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4:江织炫耀当爹(二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“杰哥是谁?”王麟显看过所有落网绑匪的资料,并没有这个杰哥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们老大。”

    王麟显挑了张照片,指上面的人:“这个?”

    葱头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戴着口罩?”

    这也是这个案子的古怪所在,绑匪怎么绑到的人,一点也没查到,偏偏押送人质上船的过程被好几个摄像头拍下来了,十四个绑匪中有十三个都被拍到了脸,只有一个是戴着口罩的。

    分明案件前期做得天衣无缝,甚至有黑客在暗中辅助,偏偏后期漏洞百出,就跟故意自爆似的。

    葱头招供说:“他脸上有疤,一直都戴着口罩。”

    王麟显问:“你见过他脸上的疤?”

    他摇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说你没见过他的脸?”

    “他从来不摘口罩,不止我,我们帮里的兄弟都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这就奇怪了。

    王麟显拿着照片仔细看了又看,可对方包得太严实,除了身高,什么相貌特征也没显露出来:“他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葱头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老大吗?他什么来头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是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葱头一五一十地交代:“杰哥加入我们胡海帮也就一个多月,我们以前顶多偷卖点香烟,没干过杀人绑架的事儿,是杰哥来了之后才开始带着我们干大票的。”

    以前走私香烟也就按箱算,杰哥来了之后,按船算。

    王麟显把照片往桌子上一扔,敲了敲:“连他名字相貌都不知道,还敢跟着他干大的?”

    葱头胆颤:“因为、因为分的钱多。”

    “赚这么多黑心钱去牢里花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警察爸爸永远是你爸爸!

    “警察爸爸……啊呸,警察大哥,”葱头舌头打结,颤颤巍巍地问了一句,“江少那个女朋友不是还活着嘛,人活着我是不是不用判死刑?”

    警察爸爸瞥了他一眼:“没听见江少说?”他莫得感情地说,“变鬼魂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天网恢恢肥而不腻……啊呸,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犯了罪,叫爸爸都不行。

    审讯室隔壁。

    “那个老大叫熊杰,也是个职业跑腿人。”周徐纺说,“我以前跟他交过手,他是阿win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这就解释得通了,绑架案的前半部分是for的人做的,受雇主所托,嫁祸陆家、撕票人质,都做的天衣无缝,而后半部分熊杰故意带着胡海帮那群人在监控下自爆,好把锅甩出去。

    乔南楚看过那些监控:“就他戴了手套,应该没有留下指纹。”

    江织问:“报警电话呢?”

    “重案组、我们情报科,还有陆家都在查,但是线索很少,目前还没找到证据,应该是个顶级黑客。”

    for是职业跑腿人公司,不管是设备还是人才都不缺,业务能力除了单干的周徐纺和温白杨,圈内也没几个能与之匹敌的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不也有个顶级黑客。”江织指温白杨。

    乔南楚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王麟显过来了,语气很客气:“江少和乔队怎么一起来了?”两尊大佛啊,还有个‘鬼魂’。

    乔南楚言简意赅:“来帮你破案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谢谢二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这个案子的受害者和侦查过程,还请王队对外保密。”语气三分请求,七分警告,江织提了一茬,“毕竟你们重案组还藏了个小鬼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王麟显附和:“明白,这件事有我重案组的责任,两位放心,我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条贼船都已经上了,不把案子破了,下不去。

    之后,两尊大佛和一个鬼魂一起出了警局。

    江织先带周徐纺回车上,帮她系好安全带:“纺宝,等我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江织把乔南楚叫到一边,有事跟他说。

    周徐纺不在场了,乔南楚就开始调侃人:“江织,你真肉麻。”

    他不以为然:“怎么就肉麻了?”

    乔南楚学着他那腻死人的语气:“纺宝。”

    江织一个眼刀子过去:“别乱叫!”纺宝只有他能叫。

    乔南楚往嘴里扔了颗戒烟糖。

    杨宝?

    算了,他叫不出口,还是白杨顺口。

    江织说正事:“给我弄两副手铐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手铐干嘛?”自知罪孽深重要洗心革面?

    “有用。”他也不说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乔南楚追问:“做什么用?”

    江织解释得含糊:“睡觉用。”他昨晚一夜没睡,因为分床的缘故。他打算以后睡觉把脚拷起来,只要能和周徐纺一起睡。

    睡觉,手铐。

    乔南楚抱着手,似笑非笑地瞧着江织,他轻挑眉头,意味深长:“织哥儿,原来你口味这么重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不正经的狗东西!

    江织冷漠脸:“乱说什么,我女朋友怀宝宝了。”

    语气里,有很重的炫耀成分。

    乔南楚故意曲解:“你是有多禽兽,还得用手铐来铐住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瞎扯淡!”非要他揭短是吧,行,他舔了舔牙,“是我睡相太差,会踢我女朋友,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笑,不再逗他了:“恭喜。”

    “别羡慕,你羡慕不来。”

    要是他有尾巴,估计要翘上天了。

    乔南楚确实有点儿羡慕了。

    炫耀完,江织说:“先别说出去,孩子还小,前三个月不能张扬。”

    是有这种民间说法,怀孕头三个月要对外保密,这样宝宝才会得胎神保佑,健康平安。

    乔南楚稀奇了:“你还信这个?”

    “宁可信其有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哑然失笑:“那你还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江织实话实说:“不找个人炫耀一下,不太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想踹他了!

    他还在炫耀:“南楚,我要当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烦他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得挺傻,眼里特有神,漂亮妖娆的一张脸竟有几分憨气:“我要有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周徐纺要给我生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想骂人了都: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江织笑,露出个小虎牙:“我感觉我更爱周徐纺了。”

    乔南楚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乔南楚听不下去:“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江织看着他,表情就没这么认真过:“我特别爱她,想把命都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受不了!

    乔南楚摆摆手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手铐尽快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求月票啊,我要啊啊嗯嗯呃呃……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