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5:怀孕也要恩爱之纺宝我超爱你!(一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江织回了车里。

    “徐纺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嗯?”

    外面起风,他把车窗关上,拿自己的外套盖在她肚子上:“等江家的事解决完,我们就去领证好不好?”

    周徐纺表情愣愣的:“你在求婚吗?”

    “不算,后面我会重新求。”他把她的安全带系上,“但你要先答应我,结婚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是求了?还是没求?

    不管了。

    周徐纺答应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乖宝。”

    他心情很好,像只狗狗一样,又蹭又舔,把她弄得很痒。

    常康医院。

    许九如问陆声:“江织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陆声找了个护士,让她去江织病房看看,看完后跟林秋楠说:“没回来,周徐纺也不在。”

    没过几分钟。

    林秋楠又问:“江织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陆声又让人去查看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再过几分钟。

    “江织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老太太今儿个怎么了?

    陆声觉得很不对头:“奶奶,你干嘛一直问江织?”

    林秋楠没解释:“去看看他回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陆声只好再找人过去查探。

    “没回。”陆声猜,“还在警局吧。”毕竟他女朋友‘没了’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还不回来?”林秋楠略为焦急,“你有他号码吧,打个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    电话还没打通,江织那间病房的护士来说,江织回来了。

    林秋楠拔掉针头,拎着鸡汤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江织病房里,周徐纺卧床。

    为了避人耳目,林秋楠和陆声是混在几个医护人员里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林奶奶。”周徐纺要下床。

    林秋楠以为她腿上的伤还没好:“你躺着别起来。”

    她躺回去了。

    江织坐在病床旁边,在给她削苹果。

    林秋楠先看了江织一眼,把带过来的保温桶放下,关切地问周徐纺:“身体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拿了两个碗,盛了一碗鸡汤给周徐纺,又盛了一碗,给江织:“你呢,身体还好吧?”

    传闻是说他久病缠身。

    江织点了点头,算作回答了。

    林秋楠再盛了一碗,自己端着,把碗里的鸡腿夹给江织:“这是声声她爸炖的,味道还不错,你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陆声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个亲孙女不配吃鸡吗?

    她觉得这画面实在诡异,就问了一句:“奶奶,我的呢?”

    林秋楠没回头看她:“没有了,回家让你爸给你炖。”她把保温桶里最后一点汤倒进了江织碗里,“里面放了药材,你多喝点汤,补身体。”

    陆声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汤是早上她妈送过来的,她爸亲手炖的,她奶奶一口没喝,送来给江织了。

    她奶奶还给周徐纺也夹了一块鸡肉:“徐纺你也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陆声有种错觉,那是一家三口,而她只是个外人。

    不仅陆声觉得奇怪,周徐纺也觉得很奇怪,等林秋楠走了,她跟江织说:“林奶奶今天有点奇怪。”

    江织的汤只喝了几口,在喂周徐纺,她推开,喝不下了。

    他把碗放下:“应该是起疑了。”抽了张湿巾给她把嘴,“她在怀疑我的身世。”

    “仅仅因为绑架这件事?”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那她的洞察力也太敏锐了。

    江织说不止:“我出生没多久,陆家老夫人就找人给我做过亲缘鉴定,因为我是早产,她当时也怀疑,就私下让人做了鉴定,而且不止她,许九如也做过。”

    居然以前就查过。

    周徐纺猜到了:“当时的鉴定结果是你跟陆家没关系?”看来,林秋楠没有看过陆景元的画。

    “嗯,所以我和陆老夫人才没有再往那上面想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许九如把戏做了全套。”鉴定报告可能被她动过手脚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那样,那我低估她了,我小的时候,她还真把我当眼珠子疼。”他把苹果切成小块小块,叉了一块喂她,眼底情绪平静,像在说别人的事,“仇人的孙子她居然也装得下去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疼过他。

    他八九岁的时候,病得很厉害,夜里时常发烧,是许九如守在他床头,喂药守夜,那样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。

    十六岁那年,骆三没了,他一病不起,只剩了一口气,终日昏沉。也是许九如,成天以泪洗面,替他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以至于后来他发现许九如恨他时,也只是觉得与他母亲有关,觉得她是为了牵制江家另外两房,而利用他,但从没怀疑过血缘。

    也不是一天两天,是二十多年,对仇人的孙子那样疼爱,她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苹果很甜,周徐纺挑了一块最大的,喂给江织:“连你这个导演都骗得过,奥斯卡欠了她一个小金人。”

    无所谓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在乎了,他有周徐纺,还有他们的孩子,他是谁的孙子不重要了,天性淡薄也好,无情无义也罢,剩下的这大半辈子,他打算把所有亲情都给周徐纺和孩子,其他就变得无关紧要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。”周徐纺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了。

    江织让她躺下,用被子盖住她,他再躺下,挡住她。

    “江少。”

    是孙副院的声音。

    江织去开门,孙副院带了个女医生进来,四十多岁,是妇产科的医生。她把检查结果递上:“怀孕三周。”她冲周徐纺笑了笑,对江织说,“恭喜啊,江少。”

    方才的满室阴云散了,江织眼里晴空万里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女医生说不客气,坐下说了一些怀孕初期的注意事项,江织也问了很多,事无巨细。

    等女医生和孙副院‘偷摸着’离开之后,江织拨了个电话,让人把事情瞒下来,不仅是周徐纺怀孕的事,还有她安然无恙的事,都要瞒着。

    这个病房外面,还有陆星澜病房外面,到处都是他的眼线、陆家的眼线,当然,也有许九如的眼线,任何进出这两个病房的人,都要封口,甚至是病例,全部要做处理。

    “三周的话,”江织单手支着下巴,手放在周徐纺肚子上,在思考。

    “三周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笑着,眼里融了一汪春意:“是在车库那次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隔着一层薄薄的病号服,他揉揉她的肚子,很爱不释手,嘴角笑意勾着人:“那次是弄得有点狠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手按住他的肩,一手捂住他的嘴:“你不害臊!”

    害什么臊。

    想把她关进房间,倾尽此生的下流。

    江织笑,拉着她的手一起躺下:“我不动,随你怎么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徐纺不想跟她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偏偏缠上来:“纺宝,爱不爱我?”

    她气鼓鼓地转身,用后背对着他,几秒后:“……嗯,爱。”

    她爱他。

    想给他摘星星和月亮,想陪他白头,想与他合葬,。

    “我也爱你。”江织扶着她的脸,让她转过身去,眼里就是璀璨星辰,他笑得满足,“我超爱你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笑着钻进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他闹着要亲她的肚子,要对那个三周大的受精卵说:你爸爸超爱你妈妈。

    陆星澜病房。

    对外是说陆星澜手臂中弹,陆景松夫妇还在找‘林秋楠的下落’,陆声和周清让守在医院,门外保镖十几个,是为了‘防’江织。

    桌子上的水果都是她带过来的,林秋楠让她洗干净:“声声,把这个送去给江织。”

    送完鸡汤又送水果。

    “奶奶,咱们家和江织现在可是‘仇人’,我去得太勤会被人看到。”

    虽然常康医院都是陆家的人,但还是有暴露的风险。

    林秋楠就换了个人:“清让,你帮我送过去。”周清让和江织算亲戚,江织‘悲痛过度一病不起’,他这个当舅舅的探探病也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周清让说好。

    陆声越想越觉得不对:“奶奶,你有点奇怪。”

    还有更奇怪的,林秋楠下床,走到正在沙发上睡觉的陆星澜旁边,揪他头发。

    陆声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星澜被痛醒了,睡眼惺忪地看着林秋楠:“你拽我头发了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我再强调一下,晚上更新时间不稳定,以后都早上看~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