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2:富婆周徐纺包养鸭子江织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周徐纺最近不知怎么了,睡得特别多。

    她昨晚九点多就睡了,早上一睁眼,又是九点多,还不是自然醒的,是被手机吵醒的,在被子里翻了个身,伸手去够柜子上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徐纺,今晚有空吗?”

    是陆声。

    周徐纺从被子里爬出来,揉了揉惺忪的眼镜:“有空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来我家吃饭?你舅舅会过来,我家人也想见见你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思考了一下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晚上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周徐纺就起床了,头发睡得乱糟糟的,她眯着眼,去浴室刷牙,刷到一半,听见手机响了,她又去把手机拿到浴室。

    “在干嘛?”

    电动牙刷嗡嗡嗡。

    周徐纺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旁边,含糊不清地回答:“在刷牙。”

    江织等她刷完:“现在才起?”

    她漱漱口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睡了十二个小时了。”早上他起的时候,她还睡得沉,出门的时候没忍心叫她起来。

    周徐纺把牙刷牙膏放好,打了个哈欠:“你去片场了吗?”

    她接了一捧冷水,拍拍脸。

    “在公司。”江织嘱咐,“早饭都冷了,你放到微波炉里热一下再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擦了擦脸上的水,去了厨房,打开冰箱,手刚碰到牛奶的罐子——

    “不要空腹喝冰的牛奶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乖乖把手收回去,关上冰箱门:“哦。”

    想喝,但要听男朋友的话。

    “中午我不回去,午饭我帮你叫,少吃点零食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养个女朋友,跟养了个女儿一样。

    乖巧听话如周徐纺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下午我要去见客户,你在家自己玩,要是出门,就提前跟我说,我让阿晚送你。”有女儿的应该懂吧,一刻见不到,心里就跟爪子挠一样,就怕她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做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乖巧听话如周徐纺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游戏和小说要看一会儿歇一会儿,不然会伤眼睛。”不知道周徐纺离不离得他,反正他离不得周徐纺。

    乖巧听话如周徐纺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柜子里的棉花糖吃完了,待会儿我让人送过去,你下去拿的时候小心一点,不要什么人都给开门。”万一有坏人找上门……这么一想,江织更不放心了,无心工作,想回家带女朋友。

    乖巧听话如周徐纺都觉得江织有一点点啰嗦:“江织,你好像一位老父亲。”

    老父亲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江少,”秘书在门口提醒,“会议室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听到男秘书的话了:“那你去开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还没挂,还有最重要的要叮嘱,“要想我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咬了一口刚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的水晶包子,眼睛弯弯的,在笑:“好。”

    江织这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下午,周徐纺要出去卖电风扇,出门之前给江织打了个电话,他不让她一个人出门,让阿晚来接的她。

    阿晚看着周徐纺蹬个三轮车,惊呆了:“周小姐,你很缺钱吗?”

    周徐纺戴着个大大的草帽,五六月的天,她还穿黑色的长衣长裤,戴了个口罩:“不缺。”

    阿晚很不能理解:“那为什么要出去摆摊?”给江织当阔太太就行了。

    她回答:“要赚钱。”而且她觉得摆摊很有意思,一直闲在家里会长草。

    阿晚很佩服她这种不缺钱还拼命赚钱的优良品质,诚心建议了:“你干嘛不买栋楼,然后租出去,坐着收租就行。”

    好有道理。

    周徐纺突然get到了一条生财之道:“阿晚,你说得太对了。”

    她把三轮车停在一边,走进了御泉湾的售楼处,里面的售楼小姐姐立马过来招待,非常热情周到。

    周徐纺把口罩拿下来:“还有没卖掉的房子吗?”

    售楼的小姐姐微笑:“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一栋。”

    小姐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怀疑她听错了,赶紧去把经理请来了。

    经理是位四十多岁的女士,她认得周徐纺,十七栋就住了周徐纺那一户,不管是买的,还是租的,那都是大款。经理客客气气地接待大款,说目前没有待售的整一栋楼,但公司最近会有新的楼盘开盘,如果有需要,可以先预留。

    周徐纺留下了手机号,说有楼了就联系她。

    等周徐纺出去了,一开始接待她那个售楼小姐姐实在没忍住好奇,八卦了一下:“经理,那个女大款什么来头啊?”

    经理是个人精:“管她什么来头,有钱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怪不得?”

    “我好几次看见她后边儿跟着个戴口罩的男人,那人还染了一头招眼的头发,个头很高,跟个衣架子似的,看着就不是一般人,估计是那个女大款包养的鸭子。”

    经理一副过来人的样子:“那只鸭子运气不错,傍上了富婆,以后分手了,也能分到个一两套房。”

    还没走远的富婆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下午三四点,八一大桥下面就有很多摆摊的了,周徐纺卖的是那种拿在手里的手持小电风扇,十九块九一个,因为天气热,她生意还不错,一个小时卖出去了十几个。

    大桥附近不仅有广场,还有公园,来来往往的人流量很大,还没到下班的高峰期,交通就拥堵了。

    一辆便便色的改装跑车正以龟速在前行。

    主驾驶上的男人头顶架着副酒红色的墨镜,那逼格看着就很高,他穿着休闲西装,里面搭了白t,脖子上挂了条金属骷髅头的项链,锡纸烫、黑钻耳钉,挺秀气一张脸,被他搞得像个混混头子,他单手开跑车,正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不去了,最近手气不行。”

    这位连头发丝都透着一股‘我是小开我很有钱’气质的公子哥,正是帝都有名的二世祖,明家六少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是明六少的狐朋狗友:“你怎么跟薛宝怡一个德行,还真当是正经搓麻将啊,雅楠苑前几天刚招了几个姑娘,姑娘们搓麻将,咱们搓搓姑娘们的腿就行了,要个屁手气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真他妈糙。

    明阳花非常鄙视,并且不屑为伍:“你们真下流。”

    狐朋狗友觉得不可思议了:“明小花,你最近怎么了,转性了?以前你不是最喜欢搓姑娘们的腿吗?”狐朋狗友估摸着,“你上次不是中邪碰到鬼了吗,不是被鬼勾走了魂吧。”

    哪壶不开提哪壶!

    明阳花直接给挂了。

    明赛英做副驾驶,在补妆,瞅了他一眼:“孙小五他们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做姐姐的,适当时候得教育教育这混不吝的:“你以后少跟他们群无所事事的公子哥儿来往,有力气没处使就去健身房出出汗,省的你没腹肌还经常晒**照,也不害臊!”

    明阳花不服气:“我有好吗?”说着就要掀衣服,“小爷有两块。”

    “少辣我眼睛。”明赛英嫌弃得瞥了一眼他白斩鸡似的肚子,“江织身边那个大块头你认得吧,人家有八块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明赛英掩嘴笑:“我摸过。”

    明阳花对着车内的镜子拨了拨他风流倜傥的锡纸烫:“流氓!”

    女流氓突然看到了什么,妆也不补了,拍着车窗催促:“停车停车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她看到那个有八块腹肌的大块头了。

    阿晚也看到某个喜欢摸人腹肌的女流氓了,他右眼皮开始跳:“周小姐,我去方便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遛了。

    包得严严实实才下车的明赛英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怎么说也是二线艺人,包得只剩一双眼睛露在外面了才挤进人群,走到小摊前:“干嘛呢,周徐纺?”

    周徐纺观察了好几秒才认出来是谁:“摆摊。”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