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6:验江织DNA,轮到纺宝吃醋(一更)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榆林公馆。

    骆常芳正在发脾气,文件被她摔得咣咣作响。

    江维礼从书房出来:“你又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她把被驳回的项目文件扔进了垃圾桶里:“江织把我们的人都换掉了,集团里现在有一大半都是他的走狗。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,老太太和江织早晚要狗咬狗。”江维礼对她很不耐烦,“等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说得对。”坐在一旁的江扶离接了话,“江织多疑,又不信任老太太,关婉苏的事没那么容易揭过去,我们先等等看,我总觉得老太太和江织快撕破脸了。”

    骆常芳心急:“那大房呢?”

    “林哥儿一样,也在看戏。”

    这时,江维礼接了个电话,没听两句情绪就急躁了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调任书为什么下不来?”

    他筹谋了小半年,就差这临门一脚,居然出了岔子,怒极了:“是谁插了手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秘书回答:“是陆军长。”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江维礼直接摔了电话。

    骆常芳正心烦着:“你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军事部那个位子,被陆景松截胡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位子是个肥差,他早就看上了,这半年来在里头做了很多功夫,现在就差调任书下来,结果半路杀出来个陆景松。

    骆常芳冷嘲:“这还不是你母亲造的孽,自己抢男人抢不过也就算了,都五十多年了,还不让人家好过,陆家是那么好惹的吗,陆景元不过看着低调而已,那个圈子里又有几个敢惹他。”

    陆家在军政界底蕴很深,一条筋连着数条脉,势力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江维礼烦躁地抽了半根烟,拿上电脑去了楼下书房,他刚一关门,书房里灯突然灭了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他回头,还没看清是什么,眼前的影子一晃,接着后颈一麻,倒下了。

    谁?

    是黑无常大人。

    黑无常大人拿出手机,打开手电筒,借着光线照了照,江维礼已经晕死过去了,她蹲下,用卫生纸包着手,从他后脑勺揪了几根头发下来,再装进袋子里,封好。

    今晚风挺大。

    她走到窗户前,把头发往两边拨了拨,觉得不够,她又折走回去,在江维礼头顶上再揪了一大把,直接把他给揪秃了一块,然后心满意足地跳下了窗户。

    阿晚看见她从别墅三楼的窗户跳下来的时候都惊呆了!

    “周小姐,你怎么下来的?”他仰头一看,这得有十几二十米吧。

    周徐纺落地很稳,手撑了一下地,站起来拍拍手上的土:“跳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十几米的高度,就这么干跳?

    阿晚怎么说也是个国家运动员,仍旧觉得不可思议,忍不住瞄她细细的两条腿了:“腿还健在吗?”

    周徐纺蹦了一下:“健在。”

    噢!

    这是高手。

    还有更不可思议的,阿晚看了一眼江维礼家的窗户:“那个防盗窗?”

    周徐纺的口气就像买了一棵白菜:“我掰的。”

    阿晚的表情就像看见别人吃了一坨屎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怕不止是个高手。

    回到了车上,阿晚开车,周徐纺坐后面,他眼睛一直往后视镜里瞟,似有若无地打量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周徐纺觉得他的表情像在便秘:“你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阿晚就问了,“你是鬼吗?”

    她说不是:“我是小仙女。”江织说的,她不是妖魔鬼怪,她是小仙女。

    阿晚觉得她在开玩笑:“我是问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她很一本正经:“我很正经啊。”

    行吧,小仙女。

    “我老板他知道吗?”你飞檐走壁力大无穷?

    周徐纺点头:“嗯,他也知道我是小仙女。”

    阿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仙女的梗过不去了是吧。

    阿晚就问小仙女了:“那你什么时候回天庭?”

    周徐纺认真地回答:“等我百年之后,带江织一起上去。”

    说这种冷笑话,她怎么做到不笑场的?

    阿晚呵呵,忠言逆耳,但他还是说了个实话:“他亏心事可没少做,上不了天,没准还要下地——”

    “林大壮。”

    林大壮一个激灵,话被堵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周徐纺抿了一下唇,眼神冷凶冷凶,有杀气了:“你再诋毁我男朋友,我一拳把你打爆掉。”

    阿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正直善良、刚正不阿、高风亮节的周小姐吗?

    好吧,祝你们夫妻百年好合早日升天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,江川外出回来。

    许九如还没歇下,泡了一壶醒神的茶,在卧房里等着:“不是让你去请织哥儿吗?人呢?”

    江川上前回话:“小少爷去桐城了。”

    她还想问问他集团突然大换血的事。

    “周徐纺也去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她今儿晚上去陆家了。”

    又是陆家。

    许九如把茶杯放下:“她去陆家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陆家宴请女婿,她是随周清让一道去的。”

    许九如凝神思忖了一会儿,自言自语般念了一句:“怎么偏偏要跟陆家撤扯上关系。”

    江川困惑:“老夫人,这个周徐纺真有那么重要?”

    她先前也以为不重要,以为江织不过是玩玩,直到骆氏集团变成了周氏集团……

    “八年前,织哥儿就为了她,在院子里跪到吐了血。”许九如手握茶盖,有一下没一下地拂过杯口,若有所思了半晌,“这姑娘,应该是织哥儿心头的肉。”

    江织就求过她那么一回,要把那孩子带回来江家养着,若不是那晚他倒下了,只怕这江家小公子就多了个童养媳了。

    江川寻思道:“那该如何?”

    许九如思量了一番:“去把那人叫来。”

    九点半,周徐纺回了御泉湾,洗了个澡窝在沙发上给江织打电话,她要跟他说她怀疑的事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她叫了句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那边过个几秒,才有人开口:“江导不在,可以待会儿再打来吗?”

    不是江织,是个女的。

    周徐纺那双泼了墨的眸一下子就冷下去了:“你是谁?为什么接江织的电话?”

    对方解释:“他出去了,电话一直响。”她半点擅自接人电话的歉意都没有,理直气壮地自报了家门,“我是林夏。”

    是替代苏婵出演女二号的那个艺人,周徐纺听过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周徐纺挂掉了,生气!

    桐城那边比帝都的气温还要高一这些,一到夏天,漫天的星辰透亮透亮。

    剧本会议是在赵忠房间开的,演员和幕后都在。江织回了一趟自己房间,拿了电脑过来。

    林夏刚把手机放下,主动告知:“江导,刚刚你电话响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坐下,拿起手机看了一眼:“你接了?”

    她解释:“因为它一直响——”

    他眼皮一抬,是标准的一双桃花眼,里头总像笼着几分水雾,懒懒散散的,却气势逼人:“家里大人没教过?别人的手机不能乱接。”

    林夏脸上笑意顿时僵硬了。

    剧组的人都在场,气压一下子就降到冰点,一时没人作声,气氛尴尬。

    “江导,”赵副导出来打圆场,“夏夏她也不是故意的,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江织把电脑放下,眼底覆了层冰霜,拿了手机起身:“半小时后再继续。”

    他出去回电话了。

    等人走远了,林夏的经纪人才敢抱不平:“至于吗,不就是一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赵副导问了林夏一句:“谁打来的?”

    林夏被下了面子,脸还热着,有些不甘心,闷声说:“一个叫纺宝的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。

    “那是江导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林夏吃惊。

    江织有个女朋友是圈里圈外都知道的,只是她未曾见过庐山真面目,以后和圈子里的导演们一样,尝尝鲜,玩玩而已。

    赵副导故意把声音放大,提醒她,也提醒一屋子的男男女女:“夏夏,你刚来剧组没多久,可能不知道,江导很宝贝他这个女朋友,他们小俩口感情也很好,你要是还想好好拍戏,就不要动不该动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林夏面色如土。

    她的经纪人愤愤不平了,上前帮腔:“副导,你怎么这么说话,我们夏夏动什么心思了?”

    动了什么心思?

    是男人都看得出来,开个剧本会议,穿得可真凉快。

    江织是大导演,又是大世家的公子,有颜有才有权有钱,只要攀上了,别说星途,一辈子都无忧了,女人会扑上来也很正常,这都是心知肚明的事,赵副导言尽于此:“你们心里有数就成,我不多说,省的里外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房间外面,江织在给周徐纺打电话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再说一遍哈,晚上的更新时间不稳定,以后两更都早上看~

    这样我就不怕卡文了,可以熬最晚的夜慢慢想剧情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