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8:江织受气大发,江扶汐身世(二更

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:顾南西

      病房外,孙副院敲了三声门:“江少。”

    江织嗯了声。

    孙副院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挖出来了?”江织问。

    孙副院颔首:“是三小姐。”他上前,“秦院长是三小姐的人。”

    亲缘鉴定的事,是故意漏了底,这么一试便试出来了,江家最深居简出的这位,居然藏得最深。

    果然啊。

    叩、叩、叩、叩、叩、叩。

    敲门声响了六下,三轻三重。

    江织眸光柔了两分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护士端着医用托盘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孙副院看了那护士一眼,出去了,并将病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江织下床,把那小护士抱上了病床:“不是让你在楼下病房等我吗?”

    周徐纺把口罩摘掉,身上还穿着护士服:“我有事情问你。”她表情严肃,“江织,你是不是又吃那个会不孕不育的药了?”

    昨晚江织因为‘悲痛过度’,‘晕厥’后送去了最近的常康医院,醒来后与陆星澜起冲突,之后被拘留在警局,这一系列变故,许九如都没有亲眼目睹,江织就又演了一出,好让她把疑心揣回肚子里。

    周徐纺听乔南楚说,江织吐血了,是真吐血了。

    他一定是吃了什么药!

    他笑:“怕我不孕不育啊?”

    周徐纺很严肃:“你先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吃那药,就让冰雪弄了点会让我吐血的药。”江织坐在她旁边,摸摸她头上的护士帽,越看越觉得可爱。

    周徐纺把他还在打点滴的手拽开,握着不让他乱动:“那会有副作用吗?”

    他没当回事:“养几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太不爱惜自己了!

    周徐纺心疼,摸摸他的脸,觉得他今天好像瘦了,肯定是吐血吐多了:“为什么非得弄吐血?和昨晚一样,装晕倒不行吗?”

    江织去把门锁上,再折回他的小护士身边:“这还是轻的,你要真没了,我今天就得跟着去死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晃着腿踢他:“不要说不吉利的话。”

    江织蹲下,把她的鞋脱了,让她半躺在病床上,自己坐到她身边,揉揉她的肚子:“你刚刚应该也听到了,秦世瑜是江扶汐的人,一直被背后帮我的人就是她,她对我是没恶意,但不代表对你没恶意,不能让她起疑,我就得装得像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她也有份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份还不知道,但可以确定,她一定是知情者。”

    桂氏就是她养在许九如身边的一条毒蛇。

    桌子上的手机响了,江织想到什么,拿起手机,离周徐纺远点,才接了。

    是乔南楚打来的:“那个报警电话,查到了是第三方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查得到具体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暂时查不到。”乔南楚转述温白杨的观点,“手法太刻意,对方像是故意留了点痕迹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对方是在传达一件事,这个报警电话不是陆家打的。

    江织挂断电话,心里有数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周徐纺没听懂。

    江织解释:“可以确定了,江扶汐也有份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江扶汐干的……

    周徐纺明白了:“她故意让你知道陆家是无辜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为什么江扶汐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帮江织?从桂氏到秦世瑜,她的两枚棋子,都在替江织谋划。

    “因为她跟许九如有仇,她帮我,也是利用我。”

    江家人,都知道德行,喜欢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周徐纺还有一个疑问:“她们有什么仇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,”江织说,“是杀父之仇。”

    她一点就通,立马把前因后果都串起来了:“和你母亲一起出车祸的司机,是她父亲?”

    江扶汐的父亲一直是个谜,只查到了她母亲生前与许九如断交过,最后抑郁而死。

    “薛宝怡找人去了桂氏的老家,查到她曾经在老家生了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那个遇害的司机不是桂氏的远房侄子,而是儿子。

    这就解释得通为什么桂氏会背叛许九如,向江织投诚。

    “我越来越确定了。”周徐纺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确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陆家人,不是江家人,而且江扶汐早就知道。”所以她才会看中江织这把利刃,因为她知道,江织和许九如早晚有一天会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觉得?”

    是有根据的,而且这个根据让周徐纺非常不开心:“我一直觉得她喜欢你,看你的眼神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眼神怎样,我不清楚。”江织怕他家小孕妇吃醋,“我从来不看她。”

    语气听得出来,他对江扶汐有很重的敌意。

    因为骆四,也因为周徐纺。

    “宝宝乖不乖?”说到她肚子里那个,江织心情就好了,“有没有闹你?”

    周徐纺摸摸肚皮:“没有,特别乖。”

    “像你。”

    她也乖。

    “我让南楚给弄了两副手铐。”他摸摸她的肚子。

    周徐纺把他打点滴的手按住不让动:“你要手铐干嘛?”

    “睡觉用。”

    睡觉用手铐?

    看过无数耽美言情的周徐纺想歪了:“江织,你是抖m吗?”

    江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徐纺不好意思问,但又非常好奇:“你喜欢蜡烛和皮鞭吗?”

    “周徐纺!”

    周徐纺坐直了。

    江织拍了拍她脑门:“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,我是怕踢到你,打算铐着脚跟你睡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松了一口气:“还好不是。”她被阿晚带进了腐门,懂很多,跟江织说,“我看了一个小说,小受是个抖m,超喜欢小攻在床上那个那个他。”

    她还说得起劲。

    江织好气又好笑:“那你要不要那个那个我?”

    她思考思考,先问他:“阿晚说你以前是受,”她以前也问过,但她还是觉得不像,“真的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:“!”

    她在他梦里真的是攻呀。

    他缠着问:“要不要?”

    她摇头:“不要,我怕弄疼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,他还挺想的。

    估计,他真有点抖m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m