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1:纺织一家三口大团圆(二更看题外)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江织立马按了表带上的按钮:“南楚,三号码头,情况有变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回复:“我们的人十五分钟后就能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陆星澜把西装纽扣背面的微型耳麦戴上:“爸,三号码头,让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,陆星澜的那个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他接了。

    熊杰怒骂:“你他妈报警了?!”

    陆星澜还是那句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江织把手机拿过去,跟熊杰谈判:“别伤害人质,我会准备船帮你们脱身。”

    熊杰冷笑:“你觉得我还会信你?”

    那没得谈,江织警告:“你要是敢动我女朋友,你,还有你的家人,我一个都不会放过。”

    若是周徐纺有个三长两短,他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“那你试试。”

    熊杰直接把电话挂断了,随后用力一抛,将手机扔到了海里,命令说:“把人扔到海里去。”

    葱头犹豫:“杰哥,要是人质死了,我们也——”活不成,江家和陆家联手,能翻了天。

    熊杰没等他说完,一巴掌呼过去,怒吼:“什么人质,我们只运了香烟,什么都没干。”

    葱头被打懵了。

    熊杰没时间磨蹭:“把手机和人全部扔下去。”他从腰间拔出一把枪,大吼,“都听见没有!”

    船上十几人,参差不齐地回答:“听、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警方问起,就说香烟,明白了吗?”熊杰一把将套着林秋楠的那个麻袋拽过去,拉到最船头。

    葱头听完,顿时醍醐灌顶。

    周徐纺听见了子弹上膛,随后,嘭的一声,是水花溅起的声音。

    林秋楠被扔下去了!

    周徐纺不等别人来扔她,自己纵身一跳,跟着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水花溅起了一米多高。

    葱头等人:“……”这个人质送死还送得挺自觉。

    岸上,重案组的人拿了喇叭在喊:“船上的人听着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放下武器,把手举起来——”

    江织走过去,一脚把喇叭踢掉了,动了怒,漂亮的一双眼睛寒气逼人:“谁他妈让你们来的!”

    拿喇叭的那个刑警连带着也被踹到了地上,顿时火气上头:“你谁呀!”

    他不认得。

    但王麟显认得,只是灯光有些暗,他不敢确定:“江少?”

    帝都江家的小公子!

    这祖宗怎么会在这?

    江织已经没有耐心了,再问了一遍:“是谁让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王麟显越发搞不懂状况了:“我们重案组接到报案了。”陆家的案子,江家人为什么在这?

    “谁报的案?”

    王麟显这才注意到江织旁边还有个人,长相十分出色,身上穿着黑色的衬衫,扣子扣到了顶,看着就不想普通人。

    王麟显打量完:“你是?”

    他语气平平:“陆星澜。”

    陆家的公子!

    那个只知道睡觉从来不露面的陆家睡美人?

    还以为会是个软娇的美人,可眼前这人气场了得,清贵严肃的样子一看就不好应付。一下来两位世家贵公子,王麟显有些头皮发麻:“是陆少你父亲报的案。”

    江织立马看向陆星澜。

    “王队,”重案组的同事说,“船上的人投降了。”

    三分钟后,游轮靠了岸。

    江织上船,找了一圈没有看到周徐纺,脸色冷得一塌糊涂,他从警方手里截了个人,问:“人质在哪?”

    被质问的是葱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质?”他战战兢兢,像是被吓得不轻,说话也结巴哆嗦了,“我、我们船上只有两箱走私的香烟。”

    江织抓住他的衣领,眼神如利刃,恨不得将人千刀万剐:“你们撕票了?”

    葱头大汗淋漓,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王麟显也不敢劝,便上前问:“你们的头是谁?”

    葱头这才发现,杰哥不在船上。

    他跑了!

    江织把人重重扔在地上,给乔南楚拨了个电话,他脸色发白,语速很快:“人在水里,安排人下去打捞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陆家安排的人也来了,一共几百人,在三号码头的附近水域翻了个遍,却什么都没有打捞到。

    死不见尸,活不见人。

    江织没办法等了,走到船头要下水,赶来的乔南楚拉住了他:“别胡来,你下去就得淹死。”

    他怕水的毛病还没好,根本游不了泳,

    江织甩开他的手,完全不管不顾:“周徐纺还在里头。”人不在船上,一定在水里,可这么久都没上来,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不行,他得下去找周徐纺。

    乔南楚一把把他拽回来:“你冷静点!”

    他冷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一遇到周徐纺的事,他就会乱,会怕。

    乔南楚按着他的肩,问了他两个问题:“你下去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他下去,是送死。

    但如果周徐纺上不来了,送死他也要去。

    第二个问题,乔南楚问:“你信不信周徐纺?”

    他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他是职业跑腿人,有多少能耐你还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不是不清楚,是关心则乱。

    江织松开手,掌心全是冷汗,他转头看陆星澜,目光阴沉:“陆星澜。”他

    陆星澜起头,眼底像海,静谧而深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报警?”江织质问。

    陆星澜答不上来,便拨了个电话,开了免提:“爸,你报警了吗?”

    陆景松回答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陆星澜挂掉手机,眼底同样是翻涌着的波澜:“不是我们陆家。”

    王麟显很诧异:“是你们陆家报的案,还告诉我们在三号码头,不然我们怎么会找到这儿来。”

    陆星澜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江织上前,动作极快,拔了王麟显腰间的枪,指向陆星澜。

    咔哒——

    子弹上了膛。

    王麟显大叫:“江少!”完了完了,要干起来了!

    陆星澜一动不动,看着江织,神色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们陆家,那就是你们陆家的仇人。”手指碰到扳机,江织目光一冷,杀气腾腾,“一样难辞其咎。”

    半晌后——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枪声响了。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,江家老宅。

    叩,叩,叩。

    江川敲门,在门口喊道:“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里头问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江川回:“一切顺利。”

    屋里灯亮了。

    许九如从床榻上坐起来:“织哥儿和陆家呢?”

    “干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里头片刻沉默后,许九如吩咐:“把尾款打过去,让他们好好收尾,别被陆家和织哥儿抓到把柄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屋里灯又暗了。

    许九如笑,终于可以安寝了。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半,for总部。

    阿win看了一眼到账信息,勾唇一笑:“东子,收尾。”

    东子全名韩信东,是国际通缉榜上的黑客。

    他打了个响指:“我这就收尾。”

    陆景松手里的短信是他电脑发出去了,当然,警方的报警电话,也是。

    电子门打开——

    “老大,是杰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阿win抬头,摸了摸额头的疤:“没人发现你的身份吧?”

    熊杰把口罩和帽子都脱了: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凌晨一点,常康医院。

    医院走廊的灯很暗,两个修长的人影一左一右,各站一边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,醒了。”

    这俩,不正是‘干起来了’的江织和陆星澜。

    林秋楠刚刚在急救,已经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陆星澜靠着左边的墙:“替我谢谢你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江织靠着右边的墙:“我女朋友喜欢钱,你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陆星澜:“……”

    气氛很融洽,干起来?信吗?

    有人信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是谁搞的?”陆星澜的药劲儿已经过了,有些发困了,眼圈开始泛红,眸脸沁着生理泪水。

    江织修长的两条腿交叠搭着:“有猜测,没证据。”

    如果人真被撕票没了,又真是陆家报的警,那么,他不会放过陆家,这样一来,谁是受益者?

    不难猜。

    陆星澜打了个哈欠:“目的是让你和我们陆家反目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又打了个哈欠:“所以?”

    江织语调懒懒:“那就反目呗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救了陆家人,也就是陆家人的恩人了,陆星澜有意见也得保留,甩了甩绑着绷带的那只胳膊:“你枪法不错。”

    江织理所当然的口气:“用你说。”

    他开了枪,雷声大雨点小,刚刚好,只擦破陆星澜半层皮。

    陆星澜穿着病号服,回了病房。

    江织进了另一间病房,他进去后,关上门。

    周徐纺从床上坐起来: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江织走过去,把她按回床上:“躺着别动。”

    时间回到三小时前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们陆家,那就是你们陆家的仇人。”江织手里拿着枪,指着陆星澜,“一样难辞其咎。”

    船尾,除了跌倒在地上的葱头,甲班上只有三人,江织、陆星澜、王麟显。

    江织的手指已经扣住了扳机,几乎下一秒,他另一只手被拽住了,是一只湿漉漉小手。

    “江织。”

    是周徐纺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前面一章有错别字,三号七号写错了,已改(仅正版网站会修改)

    没理清楚的看这里:

    还记得前面阿win让手下联系了警方吧,其实是阿win受人指使,故意让黑客报警,并且给陆景松发真正的地址,都是为了嫁祸陆家,绑架真正的目的也不是钱,是撕票杀人,撕票如果成功,江织肯定会恨报警的陆家,然后反目相斗,后面的章节也会再解释。

    至于江织当时为什么会开枪,徐纺怎么救人怎么去医院,怎么和陆家合作演戏……后面会写哈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