你要小心一些,这件事我怕还有别的内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让人去查一查,你不用顾及我这边。”陆声问周清让,“要告诉江织吗?”

    他颔首:“嗯,他是我外甥女婿。”

    江氏现在是江织管事,这事儿最后也得他出面,提前告诉他,也好有个准备。

    陆声听着有一点点吃醋了:“周清让,要是以后我跟你外甥女婿起冲突了,你帮他还是帮我?”

    江陆两家不合,她跟江织早晚会对上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灯都亮着,周清让牵着她坐在秋千上,笑得清浅:“我帮得了吗?”他也不是商人。

    陆声便假设:“如果帮得了呢?”

    他没有思考,很快回答了她:“帮你。”

    她笑,很满足惬意:“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江织有徐纺帮着,我是你男朋友,得站在你这边。”

    声音好听。

    说起好听的话来,更好听了。

    陆声松开手,不抓着秋千了,两只手抱住他,抬着头,眼神清澈,带着试探与期待:“我今天不回家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在暗示,毫不扭捏。

    周清让耳朵有些红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陆声用手背碰他的脸,果然是热的:“你听懂我的意思了?”她可不是要单纯地留宿。

    他抓住她的手,放回腰上,让她搂着自己:“声声,我不傻。”

    他是男人,该懂的都懂。

    陆声往他怀里钻,把脸藏着:“你傻,听懂了还要赶我走。”

    她见过的男人里头,周清让是最君子的,风度翩翩,彬彬有礼,这浮躁的世道,很少有像他这样的人了。

    他身上穿的是上班时的西装,被她蹭皱了,晚饭时喝了两杯红酒,白色的衬衫很衬他微微晕红的脸。

    “我们交往时间还不长。”他不想随便对她,要珍而重之。

    陆声也不怕羞了,同他说:“我朋友跟她男朋友交往一个月就怀孕了,两个月就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她也想快点怀孕,快点结婚。

    周清让哄小孩一样:“那是别人。”

    她哼了哼:“老古董。”

    他笑,从善如流地接话:“嗯,我太老了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三十七了,年长了她十四岁。

    陆声从他怀里抬起头来:“才不老。”她伸手,摸他眼角的纹路,“你在医院躺的那十五年不算,其实你也才二十二岁,比我还小。”

    他少了十五光阴,是迫不得已,才从翩翩少年长成了成熟的大人。

    她捧着他的脸,大胆又郑重地说:“清让,在我面前你可以不那么老气横秋,可以不成熟稳重,可以像二十二岁的男孩子那样,莽莽撞撞、毫无顾虑,在我说想留下来的时候,你满怀欣喜地点头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点头:“好。”声音像这夜间的风,温柔地拂过耳边,他俯身,抱住她,“今晚不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陆声就问了:“那我睡哪?”

    他思考了一下:“睡我床上。”

    嗯,不错,开窍了。

    她又问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他以为他会说他床上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:“客房。”

    陆声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君子风度,任凭她怎么撩拨,都分毫不减。

    陆声戳他胸口,气鼓鼓地瞪人:“老古董!”

    他任她骂着,只是笑着吻她的手。

    晚上,周清让就给江织电话了,江织次日早上给了他回复,就一句话:“曝光吧,闹得越大越好。”

    江织挂完电话,周徐纺问:“是冲着江家来的吗?”

    昨晚他都没怎么睡,连夜在查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还不确定,但有一件事可以确定。”他把查到的资料给她看,“吴越鹄在去江家的医院之前,去了另外一家医院做体检。”

    那家医院叫常康医院。

    “这家医院是帝都唯一一家陆家持有股份的医院。”陆家主要是制药,还经营一些服务行业,不像江家,注资了很多医院。

    可以说,帝都脚下,十家医院,有五家姓江。

    吴越鹄都选了江家的医院治疗,却偏偏要陆家注资的那家体检,很古怪。

    “只有三中可能。”江织可以断定,“是陆家冲着江家来的,或者江家冲着陆家来的,再或者,是第三方想一箭双雕把两个都拉下水。”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